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换成昨天穿的那一身,拖着凉拖,开门穿过小堂间,走进院子。
  从厨房拿出自己的牙刷,在院子的菜地里开始刷牙,不一会,后屋走出季秋和季冬,季秋和季冬也从厨房出来,和她站成一排,三人利索的刷完牙,洗了个脸。
  三人和晚起的季春把早饭做好,这才看到刚起床的季夏慢慢的走进厨房。
  季夏看着牙刷有些潮湿,立马转身看着往餐桌上端碗的几个人,“谁动了我的牙刷。”
  季午淡淡一瞥,看着季夏阴下来的脸,转身把碗放到桌上,接过呆愣在一旁季冬手里的勺子,开始把稀饭分到碗中。
  而季春连忙走到季夏身边,温和的说道,“别嚷嚷了,不就是个牙刷吗,咱姐妹从小到大,哪个没公用过,可能她们几个小的没注意。”
  “大姐,这话就不对了,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这不卫生,而且我以后有了男朋友,还跟你们公用吗,”季夏不耐烦的说道,盯着其他三个妹子,“是谁。”
  季秋把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拍,双手抱着胸,站到季夏面前,“怎么,二姐,你那破牙刷我才不稀罕呢,用你的,不如不刷牙,谁都知道,你那嘴里没几句好话,我刷你的,我还担心呢,你也别盯着季冬看,我和四妹一起起床的,她可没用你的。”
  季秋说完,把头转向桌子旁边分稀饭的季午身上,“要说是谁吧,估计是这两天家里不太对劲的。”
  季夏顺着季秋的目光看了过去,眯起眼睛,看着餐桌旁的季午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照做她的事,火气腾腾的冒了上来,连忙走到季午身边,伸手就想拎起季午的耳朵。
  季午敛起一抹无奈,伸手架住季夏伸过来的手臂,笑了笑,“二姐,这事你可得弄清楚,别听风就是雨的。”
  季夏看着处事不惊的季午,心中倒是诧异起来,自己以前想拎就拎,一直跟着自己身后的小妹什么时候硬气了,哼了一声,“那你说说是谁用的。”
  季午看了眼或站或笑的姐姐们,把季夏的手放了下去,“二姐,你眼睛也别盯着屋里几位啊,还有爸妈呢。”
  季秋一跳,奔到季夏身边,幸灾乐祸的说道,“对,小妹说的没错,二姐,估计是爸妈拿错了,等他们从地里回来,你再问问,嘿嘿,我们这几个没人喜欢用你用过的。”
  季午看着活蹦乱跳的三姐,抬头朝她看了眼,意味深长,“三姐,刚才你这福尔摩斯可是退步了。”
  季秋一听就知道这小妹挤兑自己,摸了摸短发,想倒个歉也不好意思,窘迫的说道,“我那不是没想到吗,小妹,谁让你这两天不太对劲,这样想,也不能怪我。”
  季春看着季夏虎着个脸,无奈的走了过去,抚了抚季夏的后背,“换个就行,值得生这么大气,我们姐妹五个从小到现在,多体谅点,你这气性也太大了吧。”
  季夏撩开季春的手,眼睛红了红,“我气性大,是她们看不顺眼我,从放暑假回来,三妹就阴阳怪气的。”
  季秋一听头发麻,摆了摆手,“得得,我就看你越来越像城里人,不把我们几个姐妹放眼里才说说的,二姐,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用的钱,可是大姐一分一分挣回来的,现在就忘本,哪天还会记得我们这帮人,而且就是考了个大学,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我和四妹明年也能考上,真是的。”
  季夏一听,心中特不舒服,瞪了眼季秋满不在乎的脸,用手指了指,“我是姐,你是妹,这话现在轮不到你来说,我不就是买了几件衣服,买了些化妆品吗,你怎么就盯着我了,学校里,就我还穿着大姐给的衣服,我能抬的了头,我看着你以后考到大学,会不会在乎这些,被人嘲笑,你心里就没想法。”
  季冬捂住想说话的季秋,转头对季夏说道,“不会的。”
  季午坐在凳子上,看着以前经常性发生的一幕,要说季夏喜欢打扮和乱花钱这事,大学四年每次回来,就会和季秋吵上一吵,季秋的确有些看不惯,而且季秋和季冬的确上了大学没乱花过一分钱,并且她们自己在学校就开始勤工俭学,季秋季冬的确有资格说季夏。
  季春看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场面,叹了口气,看着最后四妹那三个字一如既往的犀利,“好了,二妹,季秋直脾气你也知道,季冬说话,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只是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没别的意思,爸妈要回来了,看到你们又吵,不想被揍,就给我安静些。”
  季夏一听,脚一跺,闷头翻起厨房柜子里的新牙刷,又碰的关上柜子门,一阵风的走出院子。
  季秋看着被气跑的二姐,拍了拍自己四妹的肩膀,伸出大拇指,“四妹,你牛,从来不说啥,但只要你说出几个字,那威力,无穷啊。”
  季冬转头看着季夏,“消停点。”
  季秋噎住下面的话,瞪了眼季冬,脸色变了变去,期期艾艾的跑到季春身边,“大姐。”
  “你也别针对你二姐,她是什么人,你不是都知道,死要面子呗,在学校,就我们这样的家庭,她不被嘲笑,你说可能吗,那可是京都,有钱的大把大把的,就我以前上的那个大专学校,就在本省,学校里那些同学穿的用的哪个不是比我好,”季春实事求是的说道。
  “我就看不过,她在别人面前炫耀炫耀也就无所谓了,可是在我们几个姐妹面前也来这一套,她怎么就没想到我们在家一年花费也没她一个学期多。”
  季春点了点头,“爸妈会说的,你好歹也少说两句,你看吧,二妹今天肯定又会去二叔家了。”
  “去就去,我趁着空,也和四妹五妹一起去玩,我看二姐还会不会跑到小叔家。”
  “你啊,二妹最怕小叔,你又不是不知道。”
  等季大鹏和刘巧凤从地里回来,桌上的稀饭有些凉了下来,刘巧凤接过季春递过来的碗,吃了一口,突然看着桌子上少了一个,问道,“二丫头呢。”
  季秋一听,埋头吃着早饭,季冬眼睛闪了闪,然后看向季春,而季春欲言又止,只剩下季午淡定如平常。
  刘巧凤把目光对准小女儿,平时最爱打报告的就是季午了,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什么话,把碗一放,对季春问道,“说吧,她跑哪里去了。”
  季春看着小妹,心中暗想,以前这事轮不到她来说的,小妹这个小喇叭早就把每个人做的说的学一遍了,怎么现在一动不动了。
  季春听刘巧凤一问,连忙正眼看了过去,吞吞吐吐的说道,“二妹去二叔家了,刚走没多久。”
  刘巧凤和季大鹏对看一眼,眼神盯着反常的季秋,刘巧凤心中有些了然,“三丫头又和你二姐吵嘴了。”
  季秋呛了一口,抬头后,目光盯着旁边的慢吞吞吃着早饭的季午,合着没季午搀和,怎么这事还是怪到自己头上来,看着爸妈的眼神透着哀怨,“妈,你怎么这么说。”
  “我还不知道你们几个,除了你,谁能把二丫头气的跑出去,早饭还没吃,”刘巧凤理所当然的说道。
  季秋摸了摸鼻子,看着季冬,眼神明晃晃的意思,四妹,好像是你最后一句话把二姐给气跑的吧。
  季冬沉默的眨巴一下眼睛,抬头对刘巧凤说道,“是的。”
  季秋一听,把饭碗一推,就想上手给自己四妹清醒清醒,难道刚才自己的眼色使错了,怎么现在告状的变成四妹了。
  季春咳嗽一声,止住了季秋将要的动作,转头就对刘巧凤把事情交代清楚,说完后,眼神飘到对面小妹身上,现在终于知道,论描绘叙述的能力,自己远远不及小妹啊,自己一说完,爸妈连个动静也没有,以前每次小妹一说完,爸妈肯定跳起来,先把季秋打了再说。
  
☆、第六章
  刘巧凤当然知道该揍一下口无遮拦的三丫头,但是,今天本来就打算去她们二叔家,所以早晚会把二丫头给拎回来,现在重要的不是揍三丫头,而是要找个时间,和二丫头好好谈谈。
  刘巧凤看了眼温吞的大丫头,目光带着为难,想到她二婶子跟自己提过的事,脸色正了正,“行了,这事就到这里,我吃过早饭就去一趟镇上,季春和我一起去,然后把二丫头给带回来,总是麻烦你们二叔,三丫头你那张嘴,给我少说点话,现在就你最会来事了。”
  季秋一听,刷的站了起来,目光在老妈和季午的脸上转了转,好啊,现在家里会来事的小妹变深沉了,怎么开始有事就怪到自己头上了,“妈,你怎么这么说,我也是为咱家考虑,我知道咱家没什么钱了,二姐去年上大学的学费,你们还是东凑西凑的,这次,新学期,又得准备钱,我和四妹五妹下个学期也要交学费,大姐那点工资早就填进去了。”
  “得得,你那意思就是我和你爸没用,我知道现在家里困难,这次去你二叔那里也是先借点钱,你二姐是不对,那你也不能直接跟她说,她最要面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事你就别想了,我会好好跟她谈谈的,这次开学也没那么多生活费给她。”
  “就是,妈,二姐真得管管,家里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每次寄信回来就是拿钱,钱都给她去了,我和四妹五妹就别上学了。”
  季秋俨然赞同老妈的态度,这事说到底是二姐的错,自己也只是看不过去,心满意足的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季午开了口,“爸妈,我不上学了。”
  一句话开头,整个餐桌马蚤乱起来,季大鹏正在喝稀饭,直接呛住,咳的眼泪出来,刘巧凤诧异的瞪大眼睛,就好像没认识过这个小女儿,那边的季秋刚得瑟的坐下,一个没坐稳,直接摔倒在地,而旁边的季冬眼睛眨巴两下,连忙扶起三姐。
  最后的季春直接站了起来,走到季午身边,用手摸了摸季午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
  刘巧凤开始正视小女儿的转变了,这话可不是以前小伍能说出来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连忙拉过季春,低头看着还是平静的季午,“你刚才说什么。”
  季午抬头,笑了笑,“妈,家里这次钱肯定不够,就算借了二叔的,估计也没多少,二婶可不是个痛快人,也就对二姐另眼相待,我们几个,她可没上心。我觉得反正我才初二,就算不上学,以后还是可以上的,三姐四姐今年是最关键的一年,我还是呆在家里帮帮忙,等二姐出来,家里宽松了再说。”
  季午说出这些,是有考虑的,刚才听了老妈要去二叔家,联系起以前,暑假结束后,大姐就出嫁,季午就有些明白了,从二姐上了大学第一年开始,家里的钱就总是接不上趟,而第二年,因为大姐嫁到镇上一户开店的人家,家里才稍微宽松一些。
  但是,季午想到那个时空,大姐婚后不幸福,因为那家人的儿子好吃懒做,而结婚后,大姐生了个女儿,更是打骂,虽然那家人老两口不错,但是架不住有个儿子败家,生活一直不好过,在大姐女儿上小学的时候,那个男人在外赌博被打断一条腿,脾气更加暴躁,后来一次大姐终于受不了提出离婚,家里也支持,可是还是甩不掉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
  所以,这次,季午不想再没心没肺的用大姐的卖身钱,那时候,大姐也可能考虑到几个妹妹以后的学费,才会低头嫁给那个她看不中的男人。
  季午了解大姐,因为她早就知道,大姐有一个经常通信的学校同学,每次大姐看信和写信的神情都不一样,结婚时,她就没看到大姐幸福的笑过,结婚后,更是越来越满怀心思。
  那时候的理所当然,现在却无法不去顾及,因为了解大姐以后的生活,季午希望大姐能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嫁。
  “你不上学,家里钱也不够的,”刘巧凤看着认真说话的小女儿,心中有丝苦涩,这丫头长大了,真变了。
  “开学的学费够就行了,以后二姐的生活费少给点,大姐还拿工资呢,我在家也帮帮忙,总会好起来的,妈,这次去二叔那里,顺便给小叔打个招呼吧,咱家围着的那个池塘本来是分给我们三家的,二叔和小叔把房子和塘都给了我们,那么这个池塘也顺便跟房子一样,写个证明,我们家以前一直把池塘空着,现在我在家,也可以帮着养些鸡鸭,再养些鱼,虽然累点,但总好过一直问他们借钱,大姐出嫁也得存着点,咱家得给大姐挑个好点的,带过去的多,别人也会对大姐好些。”
  季大鹏看了眼呆愣着的媳妇,细细想着小女儿说的话,听到小女儿最后一直提起大丫头的婚事,季大鹏目光盯着媳妇忽变的脸。
  “巧凤,你这次去大弟那里,不会听了她二婶子上次来说事吧,”季大鹏语气有些严厉。
  刘巧凤一阵感慨,小女儿变了,再不承认,她也变的稳重了,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这丫头看着岁数一到,才不管家里有没有钱,拖着她就去报名,争强好胜,事事要赶上她的那些姐姐。刘巧凤不知道这小女儿为什么会提起大丫头的事,而刚才的那番话,也不知道这小女儿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打算,或许听了她二婶无意中说过。
  刘巧凤转身坐到丈夫身边,看着丈夫疑虑的神情,想了想,用手轻轻拍了拍季大鹏的大腿,叹了口气。
  季春一直站在旁边,听到小妹这么说,到底心中滋味无法言语,这个家里,自己刚上完学校,还没拿几年工资,接着二妹就上大学了,下面还有三妹四妹,季春手紧了紧,听着小妹再往下说,竟然说到她以后嫁人这件事,季春脸红了红,想到床头的那些信,低下了头。
  季秋刚被季冬扶起来,两个人听了季午这番话,就直愣愣的竖立在一旁,眼睛开始打量起和以前不同的季午。
  两人对看一眼,现在谁都知道,不上学,不去学校,别人是看不起的,村上也有好多跟她们一般大的,初中一毕业就去了镇上的工厂上班,累死累活也就拿了那么点钱,在季秋和季冬心里,的确想要考上大学,只有考上大学自己家才有出路,两人欲言又止,如果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没想到这次是谁也看不好的小妹站了出来,让她们两个放弃学业,她们永远做不到。
  刘巧凤拍了拍桌子,“好了,这五丫头上不上学,等我去了你二叔家回来再说,那个池塘的事,这次过去,就让你二叔和小叔写个证明,他们不差这点,以前也就忘了,你说的养些鸡鸭,自从你们上学后,我和你们父亲就没那么多时间管,如果五丫头真不想去上学,这事到时再说。”
  季午点了点头,目的达到,回复到刚才的样子,继续往嘴里扒拉最后一口稀饭,心中想到,围着自己家的池塘以前只是每年投一点小鱼苗,然后等到过年捕捞,而过年的时候,就把捞上来的鱼和两个叔叔家分一分。
  后来爸妈忙了起来,根本就没想过利用这些资源,最后村里,决定把每年的稻田灌水钱直接和这池塘使用费相抵,渐渐的,村里把每户以前分到的池塘全部收了上去。
  那时候,没人想去养鱼,没人利用这些池塘,而村里把这些池塘分包给养鱼专业户,每年过年分个几条到每户人家,其他全部拿去卖钱,一年比一年多,那个养鱼的没几年就发了。
  季午知道,现在最起码池塘还是自己家的,让二叔和小叔写个证明,只是为了以后考虑,那么趁着自己在家几年的时间,和爸妈总能把这块做起来,而这几年时间,自己也存点钱,够用就行。
  你说学业这事,季午早就想明白了,顺其自然,能上就上,不能上也就不上,反正书本这块对现在的她来说,真得从头学起,而其他的知识,都在她脑子里,就算来到现在,还是属于她自己的。
  
☆、第七章
  吃过早饭,季午和季冬在洗碗,那边刘巧凤把自己收拾好,等着季春,准备去镇上,而季秋开始围着从屋子里出来的刘巧凤团团转,“妈,我也去,季风可是让我把以前的暑假作业带给他,这次正好。”
  “现在高一的作业难道还和你以前一样,你就呆家里,”刘巧凤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季春换好衣服出来,点了点头,随口敷衍了一下季秋。
  “妈,我可是跟季风约好的,这家伙看我不过去,肯定会找上门的,”季秋嘿嘿一笑。
  刘巧凤转头认真的看了眼三丫头,“他说会来我们家。”
  “恩,这次我不去,肯定会跟你来的,”季秋晃着脑袋。
  “行了行了,你去吧,那小子每次来,就往河里一跳,谁有空看着他,走吧走吧,”刘巧凤对这个大侄子真是头疼,那小子每次来家里,成天的泡在水里,一回去,保证是一身黑皮,每次她二婶就唠叨个半天,什么安全,什么心肝的,农村谁讲究这些。
  季秋一听,立马奔回房换了身衣服,跟着刘巧凤往院门口走去,看着在洗碗的两个妹妹,得瑟的说了一句,“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啊。”
  季午和季冬看了过去,随后对视一眼,然后又沉默的低头继续洗碗。
  季秋翻了翻白眼,刚想对刘巧凤说说季冬季秋,就被身边的刘巧凤拍了一巴掌,“没钱就别做主,”然后对着水池边的季冬和季午说道,“四丫头五丫头,在家记得做饭,你爸去了来根家中午就回来,你们俩个可别忘了。”
  季午看着那边揉着额头的季秋,笑了笑,点着头,对刘巧凤示意了一下,看着三人走出院子门口,把洗干净的碗筷放到盆里,递给站起来的季冬。
  “小妹,”季冬端着盆子低头看着洗手的季午。
  季午甩了甩手上的水,把龙头关了起来,站直腰,看着沉默站在她身边的四姐,挑了挑眉,“怎么了,四姐。”
  “为什么。”
  季午看着惜字如金的四姐,笑了笑,凑到季冬面前,“想问我为什么不去上学,还是为什么变成这样。”
  季冬茫然的看着小妹,总觉的季午真不一样了,听着她的话,沉默的点了点头。
  “四姐,你可是从来就没什么好奇心的,不过,既然你问了,我这做妹妹的肯定会说,咱家现在这样,爸妈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虽然以前还余下几个钱,自从大姐开始,一年不如一年,”季午叹了口气。
  季冬怔了怔,没想到季午开口就说家里的情况,看着季午凝重的神情,了然的点了点头。
  季午笑看着季冬一本正经的样子,就知道,她不说出些什么,这四姐可是不容易放弃的,要说家里谁最是门清,那非季冬莫属了,要不然这四姐以后也不可能自己开了个律师事务所,虽然小,但到底是季冬自己拼搏来的,从寡言到能言善辩,那变化就跟季秋差不了多少,太出乎所有人预料了。
  “四姐,你和三姐肯定会上大学的,凭着你们现在的成绩,只要爸妈知道你们考上,肯定会让你们上的,而二姐还要几年才能毕业,这需要的钱一年只会比一年多,虽然二叔和小叔比较重视我们的学业,可毕竟他们有了家了,一次可以,次次去借钱,肯定会有微词的,而且二叔家的季风哥下个学期也高二了,小叔家的季扬哥下个学期也高一,他们家也要为他们自己儿子考虑,求人不如求己,四姐,我又没说我不上学,只是晚个几年,到时候你们给我补习补习,在家学也一样,而且自在,我只是希望爸妈不要为了供养我们而心力交瘁,”季午淡淡一笑。
  季午想到那时候,爸妈为了让她们三个小的读书,不光问大姐借钱,还年年问二叔和小叔家借,最后导致关系破裂,都是钱闹的。
  季午知道,其实二叔和小叔是有心想支持支持自己家,但那两个婶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季风老妈精明能干,和二叔都是老师,现在能对自己家好,也只是看中家里出了个大学生,可是出了二个三个的,那可是会承受不了。
  而季扬的老妈看着贤惠大度,其实心中也有她自己的打算,毕竟是城里人,不喜欢自己家这个农村亲戚多多麻烦,所以每次什么事都会做的面面俱到,让人挑不出错来,但再多的人情往来被钱一闹,也会变差,要不然自己家为什么到现在还呆在农村,种着几亩地,如果小叔走走关系,再怎么说,自己家也不至于如此,而这其中的关系,可是跟这位贤惠的小婶婶密不可分。
  季冬楞了楞,眼睛盯着考虑清楚的小妹,嘴巴蠕动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知道这些全部是实情,转身,那细弱的声音到底还是传到季午耳边,“会好的。”
  季午看着季冬走进厨房的身影,抬头看着毒辣的太阳光,眯起眼睛,自己家只有四姐最理性,那时候每次看到她工作疲惫不堪,就劝说自己放弃,爬的太高摔的太重,也从来没开口让自己帮她找关系,拉客户。
  季午知道其实四姐是看的最清楚的,和自己一般,从小不是家里宠着的女儿,爸爸老好人一个,但毕竟是大老爷们,没那么心细,而妈妈,母爱什么的,早在家里越生越多消耗殆尽,季冬比起自己来,还多了个双胞胎姐姐,分到的爱更会有比较,虽然性格和自己截然不同,但季午了解这位四姐,或许沉默只是她的保护色,就像自己一样,用那些花言巧语来弥补自己不被认同的心。
  天色有些晚,刘巧凤带着三个女儿从镇上回来,面色不怎么好看,而季春眼睛有些红肿,季秋一个劲的瞪着旁边的季夏,季夏满脸嘲讽,带头推开院子大门走了进去。
  “妈,大姐二姐三姐,你们回来了,”季午躺在院子的树下,打着扇子,悠闲的吹着风。
  刘巧凤跟着二丫头走了进去,闻言看了眼季午,脸色变了变,朝季午旁边的季冬说道,“吃过没有,你爸呢。”
  季冬怔了怔,还真没想到会问她,连忙看向季午,季午笑了笑,停下手中的摇摆扇子的动作,不紧不慢的说道,“妈,你问四姐不如问我,以前你可是第一个就问我的,爸以为你们吃过晚饭回来,就让我们先吃了,不过怕你们没吃,还是留了些放在厨房桌子上,爸吃了晚饭就去窜门子去了,现在应该在四爷爷家。”
  刘巧凤瞪了眼季午,对站着的几个木愣子女儿说道,“你们先去吃吧,二丫头和三丫头你们消停下,别以为大了,我就管不住,大不了你们也别读书了,跟着我和你爸种田,为了点小事,能气成这样,我这做妈的也不好意思说你们,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小春,你二婶说的那件事,你再想想吧,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算了,不管怎么样,我这做妈的也不能逼着你嫁人。”
  季冬连忙看着刘巧凤,听着话中的意思,走到季春面前,眼神透着不解。
  刘巧凤看着又要哭出来的季春,咳嗽一声,摆了摆手,“行了,你们几个先去吃晚饭吧,小伍,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季午眼睛看了一圈,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事,但是明显和以前那次回来的沉重不太一样,因为那次老妈只带着季春过去,而这次因为一些原因发展有了些偏差,最起码二姐没气冲冲的去二叔家,三姐也没死皮赖脸的跟着去。
  
☆、第八章
  季午看着老妈带头往房间里走去,慢慢站起身来,淡淡瞥了眼大姐,心中多少有些了然,回了趟房间,然后走进爸妈的房间。
  “坐吧,小伍,”刘巧凤正在床边数着从二弟家借来的钱,又翻出自己的家底,开始清算,听到开门关门声,头也不抬,对进来的季午指了指床边桌子前的凳子。
  季午没坐在凳子上,而是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张张零钱,心中有些酸涩。
  “小伍,你老实告诉我,今天你说不上学,到底是怎么想的,”刘巧凤把钱归整好,塞到毛线织的钱包里,正想塞到柜子里,想到季午在一旁看着,就随手往枕头下一放,认真的看着出神的季午,摆开了长谈的架势。
  季午抬头看着自己老妈,那双眼,那神情,那额头上微微皱起的皱纹,叹了一声,“妈,我说过了,现在不上,不代表以后都不上,现在家里这样,也就我可以不上。”
  刘巧凤盯着自己小女儿看了看,表情严肃,“你这段时间怎么回事。”
  季午笑了笑,“大了呗,妈,我这样让你少操点心,你怎么还不乐意了。”
  “就你,现在这样让我更操心,你们几个姐妹,就没一个省心的,不过的确是长大了,你今天说的,我也想明白了,咱们家的确要考虑,靠你爸那两个兄弟,还不如想着做点其他事来的实在,今天你二婶可是明里暗里说了,以后再借钱就难了,她得留着钱给季风,你三姐为了这事,心中不舒服,就说了你二婶几句,你二姐可是为了这又和你三姐吵了,现在她们两个还对着呢,”刘巧凤想起下午自己好不容易开口,她二婶那种表情那种语气,心中就明白了,虽然的确借了些钱,可是她二婶也放了话,下次没有了,旁边她二叔压根没敢说一句话,看来那夫妻俩也商量过了。
  “妈,二姐三姐就那样,你也别气了,”季午劝说了一下。
  刘巧凤点了点头,凑到季午耳边,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她二婶给你姐介绍的。”
  季午闻言,笑了笑,“妈,无意中听到的,不过,看大姐的样子,是不是二婶介绍的那家不太对啊。”
  刘巧凤点了点头,“恩,你二婶也没瞒着,只是把那家人实际情况说了下,男方家里还不错,就是他本人没什么正经工作,这是我最担心的,”刘巧凤不知不觉的说了出她的感受,然后才察觉和自己说话的是小女儿,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你瞧,我怎么和你说这些呢,不过,你大姐不太同意,这事以后再说吧。”
  “妈,你不想说也说了,我就提一句,最好再去问问认识男方家的人,打听打听清楚人品,大姐不喜欢,妈,你得慎重啊。”
  “要你说,你以为我听了她二婶一说就冲动,虽然家里没钱,可也不会光想着那彩礼钱,再说了,也得你大姐自己同意。”
  季午点了点头,眼睛含着笑意,“妈,那个证明写了吧。”
  “你二叔写了,你小叔也在电话里答应了,不过得等个时间,小伍,你真不想读书了。”
  “妈,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又是另外一回事,读书我还不急,咱家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多挣点钱,明年更加负担重了。”
  “小伍,妈觉得你真长大了,而且比以前更加有主意了,现在家里这情况,你说的妈也考虑了,如果你真想在家,妈也不反对,但是,你那课本不许扔了,我还是希望你过个几年再去上学,这世道,不读书什么也不是,我和你爸劳力劳苦的,一年到头也就挣了那几个,你二叔小叔都是读书读出来的,妈还是希望你能考上学校,这事苦了你了,妈跟你说句实话吧,如果你大姐不嫁,家里真没办法供你们几个小的读书了,现在你自己提出来,妈知道对你不公平,也不想让别人说我偏心,但确是让你委屈了。”刘巧凤有些黯然。
  “妈,我也说句实话吧,家里这样,也只有我可以不读,我也不希望三姐四姐放弃学业,等家里好些,我再读,一样。”
  刘巧凤欣慰的看了看小女儿,有些感慨,虽然不能确定小女儿说的那事靠不靠谱,但家里总得多些收益,点了点头,“你说的那池塘的事,妈让你做个一两年,不行的话,你还是给我乖乖的上学吧。”
  “妈,这个没问题,不过,现在既然你同意了,我有些事也得说清楚。”
  刘巧凤一听,正眼看着季午,抬了抬下巴,“说说看。”
  季午把手上的纸张递了过去,这是她来之前刚写出来的,“看看吧,同意的话,就签字吧。”
  刘巧凤一头雾水,接过纸张,仔细的看了看,有些讶然,然后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抬头上下打量了季午一番,晃了晃手中的纸张,“小伍,这事。”
  “妈,我可不白干,虽然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赚到些钱,但我得一心扑在这事上,你们投钱,我出力,我也没占多少,也就30%收成,这事你看成吗,”季午笑着,轻松说道。
  季午虽然放下心中执着,但本质里还是个自私的人,万变不离其一,这事,季午早就打算好了,最起码这几年能够自己存点钱,够用就行,而且这事也得有个章程,不然,自己无法做主,也没办法把这事做成。
  刘巧凤低头又看了一遍,心中有些诧异,这小女儿不光变了,也更加直接了,以前是拐着弯的要好处,这次还没做什么事,得,就算的一清二楚,这是变好了,还是变的更加不好。
  刘巧凤也有些不确定了,叹了口气,“行,看的出来,你也有打算,虽然不放心你,但也这么大了,小伍,我可是事先说一句,这分成的事,你可别让你姐姐知道,钱,你要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得提前给你准备好,到底成不成,就看你怎么做了。”
  季午点了点头,看着有魄力和决断力的老妈,心中也比较触动,要说家里谁说了算,还是母亲,看着她答应的轻松,其实也算是,不是希望的希望,才能让老妈下定决心,家里现在除了把大姐嫁出去,就没另外一条路可以走了,而从回来后老妈说的话,季午知道,这次,老妈不会那么稀里糊涂的把大姐给嫁出去了,这才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季午拿着签字的纸张走出房间,而坐在床边的刘巧凤目光闪了闪,看着小女儿走出去的背影有些出神,如果不是那张脸,刘巧凤真怀疑小女儿被掉包了,现在细细回想这段时间,心中有了点数,要说季午变,的确是变了,不过是变的更加个性分明,见风使舵两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