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么办。”
季午哭笑不得,这二姐的脑子真是糊涂了,未婚先孕这事也得看对象的,好吧,当下敛起眼眸的一丝无奈,往后一靠,淡淡说道,“四姐,找个机会,把那个周楚的电话找来,你自己当心点,这事我安排,你就别跟着二姐了,你也别跟她说,说了也不会听进去的,哎,阻止不了,只能让她吃点亏了,到时候,希望二姐别怪我。”
“小伍,你准备怎么做,要不然,我来吧,”季冬说道。
“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弄来就行了,二姐的事你别管了,”季午淡淡说道。
季冬听着季午的语气,点着头,她季冬作为姐姐,竟然让事事让季午操心,目光淡了淡,不过想到季午交代自己的任务,肯定的说道,“好,等我拿到电话号码,我直接让小叔给你,小伍,是四姐没用。”
季午无奈苦笑,是没用,自己也没用,京都不是谁都能伸手的,想到楚韬,季午随即摇着头,不需要,有些事,自己能做的,无需求别人,这次,只能让季夏吃点苦头了,而且这事,还不能闹到谢家面前,要不然,季夏这辈子就完了,那么能用的上的,只剩下那个周楚了。
“就这样吧,四姐,”季午说完挂上电话,深呼一口气,眯着眼,双眸蒙上一层淡淡的犹豫,最不好的,还是让她等来了,嘴角勾起一丝嘲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季夏看清,有些人不是她想,就能左右的,就算是怀孕了,也不见得就能一脚踏进豪门。
.
第六十七章
一个星期后周末,季扬找到学校里的季午,把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磨蹭了一会,悄声问道,“季午,你和季冬姐在搞什么鬼。”
季午接过,低头看了一遍后,记住,随手就把纸条撕碎,往宿舍楼下的垃圾筒里一扔,抬头看了一眼,笑着说道,“怎么,你爸让你打听的,小叔现在也开始八卦了。”
季扬一噎,翻了个白眼,“我爸什么时候八卦过,还不是我妈,”季扬直言后,立马止住话音,双眼盯着季午,“好啊,你套我话呢。”
“小婶啊,我就说你什么时候也会转着弯弯说话了,别打听了,没什么事,你现在高三学习怎么样了,下学期就要高考,”季午了然一笑,这事没办法说,所以立马转移话题,而且专戳季扬心窝。
果然,季扬一听季午后面的话,脸色变了变,看着季午一副长姐的架势,嗤了一声,“季午,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呢,你现在也才高二,别搞得像我老爸老妈那样,每次看到我就问学习的事。”
季午一笑,别有意味的看了眼季扬,然后说道,“季扬,虽然我比你低一个年级,不过,有些事我还是可以管的,我可是提前告诉你一声,你那女朋友还是趁着小叔小婶没发现,藏严实点。”
季扬瞪大双眼,结结巴巴,“什么女朋友。”
“难道不是,哦,那是我看错了,难得出去逛一圈,就看到你和女同学出入成双的,哎,难道是我弄错了,”季午低头感叹,目光瞄了眼那边脸通红的季扬。
“季午,”季扬声音提高一个分贝,胸口起伏,单手指了指面前面色如常的季午,想起什么后,立马转换,凑到季午面前,低声讨好的说道,“季午,小伍啊,你看,我好歹大你几个月的,给哥哥一个面子,这事,你可别乱说啊,我和那个女的是同学,真没什么关系。”
季午斜了眼季扬,见好就收,点头笑道,“啊,了解了解,不过,我知道也没用的,就怕别人误会啊,平时和女生保持点距离,你都高三了,现在是你最关键的时候,万一让小叔和小婶知道,你的下场,你知道的,这事我不会多嘴,要谈也得等你大学后再谈,别耽误人家,也别耽误自己。”
季扬抖了抖,眼睛眨巴两下,欣喜万分,好像终于发现季午这丫头也有好的一面,连忙保证,“放心,小伍,只要你不到我爸妈面前提,肯定没人知道的,我心里有数,谢啦。”
季午摆着手,哪个少年不怀春,只要季扬没把心事全放到恋爱上面,季午也懒的管,抬头一笑,“谢就不用了,不过,如果小婶问起刚才的事。”
季午停顿了一下,目光投向季扬。
季扬脑袋终于开始正常,连忙接着话茬说下去,“我妈问起,就说没啥事,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
季午满足的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季扬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那我就放心了。”
季扬看着季午扬长而去,脸色变了变,叹了口气,每次遇到季午这丫头,自己都是吃瘪的料,看来,这辈子别想斗过她了,不过,虽然这丫头和自己相互看不顺眼,但在这一年里,两人斗来斗去的,季扬也发现,季午也只是逗弄逗弄自己,就刚才的事,也不过是给自己提个醒,季扬想通后,嘴角一扬,发现季午好像越来越顺眼些了。
季午刚回到宿舍,还没坐下来,就见门口来了个陌生姑娘,季午眉心一跳,就知道,某人有请,果不其然,季午利索收拾好桌,钥匙一拿,就往楼下走去,刚出宿舍门,就瞄见那颗树下站着的阳天。
“这边,”阳天招着手,笑容僵硬在脸上。
季午慢慢的蹭了过去,双手抱在胸前,笑着说道,“哟,阳天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阳天刚从C市调查回来,又奉命来接这位姑奶奶,听了季午一番挤兑,无奈的说道,“能有什么风,五哥找你呢,你可别说不去。”
季午笑了笑,上下打量着阳天,看着阳天精神有些疲惫,倒没再说些风凉话,而是有些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打哪儿来的,昨晚去做贼了。”
阳天苦笑一声,还是真去做贼了,那次姓任的事,阳天没发挥好,一直疙瘩着,这次听了五少吩咐去C市调查那个市委领导和海外投资公司的事,便使出来浑身解数啊,就怕自己在五少眼里无用,所以一个不小心,太过专心,几天连续跟踪和打探,就变成这样了,不过好在这次非常成功,将功补过吧。
阳天想起那几天的日子,摇着头,“别提了,走吧,丫头,五哥还等着呢。”
季午这次没推却,就怕阳天青天白日下把自己扛着就走,上次是晚上,没什么人看见,现在却是中午,虽然是周末,可还是有人经过的。
“走吧,”季午既然打算好,也不扭捏。
阳天一听,眼睛睁大,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奇的打量了季午一番,这次答应的也太快太爽了吧,这幸福来的如此快,让阳天准备的一番话还没说啊。
季午带头走了两步,看着身后的阳天没跟上,随即转头,看了到阳天那副样子,嗤了一声,“走啊。”
阳天被上次和这次的巨大落差震的有些晕乎乎,不过,看到季午主动提起,连忙醒过来,走到季午身边,“你。”
“我怎么了,阳天,我可不希望你再把我扛着,”季午嘲弄的说道。
阳天一听,脸黑了黑,摸了摸鼻子,“丫头,上次不是没办法吗,得罪你没什么事,得罪那位,我可没那胆。”
季午当然了解,不过理解是一回事,被当麻袋是另外一回事,边走边暗示的说道,“这次叫我,什么事。”
阳天听着季午老调重弹,暗叹一声,果然在这里等着吧,想了想,“不太了解,我刚从C市回来,然后五哥就让我接你过去。”
季午知道有些事阳天不会一五一十的告知,但从中,季午也摸出点意思,C市,而阳天又是楚韬身边不同的存在,季午很快联想起上次自己提的话题,那也就是说,投资项目楚韬应该调查清楚了。
“恩,不清楚就算了,下次,”季午说了个半截话。
阳天听出话中意味,连忙点头,“我答应的我不会忘的,那个,丫头,你答应的,也要记住啊。”
季午摆着手,有阳天每次提个醒,季午当然轻松些,而且,季午也不会没事就和别人说,自己被这家伙当成麻袋过,“知道了。”
楚韬拿着阳天调查回来的资料看着,联系起上次京都打来的电话,整个人放松下来,骗局在楚韬眼里根本不算一件事,但是,如何在骗局中实现自己最大利益却是最关键的,想起上次季午没头没脑的提醒,楚韬笑了笑,还真被季午猜中了,这般年纪,却如此眼力,楚韬也不得不佩服,要说楚韬自己看到那份投资资料,第一个想的也不是骗局,毕竟,人在巨大利益面前,只想到眼前。
季午那丫头有这份定力,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如果季小鹏也有这潜力,楚韬倒是会培养一番,而季午,楚韬嘴角勾起一抹不明笑意,这丫头可是自己家的,不是吗。
听到楼下汽车的声音,楚韬慢慢走到窗边,一眼,视线就停在刚出车门的季午身上,离上次分开时间不算长,但看到这丫头熟悉的身影,楚韬才发现,一直空落落的心踏实下来,满足感又袭上心头。
季午被阳天带着,走上楼梯,看着阳天推开房门,季午点头后,走了进去。
而阳天跟着季午往里走的脚步停了下来,看到窗边五少那饱含意味的目光,连忙说道,“我先下去泡茶,你们先聊。”
第六十八章
季午身后的门,碰的一声关起,抬头,看着窗边阴影下的楚韬,季午心一窒,有种从未有过的想法。
海县或许只是楚韬的一个开始,一个垫脚石,他的未来不可限量,不管是任家的事还是投资项目的事,如果自己不说,这位也会调查出来,季午心中肯定,摆脱了前生固定的思维,和固定的眼光,季午越靠近楚韬,越摸不透他。
如果季午不是重生回来,那么在这人面前她压根不够看,就算是活了35年,季午觉得自己和现在没到30的楚韬相比,也远远不及,或许,这也是自己一直避开和这位接触的最大原因,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
楚韬看着停在门口的季午,发现这丫头竟然盯着自己在楞神,嘴角微微翘起,不紧不慢的往季午方向走去,在离季午半步距离停下脚步。
看着眼前的人,楚韬发现从没波动的心也开始跳动起来,近在眼前,触手可及,许久未见,一霎那间,楚韬很想把这丫头拥入怀里,那是一种不可压抑的冲动,但是,楚韬没有,现在这丫头刚从警惕到适应,楚韬不会做些过激的行为,就怕把这丫头吓的远离,手紧了紧,控制住,单手伸到季午面前晃了晃,见这丫头没啥反应,直接单手捏了捏季午的脸颊,那熟悉的触感,让楚韬平息了心中的一阵躁动。
季午一疼,抬头,目光闪了闪,淡定的扒拉下楚韬的手,“你这习惯得改。”
楚韬目光暗了暗,含笑说道,“舍不得。”
季午微微一愣,脸色变了变,“你,”季午敛起眼眸,无力叹了口气,“会让别人误会的,虽然我知道,你只是把我当小辈看,可是别人不这么想,特别是你的那位看到,我可说不清楚。”
楚韬推了推眼镜,慢条斯理的问道,“我的那位。”
季午淡淡一瞥,往沙发那边走去,“你别告诉我,你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没。”
楚韬转身跟着季午,坐到季午身边,听着这丫头这么平静的道出,心中滋味有些不一般,这把年纪,也不过大了个十岁,这丫头怎么就觉得自己不能单身,那些女人,楚韬可是没兴趣,以前因为母亲的原因,对身边的女人抱着一种厌恶,根本就不想接触,后来想通后,看着千遍一律的性格和做派,楚韬也没多大兴致,而且他的心思全在工作上,根本没考虑。
楚韬知道季午从没想到自己会对她有其他心思,但,这么直白的打击,多少让楚韬也有些心酸,就他这样条件的男人,这丫头怎么就不会往那方面想呢,也太没心没肺了。
楚韬叹了口气,往后一靠,“丫头,你嫌我太老。”
季午察觉到刚才说话有些不对,听了楚韬的问话,笑了笑,委婉的说道,“真没,就是比起我,那是肯定的,”季午厚着脸皮,虽然心老,可是架不住有张青春的皮啊。
楚韬皱了皱眉头,上手揉了揉季午的脑袋,扑腾了两下,看着头发被自己弄乱,心中不着痕迹的点着头,说道,“虽然我比你大个十岁,可也算的上风华正茂,而且,我可还是单身,所以,你这丫头尽管放心,没人会误会什么的。”
季午一听,诧异的瞪大眼睛,转身看了眼身边的楚韬,“不会吧。”
楚韬点着头,浇熄了季午的怀疑,双手一摊,“真是单身,大概没人看的上我吧,”随即试探的凑到季午耳边,嗓音有些低沉,“要不,你考虑考虑,我等的起。”
季午连忙蹭远了些,摆着手,“别,你这样的要什么女人没有,五哥,你就埋汰我吧,不会是你眼光太高了。”
楚韬笑出声,没有因为季午的拒绝而恼怒,反而觉得这丫头有时候说的话真真是戳中自己的心窝,假装不在意的说道,“眼光是高,看中你了,你慢慢考虑,反正我等着。”
季午看着楚韬别有意味的那眼神,心震了震,张了张嘴,在这种视线下,季午眼角抽了抽,余光看了眼楚韬,发现这位的确一表人才,戴着眼镜斯文儒雅,拿了眼镜,风度翩翩,怎么就会没有女人的,视线不知觉的往下看了看,停在下半身那里,眉头微微皱起,暗道,不会有什么吧。
楚韬发现这丫头的脑回路有时候真是跳跃,那道视线盯的位置,让楚韬眉心一阵跳动,不自在的换了个姿势,就这丫头的目光,多少让楚韬起了些反应,单手握拳,伸到嘴边,假装咳嗽一声,掩饰着身体的变化。
季午惊醒,连忙端坐身体,耳朵红起,刚才那不是自己吧,想起什么后,连忙转移话题,“五哥,今天过来,正好我也有事,我就想问问那个谢家。”
楚韬目光灼灼,看着季午耳朵根都红起来,就知道这丫头刚才的确想些不靠谱的,不过,现在倒不是急进的时机,看着这丫头转移话题,也顺着话茬接了下来,扶了扶眼镜,平静的说道,“谢家,不是给过你资料了吗。”
“我就是想再了解了解那个谢钦,”季午听了季冬说的事,唯一能找到了解情况的,也只有楚韬了,动手前,怎么也得把情报整理好,而且,季午非常想知道的是,季夏既然和谢钦谈了,为什么还会去买那东西,难道,谢钦真是个君子。
楚韬目光淡了淡,有些不喜欢从这丫头嘴里听到别人男人的名字,不过,季午问起谢钦,大概是因为她二姐季夏的事,看来,还得关注一下这丫头的二姐,楚韬暗自决定。
“谢钦,谢家老三,小伍,你想问什么,还是想让我说什么,”楚韬亲昵的称呼着,在季午不察觉间,就改换了称呼,顺势而上。
季午压根没察觉,还想着谢钦的事,眉头皱起,“就是他的为人,还有,他,那个,有没有。”
季午把最后那词吞进肚子,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自己现在也是青春少女,有些问题的确不太适合问出来,特别在楚韬面前,其实,季午很想直接问,谢钦有没有其他女人。
楚韬看着季午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了想,凑到季午耳边轻轻说道,“有没有什么。”
季午耳朵发麻,连忙摆着手,脸黑漆漆,“五哥,你就说说谢钦为人吧。”
楚韬也不逗弄下去,往后一靠,说道,“谢钦在谢家算的上是最小的,胸无大志游手好闲,因为他要的,他那两个哥哥总是能帮着办到,不过,如果你只想听听他的为人处事,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如果你想听些其他的,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在感情上面,这小子又专情又花心。”
季午坐正身体,“又专情又花心,怎么说法。”
楚韬一笑,“恩,专情是他只和一个女人交往,看中后,必定要把这女人追到手,身心都要,但是。”
楚韬一顿,目光盯着季午,“但是,一旦追到手,也代表着这女人对谢钦没什么意义了,分手是必然的。”
季午还真没听过这样的,目光闪了闪,想起季冬提起的事,再通过楚韬的一番话,季午非常肯定,那就是谢钦的确和季夏谈了,不过,谢钦也看出季夏没对他动情,所以一直等着,或许这就是谢钦为什么君子的根本原因所在,而季夏知道谢钦家世,顺其自然的接受谢钦追求,但却没多少真心在其中,目的明确,直接奔着谢钦的家世去的,所以等不及的二姐才会想着生米煮成熟饭这一招,季夏这人,看准就会下手,果然从以前到现在还是没变。
季午不抱希望的问道,“那谢钦以前。”
“以前有很多女人,每个女人都享受过他的热烈追求,一心一意的满心爱意,不过,在身心交给谢钦时,等着的就是分手,没有特殊的情况,每个女人的结局都是一个样,”楚韬低声说道,心中暗想,这丫头问的这么清楚,该不会真想做些什么吧,虽然对季夏那个女人,楚韬是看不上,但如果季午真想插手,楚韬必定要调查清楚。
季午点着头,这么一说,那就通了,叹了口气,哀怨的想到,原来二姐奔着谢钦的家世还是有好处的,碰上谢钦这个奇葩,二姐到底还没被吃干抹净,如果二姐真对这家伙动了心,现在做什么都晚了,还好还好,来得及。
楚韬看着季午沉思着,就知道这丫头小脑袋又开始想些什么了,没打扰,而是温柔的揉了揉季午的脑袋,很想告诉季午,这些事没什么大不了,直接开口,自己乐意帮忙的。
季午根本就没考虑让楚韬出手,因为不想牵连过深,现在能和平相处,已经是季午的极限了,如果求到楚韬这里,两人现在保持的对等肯定会变化,这是季午不可能不考虑的。
☆、69第六十九章
  季午想通事情的前因后果,心里有些谱,视线瞄了眼楚韬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着小主意,抬头对楚韬说道,“五哥,谢谢了,那个,我想打个电话,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楚韬挑了挑眉,发现这丫头根本没打算找自己帮忙,眼神中的失落一闪而过,随即嘴角勾起,“当然,到了五哥这里,就当家一样,我去看看阳天,泡个茶这么久,电话在书桌上,你随意。”
  季午看着楚韬爽快答应,点着头谢道,“恩,那谢谢五哥了。”
  楚韬站起,很想知道这丫头打给谁,但是,看到季午说完没什么动静,就知道自己该回避一番,转身就往外走去,不经意的说道,“那件事有结果了,找你来是有些地方不清楚,想再问问你,吃过晚饭再走吧。”
  季午脑子里全想着怎么和周楚详谈,头没抬,顺口答道,“好的。”
  楚韬眼角带着笑意,出门,还体贴的替季午关上门。
  而季午听到关门声,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答应了吧,真答应了,无力的抚额,阳天做的饭,可不是一般人能吃的啊,刚才自己怎么就顺口就答应呢。
  门外的楚韬目光冷飕飕的瞥了眼面前保持端茶造型的阳天,语气带着少许讽意,“站了多久了。”
  阳天一下子被捉包,正是尴尬万分,想挠了挠头发,发现双手没空,低头看着面前的托盘,看着面前的两杯茶早就冷却,低声说道,“五哥,我是想进去来着,看到你和那丫头。”
  阳天话没说完,就被楚韬打断,“丫头,阳天,你该称呼她季午。”
  阳天暗自翻了个白眼,以前也没这讲究,怎么现在这么计较起来,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阳天连忙改口,“知道,五哥,我就看你和季午谈得比较热络,这不是,不敢打扰吗,又怕你召唤,所以就呆在门口等着。”
  “听到多少,都给我忘掉,没有下次,”楚韬淡淡一瞥后,就往楼下走去。
  阳天松了一口气,如果手空闲,真想拍拍胸口,虽然刚才听到一些谢家的事,不过,这些都于自己无关,阳天连忙跟着楚韬往下走,三步追上,“五哥,季午那里,我还要再送茶过去吗。”
  楚韬脚步一顿,然后继续往前,心中暗叹,老爷子忒不靠谱,那么多精英,怎么就把这小子给选出来了,二了吧唧,转头一句,“不需要,你先去菜场买些菜,收拾干净,放在厨房,今天晚饭我来做。”
  阳天一个不察,愣神间差点一脚踏空,双眼盯着前面的五少,嘴里念念有词,不会吧,不会吧,想起刚才书房里五少和季午的互动,又想起每次五少提起季午那种说不明道不出的感觉,还有刚才喝令自己改称呼的语气,阳天终于不脑残了,终于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阳天呆愣的跟着楚韬走着,心中思绪翻滚,目光瞄了眼前面的楚韬,老牛吃嫩草吧,这事自己要不要告诉老爷子啊。
  楚韬往楼下客厅走去,目标是沙发边的电话分机,而余光看着身后阳天一步一随,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阳天浑然不觉的样子,哼了一声,声音低沉,“阳天,把你脑袋里想的给我忘了,既然跟着我做事,就别想其他心思,老爷子那里,我自会告知,别做多余的事。”
  阳天一听,刷的站直身体,抬头,看着距离一步之远的五少,头上冒起冷汗,声音响亮,“明白,五少。”
  “记得就好,叫五哥,这次C市的事,做的不错,我记着呢,”楚韬打了一棍后,又给了个甜枣,但是目光不容阳天躲闪。
  “是,这是我该做的,五哥,”阳天感受到那眼神中不可抗拒的压力,连忙表态,心中暗叹,看五少这不否认的态度,季午那丫头肯定是被看上了,哎,以后的日子太难熬了,两个五字辈,都不是好惹的,而且,那丫头明显对五少没啥心思,夹在中间的自己,日子可想而知了。
  楚韬满意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语气平和,“忙去吧。”
  阳天连忙转身,火烧屁股般的直奔厨房,把手中的茶杯一放,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厨房,正准备出门,余光瞄了眼客厅正大光明的偷听电话的五少,眼角直抽,不过,只当没看见,一溜烟的开门关门,不见踪迹。
  京都天娱会所,周楚和谢钦在三号包厢饭局一结束就起身告辞,其他几位看着情形,连忙起身。
  周楚带头往外走去,瞄了眼追到身边的某人,嘴角微微翘起,低声一句,“你提的这件事,有空我会在二叔面前提一句。”
  那位连忙点头,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缝隙,讨好的说道,“那就多谢周少了,以后有用到的地方尽管说。”
  周楚目光收回,随意一摆手,穿过大厅,在会所门前站立,接过车钥匙,直接坐进车里,开车发动,而谢钦也跟着坐到周楚身边。
  车子飞奔而去,周楚沉默的开着车,关注前方,嘴角带着一丝嘲弄。
  而旁边的谢钦懒散的往后一靠,笑着说道,“那些人怎么就找到你的,就他们这样的,也想拿下那个项目,天方夜谭吧。”
  周楚手指在方向盘上划拉一下,嗤笑一声,转头看了眼谢钦,“给林麒一个面子,要不然,你以为我会过来这一趟,他们还不够格”
  “林麒,你表弟吧,林家的那个,我还真没见过他呢,”谢钦一听,有些了然。
  “你见过他才怪,刚才国外回来,天天花天酒地的,美名其曰海龟,就没见他做过正经事,我姨夫姨妈也找不到他人影,他倒好,送人情送到我这里了,路桥市政工程这些人也敢想,我二叔可不是谁都能见的,”周楚嘴角勾起。
  谢钦一听,笑起,“你就开个空头支票,就不怕你那表弟找你。”
  “他,”周楚想起什么后,“说起林麒,这家伙的确天不怕地不怕的,知道肯定会找我麻烦,不过,这小子也就嘴皮子厉害,在林家,他可算的上无法无天了,不过,有个人,是这小子最怕的。”
  “谁,”谢钦虽然和周楚朋友兄弟这么多年,但很少听他提起家里的事。
  周楚淡淡一瞥,暗自一笑,“我小舅,这小子看到小舅,就像老鼠见猫。”
  “你小舅,”谢钦坐直身体,“楚家五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位。”
  “你形容的倒是贴切,我也好久没见过小舅了,上次去G省,我还问了四舅,也没问出,指不定又去学习进修,如果小舅知道林麒回来,指不定让这小子去山沟沟里呆着,以前就是小舅把这小子拎到国外去的,哎,不知道小舅现在在那里,老爷子那里我可不敢去打听,现在我和旭哥天天跟着这小子后面擦屁股,”周楚叹了口气。
  谢钦对楚家五少慕名已久,可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想了想,凑到周楚身边问道,“有空带我见见,咱圈子里可传着呢,就是不见其人。”
  周楚瞄了眼,目光淡淡,“那得等着,现在我也不知道呢。”
  “你答应就行,反正我等的了,”谢钦摸着下巴,笑着说道。
  周楚哼了一声,点着头,想起什么后,随口问道,“听说你和那个季夏谈了。”
  “你怎么知道的,”谢钦知道周楚为人,所以心中有些诧异,这家伙什么时候对自己私生活感兴趣了。
  周楚嘴角勾起,暗想,季夏的妹子季冬,有几天一直在他酒吧里打着转转,本来周楚还想找个机会问问那丫头的,不过,等周楚空闲后想起来,那丫头就不见了,而这情况,的确让周楚有些好奇。
  “你哪次的对象,我不知道,”周楚问道。
  “哟,原来周少如此关心我啊,受宠若惊啊,”谢钦搭着话茬说道。
  “你是怎么想的,别太过了,”周楚说道。
☆、70第七十章
  谢钦掀起眼帘,正了正脸色,单手搭到周楚车座后背,语气有些认真,“周楚,你可没关心过兄弟我的感情问题,怎么,你对季夏。”
  “别瞎说,那个女人我可看不上,我就觉得你这次用的时间也太长了,玩真的,”周楚眯起眼睛,淡淡说道。
  “怎么可能,”谢钦切了一声,往后一靠,看着前面,平静的说道,“你不觉得季夏这女人比较有挑战性吗,虽然这女人对我百依百顺的,可是眼里压根没我这个人,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捂热,不过,总有一天,她会对我动真心的。”
  谢钦一想,就有些郁闷,不知道季夏怎么就知道自己家世的,追了季夏大半年,没任何进展,他给的,季夏如数接受,他安排的,季夏也只是道声谢谢,不久前,季夏终于接受自己,哪里知道,这女人冲着自己家世,才答应的,这对谢钦来说,男性的尊严被踩的粉碎,季夏对谢钦来说,是个挑战,也是个失败。
  周楚了然一笑,季夏和谢钦这两人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但是,肯定没什么结果,谢钦每次遇见女人总说一句,这次就是她了,不过到手后,转身就忘了,如果季夏不动心,倒也罢,动了心,那结果必然,不过这女人吃点苦也是该的,想要的太多,看不清自己。
  “你自己有数就行,这次时间长了些,你大哥二哥就没说什么,”周楚问道。
  “能说什么,他们还不了解我,如果哪天我带着个女人回家,估计会,”谢钦摇着头,说道。
  周楚把谢钦送到他的住所,就开车调头回家,刚进家门,就见电话响起,随意把外套一扔,转身坐在沙发,拿起话筒。
  “周楚。”
  周楚听着话筒那边的女声,低沉而平静,眉头皱了起来,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恩,你是。”
  “季午,可能你忘了,但季夏的妹子,你应该能记得起来,”季午单手拿着电话,身体随意靠在办公桌旁,低声说道。
  周楚想了想,眉头一挑,“季午,季家那个最小的。”
  “是的,打扰了,看来我也不需要再提醒你了,”季午一笑,说道。
  周楚换了个姿势,这季午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的,而且还是家里的,沉思着,往后一靠,别有意味说道,“你们季家的女人个个都厉害啊。”
  季午抿了抿嘴,这话里的讽刺当然听的出来,随即说道,“再厉害也没姓谢的厉害,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了。”
  周楚一噎,这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没见人明明白白说出来,这季午也太口无遮拦了,刚走了季冬,现在来了个季午,这季家的姐妹情深啊。
  “你打这电话不会是为了季夏吧,这事于我无关,”周楚直言道。
  季午扑哧一笑,“我又没说和你有关,只是有些小忙让你帮帮而已。”
  “你不该找我的,谢钦是我兄弟,”周楚淡漠的说道。
  “这事只能找你,就因为你是谢钦的兄弟,你该知道,谢钦是不会娶我二姐的,要不然那次你也不会好心给我们提个醒了,”季午把好心说的重了些,意义不言而喻。
  周楚一听,微微皱了眉,“谢家当然不可能接受季夏的,谢钦也不可能,你要做的,是劝劝季夏,而不是找我。”
  季午听着电话里的嘲弄的语气,手紧了紧,季夏不管怎么样,还是自己的二姐,自己能说,别人说不得,季午哼了一声,“我二姐要的,她会得到,区区一个谢钦,我二姐有的是方法,有时候,什么事也别太肯定。”
  周楚听出些味道,不过,谢钦的事,怎么也轮不到自己管,淡淡说道,“你找错人了,这事你该找谢钦的。”
  “找谢钦?谢钦现在正想着怎么让我二姐对他动心呢,他是不是觉得我二姐比较有挑战,不等到结果,他可不会放手的,你就不怕其中有些变故,”季午淡淡说道。
  “变故,”周楚重复。
  “听说谢钦爸妈好像早就给谢钦预定了一位,就是不知道,等我二姐大着肚子,谢家找谁去结亲,我就不相信,谢家还会视而不见,”季午低头说道。
  周楚坐直身体,目光划过一丝狠厉,“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