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位任家大少也被判刑,整个任家多多少少都被牵连其中,而其中最劲爆的,还是那位任明峰的私生子,村里人说的是有鼻子有眼,而任明峰的老婆据说因为私生子的暴露,而跟任明峰离婚了,这在封闭而偏远的小县城,炸开了锅,这消息和八卦,传的沸沸扬扬,让所有不了解的人都愕然。
  季午听完这些消息,心松了松,任家的最终结果已经出来了,而时间上,季午掐指算了算时间,整整提前了十个月,比起前生,他们的结局一点不差,只不过是顺序颠倒一些。
  季午蹲在池塘边,看着跳跃出水面的鱼,笑了笑,心头的阴影也搬开了,大姐的未来是光明的,幸福不幸福,那得大姐以后自己去争取和经营了。
  重生一次,季午知道自己有所改变,开始在意起家庭,在意起姐妹,在意起亲情。这对季午来说,大概是好的改变。
  而呆在家里两年,季午和刘巧凤季大鹏整天面对,也让季午知道,爸妈不是那种特别偏心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好恶,家里有五个姐妹,个性也截然不同,那么肯定是讨喜或长的好点的比较得爸妈喜欢,前生的自己一直逃避这个问题,每次都把这些原因归结到爸妈身上,忽略其他,一味的要求平等,却不肯付出,到头来,也只是在爸妈老了的时候,心结才解开,陪他们说说心里话,那时候,反而大家都开始理解对方了。
  季午抹额,看着天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吧,爸妈也想一视同仁,可是,五根指头有所长短,有些事也顾及不了。
  通过两年的生活,季午发现自己平和许多,对爸妈也没以前那么苛求,或许也是自己心里年龄大了些的缘故,越来越理解了他们的所作所为,想想,如果爸妈不爱自己,他们也不会支持自己,他们也不会唠叨自己,而现在有些事,他们也会听听自己的意见了,人啊,都是相处出来的。
  季春周末回来过一次,又给季午带来一封信,又是季小鹏写给季午的,这次是个喜讯,小叔升职,王敏辉升职,楚韬也升职了。
  季午看着信中所写,有些为小叔高兴,迈出这一步,小叔的路宽了许多,而以后会越走越远的,但是,季午看着小叔的新职位,目光淡了淡,县委办公室主任。
  季午叹了口气,可以体会到小叔写信时的心情,但是这个位置,在季午看来,仅凭小叔的阅历和资本,是不可能坐上去的,那么就是有人动了手脚。
  季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敏辉,因为在查出任家贪污巨款的下落后,这位王局可是名正言顺的王局了,那个副字已经去掉,而且还兼任政法委书记,那么最有可能的是王敏辉把小叔推上去的,但季午又想了想,不可能,县委办公室主任,相当于一个管家的身份,而没有县常委会议的表决,这个位置不是谁都可以坐上去的,那么就是楚韬了。
  季午垂下手中的信,躺在躺椅上,摇晃了几下,分析现在整个县的局面,走了任明峰后,其实已经分成两派,一边是以楚韬这个刚上任没多久的县长兼代书记为一派,另一边是以C市市委书记为后台的蒋副书记为一派。
  而任明峰的那派,在这次倒台中,一部分关系重大的跟着牵连进去,那个任职副县长的亲家也跟着下台,一部分被降职,只有最小的一部分,特别圆滑的分别站到楚韬和蒋副书记身后,季午想到现在的情况,就对小叔的位置有些担忧。
  在季午的记忆里,这个蒋副书记的后面的人其实也是任明峰的后台,只不过这次C市市委书记直接放弃任明峰,继而培植一直默默无闻的蒋文斌,蒋文斌在任明峰在位时就藏头藏尾,半点也没露出来,这次变动,展露到台前。
  在季午的前生,蒋文斌一直活跃在大家视线里,而楚韬在位那三年里,一直站在他的对立面,不过,大方向还是楚韬掌控,而小问题,两人矛盾不断,季午知道,在楚韬走后,这位蒋副书记也调任到别的地方,接手海市的是上面重新派下来的。
  前生,这其中缘由,季午想不明白,心中有些疑惑,楚韬有能力把任家干净利索的收拾掉,为什么就放着小动作不断的蒋文斌。
  而现在,季午通过一次重生,站在局外,有些明白楚韬的手段了,在官场中,没有绝对的敌人,而在海县这个小城里,一言堂就代表着危险的信号,如果楚韬接二连三的对付他所有的对立方,海县也不可能那么高速发展,毕竟那时候所有的精力只会用在争斗上,没有反对的声音,有时候的决断也无法确定是否正确。
  季午觉得,那时候的楚韬留着蒋文斌,一是为了改变任明峰留下的一言堂的格局,二是为了消除他刚来后的一系列手段的印象,三是给上面的人留下一个亲和待人的表象,多多少少,让他站在为大局考虑的角度,不至于让别人以为,只要有人跳出来,他楚韬就必须把人也踢出视线。
  季午摸着下巴,暗叹一声,虽然这两人在以后的争斗中,并没有什么大事件,但是,小叔现在走进县委,坐到那个位置上,那么首当其冲的会被波及,毕竟小叔是明确站在楚韬这边的,而楚韬就不知道怎么想,竟然把小叔给推到这个位置,其中缘由,季午觉得可以推敲推敲。
  季午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小叔啊,那么多老狐狸,你现在光溜溜的站在其中,到底会怎么保全自己,季午突然嘴角勾起,现在小叔大概被欢喜把眼睛给迷糊住了,就是不知道,多久才会想到这其中的关键,不过,只要熬过两年,那么等着小叔的,就会是条宽敞的路了,小叔,你可要挺住啊,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大道,可要擦亮眼睛,季家还要靠你哪。
  季午在想着,而那边的楚韬眯眼听着阳天的汇报,看着任家在他面前消失,眉头也没动一动,点着头,嗓音低沉,“这事就这样吧,任家算是过去式了,不过,省城的王敏天也太闲了,阳天,你说省委组织部李部长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
  阳天满脸黑线,自己不是军师,自己是保镖,而且是国家最顶级的保镖啊,低头蹭了蹭地毯,“五哥,你不是和李部长吃了饭,还喝了一顿酒,才把他送走的吗,这事,我怎么知道。”
  楚韬冷冷的看了眼阳天,哼了一声,“我不问你,你就闲着无聊,趁着空,又跑去季小鹏家外面蹲着了。”
☆、46第四十六章
  阳天抬头,站的笔直,半响,挠了挠头发,“我那不是完成五哥给的任务吗,我就不信,我天天蹲着,就发现不了有什么异常。”
  楚韬嗤笑一声,暗道,你发现才有鬼吧,人在你眼皮子底下你都没发现,大概阳天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季午那丫头身上,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字迹,楚韬怎么也不会相信的,而且,就算看到字迹,楚韬现在也有些想不明白,那些事,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知道的,这是楚韬最为疑惑的地方。
  阳天看了眼五少的神情,察觉不对,连忙说道,“五哥,这事我肯定要查的,任家的事我没查到,这次,我肯定行的,五哥就等着我汇报吧,那个,五哥问我的事,我觉得,李部长大概是传达王书记的话,”阳天偷偷瞄了眼,闭眼直接说道,“不就是让五哥你别太招摇了,你刚上任没三个月,就把县委书记给送进去了,他肯定怕你看谁不长眼,又把人给送进去呗。”
  楚韬当然知道其中内情,看了眼还算敏锐的阳天,微点着头,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不经意一瞥后,说道,“恩,分析的不错,你这脑子还是有些用的,王敏天想的也太多了些,蒋斌,我还不想动,留着有用呢,不过,是该让四哥找王敏天喝喝酒了,他的确太闲。”
  阳天无语的抬头看着天花板,得,说的好,这位就点个头,说的不好,自己只剩下被挤兑的分了,做警卫做的自己这份上,那果然不是常人所能达到的。
  楚韬淡淡瞄了眼阳天,没管,直接拨了个电话给四哥楚博,低声说了一番,挂上电话后,站起就往楼上走去,经过阳天的时候说道,“记得有空去四哥那里把车开回来,别一个没控制住,开太快了。”
  阳天点着头,笑开,瞬间把刚才的事忘了,对着楚韬的身影说道,“行,五哥,明天就有空,我去趟省城,现在这辆车除了喇叭不响,其他都响,真不知道姓任的怎么安排的。”
  楚韬一听,脚步没停下,往后挥了挥手,推了推眼镜,直接走上楼梯。
  楚韬走进书房,转身坐到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目光停留在桌面上敞开的文件袋,随手拿起翻了翻,往原地一扔,拿下眼镜,往椅子上一靠,神色淡然。
  在得知季午是季小鹏背后的那个人后,楚韬就把季午从出生到现在全部查了一遍,以及季家每个人,但是没看出什么,要说不同的地方,那么就是在两年前,季午性格巨变,或许和她缀学有关,好像一夜之间长大成熟,而且也没发现她和任家有任何接触,除了自己看到的那次,那么那些资料这丫头是从哪里得知的,楚韬眯起眼睛。
  楚韬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深深发现这小丫头让他关注过多,或许在楚韬这个位置的人,不会为了些小事而如此,但季午做到了,让楚韬有种探究和挖掘的冲动,这是多少年来的第一次吧。
  楚韬沉思,突然一笑,既然有兴趣,那么就到兴趣结束为止,对他来说,没什么事能让他如此的,不就是个小丫头吗,他在海县还得呆两年时间呢,楚韬刷的站起,慢慢踱步到窗台边,看着窗外县委大院参差不齐的绿化带,嘴角弯了弯,目光别有意味的看向天空某处。
  季午突然身上一寒,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自己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随手把刚才看的信往圆桌上一放,抬头看了眼屋外,发现天色渐黑,猛然想起什么,连忙跳起,穿鞋,往屋外走去,果然听到不远处鸡鸭的叫声,懊恼的拍了拍额头,直接走进小屋内,开始忙起来,料理妥当后,这才伸伸腰,轻松转身进屋。
  天气越来越热,一个月后,暑假开始,季春一放假,和王希在县城约会了几天,去了一趟王家例行拜访后,就直接回到家,帮着刘巧凤做做家事,接手刘巧凤给季午送饭的活。
  而这几天每次季春给季午送饭,看着季午埋头吃饭,控制不住的开始闲聊起来,提的最多的就是季小鹏的事,言语中对小叔春风得意彼为感叹。
  而季午埋头吃饭,淡淡一笑,想到小叔还沉浸在喜悦中,季午就有些了然,夹起菜,瞄了眼侃侃而谈的季春,微摇头,按小叔现在的情况,早晚得吃个苦头,要不然还没看清状况,虽然小叔也经历过一些事,性格比较沉稳,眼力还是有些,可是对县里了解程度却不深,毕竟小叔以前一直呆在局里,转悠的也只是他那一亩三分地,而季午呆过市委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季午知道那里就是一滩浑水,不一般的水深,周围步步惊心,丝毫不能放松。
  季午没发表什么意见,因为她知道,这些只有小叔自己领会,才会变成他自己的,这些都是靠一步一步摸索过来的,所以听了季春说的,也只是点着头,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八卦的问起季春和王希的一些事。
  季春虽然和王希确定下来这么久,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在小妹面前,支支吾吾的说了两句后,连忙收拾好,往家里去。
  又过了两天,季夏季秋和季冬三人也该到家了,刘巧凤考虑到这些丫头年纪毕竟大了些,所以没去县城车站接,而是和季大鹏直接在镇上等着。
  上午季秋先到家,季大鹏先把季秋送回去,下午季夏和季冬也跟着回来了,不过,情况却有些不一般。
  刘巧凤怎么也没想到下午和季大鹏等在车站,会等来一辆车,这车不像县城开的那种,特别高而大,而且更让她吃惊的是,自己的两个丫头赫然坐在里面。
  刘巧凤和季大鹏看着停在面前的车,面面相觑,有些担忧在其中,车上除了季夏和季冬,还有两个一表人才的小伙子和一个打扮的更加时髦的姑娘。
  听了季夏介绍,刘巧凤才知道,那个后座穿着白色纺裙的是季夏的同学,而前座两个比较英俊的小伙子是季夏朋友,说是什么京都大学的研究院里的学生,刘巧凤和季大鹏站在车外,看着京都来的三位贵客,有些不知所措。
  而季冬在车一停下,就拖着行李跳下来,没理会季夏的阻挡,走到刘巧凤和季大鹏身边,低头沉默,目光偶尔瞄了看车里坐着不动的二姐的同学,谢芸,和二姐介绍过的谢钦,周楚。
  “妈,我朋友来省城玩,顺便送我一趟,你和爸自己回吧,我和他们直接开车回去,季冬,你怎么把行李拿下去了,上来吧,你想走回去,”季夏降下车窗,坐在车里淡淡说道,随即瞪了眼车下的季冬。
  季冬摇着头,没说什么,但也不肯上车。
  季夏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回来的时候季冬就不想和自己一起回来,不就是坐了趟飞机直接到省城吗,不就是谢钦提议,开车直接送她们回来吗,又不用她掏钱,有人安排也不好,一路上谢芸问她话,她倒好,又开始三字经的往外冒了,不问,一句不吭,让自己非常没面子。
  刘巧凤一看情形,连忙打断,“好了,我和你爸带季冬回去,你们先走吧,路上当心点,村里的路不好走的,回家,你就先招待一下,我和你爸可能会晚点。”
  季夏收回投在季冬身上的视线,脸色变了变,随即点了点头,“妈,买点菜。”
  “晓得了,你们先走吧,”刘巧凤现在有些状况不明,但到底是二丫头带回来的朋友,肯定要招待招待的。
  季夏把车窗升起后,就对前面开车的谢钦笑着说道,“我爸妈乡下人,不怎么会说话,季冬天生不爱搭理人,那我们先回去吧,开了几个小时的车,也该到我家休息休息。”
  谢钦温和一笑,“没事,看来,你那妹子倒是个倔脾气。”
  旁边的周楚瞄了眼谢钦,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车窗外,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如果不是自己兄弟看上这个女人,怎么也不想走这一趟,而这个叫季夏的女人是谢钦在自己开的酒吧里碰上的,虽然后来才知道是外国语大学的学生,但在酒吧里当服务员,有几个好的。
  而从刚才季夏和她父母妹妹说话的语气,周楚对季夏的印象又厌恶了几分,典型的爱慕虚荣,真不知道谢钦怎么就一头扎进去,喜欢上的。
  而后座的谢芸当然知道堂哥的心思,瞄了眼身边的季夏,嘴角扯开一丝嘲讽,暗道,如果不是为了周楚,自己怎么可能为了堂哥和这样的女人做朋友,太降低档次了,随即目光投向前座的周楚,微微闪动着。
  谢钦有礼的和季家父母点了下头,挂一档后,直接按照季夏指挥的路线前行。
☆、47第四十七章
  刘巧凤看着车一开走,松了口气,刚才面对这三个小年轻,还真不知道说什么,现在好奇心又冒了出来,转头看着季冬,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三个人什么来头。〖〗.”
  季冬瞥了眼老妈,“问二姐吧。”
  刘巧凤知道季冬不想说,那是怎么也撬不开嘴巴的,担忧的看向沉默的丈夫,“大鹏,季夏这丫头在京都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认识的人不一般啊。”
  季大鹏点着头,叹了口气,“先买菜,回去找个时间问问季夏,估计吃过晚饭,他们也该走了,我们这里,他们这些城里人也呆不惯的。”
  刘巧凤想了想,“恩,看着穿的,还有开的那车,啧啧,肯定是京都人,先去买菜,家里就季春季秋在,季午还窝在她那边不动弹,没人招待。”
  季冬顺着老妈的意思,先和他们去了菜场,然后又往家里赶去,而刘巧凤怕家里没人,就让季大鹏带着东西先回去,自己和季冬跟着。
  季冬看着一路上问东问西的老妈,额头直跳,其实她自己真不知道,毕竟在京都没什么事,基本和季夏无接触,这次回来,在校门口就被季夏拖上车,一直到飞机场,当时季冬心里就打着鼓,而后看到在机场等二姐的三个人,季冬也只能沉默的听从季夏的安排。
  几个小时到了省城,季冬以为该分道扬镳了,哪里知道,那两个举手投足间有些气派的男人,直接开了辆车,说是送季夏和自己回家。
  一路上,季冬都沉默呆在一边,偶尔回答个问题,简短而紧促,不过,通过他们谈话和表情,季冬多多少少有些了然。
  其中那个开车的谢钦对二姐特别热络,按照季冬的看法,肯定是在追求二姐。
  而另外一个叫周楚的,只是陪着谢钦过来,听说是这位周楚正好要来省城一趟,才有了送二姐和自己回来这件事,不过周楚说话不多,大多时候沉默,但眼神锐利,让人有种压迫感,每每听到二姐和谢钦说话,目光就透着藐视。
  但最最让季冬不舒服的,就是谢钦的妹妹,那个叫谢芸的,看着和二姐关系比较亲密,其实说话含着讽刺,虽然是二姐的同学,不过两人的交情,季冬看着也就一般吧,而且谢芸时不时的就盯着周楚看,虽然隐蔽,但对于季冬从小看惯眼色的人来说,还是能看到这女人对周楚的爱慕。〖〗.
  季冬一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就无法心静,想到家里的情况,不知觉的摇着头,这些在京都长大的,怎么可能在自己家呆得住,真不知道二姐怎么想的。
  当刘巧凤和季冬到家,就看到院子里,季秋横眉对着季夏,目光冒着火气,声音虽然低沉,但两人站的位置靠近院子大门,所以刘巧凤和季冬听了个正着。
  “二姐,你带的什么人啊,除了那个叫谢钦的,一个比一个难伺候,我们家厨房是小,但也是干净的,直接站着,不肯坐,我泡个茶,还朝我哼一声,二姐,我不伺候了,你去吧,大姐那么好脾气吃的消,我是吃不消,不就是京都来的吗,以为皇亲国戚啊,早知道,不要过来啊,装的跟什么似的,我去小妹那里了,等他们什么时候走了,我再回来,”季秋低声说完,就拉开季夏拖着自己的手臂,转身往外走。
  没一步,就停下脚步,抬头诧异的说道,“妈,三妹,你们回来了,那个,我去小妹那里了,晚饭我也跟小妹一起吃。”
  季秋说完,不顾身后季夏的声音,就往外走去。
  刘巧凤也没来得及拦着,看着匆忙擦肩而过的季秋身影,有些想法,走到季夏身边问道,“怎么回事,不就一会吗,怎么啦。”
  季夏眼睛红了红,看着季秋远去的方向,“妈,季秋怎么现在脾气越来越爆了。”
  刘巧凤低声问道,“你那些朋友呢,怎么就把人扔下,你和季秋跑到外面来了。”
  季夏一听,这才想起,跺了跺脚,“妈,你得管管季秋,我不就让她帮着招待一下,她就给我脸色看,我朋友都是京都来的,肯定有些不习惯,就这么点事,季秋就上了脸色,差点和我同学吵起来,我只能把她攥到外面来了。”
  刘巧凤一阵头疼,就知道吧,“你爸呢。”
  “爸把菜一扔,就去四爷爷家了,”季夏说道。
  “好了好了,你去招待你朋友吧,带他们去后屋内堂坐坐,别让他们在厨房,”刘巧凤叹了口气,家里小,这是没办法的,而且以前也没什么人来,所以一般都在厨房那里谈谈话就行了,这京都的就是讲究吧,转头对季冬看了眼,“四丫头把行李放好,顺便把后屋那内堂收拾干净,别让客人等久了。”
  季冬淡淡点了点头,其实内心也想跟季秋一起跑到小妹那里去,可是现在家里没人,自己只能留着了,要不然二姐的脸色更加难看,叹了口气,“知道了,妈。”
  季午躺在池塘边的木台上,大腿翘着二腿悠哉的哼着老歌,眯眼看着夕阳,有种放松的感觉,压根不知道自己家里来了几个人,就等着老妈送晚饭过来。
  季秋穿过林中小道,一眼就看到小妹又躺在那里,想起刚才鸡飞狗跳的场景,扑哧一笑,心中的郁闷消散些,走了过去,“小妹,我又来啦。”
  季午没回头,举手,往后摆了摆手,季秋上午一回家就跑到自己这边聊聊省城学校里的事,一直呆到中午吃饭才走,所有看也没看,直接问道,“三姐,怎么是你送晚饭。”
  季秋一听,走到木台,看着季午的样子,坐到季午身边,“小妹,晚饭还没好呢。”
  季午转头看了过去,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双手,“妈还是做饭吗。”
  季秋哼了一声,抬头看着天空,“家里来了人,现在估计忙的团团转呢,我和你的晚饭,早着呢。”
  季午不明所以,满脸疑惑。
  季秋笑了笑,伸手点了点季午肩膀,“小妹,你还不知道吧,二姐和四妹回来了,不过,二姐还带了三个朋友回来。”
  “你该不是又看不顺眼二姐,才跑到我这里,”季午转了转脑袋,怎么也没发现记忆中有这件事啊,难道又有什么事脱离轨迹了。
  季秋一听,哼了一声,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傲慢的神情,撇了撇嘴,“小伍,你说,二姐到底怎么想的,看着也不是和她亲近的人,怎么就往家里带。”
  季午正了正脸色,起身,正坐,伸了个懒腰,看着远方,想了想,笑着说道,“二姐心气大,你也别和她计较,咱们都知道,不过,听你这么一说,二姐带他们回家,总是有原因的吧,反正二姐朋友来家里做客,有二姐招待着,我觉得,二姐的朋友是二姐的,你的朋友是你的,以后也没什么联系,你生气也什么用,反而伤了姐妹感情。”
  季秋嗤了一声,“二姐那些朋友我可交不起,他们可是把车开到村头,一路到家,风光无限,而且高高在上的,也就二姐会有这样的朋友。”
  季午瞄了眼季秋,暗道,如果真如季秋说的这般,这几个人看来不是一般的人了,从京都到自己家,光开车也得几天吧,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么,那辆车只可能是后来开过来的,京都的,地方的,能有专门的车等着,季午想想就觉得不同一般,不过也没在意。
  季午听了季秋说的,叹了口气,刷的站起,双手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往屋里走去,边走边说,“三姐你就是直性子,看不顺眼就别看,反正二姐朋友又不是一直呆在咱家,而且咱穷乡僻壤的,人也呆不惯的,指不定马上就走了。”
  季秋闻言,皱了皱眉头,看着季午踢踏踢踏的拖着鞋往屋里走去,连忙跟着站起来,“小妹,你说的我知道,可是心里不舒服啊,今天我跟你睡,我可不想回去,你说的对,反正过了今天,以后不定就见不到了,不过,我就是不想见二姐朋友鄙视这鄙视那的模样。”
  季午顿了顿脚步,突然一笑,“随你吧,只要妈不说你就行。”
  季午这么对季秋说,其实季午本身也对二姐那几个不一般的朋友没什么兴趣,左右不过是二姐的同学校友什么的,家世条件那也是别人自己的,没必要去跟着凑热闹,所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48第四十八章
  夕阳西下,季午听着屋外的脚步声,看了眼对面的说的眉飞色舞的季秋,笑道,“三姐,妈送饭过来了。”
  季秋闻言,止住滔滔不绝的话题,跑到屋外,没看到刘巧凤,倒是看到季冬拎着篮子往这边走来,上前,嘿嘿一笑,“四妹,怎么是你送饭来了,妈呢,二姐朋友是不是都走了。”
  季冬抬头瞥了眼,眼神有些纠结,随即低头沉默往屋内走去。
  季秋瞪眼看着从面前一言不发走过的季冬,心中诧异万分,季冬是不爱说话,但是只要别人和她说话,她多多少少也会给个眼色的,而且现在也不仅仅是三字经了,这是怎么啦,连忙转身,跟上季冬,凑上去,连忙问道,“四妹,你这是怎么啦。”
  季冬瞄了瞄紧跟自己的季秋,欲言又止,皱了皱眉头,就往屋里走去,看到季午,低声说道,“吃饭吧。”
  季午笑着站起,接过季冬手中的篮子,看着季秋向自己使眼色,楞了楞,顺着视线看过去,微点了下头,问道,“四姐,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你看着脸色不好。”
  季冬嘴张了张,拖过凳子往圆桌前一坐,抬头看了眼盯着自己的两个人,闷声说道,“我和你们睡。”
  季秋瞪大眼睛,“四妹,我没听错吧,三个人怎么睡,总不会让我打地铺吧,这里潮湿着呢,我记得以前可是轮着陪小妹的,你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季冬瞄了眼季午和季秋,单手支撑着脑袋,淡淡的扔出原因,“家里没地方。”
  季秋还没转过弯来,什么叫家里没地方,一头雾水,整个人凑到季冬身边,“什么没地方啊,四妹,你倒是说清楚啊。”
  季午倒是转过弯来,慢慢坐下,看着季秋一个劲的扒拉着季冬,摆了摆手,“三姐别问了,大概是二姐那些朋友没走。”
  “哈,没走,二姐朋友没有,那是不是我的房间也得腾出来,我不干,我去找妈去,二姐真是的,怎么还带男的回来,我可不要我房间被臭男人睡,”季秋一听,双眼冒火,连饭也顾不上吃了,连忙就想往外走。
  季冬动作快的一把拉住,看了眼暴躁起来的季秋,低声说道,“我的房间也征用了。”
  季午看着面前的情形,想起刚才季秋的抱怨,不适宜的扑哧一声笑开,看着两人狠狠的盯着自己,摆着手,回道,“我可没笑你们,我就觉得奇怪,刚才三姐来的时候还说,二姐朋友不习惯,嫌弃这嫌弃那的,怎么一会就变卦了,还住下,这不合常理啊。”
  “二姐提议的,”季冬突然一句,接着看向季午又来了一句,“你的房间也征用了。”
  季午还真没往自己身上想,听到季冬的话,楞了楞,而旁边的季秋倒是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季冬的肩膀,一把搂住,看着愣神的季午说道,“看来,我们姐妹三个有难同当了,哈哈,原来不是我一个人。”
  “还有男的,”季午想起季秋的话,问道,刚才季午根本没在意,所以没细问季秋,当然不知道,因为按季午的惯性思维,二姐朋友那肯定是女同学什么的。
  季秋这才想起自己没和小妹说过,连忙走到季午身边,“两个男的,一个女的,我看着,那个叫谢芸的和二姐也不熟,还说什么同学呢,那眼神,太假模假式了,不过,那个叫谢钦的还不错,看着有些礼貌,脾气也好,而那个叫周楚的,看着就是少爷样,用下巴看人,说话阴阳怪气的,不过,我感觉那个谢钦好像对二姐有些意思,小妹,你说他们来我们这地方到底干什么,难不成,真是顺路送二姐回来的,我可不相信,对了,四妹不是和他们一起回来的吗,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季冬没想到大咧咧的季秋也会这么敏锐,看到季午季秋看向自己的眼神,微点着头,半响,说道,“好像是。”
  季午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随即拉着季秋坐了下来,开始摆碗筷,“先吃晚饭吧,看样子,妈是决定了,再去问妈也没用,房间征用就征用吧,今晚,我们三个人挤挤,等人走了整理一下就行,那些人是二姐带回来的,也算客人了,那个谢钦喜欢二姐,二姐也不一定喜欢,这事现在想太早了。”
  季秋和季冬其实心中也知道,二姐提议,而那三人也顺着二姐意思留了下来,天色也晚了,那肯定是成定局,也只能这样了,而二姐的感情,她们做妹妹的也只是八卦八卦,真指手画脚也做不出来。
  季午木屋很少这么热闹过,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呆着,比较安静,而平常放假后,来的最勤快的也就季秋和季冬,但也很少住在这边,一是地方不够大,二是季午经常会起夜,所有她们只是偶尔过来陪陪季午住一晚,而这晚三个人窝在床上,都有些睡不着,大了后,还真没这么挤在一起过,所以三人迷迷糊糊的一直聊天到半夜,才慢慢睡去。
  再说,谢钦他们开车送季夏回来后,季夏热情邀请,谢钦谢芸和周楚看着季家也准备好晚餐,几个小时的车程也有些累,就顺应着吃了个晚饭。
  晚饭一结束,季夏带着他们三人坐在后屋内堂,又泡了些茶水。
  周楚看着天色,瞄了眼倒茶的季夏,皱了皱眉,便对谢钦开口,“该走了。”
  谢钦接过季夏递给自己的茶杯,和季夏四眼相对,心中有些意动,听到旁边周楚的话,楞了楞,点着头,随口说道,“恩,喝完茶就走。”
  而季夏低头,敛起眼眸,沉思后,抬头对着三人说道,“天色太晚了,这里的路不好走,你们都是第一次过来,也不熟悉,要不明天再走吧。”
  谢钦有种正中下怀的感觉,毕竟季夏从没正面回应过他的追求,但留不留,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做的了主的,眼神看向周楚和谢芸。
  谢芸当然不同意,想想住在这里就浑身不舒服,连着晚饭也没吃多少,看了眼把茶杯放到自己面前的季夏,暗自哼了一声,多少也看出季夏玩的什么,现在堂哥对她感兴趣,事事依着,一旦没兴趣,自己也无需忍着,抬头笑着说道,“反正我不开车,三哥和周少决定吧。”
  周楚摩挲着手中的杯子,看向谢钦,多少知道兄弟心中的想法,想了想后,只对谢钦点了个头,周楚知道现在谢钦对季夏有很大兴趣,一天没到手,一天不会把季夏放下,就是不知道这个季夏能吸引谢钦多长时间,而现在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