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话,楚韬目光带着笑意,也就她会把这话说的理所当然。
  季午早上忙完琐事后,往床上一躺,靠在床头,伸手从枕头下拿出那个资料袋,神色平静的抽出里面的几张纸,翻看起来。
  渐渐的,季午脸色越来越凝重,看完后,手垂了下来,目光盯着空虚,有些茫然,如果没看这资料,或许季午还没什么担心的,毕竟等季夏吃点苦头,也就不会再打什么主意了,可是,看了这份资料,季午心中越加沉重起来。
  谢国忠,谢钦的父亲,秘书部的部长,这是季午怎么也想不到的位置,季午手心有些汗冒了出来,不说其他人,就单一个谢国忠,就让能季午六神无主了,这些人离季午太远了,不管前生还是今生。
  季午知道,如果谢钦只是玩玩,那么不会太在意季夏的心思,但如果不是,一种可能,就是知道季夏的利用,狠狠教训一顿,而季夏结果不会好,二种可能,就是谢家知道季夏,那么等来的结果,更加不会好。
  季午倒是希望谢钦只是对季夏有些兴趣,过后,就不在意了,那么,季夏得到她想要的,也就安稳了,其实季午心中隐约觉得,如果季夏知道谢钦的家世,那是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放手的,而如果反之,季夏对谢钦动了情,不光是把心舍进去,最后季夏只会一无所有。
  季午想着种种可能,发现没一种可能是圆满的,暗叹一声,如果两人都相互喜欢,那么谢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为什么季午不认为两人会得到谢家同意呢,最大的原因是那资料最后写着,谢钦父母已看中媳妇人选,目前双方父母已经交流过,表示赞成,而这媳妇人选目前在国外留学,所以,这事没几个人知道。
  季午拿起手中最后一张纸,目光停在最后那单独一排字,这大概是楚韬特意单独提醒自己的,季午单手抚上额头,越发觉得楚韬这人背后的势力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开始以为是省城的关系,现在,季午不会天真的以为,这谢家的资料是谁都能到手的,而楚韬,不会比谢家弱,只会更加强。
  季午叹了口气,脸色不怎么好看,季夏的事,虽然现在一切如常,但谁知道会惹出什么大事来,而且,季午通过这份资料,知道楚韬的权势,但也不会求到他面前,先不说和他没到那份上,就算到了那份上,这就是人情,而对于这位目的不明的楚韬,季午没把握,如果知道他想要什么,季午还能算计几分,可现在,季午无法,这种人才是最让季午敬而远之的。对你好,你得顺着,翻脸,你也得忍着,楚韬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季午不敢把主意打到这位头上,而靠自己,季午两眼茫然的盯着屋顶看着,太难了,特别是季夏还是个不省心的。
  正在这时,季午听到屋外一阵动静,连忙把手中的纸张塞到信封,放到枕头下面,双手交叉在胸前,平静的看着门口。
  “小伍,吃饭了,”季春推开门,走了进来。
  季午嘴角僵硬的笑了笑,慢慢下床,拖着拖鞋,走到圆桌边,看着季春帮自己摆放好的饭菜,没什么食欲,抬头“恩,谢了大姐。”
  季春看着季午,发现小妹又蔫耷耷的样子,凑上前问道,“怎么了,不喜欢今天的菜。”
  季午楞神的抬头看着季春,深叹一口气,摇着头,“没,味道挺好。”
  季春拖着凳子坐到季午身边,“有心事。”
  季午转头看了眼季春,又深叹一口气,“没,只是觉得我想的太简单了,哎,有些事不是谁说了算的。”
  季春有些纳闷,怎么怨天尤人起来的,“怎么了,小伍。”
  季午放下手中的筷子,嘴角笑了笑,“没事,就是告诉你,我暑假后就得去学校。”
  季春松了口气,笑开,“终于想通了,这下爸妈也该放心了。”
  “恩,早晚的事吧,只是我去了学校,爸妈得忙点了,这里和田里可能管不过来的,”季午有些担心这个问题,如果让爸妈少种点田,肯定是不愿意的。
  “放心吧,季夏季秋季冬现在都勤工俭学了,平时的生活费她们自己来,家里也没什么负担,所以少种点地就行了,”季春开导。
  “恩,这事我会和妈说的,”季午点着头说道。
  “小妹,季风考上大学了,”季春想到什么后说起。
  “哪个学校,”季午故作好奇的问,其实心中暗道,不会还是那个医学院吧。
  “和三妹一个城市,专业是医学专业,刚才让人通知爸妈的,说是准备在镇上办个酒席,”季春说道。
  “明年季扬也该考了,那么最后就剩下我一个,果然还是得去上学,要不然爸妈听了季风考上大学,肯定又得对着我唠叨了,”季午笑着说道,果然一模一样没变啊,是不是有些事,在自己没去干预前,轨迹还是不会转变的,那么季夏的事,或许因为自己才会如此,如果没有暑假的那番话,季夏也不会去酒吧打工,也不会改变她的价值观,也不会遇上那个谢钦吧,季午心底有些反复衡量得失。
  “那是肯定的,好了,别想太多,上个两年,你也能考到大学的,大姐信你,”季春微微一笑,鼓励的说道。
  季午楞了楞,随即抬头一笑,点着头,“我觉得当老师挺好,要不我以后就像大姐一样,考个师范吧,这样分配回来,还能离家近一些。”
  季春忍着笑意,连忙点头,“好,大姐等着。”
  季午吃完饭后,把季春送走,依靠在门框上,全身无力,目光盯着远方眺望。季午知道现在后悔和责怪自己也是无用的,那时候无意中的一番话,改变了季夏该走的路,比起以前来,更加让季午不安。
  季午低头,盯着脚下,暗叹一声,想太多没有用,只会让自己更加忧愁,而现在最起码知道一些所不知道的,心中多少有些谱,季夏的事,季午放在心底最深处,只有一个字,就是等。
  季午回屋,把早上收到的资料袋拿到小屋,点燃灶火,深深的看了眼,直接扔到火中,看着瞬间燃烧起来的纸片,季午目光盯着火苗,说来说去,她负责不了季夏的人生,只有在季夏需要的时候,才会站出来,猜测不会变成现实,而现实永远不会按照你设想的去走,这大概是拥有前生记忆的痛苦吧。
  季午突然一笑,对着火光,那双眼睛分外明亮,纠结来纠结去都是未知,如果不知道未来,她不会如此在意季夏吧,或许是因为季夏的改变,是因为她重生一次才会如此,才会心难安,而现在,季午知道,有时候放下比拿起难得多,她现在越来越在意家,越来越在意亲人,所以操心完这个再操心那个,这么一来,就不是季午所要的生活,现在,季午的确想通了些,什么事还没发生,什么后果还没来临,那就随心所欲吧,真到那时,再想办法。
  季午浑身一身轻,好像脱掉了一身枷锁,就连去学校的事在季午看来也不是大不了的,心自由,在那里都能混成最闲的人的。
☆、57第五十七章
 暑假最后几天,季午找了个时间和季夏谈了一次,但结果还是无所获,季午看着季夏一如既往的烦躁拒绝,季午失望的感叹后,也放开了,不过,回头叮嘱了季冬几句,季午不希望为了季夏而导致季冬人生轨迹也改变,而能做的她都做了,只能等着。
  季夏和季冬先去了京都,接着季秋也去了G市,而季春在那次定下婚期后,就频繁来往县城,早就提前去了县城小叔家。
  刘巧凤满怀不舍,看着几个丫头越来越大,有种成就和感叹在其中,每次几个丫头的离开,都让刘巧凤整个人无精打采,等最后一天,刘巧凤得知季午竟然要去学校的消息,精神高度集中起来。
  “小伍,妈没听错,你真要去学校了,”刘巧凤看着在房间里收拾行李的季午,瞪大眼睛问道,生怕刚才听错了。
  “恩,那边安排好了,明天我就该去学校报名,以后一个月回来一次,妈,木屋那边一摊事,我就交到你手里了,”季午笑着说道。
  “怎么现在才说的,”刘巧凤不可置信,“谁帮你办的,去哪个学校。”
  “小叔办的,二中,上次我已经告诉二姐了,不过后来二姐忙着去县城,她忘了告诉你,我也忘了告诉你了,不过,现在也一样,”季午淡淡说道。
  刘巧凤笑开,摆着手,“没事,早告诉晚告诉都一样,只要你能去学校,妈就放心了,家里的事,你别操心,我和你爸还是能照顾过来的,只要你能上进,我和你爸只会高兴,那明天去学校,要我陪你去吗。 ”
  “别,家里的一堆事,学校那边联系好了,没什么事,只要去报到就行了,学费我自己来吧,不过,妈如果想给点我,我也不介意的,”季午笑着说道。
  刘巧凤抬手点了点季午的额头,叹了口气,“什么你自己来,你的是你自己的,好好存着,学费妈还是能拿的出来的,总算想通了,妈高兴,那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让你爸带你到镇上,你自己坐车过去,不行,现在我还得给你准备点东西,你还没住过校呢。”
  季午看着急忙跑开的刘巧凤,眼角弯了弯,或许这个决定也不错,而呆在家里的两年,也够自己调整好状态了,现在去学校,并不是无法忍受。
  隔天早上,季午拎着行李袋,坐上季大鹏自行车的后座,对着院子门口的刘巧凤挥了挥手,看着老妈身影在自己视线里渐远。
  坐上中巴车,季午侧头看着窗外,而季大鹏站在窗外的车旁,不停的嘱咐一些话,然后车慢慢开动,以前没有过的那种感觉袭上季午心头,眼睛有些湿润,随即,季午伸手对着季大鹏挥了挥后,看着远去的一人一车,季午心中感叹一声,随即转身看向前方。
  上午9点多,季午拎着行李袋,站在二中门口,一阵恍惚,没想到,兜兜转转的还是来到这个学校,不过,就是不知道这次安排在哪个年级和班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前生那些记忆淡去的人。
  敲了敲校长办公室的门,听里面进来的声音,季午慢慢推开,走了进去。
  季午看着面前变年轻的倪校长,平静的脸上,笑开些。
  二中倪校长热情洋溢,殷切和蔼的问了些问题,又亲自送季午去了高二二班班主任的办公室,交代一番,才满意的转身回去。
  季午站在办公桌前,抬头看着自己原来的班主任刘老师,三十岁左右,风华正茂,有些感叹,随即办好手续,谢过刘老师的带领,自己一个人走出办公楼,往女宿舍楼走去。
  季午在楼下管理员那边登记好,就拎着行李走上楼,看着紧闭的宿舍门,轻轻推开,抬头目光环顾,这就是自己将来要住两年的地方了,目光看着房间里几个女孩止住话音打量自己,季午点头笑了笑。
  整个宿舍六张床位,上面是床铺,下面是桌和衣柜,这是季午经历过的环境,顿时让季午有种时光回溯的感觉,真正的领会自己的确重生了。
  二中在整个县城的高中是属于教学活泼,气氛开放和条件不错的学校,也是季午前生三年学习的地方,不过,不同的是,这次季午没有和以前的同学一个宿舍,大概因为是晚来者,被分配在高三的宿舍里,季午倒没什么意见,反而觉得这样清静许多。
  季午走到分配到的床铺看了看,一应俱全,床上用品和脸盆茶缸热水瓶早就堆积在空床上,放下行李袋后,季午开始打扫,快速整理,安置妥当后,就把行李袋拿出,衣服放进衣柜,贵重物品放进桌的抽屉里,这才坐到桌前的椅子上,休息片刻。
  “新来的,从哪个学校转过来的,”那边刚才在谈话的几个小姑娘瞄了季午半天,这才让其中长的最高的一个去打探打探。
  季午一听,瞄了眼那边几个窃窃私语的姑娘,放下手中整理的本,转身看向身边的这位女孩,“季午,叫我小伍就行了,休学两年,高二二班。”
  韩芳好奇的看了看,对着身后几位舍友笑着说道,“都没猜到吧,这位比我们小一届呢,”然后转身对季午笑着说道,“林芳,高三四班,后面几个都是的,你怎么现在才上学的,不会是身体不好吧。”
  季午看着爽朗的舍友,心情好了些,幸好不是一些扭扭捏捏的,也大方的转身站起,“没上学是其他原因,希望未来相处愉快些,虽然不是同个年级,但我们年纪应该差不了多少,我以前没住过宿舍,以后有些地方不对,大家提前跟我说一声。”
  林芳看着新来的这个姑娘温温和和,好感增加些,摆着手,“那是肯定的,我们宿舍可是团结友爱的,现在看来,还是你最小,放心吧,来,我给你介绍介绍其他人,以后还要相处一年哪。”
  季午顺着林芳的好意,和其他四个人一一相见,因为是高三,所以她们早来了一个星期,季午通过谈话才得知。
  季午对待她们,没过分亲昵,也没过分冷淡,倒是让其他几个女孩子比较欣赏,毕竟她们是高三了,不希望宿舍里来个拎不清的,对于她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只要别黏糊糊,上赶着问东问西,还是能接受这位新来的。
  季午和这些姑娘闲聊了会,知道她们的名字和哪里的,就发现她们开始看起,季午自觉的止住话题,也转身整理带过来的本。
  中午,季午没打扰她们,自己一个人,熟门熟路的去食堂打了个饭,带回宿舍吃,听着宿舍里其他几个嘀嘀咕咕的讨论着课题,季午心倒是静了下来,看到舍友在为大学而冲刺,也满意这样的环境,至少不需要季午装成少女般,谈论时下话题和嬉闹。
  下午去把教课领了回来,季午就无所事事的爬上刚铺好的床,舒服的往床头一靠,翻看一边这个学期的本,渐渐睡意袭来,迷迷糊糊。
  一阵晃动,季午揉了揉眼睛,看着站在床下的林芳,“有事。”
  林芳对着门口抬了抬下巴,“有人找你。”
  季午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就见一个陌生的姑娘站在宿舍门口,脸红红,呐呐的说道,“楼下有人找,你是季午吧。”
  季午一头雾水,但还是利索的翻身下床,走到门口姑娘面前,“我就是,谁找。”
  “我就帮着他叫你的,你快下去吧,”那姑娘一说完,就转身走了。
  林芳走到季午身边,“学校有认识的人。”
  季午摇着头,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床下,想了想,把钱带上,把抽屉锁起来,拿着钥匙,对林芳说道,“不知道,可能是认识的人,我下去看看吧。”
  林芳笑着点头,“恩。”
  季午往楼下走去,宿舍楼一共三层,她住的是最高一层,转过楼梯口,经过管理员的屋门,走向铁门外。
  “这边。”
  
☆、58第五十八章
  季午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就见阳天靠在路边的树旁,皱了皱眉,慢慢走了过去,“你是上次送资料的那个小伙子吧。 ”
  “丫头,我看着比你大,你可别小伙子小伙子的叫,要不,叫我名字阳天,要不就叫天哥,我也不介意的,”阳天站直身体叹了口气说道。
  季午这才想起以前好像这么叫过一次,点着头,“还是叫阳天吧,天哥什么的我叫不出口,那个,有事。”
  “是有点事,你这边手续办好了吧,宿舍也安排妥当了,“阳天问道。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笑着说道,“安排好了,怎么,楚先生又有事。”
  “安排好就行,五哥让我接你过去,走吧,”阳天彬彬有礼,把套做的足足的。
  季午上下打量番,“有事。”
  阳天摊了摊手,“你问我,我问谁,我也没办法回答,反正你下午也没事,顺便走一趟吧,我只是奉命来接你的。”
  季午想了想,到底要感谢一下楚韬,而且学费都是他帮着代缴的,虽然这是交换条件,但怎么看,都是自己占便宜,而且也知道如果不是楚韬出面,自己也不能够毫无阻碍的进入高二,即使是小叔出面,可能还会有些阻碍的,随即,季午点着头,“行,走吧,我正好要见见他。”
  阳天一听,连忙带着季午走出校门,转了个弯,就走到停靠在角落边的一辆车子前,“上车,丫头。”
  季午顺着阳天打开的后座坐了进去,看着前面坐进来的阳天说道,“别叫我丫头,季午,要不然小伍也行。”
  阳天怔了怔,转身看了眼季午,哈哈笑起,“小伍,我怎么就没想到啊,五哥排行五,你这丫头好像也是排行五吧。”
  季午低头沉思着,真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巧合,随后,和阳天慢慢交谈起来,就想再问出点什么,但阳天不是一般人,虽然有时候看着不着调,但大事从没出啥错,嘴紧,根本没掏出点什么东西,到最后,两人谈着谈着,季午倒也没再打听什么了。
  季午看着车子驶入县委大院,脸色怔了怔,看着车子停在一栋二层小楼前,没等阳天下车,就自己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楚韬坐在厅沙发上,听着电话,看到开门进来的两个,抬手示意一下,转头和电话里的倪校长吩咐了几句就挂断了。
  季午进门后,扫视了一下屋内的格局,最后目光对上沙发含笑的楚韬身上,慢慢走了过去,坐到楚韬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学费,”季午掏出口袋里的一叠钱,数了数后,直接从茶几上推到楚韬面前,“班主任告诉我,学费交过了,我想,应该是你垫付的,正好给你送来。”
  楚韬一听,开始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推了推眼镜,脸色平静,“嗯。”
  季午心头突了一下,余光瞄了瞄那边的楚韬,浅浅一笑,“你安排学校我还没谢谢你,哪里需要你帮我付学费,这两年,我多少有一点,这点学费,我还是能够交的起的。”
  楚韬转头看了眼那边偷听的阳天,“阳天,这丫头留着吃晚饭,你去买点菜。”
  阳天听到五少点自己的名字,立马站直,随即单手指了指自己,看着五少目光渐深,连忙点头,“马上去。”
  季午看着一阵风刮过的阳天,转身间,就见关上的大门,一个人影也不见,随即转头看了眼楚韬,往后一靠,笑着拒绝道,“我待会就走,楚先生。”
  楚韬目光微暗,视线停在季午的脸上,片刻后,慢慢站起身,没有回答季午的话,而是说道,“喝些什么,饮料,茶。”
  季午心中不稳,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楚韬,只能说道,“白开水就行了,谢谢。”
  楚韬径直走进厨房,出来的时候,手中端着一杯白开水,放到季午面前的茶几上,但人并没有离去,而是单手搭在季午沙发后背,俯身凑到季午耳边,嗓音有些低沉,“不是你说要感谢的,那就陪着我吃顿晚饭吧,学费我收下。”
  季午嘴角抽了抽,这账算的,低头不说话。
  “要不,学费你带走,也别说什么感谢的话,”楚韬目光淡淡扫视季午的脸,不留余地的直言。
  季午嘴角又抽了抽,抬头看了眼面前的楚韬,叹了口气,“吃晚饭。”
  楚韬自然而然的单手揉了揉季午的脑袋,嘴角勾起,“乖。”
  季午有种吐血的冲动,前生也没遇到过这种人吧,怎么就被这人给揪着不放,小叔啊,你害惨了你侄女了。
  楚韬低头看了眼季午的胸前,站起瞬间,轻轻的声音飘到季午耳边,“该让阳天煲个猪手汤,怎么还不见长。”
  季午一听,僵了僵,想起刚才的视线,低头瞄了眼,脸色黑了起来,抬头盯着走到旁边沙发坐下的楚韬身上,想了想,嘴角微微翘起,“不劳你操心,女大十八变,我今年才十七。”
  楚韬笑意浓烈,和这丫头说些没营养的话,没半点不耐,点着头,“恩,补充营养是必须的,我也是为你好。”
  季午发现和这人一交锋,那不是一点的差距,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吧。
  楚韬看着季午半响没动静,想起什么后,有些认真的问道,“高二能跟的上吗,你可是从初三开始退学的,这事我也没问你,现在换个年级还来的及。”
  季午听到说正事,抬头坐直,“应该没问题,你不是看到我已经看高三的才定的高二吗,我这年龄读高二也差不多,再低一级,我也接受不了。”
  “那就行了,刚才和你们校长通过电话,以后学校有事,就找他,再不行,就找我,知道吗,”楚韬吩咐道。
  季午皱了皱眉,有些不满这位的语气,“楚先生,我是感谢你让我顺利就读,但是,我和你真不熟,你。”
  楚韬摆了摆手,让季午没再说下去,脸色有些平静,淡淡说道,“这都认识这么久了,别再让我听到楚先生。”
  季午一口气没上来,避开楚韬渐深的目光,直接指出,“你不觉得,你对我太过了吗。”
  楚韬神色怔了怔,抬手把鼻梁上的眼镜拿下,单手揉了揉眉心,的确是太过了,对这丫头太过关心,看到这丫头自然而然的想对她好。
  季午看着那边陷入沉思中的楚韬,心中也打着鼓,这人不能谁都可以接近的,自己和他压根不是一路人,而且,这段时间,这人对自己太与众不同了,所有的一切,都让季午心惊胆颤,不如挑明,也不用让自己再猜测。
  季午不知道这一句,让她陷入怎么样的未来,就因为这一句,季午和定下的生活目标,渐行渐远,也因为这一句话,让她以后后悔万分自己嘴快。
  楚韬垂下手,目光瞬间看向那边双腿并坐在沙发上的季午,眼神透着不一般的意味,好像是确定什么,又好像是不可置信。
  季午被楚韬的目光钉在当场,有些不自然,发现周围冷气横生,不自觉的单手蹭了蹭扶手,但脸色一直平静,而心,开始跳动加快了些。
  楚韬突然一笑,目光盯着季午,别有意味,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而现在的楚韬,让季午有种想撒腿就跑的感觉,气势太盛,而隐约的笼罩她。
  楚韬单手拿起茶几上茶杯,渐冷的茶,一口而下,露出一丝无人察觉的醒悟,转头,目光灼灼,低笑一声,“丫头,你刚才的话,问的真好。”
  季午抬头,手紧了紧,笑着说道,“哪里,我这不是不明白吗,像你这种大人物,怎么就盯着我这丫头片子了,我就是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是人,都无法忍受生活中,时不时出现意料之外的事,而且,你大人大量,就算我问错,我想,你也不会和我一般计较的。”
  “恩,继续,”楚韬气定神闲,单手摩挲着手中的杯口,漫不经心的看着季午一板一眼,认真的样子。
  
☆、59第五十九章
  季午听了这话,看着楚韬那平静的样子,想了想,双手一摊,干净利索,“没了。”
  楚韬目光隐晦不明的瞄了眼季午,见这丫头就这么熄火,忽而一笑,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距离自己比较远的季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丫头。”
  季午眼睛眨巴两下,没弄明白意思。
  “过来,你说完了,就不想听听我怎么说的,过来,坐我旁边来,”楚韬诱惑的说道,语气不容反驳。
  季午看了眼,嘴角浅浅一笑,目光直视楚韬,“好,我也想听听你想说的。”
  季午没觉得什么不对,走到楚韬身边坐下,侧头看了眼,四眼相对,并没有躲闪,就等着这位给个说辞,虽然刚才是季午忍受不了,脱口而出,压根没期待这位会有问必答,现在这样,怎么的,季午也想听听啊。
  楚韬看着季午坦然的坐到自己身边,低声一笑,有些事不说明白,这丫头警惕心不会放下,既然如此,楚韬当然会给个说法。
  往后一靠,楚韬平静说道,“那就从第一次说吧,在车站,发现你认识我,我只是好奇,毕竟我从来就没来过这个县城,或许从那次开始,我就把你给记住了。而第二次,在饭店,我和你,也算的上是偶尔相见,知道了些你们季家的事,加上第一次的印象,所以对你有些关注,第三次,顺路去了你那里,也只是解惑而已,没想到你的解释是那样,虽然无所获,但是,让我发现你和季小鹏的事,我知道,你也只是借我的手,而我也不过是顺水推舟,任家的结局,是你想要的结果,也是我想要的,这么说来,你做的那些,对我来说,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不过,有了你给的那些资料,我倒是快速解决了任家,清理干净,站稳位置,这些难免不让我对你关注一些,那时候,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得来那些资料。”
  楚韬说到这里,目光落在季午认真侧听的小脸上,微叹,如果没有季午今天的那句话,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对这丫头有些兴趣吧,不过,这样也好,想要就要,不管如何,这丫头都得留在自己身边,虽然年纪小了些,但有自己在她旁边,这丫头总是跑不掉的,时间,自己有的就是,等的了。
  楚韬嘴角勾起,控制不住的,揉了揉这丫头的脑袋,手感不错,笑着说道,“不过这些都过去了,关注过分,那也只是想关注你而已,你个小丫头片子想的倒是多,以为我是什么样的人,随便谁,我就会去用这心思,虽然和你也只是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但看到你,就想对你好,看到你退学在家,就想着帮你安排好,其实我和你也算有缘,任家的事,你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你啊,人不大,主意倒是挺多的,这般年纪,也就和我侄子般大小,我能有什么目的,好好学习,我也就高兴了。”
  季午开始听听,觉得还是蛮合情合理的,挺像一回事,怎么现在就变成侄女辈了,这人给的理由也太发散了吧,季午目光闪了闪,淡定的把头上的手移开,转身看着身边这人的目光,饱含着慈爱,自己没看错吧,是慈爱吧,那宠溺的眼神,瞬间,让季午脸黑漆漆,合着,被他这么一说,只是把自己当成小辈宠着吗,移情,替身,还是其他什么,季午纠结万分。
  “你,那个,你刚才说的,”季午表情认真,探究的目光扫视着身边的楚韬。
  楚韬肯定的点头,目光和季午相对,果然是自己想要的季午,不轻易相信听到的,看到的,隐藏在随性的背后,是个会思考的丫头,楚韬心情有些愉悦,不由自主的目光渐深。
  楚韬没想过在海县会遇到季午,也知道有些事的确脱离掌控,但心中却不想阻止,目光深邃的看着面前的丫头,多了一个负担,心反而安定下来,伸手轻抚季午额头前的发丝,低声说道,“你想听,我就实话实说。”
  季午被楚韬的动作,惊跳了起来,如果只是揉揉脑袋,还能接受,这爪子也太会换地方了,单手拨开楚韬的手臂,往后挪挪,面色不显,但听到这位的说法,心中有些轻松,微笑的说道,“信你的话,那就见鬼了,不过,你能对我说这些,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合着我就一小丫头片子,难不成,你能把我卖了。”
  楚韬看着被扒拉开的手,停在半空,脸色平静,听到最后,嘴角轻启,“哪能现在卖了你,要卖,也得等你长大些。”
  季午听着楚韬的调笑,有些看不懂这人现在的意思,不过,季午知道,任何时候,别太高看自己,但也别低看自己,楚韬愿意说明,季午心中也有数,有些事,就别在追究,说到这份上,楚韬的意思很明显,相不相信,随你。
  季午敛起眼眸的沉思,拿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放下,往后一靠,勾起嘴角,余光一瞄,“卖不卖,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楚韬目光平静,上下打量季午一番,“的确,看来得好好养着你。”
  季午眨巴两下眼睛,想起什么后,郁闷说道,“别,你老太忙,我自己能养自己,时间不早了,我没福气喝你那猪脚汤,你自己留着补补吧。”
  季午站起,看了眼没说话的楚韬,就准备告辞,这次的确有所获,这趟来的值。
  而楚韬直接站起,走到季午面前,低头,单手抬起季午的小下巴,低声说道,“阳天回来了,吃过晚饭再走,嗯。”
  正在这时,大门打开,季午乘机扒拉开下巴上的手,轻皱眉头,虽然自己岁数是小,可是心里老,这人刚才动作快,还真没察觉,不过眼底里的关爱,季午还是看到了,不过,这动手动脚的毛病得改。
  阳天刚进门,就看着客厅气氛诡异,特别是五少,那副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顿时汗毛直竖,嘿嘿一笑,“你们继续,我先去厨房做饭,继续。”
  楚韬目光微凉,看着阳天的背影,转身盯着季午,“不想我经常烦你,就吃过晚饭再走,待会,我让阳天送你回去,时间来的及的。”
  季午衡量得失,点着头,“这可是你说的。”
  楚韬看着季午的目光,肯定的点头说道,“当然,接下来我也忙,不过,有空会让阳天去看看你的,有事你就找他,嗯,关心你,只是觉得你投我缘而已,别多想。”
  季午叹了口气,话都让你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无力说道,“知道了,我真没多想。”
  阳天一个人在厨房哼唧哼唧的做着饭,当听到五少特意吩咐的汤水,双眼瞪大,转而想起什么后,目光瞄了眼外面的季午,整个人一脸不可置信。
  季午和楚韬说开话后,倒也放松下来,虽然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位突如其来的关爱,但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季午来说,也还能接受的。
  楚韬有些见解让季午大为感叹,而季午有些问题,也让楚韬深思,晚饭前,楚韬终于使劲浑身解数,让季午硬着头皮称呼他为五哥,这种乌龟爬的进展,让楚韬笑容更加真实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