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接触她们时间少,但是,林芳,王晓蕾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这事,也是顾丽丽自己送上门的,所以,你可别为了这个就乱想一通,能做朋友的,其实也算是有缘分了。”
  林芳知道季午的意思,随即一笑,“放心,晓蕾还是我朋友,就像你说的,有些事不能看表面,对顾丽丽我讨厌厌恶,可是现在知道原因,我也没必要去计较这么多了,那些都是晓蕾的事,只要晓蕾把我当朋友,我还是拿她当朋友的,谢谢,小伍。”
  季午摇着手,刚想说话,就听到宿舍门的敲门声,看了眼林芳,“其他人都回去了,现在谁啊。”
  林芳也有些诧异,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外面陌生的姑娘,“找谁。”
  “那个,季午,你们宿舍有个叫季午的吗,”那姑娘问道。
  林芳点着头,“有,有事。”
  “下面有人找她,你让她赶快下去吧,”那姑娘说完,就转身走了。
  林芳把门一关,走到季午床下,看着季午探头疑惑看着自己,笑了笑,“好像有人找你,小伍,快下去看看。”
  季午一听,脑袋转了转,没想到什么熟悉的人,不过,还是翻身下了床,边穿上外套,边说道,“林芳,那我下去看看,钥匙我带着。”
  “恩,去吧,回来顺路给我去小店带包方便面,刚才就听顾丽丽说话,饭都没吃饱,”林芳顺□代,转身就往自己书桌走去,开始动手写作业。
  季午把鞋穿好,拿起钥匙,关门瞬间,“知道了。”
  季午双手抄在裤袋里,慢悠悠的晃到宿舍门外,天色渐黑,第六感让她的目光放到上次那个角落里,瞬间脸色变了变,果然还是阳天,大概除了这位,也没其他人找自己了。
  季午慢慢走过去,看着靠着树旁的阳天,嘴角含着不明笑意,“怎么又来了,阳天,我记得好像不欠你钱吧。”
  阳天站的笔直,可是眉头紧锁,不知道该如何说起,瞄了眼似笑非笑的季午,“丫头,现在有空吗。”
  季午上下打量着,“怎么。”
  阳天豁出去了,上手摸了摸鼻子,凑到季午耳边低声说道,“五哥有请。”
  季午脸色淡了下来,上次楚韬说的,季午压根不信,不过既然他本人亲自解释了,季午也不会太过在意,没想到,一个月不到,这位又找上来了,难道真就把自己当成小一辈关心照顾了,季午脸色黑了黑,“不去,没事我就回宿舍了。”
  阳天有些急色,除了上次任家和季小鹏那件事没结果,哪次不是顺利完成五少交代的事,当然不能让季午就这么走了,不然回去等着的就不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了。
  阳天连忙上前拦住季午,有些悲催的看着,“丫头,你不去,我没办法交代啊。”
  季午看着面前的阳天欲哭无泪的状态,眯起眼睛,哟,来软的,摆了摆手,“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先上去了,整天没事找事。”
  季午刚转身,就被阳天利索的捂住嘴巴,熟练的往肩膀一扔,直接扛着就往外走去,其实阳天刚做完这个动作,就一阵悔意,扛谁不好,怎么就把季午扛起来了,不过,既然做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季午眼睛眨巴两下,嘴发不出声音,力气压根没办法使出来,季午黑线的想,这活太熟练了吧,这是软的不行来硬的,整个人从刚才的愕然到现在的无奈,不过,还是有眼色的没挣扎,对阳天虽然不了解,可从刚才的行为就知道,这阳天不是一般人,就凭季午这三脚猫的功夫,肯定是对抗不了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季午郁闷极了。
  被阳天往车厢后一扔,季午连忙坐直身体,目光盯着坐到前面的阳天,抬手整理整理衣服和头发,不轻不淡的瞥了眼,转头看向窗外,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忍着。
  楚韬坐在客厅沙发上,拿出公文包,趁着空隙,把下午会议的资料又看了一遍,细细琢磨着这项投资项目,毕竟是C市招商部门牵的线,20个亿,楚韬知道如果合作成功,那就是业绩,也无怪乎,楚韬和蒋文斌亲自出马,安排市委来人。
  阳天恨恨的盯着赖着车上不下来的季午,咬着牙,如果在学校,反正五少不知道,可是现在在家门口,闹出点动静,阳天也知道,吃不了兜着走。
  “小伍,我道歉,刚才我暴力了,不过,反正已经到了,你窝在车上也没用,待会我就送你走,行了吧,小伍,你体谅体谅我吧,我们也见过几次了,还一起吃过饭,”阳天后悔啊,扒拉着车门好声好气的对季午说着,就差把自己塑造成被压迫的汉子了。
☆、64第六十四章
  季午也知道,既然到了,不管怎么样,这次跑不掉,可是,不能就这样放过阳天,有一就有二,预防以后时不时的把自己当成麻袋扛着,季午说什么也得找回点场子。
  “我下去可以,不过,就这么下去,我多没面子,”季午淡淡一瞥,手紧紧扒着前面的座椅后背,一副,你不答应,她就不下去,被楚韬看到,反正不关自己的事。
  阳天挠了挠头发,发现又有几根飘落下来,连忙点头,“行,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你就下来吧。”
  “就这样,阳天,刚才扛着我的时候,可真顺手啊,”季午带笑看着阳天。
  阳天无力趴在车门上,刚才怎么就手贱,把这丫头给扛着扔到车里了,哎,抬头,“五哥刚回来,就亲自下厨煲汤,不过,看着心情不太好,有些反常,就这些了,其他我真不知道了。”
  季午看着转过弯的阳天,非常欣慰的点了点头,慢慢松开后背,“这次就算了,不过,我有时候管不住嘴巴的。”
  阳天看着不知足的季午,这丫头两眼透着算计,阳天当然清楚,心中一番衡量,被五少知道自己扛着季午过来,那少不得一顿,不让五少知道,被季午要挟,那就相当于暂时平安。
  阳天想到五少对季午的态度,目光看向那边无动于衷的季午,狠了狠心,“以后有事提前告诉你,现在可以下来了吧。”
  季午心满意足,点着头,浅浅一笑,快速钻出车厢,瞥了眼阳天忽明忽暗的脸,单手拍了拍阳天的肩膀,“刚才的事,你知我知,我还是很好说话的。”
  阳天看着季午,真想吐口血啊,这丫头不亏是和五少勾搭上的,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楚韬听到门边的动静,放下手中的资料,单手推了推眼镜,看了过去。
  阳天打开门,侧身让身后的季午先进,刚进门,就闻到厨房飘出的香味,咽了咽口水,真真没想到,这五少的手艺比起自己不是一个档次,光闻着,刚吃过晚饭的阳天馋虫就被勾了上来。
  季午从阳天嘴中掏出楚韬接自己过来的情况,倒也心中有些数,比较坦然的走到客厅沙发这边,看着朝自己笑眯眯的楚韬,停下脚步。
  “来了,丫头,”楚韬笑吟吟的看着季午,上下打量着,目光停留在季午的脸上。
  季午想了想,一笑,“楚先生请,我能不来吗。”
  楚韬想起这丫头和那帮小子相处的情形,目光淡了淡,“叫五哥,别忘了,来了,就坐吧,上次答应过你的,我可记着呢,好些时候没见,人都瘦了。”
  季午一听,单手摸了摸脸颊,顿时想起这位亲自下厨的话,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哪能麻烦你啊。”
  “不麻烦,就怕你不肯来,我先去厨房一下,你先坐吧,”楚韬搭着季午的双肩,把季午按坐到沙发上,就转身去了厨房。
  经过阳天的身边,淡淡一句,“速度还行,不错,不过,楼下没你什么事了,你去书房多看看书吧,别天天闲着。”
  阳天张了张嘴巴,单手指了指自己,看着楚韬淡淡一瞥,连忙点头,“是得多看看,我这就上去。”
  阳天火烧屁股的连忙往楼上走去,暗道,过河拆桥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今天为了把这丫头带过来,可是把自己给卖了,哎,阳天扒拉着头发,发现现在掉的越来越多了,心力交瘁啊。
  季午看了眼阳天的身影,嘴角微微翘起,该,只敢招呼自己,没胆量招呼楚韬吧。
  季午知道这位叫自己过来,肯定没那么简单,亲自下厨,亏得楚韬这么说呢,肯定是其他原因,只不过阳天也不知道吧,不过转头细细想了一圈,季午也没发现自己又做了什么,让楚韬关注的。
  伸手间,季午碰到旁边的资料,低头看了过去,瞄了眼厨房忙着的身影,随手拎起,眼睛扫视了大概,忽而瞳孔紧缩,不自觉的抓紧,暗想,难道又有哪里改变了。
  20亿投资,在海县应该是沸沸扬扬的,可是前生没这件事啊,改造县中心商业区,海外投资公司,季午知道现在外资纷纷入内,但在季午的记忆中,海县根本是不适合投资的首选,而且,根本没听过一丝风声,季午透着疑惑,继续往下看去。
  “怎么,看的懂,”楚韬不知何时笑吟吟的站在季午面前,手中端着一碗汤,随口问着,目光不明。
  季午抬头,直接把手中的资料往旁边一放,恢复平静的说道,“随便看看,你手上的是。”
  楚韬没追根问底,而是把手中的碗放到季午面前,低声说道,“尝尝,上次就答应你的,味道应该比阳天做的好多了。”
  季午接过,低下眼眸,无法明白这位的心思,不过,那真切的关心眼神,季午不会忽略,在楚韬期待的目光中,轻轻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抬头,“味道不错。”
  “喜欢就多喝点吧,特地为你做的,你太瘦了,晚饭吃的什么,”楚韬直接坐到季午身边,目光柔和下来,随后,不经意的问起。
  季午茫然抬头,“晚饭,”随即露出些笑意,想起和林芳的谈话,笑容更加大了些,随口说的,“和朋友一起吃的。”
  楚韬深深的看了眼季午露出的笑意,目光暗了暗,“哦,这么快就交到朋友了。”
  季午倒没有深究其中话音,点着头,“恩,性格不错,我比较喜欢她的。”
  楚韬脸色冷了下来,比较喜欢,已经到了喜欢的地步了,控制不住的上手揉了揉季午的头发,嗓音有些低沉,“你还小,这些事太早了,而且,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心不定,最起码也得等到大学毕业,嗯。”
  季午一听,放下手中的碗,侧头认真看着楚韬,有些呆愣,这话说的,好像自己跟谁谈恋爱了,不明所以的试探的说道,“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还没必要想这些问题,学习才是第一,”楚韬声音平静,透着不容拒绝的肯定。
  季午张了张嘴巴,怎么就说到这事上了,自己哪里去找对象了,就算自己规划好以后,那也得等个两三年,而且这些同学年龄太小,自己也不会找这样的,“楚先生。”
  “五哥,你又忘了,”楚韬挑着眉头,本来不好的心情,更加阴沉。
  “那个,五哥,我真没,你从哪里听来的,”季午好奇问道。
  楚韬隐晦不明的看了眼季午,见这丫头刚才不打自招,现在又出尔反尔,脸色更加不好,“你刚才不是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季午一听,就知道这位误会了,连忙摆着手,“真没,我那是说我宿舍的舍友。”
  楚韬一听,冷冽的脸有些融化,阴转多云,漫不经心的瞥了眼,“没有就好,有些人得适当保持距离,当前还是学习重要,听说,你和蒋书记儿子熟悉。“
  季午听到这话,狐疑的瞄了几眼楚韬,刚才明里暗里的合着是为了这意思,心一松,笑着说道,“蒋书记儿子,蒋少明,五哥,我可是今天才认识,他在追我隔壁宿舍的姑娘呢。”
  楚韬脸色终于多云转晴,看着季午认真的模样,心终于放了下来,上手揉了揉季午的头发,“没有就好,他家老头子现在可能知道了,那小子肯定被好好教育一番,这么点大,想太多了,你也是,现在的男孩子,花言巧语的,没几个可信,别接触太多。”
  季午眼角抽了抽,合着让自己过来,是找自己谈心来着,自己也快十八了吧,这青春萌动难道不是该老师找自己吗,怎么这位就抢着把活给干了,而且,现在,季午还真没那心思,低头沉思,怎么就觉得有些诡异呢。
  楚韬看着低头认错好好反省的季午,和煦一笑,“以后五哥给你看着,放心,你那伟大的志向,五哥记着呢。”
  季午真真头疼起来,你老就别记着了,我这下半辈子被你这么一记,肯定得毁了。
  季午目光瞄到身边的资料,随即眼睛亮了亮,装作不经意的拿起,“五哥,这投资公司怎么就选上我们海县了,不能吧。”
  楚韬看着转移话题的季午,眼睛含着笑意,心中了然,一松一紧才是正确的,顺着季午的话,拿过季午手中的文件,嘴角勾起,“你说这个,市委的人搭的线,这不,看上我们海县了。”
  季午突然一震,想起什么,抬头看着楚韬,欲言又止。
第六十五章
季午听了楚韬不经意间的提示,想起一种可能,前生的一份记忆浮现在脑海里,而现在,季午不能确定,说还是不说,有些左右为难。
楚韬看着季午欲言又止的神态,挑了挑眉头,余光盯着季午的嘴边,慢慢俯身,趁着季午茫然间,捏起季午的小下巴,亲昵的擦拭了一下季午的嘴边,碰触到那抹柔软,让楚韬不可抑制的心,忽而一跳,而呼吸间,楚韬平静如常,眯眼看着季午,嗓音有些低沉,“嗯,想说什么。”
季午被楚韬这一动作,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心一窒,抬头,就看到眼前那双温情的眼眸,当下就把想要说的给忘了,而回神间,季午连忙往后蹭了蹭,耳朵有些微红,眸光不自然的避开。
楚韬满意一笑,把手指伸到面前,平静的说道,“这么大了,都不注意,虽然我也知道我的厨艺好,但你也不用这么卖力表现吧,丫头,你刚才想说什么。”
季午一听这话,脸黑漆漆,抬头间,神色有些怔然,伸手摸了摸自己嘴边,有些郁闷,果然,刚才忘了擦拭嘴边了,还留着汤渍。
楚韬嘴角含着笑意,,淡淡一瞥后,没有继续说些什么,随意往后一靠,单手搭在季午后面的沙发上,目光透着等待。
此时此刻,季午没办法把刚才的一幕当成是对小辈的爱护,太亲昵,太过了,可是转眼,看着楚韬理所当然的样子,季午一时不知道该质问还是该平息自己心中的想法,不过,想起刚才的问题,季午也没追究下去,眸光有些犹豫,看了眼楚韬,低声说道,“刚才只是想起一件事。”
“嗯,是跟投资有关的,”楚韬冷锐的眉峰骤然一紧,试探的说道。
楚韬看出季午好像很在意那份投资案卷,虽然隐藏的好,但还是能从这丫头的目光中看出,透着不安和疑惑,现在这丫头能自己说出来最好,毕竟这次投资,在楚韬看来有些不同寻常。
虽然楚韬来海县没多久,但是,楚韬对整个海县的发展不算是了如指掌也算是了解透彻,现在县城道路开始扩建,这个整改项目对整个海县的未来发展有着不一般的意义,而下一步,楚韬早就计划着对海县的山水旅游资源进行调配,而投资对象,楚韬也和京都周家的周函风联系确认过了,过年前,周函风必会来海县实地考察一次,然后根据实地情况,定下和政府合作意向。
但是,现在突然冒出的海外投资公司,不得不让楚韬重视,在海县发展不齐全的环境里,这项投资明显存在不合理的地方,而具体的,楚韬虽然没看出来,但心中也有安排,现在,楚韬看着季午疑惑的态度,反而有些期待,上次任家的事,这丫头出其不意,而这次,楚韬也想听听这丫头有什么想法。
季午瞄了眼楚韬,眉头皱了皱,低头沉思,浮上脑海的那个惊天案例,季午印象比较深刻,而现在,季午有些为难,从未在记忆里出现过的投资项目,不得不让季午有所联想,看着楚韬气定神闲的模样,季午神色一松,暗想,不管自己说的对不对,提个醒就行,而具体情况,楚韬这样的人,必定会去调查清楚的,自己说的也只是提供参考罢了。
季午心定后,嘴角扬了扬,目光渐深,看了眼楚韬,委婉的说道,“五哥,我就一说,你也就听听吧,这事我也是听来的。”
“恩,”楚韬看着季午,忽而一笑,单手揉了揉这丫头的头发,语气亲和,“没事,都是自己人,你一说,我也就一听。”
季午现在早就视楚韬那动作为平常了,淡定的撇了撇脑袋,错过那揉搓的爪子,舒展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其实这事我听来的,具体是不是真的,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因为这事不同一般,所以,我记忆比较深刻,记得好像是个诈骗案件,开始呢,是突然出现的一家国外投资公司,凭着政府官员的关系,和某地区的政府部门共同合作建设地区国际村项目,这个项目预算大概需要投资4.5个亿,而这个投资公司的实力,让这个地区的政府部门非常重视,所以,谈判下来,这个投资公司与这个地区的政府办公厅签订引资合同,而这份投资因为是那个政府官员牵的线,所以,这个地区的政府部门非常信任这家投资公司,没有过多考察,直接和这个投资公司签订协议,为了那个项目成立了新的公司,其中,政府提供土地,那个国外投资公司提供资金。”
“继续,”楚韬目光微微一闪,语气沉重,这情形非常符合,而诈骗手段,楚韬倒是想了解一二,而看着季午的目光,深了深。
季午知道这是2001年才会发生的惊天案件,现在根本没出现,所以用了道听途说来掩饰,看了眼楚韬的神情,季午嘴角勾起,浅浅一笑,“拿到土地,这个不存在的国外投资公司肯定拿不出资金,但是,他用了一手空手套白狼的手法,展开诈骗行为,他采取招标不开标,开标后不退还保证金的方法,骗了32家投标单位的投标保证金2千多万元,通过虚构贷款主体和房屋安置贷款,骗取了政府部门提供的银行贷款1个多亿,又骗取了材料供应商工程款3个多亿,又以20%的高息为诱饵,非法向群众集资了3个多亿。”
季午边说边瞄了眼楚韬,发现这人眉头紧蹙,气息平静,但脸上若有所思,季午继续往下说道,“其实到现在,这个投资公司开发的资金已经到手了,如何继续发展和政府合作的项目,也是可行的,可是他并没有用于建设和开发,和政府合作的项目只是搭了个框架,而这个投资公司在得到终上所述的资金后,不知所踪,其实这个手法并不是不能察觉,但是,有了政府部门的人牵线,没人会去考虑是不是虚假,而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才会导致这骗局越演越烈。”
季午讽刺一笑,这个骗局,不光光骗了这一个地区,尝到甜头的骗子,故伎重演,几年之内在其他政府部门同样骗取了资金,而花样繁多,数不胜数,政府部门一叶障目,看到的只是业绩和少数的付出,正是因为这种心理,导致屡骗屡中,骗取金额高达53亿。
季午不敢肯定海县的这个投资是不是真的,但显然不合理,在落后其他城市众多的海县,开发商业区,真是天方夜谭,显然这个投资公司没有调查过,商业区建成,海县的人也消费不起,还不如前生开发的旅游项目,用点带动面的发展才实际一些。
楚韬越听眉头越紧,这个案例的确有些价值,听着季午如数列出资金额度,楚韬有些怀疑国内是不是真出过这种事,毕竟季午说的太详细了,楚韬整个人肃穆的沉思,直立了脊背,想了想后,蓦地站起身。
季午抬头看着楚韬,隐晦的说道,“五哥,我就一说,你可别当真啊。”
楚韬视线转向季午的脸,嘴角微微翘起,俯身,双臂撑着季午两侧,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低声一笑,“真不知道你这丫头脑袋怎么长的,这种事,也能编的出来,不过,倒是让我开了眼界,天色也晚了,我让阳天送你回去吧,如果这事解决了,下次请你吃饭。”
季午不知道自己说出来,楚韬会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听着楚韬最后的一句,季午就知道,楚韬是个敏锐的人,毕竟是20亿,怎么也得重视起来,点着头,随口说道,“是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饭不饭的,我倒是无所谓。”
楚韬站在窗前,看着楼下汽车发动,瞬间开了出去,轻抚额头,目光静谧,随即转身,走到书桌前,伸手拨打了个电话,而后低语几句,就挂断。
楚韬想起刚才的情形,往后一靠,轻笑出声,随即摇着头,目光透着沉静,伸手拿下眼镜,单手揉了揉眉心,眯起眼睛,季午,楚韬让这名字在舌尖环绕,有些亲昵,越接触,楚韬越舍不得放手了,虽然这丫头容貌清秀,说话和年龄带着违和感,但是,却是让楚韬放在心中,想抓紧,但又怕抓的太紧。
楚韬平复着忽变的心跳,手指不知觉的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两年,他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走到季午的心里,现在以关心和长辈之名,行事也理所当然,等着这丫头慢慢熟悉,楚韬有的是方法,让这丫头对自己产生感情,想起刚才透着红晕的耳朵,楚韬的心愉悦起来,嘴角勾起。
第六十六章
关于现在海县的那个投资项目,楚韬心中有些打算了,他要做的,就是等着,等着调查好的消息,刚才听了季午说的,楚韬心中有了大致方向,如果一切正常还好,如果不是,对自己的政治生涯带来很大的打击,楚韬可不光想着是否是诈骗,还想着是否是别人设的一个局,海县对楚韬来说只是开始,楚韬不允许有任何意外情况发生。
楚韬眼角一顿,眸光锋利,楚家的五少,不是谁都能惹的,而刚才季午那丫头的担心,楚韬当然感觉到,不管如何,楚韬也没必要去追究那个案例是真是假,因为是季午说的,楚韬不想去防备和探究太过,或许以前会,但现在,楚韬早就开始纵容季午那丫头了。
阳天兢兢战战的把季午送到学校门口,就怕这丫头又有什么要求,看着走下车的季午,阳天连忙挥着手臂,打了个招呼,就把车开成风速。
季午微微一怔,然后对着车屁股随意挥了挥手,看着车子进入黑幕,转身就往宿舍走去,沿着路灯的小道一步一步,心中有些想法,今天这情况,预示着季午没办法和楚韬划清界限,楚韬对季午的态度,让季午委实头疼。
不过,季午从今天也知道一件事,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只能忍着,就阳天那一扛,季午清楚的知道有些事有些人不可抗拒,既然楚韬要做长辈的范,季午给他这个机会,适当保持距离就行,他顺心,季午也就顺心。
抬头间,季午淡淡一笑,双眸如深水般不可见底,她有的就是时间,等楚韬玩够了,她也就解脱了。
季午放松心情后,顺路去楼下小店给林芳带了包方便面,转身上楼。
天气越来越冷,期间,季午回了趟家,也趁着空闲时间去了趟小叔家看看季春,一切如常,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季午也适应了学校的生活,虽然还是别人眼中的安分守己的新生,但是,季午却满足现状。
这个周末上午,季小鹏休息在家,看完报纸后,就呆在书房,思考起近段发生的事件,深深的发现楚书记对他的态度转变很多,经过这些日子的调整,季小鹏也有些清楚,从开始调过来,楚韬不闻不问,让他自己折腾,就可以看出,楚韬还不是完全信任自己,但是,自从上次找他说了一番话后,这位楚书记开始时不时提醒自己,季小鹏反而有些摸不清了,突如其来的示好,让季小鹏有些受宠若惊,随着楚韬的明确表态,季小鹏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也慢慢坐稳,最起码,蒋书记不会找茬,让季小鹏左右为难,或许是看到季小鹏和楚韬之间的关系,所以这一系列的变化,让季小鹏松了口气。
坐上那个位置,从开始的欣喜,到现在的淡定,整个过程犹如悬崖单走,一个不慎,就从回起点,这个位置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就坐稳的,而经历过这段时间的洗礼,季小鹏整个人都有了一些变化。
现在站稳了,季小鹏也开始打着一些算盘了,当好这个管家是必然的,但是,季小鹏也希望真正的走进楚韬的眼里,对于自己背后的靠山,季小鹏也知道,这个楚书记肯定有着省里的关系,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只要进了他的眼,那以后怎么也会再往上走一步,所以,季小鹏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也开始想着如何体现他的价值。
“小鹏,电话,”王丽敲门后,对着季小鹏说道。
季小鹏从沉思中醒来,看了眼媳妇,点着头,走到客厅,拿起话筒,而旁边的王丽也好奇的盯着,季冬找季小鹏,这事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季小鹏听到季冬急切的声音,安抚的问起,可是季冬怎么也不说,只是一句,找季午。
季小鹏无可奈何,知道季冬就是这脾气,不过听到季冬的语气,知道肯定有事发生,点头答应下来,挂上电话,转身对王丽说道,“季扬呢。”
王丽看着季小鹏说道,“怎么,季冬有什么事,季扬在他房间呢。”
季小鹏一愣,随即说道,“没什么事,这丫头找小伍有事,季扬有空的话,让他去二中把季午接回来。”
王丽点头,“恩,我待会就让季扬去,不过,小鹏,我就搞不明白,小伍那丫头还真能,都没找你,就把学校搞定了。”
季小鹏一笑,对季午那丫头的手段是相当清楚,上学前直接跑来和自己说了一声,学校已经安排好,季小鹏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有其他的关系,不过这么久没见这丫头,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自己工作也忙,倒没时间和这丫头细谈。
“怎么,你以前不是见到她就头疼吗,现在倒是改变态度了,不见就开始惦记着那丫头了,”季小鹏笑着说道,自己的媳妇自己了解。
王丽微微一闪,瞪了眼季小鹏,“我什么时候头疼过了,季家几个丫头,说实话,我不喜欢季夏,季秋太聒噪,季春太软,季冬不吭声,开始我也不喜欢季午这丫头,太会做人了,但时间久了,倒是觉得这丫头也只是圆滑点,其实蛮知趣的,季扬每次找她麻烦,她也没怎么发脾气,如果是其他几个丫头,估计受不了,而且三言两语的,倒是让季扬吃个憋,看着有分寸,哎,以后估计也是个出息的,就一点,我看不透,有时候说话,总觉的怪怪的。”
季小鹏也了解,不过到底是自己的侄女,什么灵异或其他的,季小鹏也只是想了想,并没有在意,笑了笑,“你就嘴硬吧,我还不了解你,你不怎么看的上的,心里指不定喜欢着,季午以前来这里,是看季春多一些,现在季春和王希出双入对的,这丫头就没怎么过来,你想她,反正二中离这里也比较近的。”
“我才没想呢,就觉得这丫头压根没把我放心上,就算不看她大姐,怎么就不会想来看看我们的,行了,现在季扬估计没什么事,让他早点去把那丫头接过来,既然季冬找她,肯定得呆的时间长点,让她吃过晚饭再回去,我去买点菜回来。”
季小鹏看着急忙跑到季扬房间的媳妇,眼角含着笑意,嘴硬心软,摇着头转身回书房。
季午这个周末没回,听了季扬的口信,季午倒是忧虑起来,季冬万年不会打个电话的,现在突如其来,季午有种不好的预感。
季小鹏和王丽看着季扬把季午带回来,一阵招待,随后,一个在书房,一个在厨房,季扬也回房间继续,客厅就剩下季午等在电话旁,到了约定时间,电话准时响起。
“四姐,”季午坐在沙发上,对着话筒那边的季冬说道。
季冬站在电话亭里,听到季午的声音,这才放松下来,“小伍。”
“有事就说吧,小叔他们不在身边,”季午听着那边的停顿,了然的说道。
“小伍,是二姐的事,我现在真是没办法了,二姐疯了,”季冬无奈的提起。
“二姐,”季午虽然有些数,但真没想到多么严重。
“恩,昨天和二姐一起吃的饭,她知道谢家的家世了,而且,她真和谢钦成了,小伍,你都不知道,那个谢钦竟然是秘书部部长的儿子,”季冬也有些不可置信。
“恩,二姐到底怎么回事,”季午问道。
季冬吞吞吐吐,有些难以启齿,“小伍,这事我也不知道找谁好,听了二姐说的,我就心惊肉跳,小伍,我。”
“说吧,多个人,多个主意,”季午已经对接下来说的不抱任何希望了,季夏如果知道谢钦的家世,还真指不定干出什么。
季冬叹了口气,真不想让季午跟着操心,但现在这情况,她也找不到人合计,想了想,“小伍,二姐她打算让谢钦娶她。”
季午挑了挑眉,果然不出所料,这事,季夏还真干的出来,抓住谢钦,那以后要什么不能,就是不知道,季夏对谢钦只是利用还是有感情,以前那个老外,季夏只是看上钱而已,季午淡淡说道,“这可不是让谢钦娶就能娶的。”
“二姐也这么说,所以我和二姐吃完饭后,不放心,跟着她,你知道二姐怎么打算的,她真是疯了,”季冬惊叹和不安。
季午坐着身体,有些不好的想法,“看到什么了。”
“她竟然买了那种东西,”季冬真就无法说出口。
季午想了想,“M药,蝽药。”
季冬哑口无言,听着电话那头的季午大咧咧的说出,额头黑线,小声的说,“恩,小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