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看着无动于衷,可是心里想的,周楚多少有些了解,就是不知道,季夏和谢钦到底谁胜一筹,不过说到底,就算谢钦对季夏动了真感情,就凭季夏,谢家是不可能看上的。
  谢钦看到周楚的示意,眼睛含着笑意,看着坐到身边的季夏说道,“那就麻烦你了,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住,你家里人挺多的。”
  季夏嘴角微微翘起,听了谢钦的话,连忙站起,“能住,我几个妹妹可以住到木屋那边,我先让我妈把房间给你们整理一下,要不然你们也住不习惯的。”
  谢钦彼有意味的看了眼季夏,笑着说道,“那就好,这么晚,开车还是真有些不安全,反正早几天晚几天去省城都没关系,谢谢了,季夏。”
  季夏连忙摆着手,“应该我谢你,还是你们顺路送我到家的,招待不好,我也不好意思的,那,你们先坐会,我先帮你们把房间收拾出来,今晚早点休息吧。”
  谢钦点了点头,看着走出去的身影,往周楚方向挑了挑眉头,“周少怎么就同意了。”
  周楚慢慢抬头看了眼谢钦,哼了一声,“你表现的太明显,我只是顺应你的意思。”
  谢钦摸了摸下巴,笑开,“谢了,周少,回头请你吃饭。”
  周楚随意摆了摆手,“别,每次就去谢二哥那边,你不烦,我也烦了。”
  谢钦掩饰的喝了一口茶,就知道这兄弟不好打发,“那去红庄。”
  周楚挑了挑眉,深深的看了眼谢钦,举起茶杯,“这才差不多。”
  而坐在一旁的谢芸根本插不上话,心中也知道,这种时候,她也不该插话,对于谢芸来讲,谢钦说是堂哥,其实已经远了些,她家的这一支不怎么显赫,而这次因为和季夏在一个学校,才有机会走进谢钦的视线,所以谢芸明白自己的位置,不适宜的不会表现出来,就像对待季夏,虽然看不上这个女人,但为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还是忍着,而等到谢钦对季夏没兴趣的时候,她也不用对季夏装模作样了。
☆、49第四十九章
  周楚瞄了眼那边低头的谢芸,嘴角淡淡一笑,目光带着寒意,这谢钦的妹妹想些什么,周楚怎么可能没察觉,只是,不要触到他的底线,便无需在意的,随后目光和谢钦相对,两人相视而笑,心中了然。
  刘巧凤有些暗怪季夏的不懂事,但当着客人的面,也不好说出来,只是安排下去,让季冬也去和季秋季午作伴,又把三个女儿的房间收拾了一番。
  周楚虽然没呆过农村,但既来之则安之,适应力还是不错的,而这个季家,周楚也有些了解,但却有些出乎周楚的意料,五个女儿,竟然有三个全部上了大学,还都是不错的学校,最大的也上了大专,出来当了个教师,只有最小的一个在家。
  周楚洗漱一番后,慢慢走进房间,关上门,就把从车上拿下的行李包往床头一扔,看了眼床铺,就往床上一躺,鼻子间闻到一丝清香,眯眼盯着屋顶,刚才听了季夏介绍,这是季家排行老五的房间,少女的房间,总是让周楚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周楚以为他肯定睡不着,但躺在这张硬板床上,不知不觉中一夜好梦,所以早晨清醒过来,周楚睁眼看到的就是农家屋梁,有些茫然,随即猛的坐起身,把身上的薄被掀开,嘴角抿了抿,这才清醒过来。
  看着外面的天色,周楚下了床,昨夜因为心中有些抵触,并没有细看整个屋子,现在周楚环顾四周,看着这个明显不像少女的房间,伸手把书桌上的几本书拿起翻了翻,季午,看来应该是排行老五的名字了,这家人也真有些意思,春夏秋冬,而最小的就简单叫午,同音为五吧,其他几个,每次季夏提起,总是带着成就和自豪感,而这位最小的,季夏倒是没多提起过,只是说了一句,退学在家。
  周楚倒是对这个家最小的季午心中有些同情,季家不算大,但人却多,昨天来了,就见到季家排一的季春,温和,排三的季秋,直脾气,两句没说,就差点和谢钦的妹妹大眼瞪小眼,排四的季冬,一路上没一句话,沉默寡言,但有些自知之明。
  在周楚看来,虽然容貌上各有差别,但他最欣赏的应该是季冬,最厌恶的是季夏,这两人因为接触时间长,所以看的分明,而这个只闻其名,而未见其人的季午,就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存在了,特别的是,这个季家,大的反而去读书,最小的退学在家,是不想读还是无法读书,或者是家里最不受宠的,看季夏言语中流露出的话音,对她最小的妹妹季午倒是没多少关注,而其他人,周楚暂时没看出来。
  周楚看了看手中的书本,放回原地,打开放在床头的行李包,换了一身衣服,看了眼窗外的天色,伸展了一□体,就开门往外走去。
  院子里水池边的季春听到动静,看了过去,彼为意外的招呼一声,“这么早就起来了。”
  周楚点了点头,嗓音低沉,“哪里可以跑步。”
  季春抬头有些诧异,乡下可没这习惯,继而想起这是城里来的,笑了笑,“院子外都可以,这里没什么人,路上跑的时候当心点,地面不平。”
  周楚挑了挑眉,“恩。”
  季春看着从身边慢跑出去的周楚,目光有些难以言喻,真不知道二妹怎么会认识这些人的,看着就是常人所不及,而这个周楚特别明显,目光总带着俯视的感觉,季春埋头用水冲洗米,摇着头,而担忧还是隐约袭上心头。
  清晨,天还蒙蒙亮,季午睁开眼睛瞄了眼身旁,小心翼翼的下床,没惊动季秋和季冬,毕竟是昨天刚回来,旅途加夜聊,季秋和季冬睡得比较熟。
  季午穿上运动外套,虽然天越来越热,但早晚还是有些凉爽,拖着拖鞋直奔小屋,洗漱一番后,季午开始忙起来,先是鸡后是鸭,等料理妥当,天有些微亮起来了。
  季午在池塘边洗了洗手,站起伸了个懒腰,眯眼看着远方,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突然察觉身后一道视线,转头看了过去。
  周楚每天早上必然要晨运一番,跑跑步这是最起码的,所以顺着季春指向,慢跑出了院门,一路沿着田埂,慢慢加速,目光四处看了看,昨天没在意,今天这么一看,倒是别有番意境,空气新鲜很多,周围特别安静,好像整个村子还没苏醒。
  周楚跑着跑着,看着面前的树林中的小道,想起昨晚季家那对夫妻的话,好像最小的季午就是住在林子前面,周楚不知道是什么心理,没有回头,而是顺着林中小道往里跑去。
  出了林间,赫然一片比较静谧的空间,周楚停下脚步,果树围绕,天然的木屋,波纹微起的水流,而旁边四周则是树林,这风景不算是最美,但却让人心静。
  周楚慢慢的往前走,越来越靠近木屋,目光看向池塘边的一个身影,离几米远处,周楚停下脚步,静立在她的身后,一个没察觉,和站起转身看过来的季午面对面。
  季午看了过去,心微惊,但脸色平静,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周楚而呆立,细看下,季午有些了然,除了二姐的朋友,也没其他人会出现在这里了,面前的男子,大约二十四岁左右,穿着短袖运动服,眼神透着不同于一般人的气息。
  季午皱了皱眉,忽视这人的视线,发现这人半响没说一句话,走前一步,“二姐的朋友。”
  周楚看着面前的少女,沉稳而大方,虽然没季家其他几个长得好,但却无法忽视,怎么也无法把她看成是季家最小的一个,按年龄应该不大于十八岁,但整个人却有些老成。
  周楚听着季午的问话,没否认也没承认,也向前走了一步,挑了挑眉,“季午。”
  季午倒是有些诧异,笑了笑,“是的,”随即伸出手。
  周楚一怔,嘴角勾起,慢慢伸手和季午轻轻一握,瞬间松开,手中还带着季午手中的潮湿,不自觉的握拳,看向面前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季午,说道,“周楚。”
  季午一听,眼睛含着笑意,果然不是一般人,刚想说话,就看到已经站在屋前的季冬,想到什么后,对周楚随意点了点头,擦肩而过。
  周楚跟着转身,看着季午和那边的季冬低头说着什么,挑了挑眉,没看出来,原来这一路沉默的季冬话也有多的时候,果然亲姐妹也有远近,想到如此的季午竟然会缀学在家,周楚觉得或许有其他缘由。
  周楚双手抱在胸前,对季家多少有些兴趣,慢慢走到季午和季冬身边,环顾了一番周围的环境,“昨晚你们是睡这边的,环境不错。”
  季冬可是看到刚才那一幕,心中有些警惕,闻言,站到季午面前,挡着周楚的视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周楚看着季冬不着痕迹的动作,听出季冬语气中的警惕,淡淡瞥了眼季冬身后的季午,“习惯早上跑步了,看着这边风景不错,就过来了,看来,是不欢迎。”
  季冬皱了皱眉头,“你是二姐的朋友。”
  周楚知道季冬的言下之意,眯起眼睛,轻哼一声,脸色冷了几分,“你二姐还不够格。”
  周楚说完后,朝季冬身后的季午看了眼,转身就往回走,声音飘来,“看好季夏,谢家不是她能攀上的,后果也不是她能承受的。”
  季冬手紧了紧,看着远去的背影,转身看着季午,“小妹。”
  季午伸手拍了拍季冬的肩膀,抬头看着天空,担忧的说道,“二姐有麻烦了,这人算是警告,也算是提醒。”
  季冬神色怔了怔,到底没经历过一些事,“他是好心。”
  “不然呢,无缘无故的说这个,先别告诉爸妈,告诉了也让他们操心,谢家,”季午揉了揉眉心,“找个时间问问二姐吧,看她怎么说。”
  季冬神情紧绷,“小妹,二姐不会对那个谢钦也有意思吧,我真没看出来。”
  季午转头看向季冬,这可谓是四姐最长的一句话了吧,叹了口气,季春的事才妥当,这边季夏又有情况,而且还是自己不了解的京都,那里,能称之为家族的,必定是庞然大物,谢家,看来是不可小觑,而季夏怎么和这些人认识的,而且,这个周楚也不简单啊。
  季午和季冬相视一眼,不管如何,这事要弄明白,现在已经警告到她们面前,等下去,等来的结果会无法控制的。
☆、50第五十章
  楚韬余光看了眼一直站在旁边的季小鹏,低头翻看着文件,提笔批阅,想起刚才县常委会议上的蒋文斌,嘴角弯了弯,懂的放弃手中的一些权力,才能长久吧,这个蒋文斌并不蠢,最起码比起任家会看眼色。
  楚韬随手想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就发现季小鹏迅速把茶杯递到自己手中,瞄了眼,把杯子放到嘴边,喝了一口,往后一靠。
  季小鹏站立不安,察觉到楚韬看过来的眼色,手紧了紧。
  楚韬不轻不重的把手中的杯子往桌面一放,就见季小鹏帮着重新续了一杯,嘴角含着笑意,温和问道,“有事就说吧,你也算是跟着我的人了,任家的事,还是你出力的。”
  季小鹏一听,站直,连忙说道,“哪里哪里,是楚书记领导有方。”
  “还不是正式的,私底下倒是无所谓,外面还是叫我楚县长吧,”楚韬有礼的回道,目光盯着季小鹏的脸,笑了笑。
  季小鹏现在深知这位是个笑面虎,哪里是个绵羊啊,刚才的县常委会议,一直不动声色,其实暗中定乾坤,蒋副书记铿锵有词,到最后,不还是被这位一句话给定住了,只能妥协,全县扩展道路的项目还是在这位的提议下,上马了,现在季小鹏对楚韬有了全新的认识,如果以前只知道这人有些城府,现在还知道做起事来,魄力一流。
  季小鹏当然不会没事来找楚韬,想起自己要说的事,心有戚戚,不过,还是得说啊,抬头说道,“知道了,楚书记,我心中有数。”
  楚韬抬手点了点桌面,“有事就说吧。”
  “那个,你定的秘书被蒋副书记要走了,要不,我再选一个,”季小鹏额头冒起冷汗,其实这事季小鹏也知道,他做的不到位,没来前,楚韬的那位秘书就被调到宣传部去了,而自己来了后,问过楚韬意见,把办公室几位资料送上来后,楚韬选了位刚来没多久的小年轻,而季小鹏回头还没定下来,那边的小年轻就找自己谈话,说是蒋副书记那边找他谈过了,给季小鹏提了个话音。
  季小鹏左右为难之际,蒋副书记倒好,直接过来打了个招呼,就把人给领走了,季小鹏知道这事是他的失职,所以过来和楚韬说明。
  楚韬闻言,站起,走到季小鹏身边,拍了拍,比较温和的说道,“这点事,你做主就行了,既然蒋书记看的上,就把人给他吧,重新再选一个。”
  季小鹏一听,松了口气,刚想回答,就见楚韬凑到他耳边冷冷的说道,“不过,下次选人可得看准了,别推荐这些心不定的人,我这里忙,不可能事事把关,你这个管家都做不好,我要你何用呢。”
  季小鹏汗毛直竖,还没抬起的头刷的低下,“那是当然,放心吧,楚书记。”
  楚韬敛起刚才的寒气,一笑,“我也就这么说说,别这么严肃,我当然知道,季主任是站在我这边的,可是有些事一做,别人可不这么看。”
  季小鹏看着楚韬转身坐到位置上,蹭了蹭手心中的潮湿,连忙点头,“楚书记,这事是我失职,推荐的人没调查好,我马上重新安排一下,不会再有这事发生了。”
  楚韬拿起面前的文件,继续看着,随口说了一句,“恩,听说蒋书记的程秘书请你吃了顿饭,那家刚开的饭店味道怎么样。”
  季小鹏现在有些腿软了,这事没人知道啊,虽然他是个办公室主任,但到底没把自己真正的摆到这个位置,新秘书那件事后,程秘书说是赔罪,要请自己吃顿饭,季小鹏当然不愿,但心底的那种心态还没转换过来,客气的推脱一番,还是去了,现在想想,办公室其他人看自己的眼光有些不太一样,这不会大家都知道了吧,现在季小鹏真就一身冷汗,暗道,原来原因出在这里,大家可能觉得他左右逢源了吧,那楚韬现在又如何想。
  季小鹏连忙抬头,目光坚定,“楚书记,这事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我刚来县委办公室,有些事还没拎清,以后我会注意影响的。”
  楚韬淡淡一瞥,就怕这季小鹏是个不中用的,现在看来只是没转过弯来,现在县里用的上的人不多,看看吧,随后摆了摆手,“恩,记得你自己的位置,先下去吧,让财政局和规划局的局长过来一趟。”
  季小鹏欲言又止,看着楚韬随意挥手,也不好呆着,“好的,那我先出去了,楚书记。”
  楚韬看着季小鹏轻声关上办公室门,把手中的笔一扔,拿下鼻梁上的眼镜,捏了捏鼻梁,目光透着深意,这蒋文斌看着不着调,但大事上还是有些数的,只是小事经常找不自在,不过楚韬也没在意,有些人现在反水总比时间长反水好的多,蒋文斌倒是帮他清理了一些。
  不过,季小鹏这个人,不堪大用啊,或许还没调整好,对谁都是点头和气,毕竟是小地方出来的,虽然有些小毛病,但楚韬还不打算弃之,现在县常委会议,至少一半的人属于自己,但后方,肯定得按个人放在那里,从小见大,季小鹏虽然不大气,但也算得上正气,有了王敏辉这层关系和上次任家的事,季小鹏也只能站在自己这边,只要不给自己闯祸,温温吞吞的,楚韬倒还是能接受的。
  不过,提醒过他这一次,希望季小鹏了解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毕竟机会是给了他,能不能走远还要看他自己,两年一过去,自己一走,王敏辉和季小鹏如果能力不错的话,还是会帮他们调整调整的,看着吧。
  楚韬刚想完,就听到桌面电话响起,抬手拿起。
  “小五。”
  “四哥,怎么想起打电话过来的,”楚韬也没惊讶,笑着问道。
  G军区办公室的楚博哈哈一笑,看了眼关上的门,说道,“怎么,有事,你就找到四哥头上,没事,就不兴我打个电话给你。”
  “和王敏天喝过酒了,”楚韬淡淡说道。
  “你小子现在才想起来问,你手中捏着他弟弟,还让我给你带话,坏人都我当了,好人你来做吧,”楚博想起上次喝酒时,王敏天说的话,了然的说道。
  “真没,王敏辉我有用,”楚韬解释了一下,这个王敏辉看着远离京都,但总是会回去的,有些事,不需要现在就和王敏天挑明。
  “好了,说不过你,你那弯弯绕绕的,也就老爷子看的明白,周楚刚到我这里,跟你说一声,你难道告诉他,你在海县了,”楚博想起打电话的原因。
  楚韬往后一靠,“没啊,这小子又跑你那里去了,老爷子没和我提过。”
  “恩,不对吧,他可是从海县过来的,下了飞机直接就去了你那里,”楚博知道的这么清楚,那是因为车子是他准备的,开始以为这小子去别的地方兜一圈,现在听了消息才知道,竟然去了海县。
  楚韬坐直,沉思说道,“不清楚,我待会让阳天去查查吧。”
  “恩,我还以为你和这小子说过了,小五,家里,你也就和我亲近点,不是四哥说你,他们对你也关心,爸那里,你有空就回去看看他吧,亲父子,你妈那里,我也没什么发言权,不过有些事的确过了些,对我们几个好,我们也知道,但对你,我也不知道沁姨到底怎么想的,你才是她亲生的吧,有空好好谈谈,别什么事都藏在心里,”楚博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真心有些疼爱。
  楚博的亲生母亲生病去世,父亲就娶了吴家的吴沁,一年后,就生下他们最小的弟弟楚韬,家里就楚博和楚韬年纪最为接近,从小到大,楚韬的经历,楚博当然清楚,对他也就更加疼爱几分了,虽然沁姨对他们几个不是亲生的爱护有加,可是和楚韬一对比,还真是有愧,而父亲当然一视同仁,但长久以来的脾气,让他对楚韬关心少了很多,要求多了些。
  所以当楚韬选择走上政界,多少让父亲无法认同,毕竟军人出身,看不上那些迂回的政客,有些心有不喜,而楚韬,下定决心,就会走下去,所以矛盾更加显现,好在还有老爷子在,虽然现在退下了,但关系还是在的,楚韬走的路也会顺当一些。
☆、51第五十一章
  楚韬听着电话里的话,慢慢的闭上眼睛,只剩下呼吸,随即一笑,这些自己早就想开了。
  楚韬知道父亲母亲的确让他有些失望,以前小的时候不懂,心中有些反叛,而时间久了,也心死了,对父亲母亲也没那么多期待,但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姐对他的确关心爱护,虽然现在只剩下四哥没结婚,但成家的兄姐,平时也会找嘘长问短,所以,楚韬心中也有数,随口说道,“知道了,四哥,我现在离得远,等回去再说吧,周楚那里也别提了,要不然又得往我这里跑。”
  “知道就好,有事就跟四哥说一声,我帮你安排的那车还行吧,”楚博也就没再老调重弹,转头问道。
  “还行,不过牌子我给换了,你那牌照也太招摇了,这里可是小县城,”楚韬说道。
  “随你吧,低调低调,在京都就这样,跑这小地方还一个样,”楚博笑着说道,比较了解自己弟弟的想法,也没说什么。
  “那我挂了,这边有项目上马,这段时间会忙点,等空了,就去省城,”楚韬点头说道。
  “好,小五,王敏天那里你就放心吧,他也就是给你提个醒,”楚博说道。
  “恩,有四哥出马,我能有什么不放心的,”楚韬说道。
  “那我挂了,周楚和谢家的谢三过来了,还带了个丫头,我得去问问,这小子别跟大哥家言旭一样,整天围着女人转悠,”楚博笑着说道。
  “恩,”楚韬挂上电话,揉了揉太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