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在王希爸妈不注重门第,就这样,大姐嫁过去,也要好好经营,二姐,不是我们不支持你,最起码,你得找个靠谱点的,谢家是什么人家,我们也不知道,而你也不知道,你就这么放心和他们交往。”
  季午心一横,想起最有可能的可能,试探的说道,“二姐,你明年就得毕业工作了,我知道你想留在京都,或许有了谢钦这个关系,你工作安排也会顺利点,但,那都是人情债,他帮你的时候,总要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好处的,你除了人,还有什么他看得重的,二姐,别一个不留神,把自己也舍进去了,那,太不划算了。”
  季夏没想到季午会想到工作上去,而季夏的确是为了这个考虑,虽然不知道谢钦和那个周楚有什么家世,但别人称呼和奉承,季夏还是知道的,说季夏对谢钦有感情,那肯定没到那份上,但却享受着那份虚荣,所以她并没有回应谢钦的追求,也有故作玄虚的意思,谢钦想的,季夏也明白,一年酒吧服务生不是白做的,但,季夏真没想那么远,如果谢钦能给她带来好处,季夏不会拒绝,这也是季夏没和谢钦说清楚的原因,吊着总比直接接受和拒绝好。
  季冬刷的站起,怎么也没想到季夏是这么考虑的,“二姐,那些人不是善茬。”
  季夏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承认,我是打着这个主意,你们二姐也没蠢成那样,当然知道有些人不能碰的,可是送上门的,不用白不用。”
  “二姐,那个周楚可是警告过我和小妹了,听他语气,谢家不好惹,”季冬担忧的说道。
  季夏转身看着季冬和季午,微微一笑,“我又没惹他,这些都是谢钦自找的,而且,谁知道,他到底是喜欢我,还是一时兴趣,我也只是顺其自然,二姐是对谢钦有些好感,但也知道,有些事可遇不可求,以后怎么样,谁能知道,二姐比较现实,只看到现在。”
  季午听了季夏的话,就知道二姐打定主意了,劝下去也只是会起反效果,“二姐,这事就我和四姐知道,京都,我也不了解,二姐看来早就想好了,我们说什么,现在也没用,我只是希望你回京都后,好好打听打听谢家,还有谢钦这个人,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说了算的,开头容易,收尾难。”
  季冬欲言又止,怎么会这样,无法想象二姐会这么现实,“二姐,你就不能别和他们来往吗。”
  季夏淡淡一笑,“晚了。”
  季冬别开脸,目光淡了淡,果然如季午说的那般,二姐早就打定主意了,自己和小伍说的,现在二姐根本听不进去的,叹了口气,“二姐,别把自己丢了。”
  季夏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们两个看不上二姐这么现实,不过,二姐也有自己想追求的生活,穷怕了,苦怕了,我一没偷二没抢,现在这道理,你们不懂,以后总会懂的,这社会,就是这样,季冬,你不是认为谢芸跟我关系一般吗,她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在学校,像个公主似的,现在呢,因为谢钦追着我,她虽然看不顺眼我,还不是得忍着,他看上那个周楚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人啊,就这么回事,谢钦现在能给我的,我为什么要拒绝,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说不定,过一段时间,他就没兴趣了。”
  “说不定,过段时间,你就陷进去了,“季冬淡淡回道。
  季夏瞪了眼季冬,“如果陷进去,他谢钦也跑不掉。”
  季午发现有些事的确脱离轨迹了,而季夏肯定经历过一些事,不然不会像现在如此,以前虽然也现实,但只是爱慕虚荣一些,而现在有些变本加厉了,和以前的自己越来越接近,季午皱着眉头,不经意间问道,“二姐是在工作的地方认识谢钦的吧。”
  “恩,”季夏不察觉回应后,刷的转头看向季午,目光带着探究,“小妹,你这话什么意思。”
  “二姐不是做什么翻译工作吧,”季午管不了那么多了,有些事必须问清楚。
  季夏敛起眼睛中的暗色,嘴角弯了弯,抬了抬下巴,“这事小妹你心里早就想问了吧。”
  季午点着头,“二姐,你到底做了什么工作,你穿的用的,可不是区区小钱。”
  季夏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在酒吧做服务员,就是昨天来的那个周楚的酒吧,也是因为这个,才会认识谢钦的,他和周楚是兄弟,这事,你们两个嘴巴给我闭紧点,反正现在说开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季冬有些不可置信,酒吧,那种地方,连忙走到季夏面前,“二姐。”
  季夏嗤笑一声,“怎么,看不起二姐了。”
  季冬猛的摇头,“二姐,这事不能再做了。”
  季夏点着头,“现在已经不做了,现在二姐在谢钦介绍的一家杂志社做做翻译,所以,你们就放心吧。”
  季午看了眼季夏,低头沉思,把季夏说的又想了一遍,目光看向季夏带着含义,淡淡说道,“二姐,这事我和四姐不会说的,过去就过去,可是,你。”
☆、53第五十三章
  “好了,二姐心里有数,你们先吃饭吧,没那么严重的,谢家我也不想攀,等谢钦对我没什么想法,二姐会好好找个男朋友的,”季夏笃定的说道。
  季冬看了看季午,低头走到圆桌前扒拉起饭,暗自决定,以后回京都,看着点二姐,现在二姐已经不会听了。
  而季午深深的看了眼季夏,有些事季夏不说,季午也了解,这种事,不是季夏说了算的,但现在再怎么劝也无效,只希望,别出现无法预料的后果,仅仅一年多时间的灯红酒绿,季夏的价值观已经颠覆了,这不是一两句就能劝的住的,季午心中一阵阴影袭来。
  季午和季冬吃过晚饭,两人挨着门框看着季夏远去的背影。
  “小妹,怎么办,”季冬担忧的问道。
  季午笑了笑,目光平淡,“二姐自己不着急,你倒是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担心吧,”季冬瞄了眼回道。
  季午敛起脸上的笑意,神色平静,“只有二姐撞了墙,她才会回头的,阻止一次,也会有第二次,只有她自己想明白,这事我们插不上手。”
  季冬目光淡了淡,“恩,后果不会严重吧。”
  “谁知道呢,二姐是咱家最聪明的,可是有时却聪明过头了,那些人哪个好想与,就我见过的周楚,年纪不大,却非常老成,大概也看出二姐想的心思,才会跟我们说那句话的,哎,二姐以为她能玩的转,但有些事,不会顺着她想的发展,现在她把姓谢的吊着,不就是明知道不可为,还想着从中得到些她要的吗,二姐心里其实亮堂着,可是别人不是笨蛋,和那些人玩心思,总有一天火会烧到她自己的,”季午耷拉着肩膀,语气有些飘忽不定。
  季冬看着季午的样子,有些责怪自己,本来这事是她们操心的,现在让呆在家里的小妹也担忧了,伸手搭上季午的肩膀,搂住,低声说道,“我会看着二姐的,放心吧。”
  季午抬头看了眼季冬,摆着手,“别了,你注意一下就行,现在二姐你拦不住的,那些人我也不了解,不过看到我们县城那些游手好闲的一帮子我就知道,不是善茬,你可别把自己搅合进去。”
  季冬怔了怔,随即想到季午说的意思,脸色变了变,“不会吧。”
  “怎么不会,以前那个任家的儿子不就是那种人吗,他糟蹋的女人你就没听村里人说过,而京都,那些人玩的又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所以,你可别冲上前,注意点二姐就行了,有事就打电话到小叔家,以防万一吧,”季午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而且就季冬的个性,还是别跟着季夏,卖了都不知道呢,虽然季冬稳重,可却单纯。
  季冬缩了缩脖子,这些事她当然没接触过,看到的是阳光的一面,而且看着周楚和谢钦虽然有些傲慢,但人还是好的,怎么也不会想到其他,低声说道,“知道了,小妹,放心吧,我有数。”
  季午叹了口气,“这事就这样吧,爸妈那里也别说了,我们两个知道就行,过几天,爸妈该和王家碰头,要准备大姐的婚事了,别让他们担心。”
  “恩,”季冬点着头说道,目光有些楞神。
  季夏自从和季午季冬说开后,开始还有些担忧,不过看到季午季冬没告诉爸妈,倒也放松开来,不过看向季午的神情有些探究,总觉的季午看穿她所有。
  期间,季冬还是不死心的又找季夏谈过几次,但看到季夏的态度,季冬才了然,或许季午说的对,在季夏心里,她的决定都是最正确的,也只有吃到苦头,才会回头,要不然任谁来说,都没用,季冬在心中暗暗决定,这次回京都,要密切关注季夏,可不能让季夏做出无法回头的事。
  没几天,去王家拜访的日子定了下来,刘巧凤这次和季大鹏进县城,准备只带季午,因为这两年,碰到事,刘巧凤总是习惯性的在季午面前唠叨,而每次季午总能给刘巧凤带来些不同的想法,所以吩咐好季冬,安抚好季秋,嘱咐好季夏,就带着季春和季午往县城去了。
  季午看着刘巧凤拖着她的手,叹了口气,无奈的坐在中巴车座位,敛下眼眸,不想去啊,看到县城,季午就想到那个男人,暗叹,到底也活了这么多年了,什么人没看过,怎么一碰上那位就蔫耷耷了,季午实在是不想碰上那位,倒不是多怕,而是处在下风的位置让季午不太习惯,不过,转头想了想,或许不会碰到,县城那么大,缘分也不是谁都能碰上的。
  缘分不是谁都能碰上的,巧合也不是谁都能制造的,但对象是楚韬,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季午跟着刘巧凤来到王家,视线从打开的门看了进去,手就紧了紧,无力的抬头看着天空,最不想遇到的还就是遇到了。
  楚韬慵懒的靠着厅的沙发上,和王敏辉闲聊着,余光看着门的方向,一眼就看到站在最后的季午,嘴角微微翘起,看着那丫头瞬间变换的脸色,当然知道是自己的缘由,心中有些笑意,没想到几个月不见,看到后,才发现这丫头在他的记忆里如此深刻。
  “王局有人,那我就先走了,那事下次再谈吧,”楚韬把手中的杯子往茶几上一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动也没动。
  王敏辉笑着看了眼,摆了摆手,“又见外了吧,我搬来这里,离你住的也就几步路,什么时候回去都行,你那里我都知道,阳天一个小伙子能做什么饭,留着吃个便饭吧,反正也是我亲家,人是乡下人,不过都老实本分,吃完,我们再好好谈谈那件事。”
  楚韬笑了笑,“那就麻烦嫂子了,阳天今天不在,我还想着我这顿怎么解决呢。”
  王敏辉哈哈一笑,“你四哥和我大哥是兄弟,虽然你职位比我高,但私底下,你这声嫂子倒是叫对的。”
  楚韬瞥了眼走过来的季家的人,点着头,“那是肯定的,我叫你王哥,你又不同意,所以到现在,我们两个就王局,楚记的称呼着。”
  王敏辉脸色正了正,“这是肯定的,没大没小,怎么领导啊。”
  楚韬摆了摆手,“听王局的,反正现在我也习惯了。”
  王敏辉看着亲家过来,对楚韬点了点头,站起迎了上去。
  而楚韬看着王敏辉没对季家人摆什么架子,好感倒是多了几分,想了想,也跟着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双方早就见过一次,而且季春也经常过来拜访,对王希父母也熟悉几分,季春和王希在其中说说,双方气氛融洽起来。季午跟在最后,没过多的插话,因为她是陪衬,而察觉到楚韬走过来的瞬间,季午的确僵了僵,而后放松开来,比起以前心里承受能力加强了许多。
  王敏辉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楚韬,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给季家的人介绍了一些,但没说楚韬的身份,只是提了提朋友。
  刘巧凤和季大鹏看着楚韬,心中一震,就算是面对王敏辉也没那么拘谨,听了王敏辉的介绍,只是低声的和这位站着就能感受到压力的年轻人打了个招呼。
  楚韬看着季家夫妻的神情,微微点了点头,温和一笑,倒让季大鹏和刘巧凤松了口气。
  人到齐,王敏辉和他媳妇杨娟招呼一声,一一就坐,先吃饭。
  季午的位置隔着楚韬比较远,但可悲的是,抬头就和楚韬面对面,虽然隔着一个桌面,但季午察觉到不时扫视过来的目光,饭菜也有些难以下咽了,心中不时的暗道,到底哪里让这人给注意上的,以前那次不是解释过了吗。
  虽然心中有些起伏,但季午这次承受能力的确进步一些,抬头时,目光平静,脸色自然,偶尔刘巧凤低声问话,季午也能平静回答,一切看起来如常。
  热闹的饭局结束,王敏辉知道要和季家谈些私事,抬头看了眼楚韬,低声说道,“楚记先去房喝杯茶吧,我这边结束就上去。”
  楚韬点了点头,今天本来就是来找王敏辉谈些事的,可意外的碰上季家的人,还有那个小丫头,顺着王敏辉的话说道,“那我就先去房,茶你也别特地送过来了,让那闲着的小丫头给我送过来.
☆、54第五十四章
  王敏辉顺着目光,看了看那边的季午,笑着说道,“行,也就她最闲了。”
  季午看着走上楼的楚韬背影,双肩松了松,跟着刘巧凤往客厅走去,还没几步,就被王敏辉叫住。
  “小伍,你闲着帮王叔做个事,去厨房泡个茶送到楼上,转弯的第一间,我和你婶子跟你爸妈谈点事,”王敏辉走到季午身边吩咐道。
  季午怔了怔,然后笑着说道,“茶叶。”
  王敏辉没等季午问完,“厨房上柜最右边,一开就看到,茶壶茶杯也在,麻烦你了。”
  季午摆了摆手,“没事,王叔,我是最闲的嘛。”
  季午转身就往厨房走去,看着客厅纷纷落座的的王家人和爸妈大姐,叹了口气,果然做最闲的人也是碍别人眼的吧,现在沦落到泡茶的地步了。
  季午利索的泡好茶,端着托盘就往楼上走去,刚到门口,瞬间想起,自己给谁送茶,眉心一阵跳动。
  季午知道对上楚韬,会不自觉的想起记忆中的楚韬,而通过几次不正常的相见,季午觉得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楚韬,前生是前生,今生是今生,三次深呼吸后,季午神色如常的敲了一下门,就推门走了进去。
  楚韬靠在沙发上,推了推眼镜,看着开门走进来的季午,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报纸,好整以暇的看着。
  季午忽视那道视线,走近,低头平稳的把托盘放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顺手自然的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抬手间,就把这杯茶递到楚韬面前。
  楚韬深深的看了眼季午的举动,含着笑意,接过,不过,视线还是落在季午的脸上,没想到,几个月没见,又沉稳多了。
  季午松手,直起身子,对着沙发上的楚韬微微一笑,“王叔让我给你送上来的,你慢用,我就先下去了。”
  楚韬笑意淡了下来,低头摩挲着手中温热的茶杯,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怎么,这么久没见,就和我生疏了,难道,忘了我这个梦中。”
  “楚先生,”季午额头黑线,连忙打断,果然不该用什么梦的做借口,瞧这人说的话,太暧昧了,“我们不熟。”
  季午说完,不想再叽歪下去,转身就想往外走去。
  楚韬低笑一声,抬头看着走出几步远的季午,随口说道,“不想知道你小叔现在的情况,小丫头。”
  季午脚步顿了顿,有些疑惑,半响转头看着靠在沙发上的楚韬,一派悠闲,还低头吹了吹茶,喝了一口,漫不经心的瞥了眼自己。
  季午嘴角翘起,微笑着说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听小叔提起过,你现在可是我们海县的代书记了,我小叔是你手下的兵,他的情况你是最了解的,不过,这些事都是你们大人的事,跟我可没什么关系,楚书记,你刚才问错人了吧。”
  楚韬眼睛眯起,把手中的茶杯往茶几上一放,往后一靠,“问没问错,你心中有数,丫头,你就真不关心,据说,这位季主任的位置坐的不太稳啊。”
  季午手紧了紧,不轻不淡的看了眼楚韬,转身,随口说道,“不稳就让别人坐,这应该是楚书记该考虑的问题,我可发表不了什么意见,也没什么想问的。”
  楚韬目光盯着季午,平静的看着这丫头又往外走去,淡淡一句,“那么谢家呢。”
  季午脚步又停了下来,这次脸色变了变,谢家,这可是季午从知道季夏事后一直思考的问题,这才几天的时间,这位怎么就一清二楚了,心中止不住的开始推算和猜测。
  楚韬看着停下脚步的丫头,推了推眼睛,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季午身后,俯身,凑到季午耳边低声说道,“你大姐的事解决了,那你二姐的事你打算怎么做。”
  季午眼睛瞬间眯起,没想到这人早就看出来了,想起刚才楚韬无缘无故的提及小叔的事,和现在季春的事,季午理清思路,发现她有个最重要的事没问过小叔,那张写给小叔的纸条,到底怎么处理的,季午暗道,该不会已经到了这人手里,想起上次这人好像翻阅过她的书本,按季午的思路,那么就能说的通了,无怪乎这人看透看通自己。
  季午心中暗叹一声,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小叔啊,你怎么就这么懒,毁尸灭迹什么的也不会,好吧,现在这位都看出来了,咱借着他的手把任家给整下去,现在季午想想,觉得小叔坐上那个位置的必然的,一是为那张纸条,把不受控制的放在眼皮子底下,二是为了看好戏吧,现在小叔肯定焦头烂额了。
  季午想到这些,脸黑漆漆,半响没动,皱着眉头。
  楚韬低头看着这丫头的模样,忍着笑意,刚才老成淡定的样子有趣,现在这样更加有趣,控制不住的上手就捏了把季午的脸颊,看着这丫头还是没动静,又捏了捏。
  季午现在已经想通前面的事,可是还没想通季夏和谢家的事,除非这人因为那张纸条,密切注意季家的一举一动,不然解释不了,他从哪里得知的,季午了解这些上位者的心态,而且这人身边跟着的小伙子看着就不一般,但是,季午无法理解的是,这人好奇心也太重了吧,难道就为了自己利用了他一把,就揪着自己不放。
  季午突然感觉到脸颊一阵疼痛,转头看了过去,瞬间脸又黑了几分。
  楚韬失望的看着被季午躲开的手,慢慢的收回,推了推眼镜,平静的看着季午,淡淡的问道,“想通了。”
  季午暗叹一声,你都这么明说了,她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开始自己还纳闷,怎么无缘无故的说起小叔的事,原来是在这等着。季午无语的瞥了眼身边的楚韬,果然前生是前生,今生是今生,低声说道,“下次别动手动脚的,我不小了。”
  楚韬掩饰的咳嗽一声,目光带着笑意,单手揉了揉这丫头的头发,“通常说自己不小的都很小,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丫头片子。”
  季午看了眼自己头上的手,淡定的侧了侧头躲开,季午有些佩服自己了,从开始的愕然到现在的平静,季午觉得自己承受能力越来越强大了,尤其是自己这种情况,大龄回归到豆蔻年华,还被当着丫头片子对待,不过,好在她认识这个人,知道这人的人品,要不然以为真是看上自己,或是想占便宜的色狼了。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就算我小,男女也有别,”季午回了一句。
  楚韬发现自己碰上这丫头,竟然开始对这种话题乐此不彼,眼睛含着笑意,平静的说道,“小丫头片子,还男女有别,我侄子外甥都跟你一般大了。”
  季午看着不死心又开始上手揉弄自己头发的手,肩膀垮了下来,转身躲开几步后,就往沙发边走去,现在说开,倒也让季午无所顾忌了,自己那点小心思,这人早就明白,藏着掖着也没啥意思。
  季午低头倒了杯茶给自己,端着杯子大方的往沙发上一坐,看着那边站着盯着自己的楚韬,挑了挑眉,“条件。”
  楚韬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就爱这丫头这般小模样,慢慢走到季午身边,在季午身边坐了下来,看向一边,抬了抬下巴。
  季午敛起眼眸,隐藏起那抹郁闷,伸手拿起茶几上的茶杯,递到楚韬面前。
  楚韬接过,慵懒的往后面一靠,喝了一口茶,看向低头盯着手中茶杯的季午,声音低沉,“谢家资料,我安排的学校。”
  季午一听,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出乎意料,季午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条件,半响,坚定的回道,“好,定好学校通知我,资料。”
  “资料明天给你送过去,”楚韬笑着说道,看着季午,越发想知道,为了季春,这丫头算计了自己,为了她二姐季夏,她会如何去做。
☆、55第五十五章
  楚韬从资料上可以看得出来,季午这丫头比较懒散,从不上学就可以知道,而为了季春她能找到谁也不知道的任家的把柄,可见这丫头的能力不一般,有些事,只是她不想,而不是她不能,那么为了家里的季夏,她又会如何。
  季午脸色平静,其实心中已然是乌云滚滚了,垂下眼眸,果然还是把自己卖了,闲人不容易做啊,为了大姐的事,自己折腾了小半年,现在为了二姐的事,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呢,有了谢家的资料,心中多少有些谱。
  “你怎么就不问,我怎么就知道你二姐的事,”楚韬看了眼身边的季午,目光带有深意,总觉的这丫头好像知道其中的缘由,而不像其他人般,愤怒或不安。
  “楚县长,不,现在是楚书记了,位置代表权力,像你这般人物,我还有什么可问的,不外乎如是,”季午了然一笑,看了眼楚韬,一个没察觉,和楚韬四眼相对,倒是看到对方目光中的含义。
  楚韬收回视线,笑开,眼睛中带上些他自己也没察觉的宠溺,上手揉了揉季午的脑袋,“你这丫头脑袋怎么长的,不过,我可没不放心你小叔,只是其他事才顺手查到的,你二姐可是个不安分的。”
  季午侧身没躲得过,叹了口气,余光瞄了眼头上的手,无力的说道,“我二姐再不安分也是我二姐,至于为什么会顺手的原因,大概是我不能问的,想来楚书记也不是太闲的人,犯不着为了我和小叔兴师动众,不过,你的手可不可以别在我头上扑腾,我真是不小了,再过两年我也能相亲结婚了。”
  楚韬满意这丫头的自知之明,不过听到最后的话,手顿了顿,顺手抬起季午的小脸,低头凑到季午面前,挑眉说道,“相亲结婚。”
  季午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想了想,平静的说道,“过个两年就能相亲,谈个三年,就能结婚,不管读书不读书,早点生个孩子,这人生就圆满了。”
  楚韬低声一笑,目光带着玩味,俯身,越来越靠近季午严肃认真的脸,嘴唇轻启,“志向是够远大的,不过,”楚韬低头瞄了瞄季午的小身板,嗤笑一声,“这事,等你满二十岁的时候再想吧,你还没发育好呢。”
  季午顺着目光往下看了看,眼角抽了抽,果然没发育好,胸前的还是那般小啊,不过,季午屁股蹭蹭往后移了移,和这位拉远些距离,双手抱在胸前,“这是我的事,楚书记。”
  楚韬听着季午把最后三个字咬的特别重,脸色冷了下来,往后一靠,淡淡说道,“别让我再听到楚书记了。”
  季午不明所以,往楚韬方向一瞥,试探的说道,“那,楚先生。”
  楚韬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丫头一板一眼的称呼自己会有些情绪反常,随即平静说道,“楚哥,五哥,选一个。”
  季午皱了皱眉,目光探究般的瞄了眼身边的人,然后刷的站起,摇着头,随意说道,“咱不熟,楚先生,我先下去了,他们也该谈完了,记得明天的资料。”
  季午说完,转身,直接往后挥了挥手,就走出房间,怎么的,自己也得占了一次上风吧。
  楚韬这次没动也没阻止,反而盯着季午远去的背影看了看,单手把眼镜拿下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块布,慢慢擦拭,目光平静,渐渐深沉。
  楚韬有些不理解他现在的心态,对季午这丫头太过在意了,虽然知道季午不同于时下的一些小女孩,但也不过是个农村长大的丫头,楚韬曾经以为自己只是想知道这丫头的不同之处,才会如此关注,但今天突如其来的相见,反而发现这丫头在他的记忆里越来越深刻。
  楚韬往后一靠,伸手揉了揉眉心,刚才脱口而出的条件,也是他没想到的,好像真把这丫头放到心里,像对待那几个侄子和外甥般,看到这丫头懒散的样子,就想替她安排妥当,楚韬脸色平淡,反正也就两年时间,就让这丫头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怎么也能摸清她的不同之处,到时,不定自己也没多大关注了。
  楚韬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又倒了杯茶,端起,品了一口,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眼中带着一丝自己没察觉的沉思。
  季午慢慢走到楼下,看着客厅谈的也差不多了,就安分的坐在一旁,心中其实有些不安,季午通过这次的接触,到底察觉到楚韬对她的不一般态度,正因为知道,所以让季午小心肝有些忽上忽下,一头雾水。
  如果是以前,那么季午肯定会巴结讨好,或许还会有目的的靠近,但现在,季午起不了这般心思,反而想远离,就好像一个圈,转来转去,还没走出圈外的感觉。
  季午耳边听着父母和王家你来我往,神色淡淡,提前一年上学,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早晚的,想起自己这把年纪窝在一群少男少女中间,季午嘴角就抽了抽,暗自叹息一声,既然到了这一步,怎么的也得让自己轻松一些,不就是上学吗,除了体力劳动变为脑力劳动,其他也没多大差异。
  而对楼上的那位,季午有些琢磨不透,一是看出这位对自己没有任何不良企图,二是看出这位多少有些关心自己的态度,三是看出这位虽然时不时的关注自己,却把自己当做小辈,可越是这样,季午越不明白,大概这是位居高位的人的心态,无法理解。
  季午眉头皱了起来,不过想到也就两年时间,这人会在自己面前晃悠,过了两年,天南地北的,也就淡了,季午通过刚才的观察,最明了的就是,这位对自己有些兴趣,但也只是兴趣而已。
  季午还没理顺思绪,那边双方已经乐呵的谈妥一些事宜,随后,季午和刘巧凤季大鹏季春告别王家人,转身回了风镇。
  回家后,季秋她们听到季春确定好结婚日期,高兴的送上祝福,妹妹们的调笑,让季春害羞的躲进房间,而季午估摸没她什么事,和大家招呼一身,看了眼那边同样为季春高兴的季夏一眼,就转身往自己小窝里走去,一路心情沉重。
  隔天,季午刚打开门,就看见站在屋外的阳天,郁闷的拍了拍额头,接过那份递到自己面前的资料袋,就见阳天用那诡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
  “那个,还有什么事,”季午抬头疑惑的问道。
  阳天连忙摆了摆手,心中有些郁闷,就一天没呆在五少身边,这两人就勾搭上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五哥让我个你带个话,准备准备,暑假结束就去二中就读,学校那边帮你安排好了,开学直接去校长办公室就行,”阳天说道。
  季午叹了口气,点着头,“知道了,也帮我带个话吧,我家小叔人老实,让他小心轻放,别过了。”
  阳天扑哧一笑,挠了挠头发,有些看不明白这位和五少的关系了,点着头,“话一定带到,不过,答不答应,那是五哥的事了。”
  季午转身挥了挥手,“谢了,小伙子。”
  阳天张大嘴巴,看着关上的门,上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小伙子,这位好像比自己还小吧。
  阳天满腹疑问的回到县城,来到楚韬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声音,轻轻的走了进去。
  楚韬放下手中的笔,淡淡瞥了眼进门的阳天,低声问道,“送过去了。”
  “送到那丫头手上了,话也带到,”阳天走到楚韬身边,站直回道。
  楚韬点着头,看了眼,“有话就说,别学女人。”
  阳天苦了苦脸,“五哥,那小丫头也给你带了个话,让你小心轻放她小叔,怎么我就听不明白了,就一天没在,你们就。”
  阳天话没完,就被楚韬冷光一扫视,把最后那个勾搭给噎了回去,差点忘了,面前的这位可是不好惹的主。
☆、56第五十六章
  楚韬哼了一声,淡淡说道,“你什么时候明白过,这丫头倒是打得好主意,一事不烦二主,不过,这丫头也够精的,竟然知道季小鹏于我只是可有可无。”
  阳天瞪大眼睛,摸了摸鼻子,暗叹,这圈子兜的,说道,“那五哥,我现在还没查出来呢,可不能就这样把季小鹏调走吧。”
  楚韬冷光一扫,“那丫头不是让你给我带话了,让我关照提醒她小叔呢,放心,你可以慢慢查,反正还有两年时间。”
  “那就好,这小地方太无聊了,有事做我也不太闲,”阳天笑着说道。
  楚韬往后一靠,你就是太闲了,没事找事做,反正他也不打算告诉阳天,季小鹏背后的事已经知晓,就看着阳天如何折腾,其实这也是件有趣的事。
  “那丫头还说什么没,”楚韬淡淡问道。
  阳天想了想,“没了,好像意料之中,脸色平静。”
  楚韬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平静接受,那丫头懒散可不是一般人可比拟的,看着吧,总会出点什么事的,不过想到这丫头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