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可能不知道的,“小妹,二叔和小叔怎么今年过来了。”
  季午茫然的抬头,双手捂住面前还没喝完的糙米茶杯取暖,听了季夏的话,这才发现季秋和季冬眼睛也盯着自己,回过神,摇头,“不知道,二姐。”
  季夏瞪了眼季午那迷糊的样子,连忙站起,往院子里走去,边走边说,“我去看看。”
  季秋和季冬对看一眼,不亏是双胞胎,心有灵犀,两人分别走到季午左右,往季午身边一坐,季秋抬手搭在季午肩膀,而季冬眼睛黑漆漆的盯着季午,两人这一动作,让季午眉心直跳
  “小伍,说说,不告诉二姐,连我们两个你也不肯说,”季秋凑了过去,嘿嘿一笑,低声说道。
  季冬点着头,目光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季午摆了摆手,抬眼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三姐四姐,我真不知道。”
  季秋和季冬不死心,还是盯着季午。
  季午皱了皱眉头,“大概,可能,是因为咱家好了些吧。”
  “切,”季秋和季冬异口同声,明显鄙视季午不是答案的答案。
  正在这时,季大鹏和刘巧凤带着季二鹏季小鹏两家人走进厨房。
  “你们三个怎么还坐着,季冬快点倒茶,季秋把我房间里的瓜子糖果拿过来,小伍把我收拾好的碗筷洗一下,来来,大弟小弟,快坐吧,”刘巧凤利索的吩咐完,开始招待起来。
  季风和季扬因为有爸妈在,也没敢放肆,乖乖的跟着大人,季秋从季风身边走过时,两人挤眉弄眼一番。
  而季扬走到刚站起准备出去洗碗的季午面前,挡住季午的路,挑了挑眉头,“小伍,怎么好久没见你去我家了,可没以前勤快了啊。”
  季午心中有些好笑,这季扬每次对上自己,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可这小子还是不死心,自己不就是和大姐好了些吗,至于吗,季午对季扬一笑,“怎么,想我了,如果你这么欢迎我,我就算没时间,也会经常去的,放心吧,季扬哥。”
  季扬抬杠没抬着,自己倒是气的有些胸闷,“倒茶吧,我现在可是客人。”
  季午抬腿就往外走,边走边说,“四姐给你倒好茶了,我么,该去干活了。”
  季扬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季冬,手忙脚乱的接住水杯,额头直跳,看到季冬瞪眼看着自己,连忙说道,“季冬姐,你给我倒茶,也招呼一声啊。”
  “别找小妹麻烦,”季冬一口气说完,就转身接着去倒茶了。
  季扬目瞪口呆的看着季冬,什么时候不吐字的季冬也能说这么长的话了,今天天没下雨吧,而且还是挤兑自己来着,这姐妹可够情深的啊,季扬摸了摸鼻子,被已经坐在那里的老爸一瞪眼,乖乖的蹭到八仙桌的一角,慢慢坐下。
  季二鹏家本来在家里等着大哥家上门的,不过还没等到,就等来了从县里下乡的季小鹏一家,听了季小鹏说,多年没回去拜年了,心中也冲动了一把,季二鹏无视旁边媳妇马舒云的眼色,连忙答应下来,跟着小弟一起来到大哥家。
  马舒云一开始有些不情愿,也不明白怎么这次季小鹏家会想起来去大哥家拜年,但听到妯娌王丽在她耳边说起季春的那件事,听到季春有可能和公安局副局儿子在谈对象,脑子活络开,也收起不愿。
  刘巧凤等季春和季夏把菜从镇上买回来,吩咐起家里几个小的开始准备午饭,因为没怎么准备,所以全家发动起来,除了和季二鹏季小鹏家谈心的季大鹏。
  季大鹏心中有些激动,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点做大哥的感觉,以前每次去两个弟弟家拜年,老脸也有些吃不消,不过因为习惯了,所以也自然,但以前的行为,多少会被人说闲话,而这次的意外,让季大鹏满心感动,对两个弟弟更是温和相待。
  季二鹏和季小鹏偶尔的来这么一次,看到大哥竟然如此喜出望外,两人面面相觑,心中也有些愧疚,亲情那是什么也换不来的,不是吗。
  其实季小鹏来这一趟,是有原因的,要不然也不会招呼也没打,就带着家里人过来了。
  其一是为了季春的事,上次无意中被王敏辉问起,季小鹏也实话实说,心中虽然有些担心这个家庭差距,但看到王希和季春这段时间的相处,明显是郎有情妹有意的感觉,而王敏辉得到消息后,严肃认真的问了问儿子王希,得到肯定答复后,就让季小鹏的媳妇给牵个线,王敏辉从儿子部队转业回来,就想着他的婚事,现在听到儿子王希认准了季小鹏侄女季春,王敏辉只会高兴,只要季春这姑娘家世清白,其他方面在王敏辉看来不值一提,他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不是照样生活的不错。
  而其二呢,季小鹏是为了来找季午,从王敏辉那里听到过完年县里要换县长,整个人就有些坐立难安了,越发看不透自己这个最小侄女,如果是猜测还好,如果是得到确切的消息,季小鹏无法想象,一个没离开镇上的丫头片子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所以这次也算是探探季午的底,毕竟新来的县长现在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先掌握消息,就先掌握主动权,站队也不会站错队。
  吃完饭后,季小鹏媳妇王丽开始拖着妯娌马舒云和刘巧凤回房间密谈了,而季大鹏和季二鹏季小鹏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喝喝茶,谈谈心,其他几个小的难得聚在一起,也坐在院子里的桌子旁,围着一起打牌,小院里的气氛前所未有。
  季午和季春洗完碗筷,收拾好厨房,相视一笑,跑过来的二婶就把季春给叫走了,而季午自己泡了杯热茶,就抱着茶杯走到院子里,看着季夏季秋和季风季扬一桌打牌,早就在的季冬也在一旁边磕瓜子边看着。
☆、第三十五章
  “小伍,过来,近来学习怎么样了,”季小鹏撇开大哥和二哥,转头对站在那里空闲下来的季午招了招手。
  季午闻言转过头,看到小叔那样,想了想,走了过去,坐到季小鹏的旁边,伸伸腿,“小叔,我还有一年呢。”
  季小鹏瞪了眼季午,“你心中有数就好,别荒废了。”
  季午点着头,瞥了眼季小鹏,微微一笑,凑到季小鹏面前,低声说道,“小叔大老远的跑来就是问这个问题的。”
  季小鹏失笑,看着季午那狡诈的样子,淡淡说道,“你啊,我来这里,可不是问你这个问题的,是为了季春。”
  季午从刚才小婶拖着老妈进房间,然后又把季春给叫进去,其实就有些数了,转头一想,了然的点着头,“王局长家同意了,我家可是贫困老百姓啊。”
  季小鹏一听,不知道该说季午看得太清楚,还是人小鬼大,叹了口气,“你也看到了,你大姐和王希两人感情不错,而且王希是认真的,我老友家,也就他一个儿子,说不想找个门当户对的,那是不可能的,但既然他们两个有感情,这些外在的因素,我那老友也无所谓了,其实我也做不到他那么阔达,如果是季扬随便找了个农村的,他妈第一个就不会同意的,我嘛,也会多多考虑考虑,不过现在,这都不是问题,王老哥已经同意了,现在只要你姐同意,等两家有空的时候,就让大哥大嫂和王希家里见个面吧,那个人也就该死心了。”
  季午点着头,对那个王敏辉王副局有些敬佩,能看到儿子的幸福,不注重其他,那么也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而且明知道和自己家结亲,就得正面对上任家的那个人,毕竟现在任家还是一把手握着海县的,能够有着魄力,季午倒是另眼相待了,淡淡一笑,“恩,这个王家不错的。”
  季小鹏一口气没上来,瞪了眼无所觉的季午,这丫头可真敢说,那口气,怎么就觉得这丫头太老成了,“你啊,王家不简单,开始我以为王敏辉只是我们风镇的人,谁知道,王老哥他媳妇才是,而且,我可是从他嘴里知道,我们县的县长快换人了,你说,这么机密的事,他怎么可能知道的。”
  季午一听,楞了楞,王家,前生的王家后来可是走了,或许那个时候王希也对已婚的大姐死心,或许因为在那场龙虎争斗中,王敏辉站到了楚韬身边,最后也跟着那个楚韬不知所踪,反正后来就没什么消息了。
  季午这么一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现在一时也想不起来,不过对王家背后,多多少少有些怀疑,“恩,听小叔这么一说,是有点,难道小叔就没听他说起过。”
  季小鹏喝了口茶,摇着头,“没有,虽然也这么多年了,我和他也只是有些交情,不涉及其他,不过因为我升主任的那件事,有些远着点,虽然现在好了些,但还真没听他说起过有什么关系。”
  季午低头,手指摩挲着杯子边缘口,低声说道,“消息灵通倒是没什么,估计现在任家也知道了,毕竟有几个人没上面的关系,只是分靠的住和靠不住而已,后背的不牢靠,只能靠自己,后背牢靠的。”
  季午突然定住,看向季小鹏,“小叔,你说,这么多年了,咱县里也就王局敢和任家拍桌子瞪眼吧,怎么就没下去呢,我开始以为这是任家的需要,毕竟没有反对的声音,那对任家也不好,而从头到尾跳出来的就是王局,王局对任家而言的确无关痛痒,可是现在想想,我觉得不太对,任家跋扈惯了,看着王局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