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书名:重生之闲人
作者:达娃
过劳死大龄女重回二十年前
三十五岁到十五岁
荣华渐老到豆蔻年华
这生不好强,这生不好斗,这生甘愿平淡做闲人
**********************************
起名无能,方案无能内容标签:时代奇缘 都市情缘 重生 高干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午(小伍) ┃ 配角: ┃ 其它:重生平凡女高干
☆、第一章
  95年,夏,C市海县风镇季家村,有一户人家位于季家村的村尾,地理位置非常偏僻,并且四面环水,后面是一条东西方向的河流,其他三面是个水塘围绕着,而唯一的一条路是河流的堤岸。
  这户人家相当于独处在水中央,而中央地的面积其实非常大,本来在这块四面环水的中央地上也有几户人家,但由于总总原因,渐渐搬离,或搬到村里,或搬到县城,最后只剩下这唯一的一户人家。
  这户户主季大鹏,老实巴交的种地人,妻子刘巧凤,读过几年书,正好赶上知青下乡,和季大鹏看对眼后,嫁给季大鹏,由于总总原因无法回城,最后也成了靠天吃饭的农民。
  刘巧凤和季大鹏婚后生有五个女儿,分别是大女儿季春,二女儿季夏,双胞胎的三女儿季秋和四女儿季冬,最后赶在计划生育前生了五女儿季午。
  季大鹏是季家大儿子,而季家除了大儿子还有二儿子季二鹏,三儿子季小鹏,而季家老两口去世的早,相当于季大鹏带大两个弟弟,两个弟弟也算争气,赶上高考。
  大弟季二鹏学有所成出来后,就在镇上中学当了个教师,娶了校长女儿,成了教导主任,把家安置在镇中心,而小弟季小鹏出来后分配到县里农业部门,凭着自己本事慢慢爬上副主任位置,成家后把家安置在县城。
  季家只剩下季大鹏呆在乡下,而原来的几间旧房子,两个弟弟索性放弃继承,给了季大鹏,随着女儿越生越多,季大鹏在小有积蓄的时候,整修了一遍。
  现在房子布局才算够住,前面是两间的厨房和吃饭的地方,正中是院子大门,另一边是个洗澡大锅和杂物间,后面是四个房间,三间分割成五个小房间和一个小堂间,另外一间为季大鹏和刘巧凤的房间,前后房屋用围墙连接,形成一个封闭式的小院,院子里种了几颗果树和一些随手可采摘的葱蒜。
  这天上午,季大鹏和刘巧凤从田地里收拾一番,看着太阳渐热,准备回家,因为是暑假期间,五个女儿全部在家,家里的活倒是不需要夫妻两操心了。
  季大鹏和刘巧凤推开院门走进家,把锄头篮筐放到大门旁,在院子里洗了洗手,就见大丫头季春走出厨房,“爸妈,回来了,饭好了,我去叫二妹五妹。”
  刘巧凤看着大丫头说完就走向后屋,然后眼睛瞄了眼厨房里摆饭碗的四丫头季冬和坐在八仙桌上偷菜吃的三丫头季秋,对季大鹏说道,“这二丫头和五丫头也太懒了。”
  季大鹏擦脸的动作顿了顿,笑了起来,“二丫头是你惯出来的,五丫头没吧,平常我们一回来就忙前忙后。”
  刘巧凤瞪了眼丈夫,“我可没偏心过,这二丫头自从考上大学,开始有自己主意了,我现在使唤不动她了。”
  季大鹏和刘巧凤说说笑笑进了厨房,看着饭桌上的菜,满意的点了点头,坐下后,等着五个女儿到齐,便开始吃起午饭。
  刘巧凤坐在八仙桌的首位,边吃边看着五个女儿青春的脸,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交谈,心中透着满足,从小拉扯她们到现在,不容易啊。
  刘巧凤目光停在大丫头季春温柔笑意的脸上,心中有些欣慰,大女儿看起来温温吞吞,但是读书还是不错的,虽然是大专师范毕业,但分配的时候还是分到风镇小学当教师,也算是个铁饭碗了,除了没对象,其他自己都很满意。
  刘巧凤目光移到季春的旁边二丫头的身上,看着时髦的打扮,不知觉的皱了皱眉,二丫头季夏,是她和丈夫最满意也算最头疼的,穿着打扮就像个城里人,凭着头脑聪明,自己和丈夫咬咬牙还是让季夏去读了大学,现在是大学一年级,想想还有三年,学费生活费,都是个不小的数目,可是看到自己家出了个大学生,村里的老少爷们哪个不羡慕的盯着她和丈夫,可是因为在外省,这二丫头倒是娇惯出些毛病,虚荣性强,虽然不是大毛病,可是对于她和丈夫在地里刨食的家庭来说,不免有些格格不入。
  刘巧凤刚感叹完,就看着眼前横插一杠子的筷子,夹走盘子里最后一块肉丝,顺着手臂看了过去,头有些疼了,三丫头季秋,活泼好动,大大咧咧,直肠子,有什么就说什么,整个一假小子,和她孪生妹妹季冬截然相反。
  刘巧凤看着季秋旁边沉默吃饭的四丫头季冬,有更疼了,沉默如金,说的就是四丫头,半天不吭一声,看起来是最让自己放心,实际上的最不放心的,她这性格,就算考上大学,就算考出农村,这闷葫芦的个性也永远改变不了,刘巧凤不知道这个女儿出了学校怎么在社会上立足,不过好在,虽然不爱说话,该懂的道理都明了。
  刘巧凤看着季秋和季冬两个丫头如出一辙的脸庞子,心中还是有些自豪感,双胞胎可不是人人都能生的出来的,而且还是一摸一样的脸,但是想到家庭状况,她心中不免有些郁结,这两个女儿,现在正在上高二,或许看到季夏考上大学,总想比过她们的二姐,也想一年后考个大学,刘巧凤虽然高兴她们有这样的志气,可是面临的却是借钱,还钱,再借钱这个周期,说来说去,还是家里条件不好。
  整个八仙桌,刘巧凤和自己丈夫坐一边,大丫头和二丫头坐一边,三丫头和四丫头坐一边,还剩下一边,那是让刘巧凤最最头疼的五丫头,季午。
  刘巧凤知道这个女儿的出生不在她和丈夫的预料之中,但还是赶在了计划生育的前面出来了,其实男女倒是无所谓,可是前面四个女儿把春夏秋冬给起全了,留下这个女儿,她和丈夫也懒的取名,索性一开始就叫小伍,最后上小学报名字,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季午。
  刘巧凤看着懒洋洋的独自霸占一个桌面的小女儿,心中有些想法,从昨天被自己揍了一顿后,刘巧凤有些不确定自己这个小女儿是不是被自己揍傻了。
  刘巧凤也属于知青,有她自己的认知,所以这些年对五个女儿一视同仁,但多多少少也有些偏颇,最喜欢的是大女儿,听话懂事,而且现在拿工资,最不喜欢的就是小女儿,因为是计划外出生的,而且从生下来就不停的闹腾,或许这小女儿也知道她不太受欢迎,从开始就想着法子的吸引她和丈夫的关注,后来渐渐变成左右逢源,说起谎话一套一套,人前一个样子,人后又是另外一个样子,欺软怕硬,刘巧凤本身有着知识分子的通透,所以最不喜欢的就是虚伪的人,哪里知道,自己这个小女儿生来就是眼睛一转就一个小主意,并且日渐成型。
  刘巧凤知道她昨天下手有些重,但是不后悔,这五丫头为了五块钱,竟然骗她,说词还一套一套的,不打永远也改不了这毛病,五丫头太活络了,现在不改以后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昨天中午被她揍了一顿后,安静的躺在床上半天,晚饭起来后,这五丫头就神色不太对,刘巧凤有些看不懂了。
  刘巧凤叹息一声,看着五丫头无意识的扒着饭,心中忐忑不已,别真是让她给揍傻了吧,这五丫头虽然成绩不好,但在学校还是挺得老师喜欢的,虽然跟五丫头的性格有关,但到底是初二了。
  刘巧凤看了眼身边吃饭的丈夫季大鹏,用手蹭了蹭,然后抬头目光示意了一下,就见自己丈夫摇了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勿考据,亲们看文一乐,达娃也就乐呵,这次总算写到一篇真正意义上的重生文了
☆、第二章
  中午吃完饭,季春开始收拾起碗筷,看着季秋要帮忙,连忙摇头,“别,你那洗碗的水平,我可是担心。”
  季秋嘿嘿一笑,摸了摸她的短发,看着她二姐季夏还跟个祖宗般的坐着八仙桌上,不满的说道,“二姐,你帮大姐洗碗吧。”
  季夏抬头盯着三妹,哼了一声,站了起来,“我先回房了。”
  季秋脾气直,一听就虎视眈眈的盯着季夏,连忙对刘巧凤说道,“妈,你看二姐,整个娇小姐,天天就等着别人伺候。”
  季冬闻言,便站了起来,沉默的帮着大姐季春收拾碗筷,看着自己双胞胎姐姐和二姐争锋相对,季冬叹了口气。
  刘巧凤把吃剩下的菜归入到一个盘子,抬头说道,“小秋,随你二姐,现在我也请不动了。”
  季夏走出厨房小屋的脚停了下来,转身,双手抱胸,“妈,三妹自己不收拾,让我收拾,这是什么事啊。”
  “我那不是被嫌弃笨手笨脚,”季秋撇了撇嘴说道。
  季夏大笑两声,“你笨手笨脚,我就不是,你就别五百步笑一千步了,我先回房了,还有事呢。”
  季秋瞪着季夏的背影,转头看着刘巧凤,“妈,二姐越来越懒了。”
  “行了,你大姐和四妹早就收拾好了,”刘巧凤看着利索擦完桌子在院子里洗碗的两个女儿,转头盯着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五丫头,“小伍,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看着不对劲啊。”
  季秋也顺着刘巧凤的目光看向坐着的季午,有些嘲弄一笑,“对啊,今天小妹怎么就没抢着洗碗呢,以前可是最勤快的。”
  季午蔫耷耷的扒拉着手指,一听勤快这词,苦笑一声,磨磨唧唧的抬头看了眼老妈和三姐,暗自叹息,心说,能对劲吗,从二十年后来到现在,是谁也得缓缓的,一个晚上的时间哪里够平息她心中翻腾的思绪啊。
  “没睡醒吧,”季午无力计较三姐那别有意味的眼神,有气无力的回到,然后继续耷拉着脑袋,扒拉着手指,二十年啊,眨眼间二十年啊。
  刘巧凤目光透着担忧,看着丈夫,凑到他耳朵低声说道,“小伍真不对劲。”
  季大鹏摸出一支烟,划着火柴点燃,深吸一口,“没事,昨天你教训的狠了点,估计没缓过劲来,放心吧,过两天就恢复了。”
  季秋眯起眼睛,走到小妹身边,一个巴掌拍在季午肩膀,“小妹,以前我和二姐吵起来,你这马屁精可是围着二姐团团转啊,今天怎么就不吭声了,能说会道的小嘴怎么就变闷葫芦了。”
  季午被一巴掌拍的趴在八仙桌上,抬头瞄了眼现在的三姐,真没想到以后那淑女的三姐原来也有过泼辣期,刷的站起身,低声说道,“我回房了。”
  刘巧凤看着五丫头避开三丫头的手,快速走出厨房,摇了摇头,目光有些担忧,刚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感觉,就听到院子里的大丫头喊声,连忙丢下心中的疑问,急忙走了出去。
  “妈,是瞎大妈,问你借东西。”
  “恩,你洗好了碗筷,把我带回来的菜择一下,晚上吃稀饭,正好当菜,”刘巧凤说完就走向院子大门。
  季春把洗干净的碗筷让四妹端回去,然后就把放在篮子里的菜拿了出来,坐在小院子的凳子上,开始择了起来。
  季午眯着眼睛看着院子里的太阳光线,揉了揉自己眼睛,慢慢走到后屋房间门口,余光看着快步跟上来的季秋,避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叹了口气,“三姐,我回屋写暑假作业,你怎么跟着来了。”
  季秋立刻跳了起来,“哟,小妹开始上进了,以前你不到最后几天可是不动的。”
  季午一听上进这词,就蔫耷耷的,抬头看着季秋含着讽刺的笑意,“三姐可真关心我,作业是假,睡觉是真,我先回屋了。”
  季秋狐疑的看着小妹推开门,穿过小堂间,走进她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碰的关上,摸了摸下巴,这还是那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小妹吗。
  季秋嘿嘿一笑,跑到院子果树下,蹲在大姐季春的旁边,上手帮着掐了几把黄叶子,低声说道,“大姐,小妹被妈揍傻了吧。”
  季春怔了怔,嗔怪的看了眼兴奋中的三妹,“说什么哪,估计小妹心里不舒服,这么大还被妈打,不好意思吧。”
  “她不好意思,那天就下红雨了,大姐,不是我说,刚才妈也说来着,我就看不上小妹以前捣鬼的德行,没什么事,从她口里出来也能变成天大的事,这次估计要学乖了吧,让她骗人,还敢骗妈,妈那火眼金星那么一照,还不是露出原形,”季秋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季春皱了皱眉,印象中自己的小妹的确会捣鬼,自己刚工作的时候藏了点钱,被这丫头知道后,然后家里人全部都知道,最后自己无法,还是全部给了妈,不过,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季春现在倒是有些担忧起来,“别说了,过两天就活蹦乱跳了,你现在说的让她知道,肯定又得哭一场。”
  “就她会哭,我也会呢,”季秋停下话茬,帮着季春择起菜来,心中暗想,过两天,过两天就变回原来那样子,那自己还真巴不得小妹被妈给打傻了,最起码现在,大家耳根子清净些,这个家里就小妹最会来事了。
  季午关上门,靠在门背后,环顾自己住到上大学的屋子,整个屋子长方形状,在五个姐妹中,自己是最晚搬出爸妈的房间的,而这间屋子也是后来隔出来的,最中间的一间屋子,留下小堂间的空间,剩下的就是自己的房间,右边一间一隔为二,住着大姐和二姐,左边一间一隔为二,住着三姐和四姐,她们的屋子基本是正方形状,也只有自己是最后住过来的,分到的就是对着屋子的大门和厅堂的这间最小的屋子。
  房间最里面一张床横放着,从床头到床尾也是自己这个屋子的宽度,床边是个旧书桌,这是二叔学校淘汰下来的课桌,书桌旁边靠近门是个旧式的五斗柜,高度只有自己人高,长长的房间也就这三样大件,还有个凳子放在书桌前。
  季午打开五斗柜其中最大的门,看着叠放着几件衣服,蹲下,伸手拿了出来,嘴角露出一丝苦意,现在自己还穿着姐姐们剩下的衣服,距离自己买新衣服得到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了,那时自己也小有积蓄,现在可是身无分文。
  季午又开了开五斗柜三个抽屉和抽屉上方的一个小门,里面全部放满着书,有姐姐们不用的,还有其他自己感兴趣在二叔家拿的。
  季午把五斗柜抽屉和柜门全部关上,慢慢走到书桌前,笔直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摊在书桌上的作业和要用的课本,季午笑了笑,带着凉意,现在的自己虽然学习不好,还是喜欢装着用功的样子,做给爸妈看,也做给姐姐们看,真不知道自己小的时候就开始好面子。
  季午翻了翻空白的暑假作业,一个字也没写,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知识,叹了口气,单手撑着脑袋,手无意识的敲击桌面。
  
☆、第三章
  季午从小就比较活络,性格好强,有嫉妒心,别以为是家里最小的就得宠,错,家里不差女孩,她知道自己其实是爸妈计划外生出来的,所以格外会看眼色做事。
  季午从小就是在这种环境长大,出了学校,进入社会,才知道,她和四个姐姐之间的小心思根本不值一提,在社会上,不光需要看眼色,还需要有头脑。
  季午跳出固定思维,重新定位自己,从分配工作后,凭着她的个性,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自己的路,成了官场中的老油子。
  季午作为一个35岁的女人,从市下属单位办公室文员慢慢的爬到市办公室副主任,又慢慢爬到分管教育的副局,这么多年,季午凭的不是外貌,不是家底,凭的是虚情假意,攀高踩低的手段,再加上季午的野心和认真,两者相辅相成。
  自从一步踏进官场,每次回老家,家里渐渐老去的父母才对她另眼相待了,但那时候,这些亲情对季午来说并不重要了,而父母的改观,说来说去,是因为她在五个姐妹中属于事业有成型,除了大龄没结婚这一条,让父母有些微词,其他的,足够父母在别人面前充满自豪和满足。
  事业有成,非常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季午眼睛闪过一丝痛苦,事业有成的背后,是自己的胆战心惊,这么多年,其实是在独木桥上行走,一个不慎就会被打回原行。
  季午从开始小心翼翼,到唯利是图,慢慢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现在想想,真不知道,那时候她怎么会变成那般模样,眼中衡量的标准就是利益和权力,一切只为了向上爬。
  经过官场的磨练和锻炼,造就了以后的狠心狠性,多少假意和献媚,虚伪的和同事相处,转眼踩在那些人的肩膀上往上爬,见缝插针,阿谀奉承,对领导尽心尽力,对属下装模作样,这些全是季午干过的事,一朝为官,回头是岸。
  季午想到在自己回来之前,那时,自己为之奋斗的目标已经唾手可得了,但为了赶报告为了开会,工作到半夜,总想完美更完美一些,最后导致自己直接猝死在办公室里,应该是死了,不死的话,她怎么可能回到现在。
  想到那时候的闲言碎语,说什么自己背后有人,说什么自己和谁谁有一腿,季午现在想起,就觉得有些好笑,拿起书桌上的小镜子,看着里面的眉眼,嘴角扯了扯,的确是年轻了,不过就她这种平凡的样子就算是抬到领导面前,也不会多看一眼。
  那时候季午除了婚姻不顺外,其他如火如荼的蒸蒸日上,而婚姻爱情也许只是在她憧憬里才会出现,学校里忙着没时间谈,工作后开始挑三拣四,好的男人看不中自己,差的男人自己看不中,才会一拖再拖到35岁也没结婚,后来索性把精力全部放在事业上。
  季午知道她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人,那时的自己还是很安分,从学校出来分配到事业单位,也只想混混日子,最起码比起四个姐姐来,她工作的确优越了许多。
  改变还是季午出了社会工作一段时间才发生的,差什么别差钱,为了房子和钱,她只有拼命往上,后来房子有了,钱也有了,可是还不满足,总想着高人一等,总想着让别人畏惧她,有了野心又有了手段,季午也没料到,在她快要走上局长的位置时,转眼成空,就这么突然的离去,成为现在还在上初中的自己。
  二十年啊,季午低头扒拉着手指头,有些眩晕,那么多年的辛苦为了什么,到头来,从回起点,季午看着镜子里,现在年轻的皮,眉头皱了起来,外表如何青春也改不了苍老的心,难道让自己回来,就是让自己重头来过。
  季午放下手中的镜子,慢慢站起身,双手撑在书桌上,看着书桌前的玻璃窗,透过窗户的阳光让她感到有些热辣,季午看着屋后面成林的果树,果树上结着零零落落的果实,突然笑了一下,单手遮住眼睛,沉默中,顺着指缝流下一行泪水。
  知道不管怎么样,从昨天被老妈一个巴掌,把她从二十年后给扇到现在,季午清楚的知道,经过一夜的思考,她再也回不去那个年代了,房子,钱,权力,这些终是与自己无缘,那么多年的竭心竭力为了什么。
  季午用手指擦拭了一下眼角,嘴角咧了咧,渐渐变大,然后用手捂着嘴,笑,大笑,气息不稳的趴在书桌上狂笑出声,直到没有力气,直到笑声渐渐平息,这才跌坐在凳子上,看着摊在书桌上的暑假作业有些水渍,心中知道,她还是把刚回来的那种心理落差发泄出来了,昨天到今天的郁结渐渐随着刚才的笑声消散。
  季午沉思着,如果按以前自己的品性,完全会按照轨迹重新再走一遍,或许这次比上次走的更顺,走的更远,因为回到从前的自己,掌握着她接触过所有人的信息和秘密,但是,她心中又问了问自己,为什么,劳心劳力,不折手段,这真是自己想过的日子。
  季午摇了摇头,不,重活青春,重活一世,季午心中有些转变,也许该放弃以前的那种执着,也许该为自己活一次。
  从回来后渐渐有些想法在心中,而现在梳理了一遍前因后果,的确有些想通,不做以前的季午,就做现在的季午。
  季午想着,如果学不想上,就回家种田,田种不下去,就找个人嫁了,嫁的好,就过一生,不好,就离婚,然后随自己心意生活着,什么也别想,什么也别打算,该如何就如何,人生凭着自己心而走,这次,季午不会让自己变成权势的奴隶,这次要随心所欲的生活,人的生命太短暂了,谁知道哪一天,她又突然离去,季午真正的从这次重生获得了她以为的生活真谛。
  季午想通后,眼睛亮了起来,嘴角弯了弯,整个人那种苍老的神情一扫而空,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在自己身上重生,她还是呆在熟悉的环境,父母还是那对父母,这些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幸运了。
  季午想到父母和四个姐姐,笑了笑,那么多年她早就熟悉她们的性格,那么重来一次,这次应该能活的潇洒一点,肆意一点。
  找出几本初中的书,走到床边,往床上一躺,悠闲的边扇着蒲扇,边翻看起来,从头来,那么知识也需要从头来,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忘的差不多了。
  而接下来的几天,整个季家人目光透着疑惑,看着最小的女儿,最小的妹子,带着探究,每个人都意识到季午变了,变的沉默,变的无所谓,变的懒散,变的直接。
  这天吃过晚饭,大家在院子里乘凉,季午刚洗过澡,□穿着二姐不要的短裙裤,上身穿着大姐以前的短袖衬衫,往地上铺着的凉席一躺,翘着二郎腿,晃悠着,手上还拿着蒲扇,时不时的扇两下,目光盯着遥远的星空,思维发散。
  另外一张凉席上的季秋凑到大姐耳边,用手捅了捅,低声说道,“大姐,怎么这么多天小妹也没缓过劲来,鬼上身了吧。”
  季春瞪了眼季秋,“别乱说,小妹可能长大了,有自己心事了,哎。”
  季秋扑哧一笑,“就她,长大,她从上小学就长大了,以前我和四妹,哪次不是被这丫头骗的团团转,现在还长大,那我得做好准备了,迎接暴风雨。”
  季冬躺在季午的身边,这几天习惯了小妹沉默的样子,反而觉得呆在季午身边比较清净,不过,听到三姐和大姐的嘀咕声,担忧的看了眼望着天空出神的小妹,叹了口气,心中也知道,小妹自从被妈打了后,就不一样了,最起码和自己一样,不爱说话了。
  
☆、第四章
  季大鹏和刘巧凤把切好的西瓜放在盆里,从厨房搬了出来,刘巧凤走到凉席边,对躺着的丫头们喊道,“让个地,吃瓜了。”
  刘巧凤看着季春空出一块地方,连忙把装着西瓜的大盆放在上面,左右看了看,“二丫头呢,小夏跑哪里去了,怎么就你们四个。”
  季秋从季春身后冒了出来,伸手就拿了个中间最红的,抬头说道,“说有事,呆屋里不想出来。”
  季春看着季秋的样子,转头对另外一边的季冬和季午说道,“起来吧,再不起了,好的都让小秋分走了。”
  “大姐,别这样说,先来先得,后来后得,”季秋猛咬一口,吃相凶猛。
  季冬推了推身旁躺着的季午,“小妹。”
  季午从浩瀚星空中清醒了过来,顺着季冬的目光看了过去,笑了笑,“四姐,给我拿一片吧。”
  季冬倒是好脾气,点了点头,走到另外一张凉席上,从盆子里拿了自己和季午的,回来季午身边,递了过去。
  “小妹,你现在倒是会使唤人了啊,以前你可是非常积极的帮大伙分的,怎么,是不是今天的最好的被我抢先了,”季秋刚吃完抬头就看到这一幕,抬了抬下巴说道。
  季午慢慢坐起身来,看着手中的西瓜,多少年没空吃这东西了,轻咬一口,尝过后,转身看着瞪着自己的季秋,嘴角翘了翘,无视那话语中的挤兑,“怎么,三姐觉得没人和你抢,心里不舒服了,二姐不在,你就找上我。”
  “别说二姐,那天和她吵了一句,一直没好脸色,气性大着呢,这几天就没和我说过话,”季秋又瞪了眼季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刘巧凤吃完手中的,听到三丫头说的话,伸手就在她脑袋上来了一下,“去叫你二姐出来,就喜欢吃独食。”
  “大姐去叫,二姐看到我,又得横眉竖眼的,她可不是我祖宗,我可不想供着她,”季秋也不高兴吃了,在毛巾上擦了擦手,往席子上一躺,双手枕在脑袋下。
  “我去吧,妈,”季春站了起来,走到凉席边,穿上拖鞋,就往后屋走去。
  “你啊,怎么老跟你二姐吵嘴,一个两个的不省心,”刘巧凤瞄了眼装死的三丫头说道,余光盯着另外一个席子上低头慢慢啃着西瓜片的小女儿,心中有些疑虑。
  渐渐夜了,风也凉爽下来,气温下降了些,除了季春没叫出来的季夏,大家陆续的回屋。
  季午抬头看着沉默站在席子旁的季冬,摆了摆手,“四姐,你先回屋吧,我再躺一会儿,席子我收拾。”
  季冬看了眼,随即点了点头,把另外一张席子给收拾起来,“早点。”
  季午又随意摆了摆手,看着消失在屋门口的季冬,叹了口气,现在整个院子里就剩下自己了,没空调,没风扇的日子真难挨,除了大姐二姐和父母房里有三个风扇,自己和三姐四姐只能靠扇子降温了。
  季午重新躺下,轻轻的摇着蒲扇,目光悠远而静谧,呼吸着不同时空的空气,整个人渐渐融入夜色中。
  季午知道这几天她表现的不同于以往,家里的人肯定会有所察觉,但是季午不想装作以前的样子,说到底,这些人是自己的亲人,那种经历自己虽然不会说,但也不会刻意掩饰,能自然而然接受她的不同是最好的,不能,到时候自己再应对。
  季午不想用假的脸来对待家人,如果她重生在别处,或许会小心翼翼,但现在重生在自己身上,那么这些也就无所谓了,说到底,季午觉得不管是现在的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全部是她。
  后屋最左边那屋里,风扇哗哗的响着,刘巧凤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起这段时间小女儿的变化,心就不安,“大鹏,你说,小伍到底怎么回事。”
  刘巧凤等了半天,也没见丈夫的动静,侧头看了过去,连忙上手把季大鹏摇晃醒。
  “怎么了,巧凤,”季大鹏有些迷糊,看着自己媳妇瞪着自己,连忙问道。
  “大鹏,你就没看出来,小伍这段时间不对劲,”刘巧凤又上手掐了掐丈夫的腰。
  “别掐了,我醒了,你说小伍,长大了吧,”季大鹏想了想,给出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自己也有些不相信。
  “长大,就小伍那丫头,七窍只有一窍不通,心眼多着呢,早在小学就长大了,现在想想,我就觉得有些不对,是不是我那巴掌打的太狠了,别是蒙了吧。”
  “跟你那巴掌没什么关系,现在能吃能喝,正常着呢。”
  “你不觉得这丫头不怎么说话了,有点像四丫头了,而且,她有时候看人的眼神,我总觉得看不透。”
  “别瞎想。”
  “大鹏,我是没瞎想,可是架不住这丫头不对啊,以前做起活来利索勤快,什么事都抢着干,特别是我和你在的时候,表现欲特强,现在,吃饭总是最晚到,吃完就跟她二姐一个摸样,立马回屋,整天躲在屋子里不出来。”
  “是有点。”
  “不止有点吧,以前我们从田里回来,这丫头肯定会等在门边上,接过东西,献献殷情,小嘴还经常夸我怎么又漂亮了,现在抬抬眼,才会发现我站到她面前,然后要死不活的问一句,怎么啦。”
  “你是在记恨五丫头没夸你吧。”
  “没这事,以前这丫头趁我们不在,转头就把手上的活扔给她大姐,她看准了她大姐性子柔,喜欢围着她二姐转悠,因为她二姐考上大学,喜欢和她三姐斗来斗去,因为只有三丫头看不顺眼她,还喜欢欺负她四姐,因为四丫头闷葫芦一个,不会告状。现在不对的地方就在这里,人前人后一个样了,想干活就干,不想干活,还会不紧不慢的对我说,这事她不想干,大鹏,这丫头整个人都变了。”
  “你啊,我知道你对五丫头有些意见,这不,现在变好了,变直了,你又疑神疑鬼的。”
  “现在是变直了,但是离好差远了,以前还做做表面功夫呢,现在这丫头说一句话,能把我噎住,这也太直了吧。”
  “行了,不管变成什么样,她还是咱的女儿,只要她好好的就行。”
  “我知道,我也想五丫头好,可是现在这样,心总是不安,不过,看着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回去了,那我另可她现在这样,以前说句话,我牙都酸,太虚伪了。”
  “你啊,有空注意注意二丫头吧,这个暑假她才是不对劲的呢。”
  “对,大鹏,你不提我还真想不起来,这二丫头自从这个暑假开始就心事重重的,你说,不会在学校出了什么事吧。”
  “有空你探探,我觉得二丫头的事才是要紧的,她出门在外,我们两个又顾不上,你有空跟她好好谈谈吧。”
  “恩,听你的,是要问问,不光比以前会打扮,更比以前花钱厉害了,这可得好好说说。”
  “委婉点,二丫头好面子,一个不合又跑到他二叔那里去了。”
  “恩,知道了,睡吧,大鹏,明天还要去田里割草呢,这鬼天气,越来越热了。”
  “恩,睡吧。”
  
☆、第五章
  隔天,季午睁开眼睛,看了眼窗外,伸了个懒腰,摸了把头上的汗珠,连忙起床,把睡觉的长裙 -->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