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饭时候,季午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不敢动筷,眼睛看向身边的楚韬,又瞄了眼那边阳天,低声说道,“能吃吗。”
  楚韬现在才想起自己的失策,怎么就会让阳天这小子做饭的,目光盯着面前几盘菜,看不清原来的食材,皱了皱眉头,笑着回道,“放心,色相不好,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季午看着热情招待自己的阳天,颤巍巍的伸了一筷子,看着面前一团,慢慢塞到嘴里。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楚韬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在家里,就没见过一顿正常形状的菜式,但味道还是不错,这也算楚韬没找个大婶来做饭的原因,凑合着就行。
  季午皱着眉,如临大敌的吃了一口,有些诧异,不过看到桌面上的几盘菜,眼角抽了抽,味道好是好,可是这样子也太影响胃口了吧,“还行,就是这视觉太震撼了。”
  楚韬淡淡瞄了眼低头的阳天,转头对季午说道,“这次我忘了,下次过来,我做饭。”
  季午和阳天刷的看了过去,特别是阳天,悲痛欲绝啊,怎么他就不知道,五少竟然会下厨,目光盯着季午和楚韬之间徘徊,有些了然。
  “下次再说吧,就怕我没这口福,哪敢劳你大驾啊,”季午打着哈哈说道,说开是一回事,经常来这么一出,季午可是承受不来。
☆、60第六十章
  季午看着面前的汤水,头皮发麻,开口道,“这,还是留着给阳天补补吧。”
  楚韬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也有你这丫头怕的,单手给自己盛了些,又帮季午盛了些,目光不容拒绝,“我陪你吃点,总要给阳天一点面子的,嗯。”
  阳天埋头听着两人勾搭着挤兑自己,早就不抱希望了,但听了这话,嘴角又抽了抽,暗道,五少啊,别什么事都拿自己说吧。
  季午勉为其难的噎下最后一口汤,身心俱创,虽然味道还行,可是架不住那漂浮一层的颜色,太具有艺术性了。
  季午埋头吃完碗里的饭,连忙放下筷子,趁着阳天动手收拾的时候,凑到楚韬身边,饱含同情,“你这日子,过的太苦了。”
  楚韬一听,笑开,顺着话说道,“恩,没办法,下次过来,我做给你吃。”
  季午连忙摆着手,“别,我该回校了,你大忙人,等以后有时间吧。”
  楚韬知道不能步步紧逼,随即隐晦的看了眼季午,带着笃定,“好,等有时间吧。”
  回去的路上,阳天明里暗里打听着季午和楚韬之间的关系,但被季午淡淡一瞥,噎进肚子,反而暗自嘀咕着,这丫头那眼神真真和五少如出一辙啊。
  季午回到学校,听了宿舍林芳告知,才知道有人来通知过,晚上要开班会,必须得到教室,季午随即就把下午经历的事抛到脑后,匆匆拎了几本书,就往高二二班走去。
  班主任还没到,季午推开教室门,就见里面热闹沸腾,入目的人群,带着熟悉而陌生的面容,季午环顾四周,看着最后有个空位置,就拿着书本,穿过书桌中间一条道,走了过去。
  教室里高谈阔论的学生,看着陌生人进入,而且还往里走,安静后,开始纷纷议论起来,目光来回打量着季午,高声或低声的谈论。
  季午没怎么在意,拿出带来的抹布,擦干净课桌和凳子,就大方的坐了下来,低头翻看书本,自然而然。
  前面的男生被其他几个催着,转身看向身后的季午,目光中带着好奇,低声问道,“你是新来的。”
  季午闻言,抬头看着前面的男生,体育委员还是如以前般老实,笑着说道,“恩。”
  班主任准时踏进教室,看了眼最后面的季午,满意一笑,就帮大家做了个介绍,同学这才肯定,原来真是位新同学。
  季午自我介绍一番,因为没紧张,倒使得班主任目光亮了许,不过,班主任心中暗想着,因为是校长安排到自己班级,成绩什么的,还真不了解,如果成绩跟的上,那就是最好的。
  季午从开始不熟悉,到慢慢记起周围记忆深处的人,因为前生三年的接触,所以,季午也知道该如何相处,不远不近,距离正好。
  慢慢的,季午适应了学校三点一线的生活,早上晨起,去教室早读,然后去食堂吃个早饭,回宿舍整理一番,踏着上课铃声,开始上午的课程,期间做一次早操,中午吃过饭,继续下午的课程,接着晚饭,而晚上还有两节课的晚自习,看看书,做做作业,再然后回宿舍,结束一天的生活。
  因为在家两年,季午的时间表还没调整好,经常性走神和犯困,但被班主任拎到办公室教育过几次后,倒也改正一些,除了学习吃饭看书外,其他空闲时间,季午基本用来补眠,倒让班级和宿舍里的同学知道,这个新来的,除了学习,就喜欢睡觉,人也安分。
  季午没想到自己的不活跃,竟然被这些同学定义为如此这般,而班主任和老师看多了,发现在课堂上,倒没见这丫头睡过,也就放开,宽松一些。
  季午一个月后,回了趟家,看着家里一切顺利,放下心中担忧,听着刘巧凤某些唠叨,也没露出什么不耐,两天好吃好睡,空下来帮帮忙,如常回校。
  现在碰上同班同学,季午也能和他们招呼一声了,虽然没深入了解过,但大多班里的同学也抱着些善意,或许看着季午也是个安分的。
  而宿舍里,季午和高个子林芳的关系倒是好些,因为和其他几个不是同个班级,没有多少纷争,大家相处,关系也融洽很多。
  这天周六,季午没回去,中午才起床,然后下楼买了些食物,就窝在床上边看书边眯眼。
  林芳有些看不过去,发现这丫头自从来了这个宿舍,周六周末从来就没去逛过街,除了买个饭,就半步不出宿舍,好笑的走到季午床下,“小伍,你天天这样睡,怎么就睡不够的。”
  季午掀起眼帘,嘴角翘起,想起某人的话,随即说道,“没发育好,多睡睡总是好的。”
  林芳扑哧一笑,趴到床边,看着上铺躺着看书的季午,“你就贫吧,今天有好事,晚饭有人请吃饭,去不去。”
  季午知道自己没适应学校里的快节奏生活,所以适当的让自己休息多些,要不然,肯定会有反弹的趋势,所以没什么事,季午就抱着枕头睡觉,眯眼看着床边的林芳,说道,“都是你认识的,我去干嘛。”
  “怎么,不给姐姐面子,我可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一起去吧,我们班长请客,”林芳就是看不过季午天天孵小鸡的样子。
  季午叹了口气,把书往旁边一扔,凑到林芳面前,“真不去,我又不认识你同学。”
  “就几个比较熟的同学,放心吧,你去了只管吃就行,其实我也是顺带着,我们班长想请的是我朋友,反正不吃白不吃,”林芳笑着说道。
  季午抬头看了眼天花,想到什么后,说道,“是经常来我们宿舍的王晓蕾吧。”
  林芳瞪大双眼,“行啊,这你都能猜到,实话跟你说,我班长正在追晓蕾呢,晓蕾答应下来,不过让我多带几个人去,估计她也不好意思。”
  季午想了想,“行,待会去的时候叫我,我先睡会,就像你说的,不吃白不吃。”
  “好啊,你这丫头,想着去看戏吧,得了便宜卖乖,说的就是你,”林芳看着不情不愿答应下来的季午,笑着说道,不过也知道,季午不是个任人拿捏的丫头,看着好说话,其实有她的底线,和人之间,也就面子上过的去,没怎么交心,要说跟她最近的,还是自己吧,林芳笑了笑,她知道,其实季午只是懒的跟人相处。
  下午,季午迷糊的被林芳拽出窝,两人整理一下,就出了宿舍和隔壁的王晓蕾汇合。
  季午和王晓蕾招呼一声,就看向王晓蕾身边的一个女孩,因为不熟悉,淡淡点了个头,并没多热络,在林芳和她打招呼的时候,这才知道名字,随后,四人往楼下走去。
  林芳跟着季午身边,往王晓蕾身边女孩身上瞄了瞄,低声说道,“那个顾丽丽是晓蕾的邻居,在高三三班,我基本很少和她来往,看着有些心机,你注意点,别管她。”
  季午点着头,笑着说道,“我和她不熟,不过,看着她和王晓蕾倒是蛮好。”
  林芳哼了一声,“也就晓蕾没在意,这个顾丽丽经常在别人耳边说晓蕾的闲话,还说晓蕾家里怎么样怎么样。”
  “没告诉王晓蕾吗,”季午淡淡问道。
  林芳脸色不怎么好,低声说道,“告诉过,晓蕾听过就忘,我和晓蕾是朋友,说多了,她以为我不待见别人和她好呢。”
  季午郁闷的点着头,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吧,这些友情,在季午看来的确没放在心上,但季午知道,自己当年,也为这些纠结过,在意过,所以,季午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说道,“提醒过,就不是你的责任了,林芳,别多想。”
  “恩,现在早就不想了,那个顾丽丽最会来事,也和晓蕾说过我的坏话,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只是看不惯这个女人,”林芳感叹一声,心中多少为这份友情担忧着。
  季午单手拍了拍林芳的肩膀,暗道,这大概也是林芳让自己陪她去吃饭的原因吧。
  四人出了校门,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一个饭店门口,而门口早就等着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看着王晓蕾前来,一笑,两个酒窝显现。
  季午抬头,心一跳,眯眼看着这位有些爽朗而帅气的男生,脑海浮现出一些早就忘却的事。
☆、61第六十一章
  前生旧事,浮上季午的心头,蒋少明,就是现在在王晓蕾面前笑颜展露的男孩,是季午少女时期,唯一的一次暗恋,是季午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心动。
  季午低下眼眸,闪过一丝怀念,那时如现在这般年少,青葱岁月,偶尔看到球场上跳动的身影,特别是那种带着自信和阳光的笑脸,让路过操场的季午心砰然而动,在少女怀春的季节里,季午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那种朦胧的爱恋。
  不过当时的季午有着少许的自卑,没有勇气去接近这位心目中的爽朗男孩,只会在一旁注视着,经常的晃荡过操场边的那条道路,目光不经意的扫视几眼后,匆匆走掉,无人知道的夜晚,季午也曾梦想过走到这位男孩的面前,表露自己的心意,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季午退却了,后来偷偷摸摸的打听了几次,才知道是高自己一个年级的同学,有个让人一听而心动的名字,蒋少明。
  季午不知道蒋少明有没有女朋友,也不知道蒋少明的家庭,只是注视着这个男孩,双眼看到的是那份悸动。
  这份暗恋一直持续了一年,等到季午升高三,而这位蒋少明却已经考进大学,整个校园再也没有他的身影,当时茫然无措,季午恍惚过一阵,无人知道的感情,在季午的心里深处藏了起来,只有午夜梦回,才会忆起,她曾经把一个男孩放在心头,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再也没有过蒋少明的消息,上了大学后,季午忙着学生会里的明争暗斗,身心早就成铁,对身边表露出爱慕的男生,直接拒绝。
  再后来,工作,往上爬,眼里面看到的就只剩下对手,合作者,可讨好,不可接触的几类人,人也越来越现实,没有了那种纯真的悸动,所以,当初的暗恋一直是季午心中暗藏的美好,也许没有得到,反而更加令人难忘。
  重生回来,季午没想到过有天能和这个男孩再相见,或许是忘了,或许是不想记起,而进入学校,季午除了跟上学习进度,调整学习状态,压根没在意过其他,没想到,通过林芳,倒是让季午近距离的接触到蒋少明,不过,现在的蒋少明正在追求王晓蕾,这也是季午所没想到的,毕竟前生没注意过这些,注意的也只是蒋少明这个人。
  季午思绪从回忆中醒来,看了眼身边轻轻拉扯自己衣角的林芳,淡淡一笑,“没事,刚才走神了。”
  季午抬头,看着面前稚嫩的蒋少明,看着蒋少明在王晓蕾面前欢喜的言语,还有偶尔流露出得意的神态,季午发现再也没有以前那般的心动和憧憬,是自己老了,还是时光太久远了,经历过漫长岁月的季午,或许只是记得那份暗恋的美好吧。
  季午目光闪了闪,忽而一笑,心跳恢复正常,脸色恢复平静,季午暗叹一声,重来一次,其实心境也变了,蒋少明对自己来说,也只是久远的一个梦而已。
  或许,这也是季午在现在班级独来独往的原因,没办法和原来的好友或熟悉的同学继续交好的原因,大概只有季午一个人记得那些斑驳的记忆,一如当初的暗恋。
  季午不想留恋当年,因为,时常想起和原来好友或同学们的某个欢笑,某段温馨,某时场面,但这些只有季午自己体会,而其他人一无所知,其实,有前生的记忆并不是美好的,它时常提醒着季午,这些早就过去,现在去强求也未必得到,所以,还不如远离。
  季午平静如初,低头跟着他们身后,而前面的蒋少明带头往饭店里走去。
  进了饭店,季午余光环顾一番,看着环境和档次,才觉得,或许蒋少明有个好家世,这里的消费,可不是一个高中生能消费的起的,随即,季午笑了笑,就算现在知道,也只是知道,心早已苍老,再回头看,也只是羡慕那时候的自己,而不会刻意去追寻,毕竟早已过去。
  季午走在最后,前面是林芳,而和蒋少明并排走的是王晓蕾顾丽丽,半响,蒋少明把她们带到一个包厢里。
  季午瞄了眼包厢里的两个男生,上前一步,走到林芳身边,低声问道,“都是你同学。”
  林芳看了眼那边两个站起的男生,摇着头,“不认识,可能是班长的朋友吧,放心,你只管吃你的,不用管那些人。”
  季午一听,笑了笑,“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不是有你吗。”
  林芳抿嘴一笑,暧昧的朝季午眨巴两下眼睛,“那两个男的还不错哦。”
  季午一愣,“别,我现在学习还没跟上,这些不在考虑当中。”
  林芳瞪了一眼,“小伍,我和你开玩笑呢,不过,你也太一本正经了。”
  季午含笑看了眼林芳,这些天在学校班级,有些了解当下少男少女的心态,除了学习,不外乎是暗恋来暗恋去,明恋来明恋去,而且学校越禁止,私底下八卦越盛行,或许这是春心萌动的时候吧,那时候的自己,不也顺着趋势喜欢上蒋少明吗,不过,现在真没什么吸引自己的,毕竟在季午看来,年龄都太小,不适合自己。
  林芳倒也没在意,刚才也只是调笑一声,不过,看到季午淡淡拒绝,心中有些了解这丫头,不像顾丽丽。
  林芳眼神看向那边娇笑着的顾丽丽,就知道这个女人又开始表现自己了,嘴角嗤笑一声。
  蒋少明先介绍了他的两个兄弟,曹军和冯淼,一个是一中高三,一个是四中高三,其他没过多详细叙述。
  接着来,介绍身边的王晓蕾,蒋少明看到自己两个兄弟暧昧的挤眉弄眼,尴尬的咳嗽一声后,介绍了顾丽丽,因为想追求王晓蕾,她身边的好友,蒋少明早就查清楚,介绍后,看着顾丽丽自来熟的和自己两个兄弟热络聊起,蒋少明微微皱了皱眉。
  随后又继续介绍了林芳,对林芳,蒋少明当然熟悉,一个班级,而且还是前后座位,态度语气温和些,不过看到林芳身后的一位,声音顿了顿,刚才进来还真没注意,大概那时候只注意到王晓蕾,有些不知道怎么介绍。
  林芳看出问题,笑着对蒋少明说道,“怎么,还有大班长不认识的,这是我一个宿舍的,季午,比我们低一届,年龄也比我们小一岁,我看宿舍也没人,就带她来蹭班长一顿。”
  蒋少明和季午微点着头,看了眼季午文静的样子,倒也没多在意,直接让大家就坐。
  一顿饭吃的不算长,而季午除了瞄了几眼桌面上的进展,秉着白吃白喝的状态,就一直低头,其他人也把季午当成内向的女孩,没多少关注。
  蒋少明坐在王晓蕾身边,照顾周到,其他两个男生,好像也是为了兄弟制造机会,分别和顾丽丽林芳闲聊。
  季午一个人倒也自在,可是林芳却有些歉意,毕竟女孩子多多少少有些疙瘩,就怕季午被冷落,时不时低头和季午说个两句。
  一顿饭结束,蒋少明和他两个兄弟嘀咕几句,就提议去看电影,期间,还朝林芳看了一眼。
  王晓蕾本身就对蒋少明有些意思,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林芳看到蒋少明和自己使了个眼色,就知道他的意思,但不怎么好开口。
  那边的顾丽丽当然明白,三对三,这不就是多出一个人吗,看着季午好欺负,开口说道,“林芳,你的舍友也太闷了,怎么就知道吃啊。”
  林芳刷的看了过去,有些怒气,“不吃饭,过来干什么,别人可不像你,只知道说。”
  顾丽丽恨恨的瞪了眼那边若无其事的季午,气息有些不顺,“待会去电影院,她不会也跟着去吧,那里可没吃的了。”
  林芳刚想说话,那边的蒋少明笑着阻止道,“都是同学,好好说,你们都是晓蕾的朋友,别让晓蕾难做。”
  季午看着动静,知道缘由,看了眼那边避重就轻的蒋少明,印象更加淡了几分,低头一笑,对着林芳说道,“电影院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呢。”
  蒋少明松了口气,顾丽丽哼的一声。
  而季午可没就这么算了,她可不是包子,随便谁都能捏两下,抬头看了过去,挑了挑眉,笑着提醒道,“不过,待会你们去电影院,最好和这位顾丽丽同学分开点,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人这么聒噪,我怕你们待会听不到电影里的声音了。”
  
☆、62第六十二章
  林芳一听,连忙赞同,瞥了眼顾丽丽,“小伍说的对,我可不要和顾丽丽坐一起。”
  蒋少明怔了怔后,看了眼季午,而旁边的王晓蕾有些茫然,大概还没懂季午说的意思,其他两个男生低头一笑,想了想,倒也觉得这句话正中,刚才饭桌就听顾丽丽一个人高谈阔论。
  顾丽丽好半天回味过来,刷的站起身,目光盯着季午,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反驳。
  季午笑了笑,不经意间,瞥了眼憋红脸的顾丽丽,“我不光会吃,也会说的,就是不知道顾丽丽同学,是不是只会说,不过,现在我发现,也有你说不出的时候。”
  顾丽丽有些没面子了,没想到这个季午如此犀利,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越急脸越红。
  旁边的王晓蕾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打岔,“好了,丽丽,小伍没那个意思,你刚才说的也太过了。”
  蒋少明看着机会,连忙接着话语,“晓蕾说的对,大家一起走吧,既然那个,季午同学没时间,我们六个人去吧。”
  季午不想让林芳难做,见好就收,带头转身往包厢外走去。
  而身边的林芳连忙跟上,瞄了眼那边呆愣着的顾丽丽,低声对季午说道,“小伍,你牛,待会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今天这事,你别往心里去啊。”
  季午淡淡一笑,摇着头,“林芳,我真有事,而且对电影也没兴趣,你早点回来,别太晚了。”
  林芳看着季午神色如常,顿时松了口气,点着头,“恩,你没生气就好,那待会我就先和他们去电影院了。”
  后面的几个安抚好顾丽丽,也跟着出来,大家往外走去,到了大厅,蒋少明就走到柜台结账,其他人就站在一边等着。
  顾丽丽站在最后,时不时朝季午扫视一眼,季午察觉后,漫不经心的瞥了眼,目光带着寒意,直接让没准备的顾丽丽定在当场。
  而季午那饱含警告的目光,让顾丽丽深深发现,这个不吭声的季午果然不是好欺负的,随即有些远离。
  而这时,从饭店包厢通道也走出一行人,楚韬和蒋文斌走在前方,陪着身边几个市委下来的人,身后还跟着一群。
  蒋文斌和自己的秘书嘀咕几句,正想回头安排市委的人,目光留着前方柜台处,想了想,就对楚韬低声说道,“楚书记,我先失陪一会。”
  楚韬看了眼蒋文斌,微点头,转身就和市委的人说着话,慢慢往门外走去,不过,余光看着蒋文斌的方向,嘴角的笑意淡了下来,目光透着深沉。
  蒋少明付好钱,刚转身,就楞在那里,磨蹭一会后,走向对面走来的人面前,“爸,你怎么也在这里。”
  蒋文斌哼了一声,看了眼那边的少男少女,脸色阴了下来,低头说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的,你不是去补习的吗,怎么现在在这里。”
  蒋少明有些六神无主,随口就说,“爸,同学生日,我这不是没办法,曹军和冯淼也在的。”
  蒋文斌当然知道曹军和冯淼,就是不知道其他四个女孩子,不轻不淡的看了眼蒋少明,脸色有些严肃,“早点回去,别让你妈知道,要不然。”
  蒋少明听到蒋文斌松了口,连忙点头,“爸,放心,等送走她们,我就回去。”
  蒋文斌看着快走到饭店门口的其他人,点着头,“你心里有点数,马上就高考了,考不好,给我小心点,那边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蒋文斌说完,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就往外走去。
  蒋少明连忙点着头,对着蒋文斌摆了摆手,转身走到季午她们这边,而季午早在蒋少明上前打招呼的时候,就楞住了,怎么也没想到,蒋少明竟然是蒋文斌的儿子,这给季午的冲击很大,毕竟前生根本没在意过,而现在得知,有些愕然。
  楚韬边走边说,期间目光没离开过那么的动静,蒋家父子的互动,和人群中的季午。
  走到门边,蒋文斌也跟了上来,楚韬嘴角勾起,低声问道,“不会是蒋书记的儿子吧,现在高几了。”
  蒋文斌诧异的转头看着楚韬,这个人对蒋文斌来说,看不清看不透,这次接待市委来人,两人凑到一起,但期间也说过几句话,只是公事公办,而现在突然一句,让蒋文斌心底转悠半天,不知道楚韬的意思,嘴上却说着,“高三了,哎,还不知道考不考的上大学,整天就不见人影啊。”
  楚韬淡淡一笑,“高三了,不错,看着一表人才啊。”
  楚韬边说,余光边瞄向那边,发现季午那丫头压根没注意到他,脸色淡了下来,声音平静,“不过,这种年纪可要注意点。”
  蒋文斌点着头,想起刚才站在儿子身边的那些女娃,心中担忧起来,觉得晚上回去该找儿子谈谈了,点着头,“是啊,不过,看来,楚书记倒是懂这些孩子的心事。”
  楚韬漫不经心的瞄了眼,“恩,我家的那个,也跟你儿子一般大小,总要了解的。”
  蒋文斌知道楚韬没结婚,听他这么一说,暗想,该不会是亲戚吧,但也没随便问出,毕竟是别人的私事,而且和楚韬平日里总是争锋相对,也不会上赶着去问。
  楚韬和蒋文斌走出饭店,车一辆辆的停在门前,一个个坐进车里,而楚韬最后一个上车,等车子开动的时候,季午她们才走到饭店门口。
  楚韬往后一靠,转头看了眼远去的人影,慢慢拿下鼻梁上的眼镜,轻抚额头,目光平静,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老秦低声说道,“送他们到宾馆后,帮我去菜场买点东西,然后再来接我。”
  老秦答应一声,虽然没和这位年轻的书记相处太长,但也知道,只要听从就行,跟着前面一辆辆的车,往宾馆开去。
  这边季午听着蒋少明委婉的提议下次再去看电影,心中了然,果然还是个孩子吧,自己那时候怎么就会暗恋上的,不过,满心爱恋的人大概只能看到对方好的一面吧,忽略其他,季午看着身边几个人不同的表情,低声一笑。
  大家可能也听出些话音,所以,季午林芳借口有事,就先离开了,蒋少明送王晓蕾回学校,而顾丽丽没眼色的跟着,其他两个男生看着没他们什么事,也直接回去了。
  楚韬看着车子驶入县委大院,单手揉了揉眉心,车停下后,楚韬直接下车,接过老秦递来的东西,淡淡说道,“车子留下,你先回去吧,明天准时过来就行了。”
  老秦沉默的点了点头,县委小车班的司机大概就属自己命最好了,车是最好的,虽然是楚书记自己的,但开好车,总是司机的梦想,而且只需要上班下班接送,其他时间要用车,楚书记自己安排,而且拿到的工资也不少。
  老秦知道这位年轻的书记看中自己的老实,所以就保持不问不看的态度,把车钥匙递给楚韬,就转身往大院门口走去。
  楚韬拎着东西,看着阳天打开大门,径直走了进去,边往里走,边吩咐道,“去把季午接过来,就说我煲了个汤,不来也得来。”
  阳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吩咐,蒙住,目光盯着楚韬手中拿的东西,看着扔下公文包,拎着东西进厨房的五少,张大嘴巴,半步没动,保持开门的动作。
  楚韬把东西放在水池里,想了想,脱下外套,走出厨房,看了眼门口没动静的阳天,眉头一挑,“围裙呢。”
  阳天无意识的说道,“厨房门后。”
  楚韬没见过这么不在状态的阳天,问道,“怎么还没去。”
  “去哪里,”阳天还没从刚才的情形中清醒过来,去菜场的五少,下厨的五少,还有要围裙的五少,颠覆了五少一贯以来的印象啊。
  “现在去把那丫头接过来,立刻马上,”楚韬声音平静,可是任谁都能从这人脸上看出,暴风雨前的宁静。
  阳天惊醒,连忙挠了挠头发,站直身体,“是,五哥,我现在就去。”
  阳天出门后,开车一路上狂飙,想起刚才情形,眼角直抽,这么晚,去接那丫头,还非得把人给接回去,阳天叹了口气,五少啊,你都想什么啊,这么晚,有谁会半夜煲鸽子汤啊。
☆、63第六十三章
  季午躺在床上,随手翻看着书,悠哉悠哉的大腿翘着二腿。
  而床下的林芳坐在书桌前,不时的转头和床上的季午唠叨起刚才的事,言语中对顾丽丽表示着不满。
  季午听着,渐渐皱起眉头,随口说道,“林芳,有些人无需计较,顾丽丽本性如此,不过,我倒是发现王晓蕾是个聪明人。”
  “不会吧,小伍,你什么意思,”林芳被季午打断,一听,疑惑的问道。
  季午笑了笑,双手抬起,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语气模糊,“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不过,我也只是见过王晓蕾几次,毕竟不熟,随便说说,你别放在心上,我觉得,你也别怕顾丽丽缠着王晓蕾了,你不觉得,王晓蕾很乐意顾丽丽在她旁边吗。”
  林芳和王晓蕾同班同学三年,虽然不在一个宿舍,但比较谈得来,所以成为朋友,虽然不说同进同出,但在教室里,两人关系算的上最好了。
  林芳听着季午漫不经心的话,心头转了转,顾丽丽这事,林芳提醒过王晓蕾几次,每次王晓蕾就岔开话题,反而说林芳别乱想。
  林芳心头一阵跳,想起刚才餐桌上发生的事,有些蒙,站起身,走到季午床边,扒拉着上铺的栏杆,头探到季午面前。
  “小伍,你的意思就是晓蕾纵容顾丽丽如此,那为什么,”林芳转过弯来,语气带着不可置信。
  季午不想说太多,毕竟王晓蕾是林芳的朋友,而自己也不过和林芳认识几个月,交情远不及,特别又是如此敏感的话题,摆着手,笑着说道,“好了,林芳,不管怎么样,王晓蕾和你都是朋友,她对你也不错,最起码,她对你是真心的。”
  林芳知道季午不想说下去,可是止不住的想知道,而且越发迷惑,瞪了眼季午,“小伍,说说,我就想知道晓蕾想些什么,我是她朋友,愿意为她操心,可是,我不希望,她或许根本不需要,我还上赶着,这会让我觉得我是白操心了。”
  季午侧头盯着林芳认真的脸,眼睛眯起,直言不讳的说,季午很喜欢林芳,不光是她的个性,还有她的品性,对待朋友,林芳会做她能做的。
  季午想了想,嘴角勾起,伸手捂住又打哈欠的嘴,放下后,轻轻说道,“林芳,王晓蕾和顾丽丽的事,你以后别管了,她们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顾丽丽边踩着王晓蕾,边靠近王晓蕾,这些都是大家看到的,不过,王晓蕾乐意让顾丽丽如此对她,就没有原因吗,我觉得最起码,王晓蕾对顾丽丽不是一无所知的,或许,有了对比,才有突出吧,别人越发厌恶顾丽丽,就会越发关注王晓蕾,你不就是这样,其他人,我就不说了,但是,这话我就一说,不管怎么样,王晓蕾对你是一心一意的,你别想歪了。”
  林芳松开手,深深的看了眼季午,听到最后一句话,林芳知道这不是季午挑拨离间,而是站在旁观的角度剖析,没带上主观意愿,说出这些话,季午也只是提醒自己,让自己别再针对顾丽丽,毕竟真不值得。
  林芳抬头看了眼季午,点着头,“让我想想,我觉得我有些转不过弯来了,小伍,听你这么一说,现在想想好像的确如此,两年多时间,我们同学对顾丽丽印象越来越差,她人缘也越来越不行,但晓蕾,好像人缘越来越好,喜欢她的也越来越多,如果真是如此,我觉得以前晓蕾的行为也说的通了,好像每次有人在晓蕾面前说顾丽丽的话,她都无所谓,一次也就罢,整整说了两年时间,呵呵,我还真以为她没看清楚顾丽丽的人品,原来如此啊。”
  季午看着林芳忽变的脸色,叹了口气,“林芳,人都有私心的,这个宿舍我就和你最熟悉,我很喜欢你的性格,所以你问我,我会说,但到底对不对,我也不能肯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