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上,让他知道,这个集团,归根结底还是他这个老子说了算。
    可惜她还没有笑够,汪一山突然瞟了她一眼,那眼神里怎么琢磨都有点不怀好意。
    “爸爸你说的有理,我这个当哥哥的的确不能小气,只是……”看着汪洋与狄艳秋都虎视眈眈地等着自己的下文,汪一山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微笑着说,“我的40%的股份,早在结婚的时候,就全部转到了我妻子许展的名下。”
    所有的目光刷得一下投下了许展,害得她差点被嘴里的芒果给噎死。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姓汪的真是撒谎也不打草稿。
    这下不光是汪洋脸色奇差,就连抹着粉底的狄艳秋,那脸色也跟燎了一年的铁锅底有得拼。
    “你怎么可以不跟我商量,就把股份给了外人呢?”汪洋气得一拍桌子。
    汪一山顺手搂住了许展的肩膀:“爸,她不是外人,是汪家的儿媳妇。”
    汪洋瞪着许展,这个小婊.子就是他心里的一颗冒着水,流着脓的毒瘤,真是希望先除之而后快。
    “既然股权在你手里,那么我一会会叫律师过来,你办理一下转交手续吧。”汪洋的话语里连假惺惺商量的口吻都没有了,拿起电话就准备叫人。
    然汪一山也不是个东西,但是归根结底没这个大boss让人作呕,既然汪一山把球踢到了自己的脚下,不飞起一脚踹碎老家伙的老脸,实在是极大的浪费。
    “您先别着急打电话啊!狄阿姨的心情我特别能理解,当妈妈的都想给宝宝一个光明的未来。就像我跟一山,算命的都说我屁.股大,能生养,你的儿子的能力,相信二老都了解,将来生十个八个的不成问题。”在说到“都了解”时,许展更是别有用意地瞟了狄艳秋一眼,“你这当爷爷的说说,就这点股份,哪够我安胎的啊?……而且,要说优生优育,也得是我们两个年轻人的孩子身强体壮,就您这半死不活,需要抽出来勾兑的精’子……那孩子不得……要不,您趁那胎儿没成型,先流掉一个,免得将来痴痴傻傻的,又挤占不过你孙子的名额,落得风餐露宿的下场。”
    许展的毒舌结婚后一直收敛着,更没有在汪洋面前展示过半分。汪洋只当她跟她那个窝囊妈妈一个路数,都是苦情的小白菜。
    哪成想这牙尖嘴利的,气得汪洋猛地站起身来,抬起手准备教训一下这个忤逆的儿媳妇。
    可惜还没靠上前,就被汪一山高大的身躯拦了个正着。
    “爸,展展不懂事,总是不看场合地说实话,我回去会教育她的,您消消气,时间也不早了,狄姨得早点休息了。我们就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汪洋说话,拉着许展便走出了汪宅。
    身后传砸盘子,摔碗的喝骂声,也被合拢的大门迅速地遮掩住了。
    来到车子前时,汪一山停下脚步,拉着许展上下看个没完。
    “干嘛?”她没好气地问道。
    “想看看你那能生养的大屁.股,什么时候给我生下儿子!”夜风下,汪一山的脸似乎柔和了不少,笑着打趣着许展。
    许展脸色一紧,面带愠色地甩开汪一山,方才的确是被憋了许久的恶气冲着了,不管不顾地说了许多荤话,可要她真的给汪一山生孩子?做梦去吧!
    “你该不会是真的犯糊涂了吧?我们能生孩子吗?”许展坐在车里嘲讽地盯着汪一山。
    汪一山慢慢地转过脸来打量着许展:“什么意思?”
    “你骗得了我妈,可是你能骗得了自己吗?还是你真想要一个近亲相.J的畸形儿?”
    眼前这个男人的丹凤眼慢慢地眯缝一起来,里面透出了渗人的光:“你的话,我听不懂。”
    许展自嘲地一笑:“难道你从来没有好好看过你爷爷和奶奶年轻时的照片吗?我长得不并不像汪洋那个畜生,可是和你的奶奶,却像了有七八分,你接下来要告诉我,这一切只是巧合吗?”
    汪一山的眉头锁得很紧,似乎懊恼于自己一时的疏漏。
    “我已经被你弄脏了,怎么也洗不干净了,所以你是不是我的哥哥,真的无所谓了。可是你确定让我生下你的孩子吗?”许展嘲弄地看着他。
    汪一山低头看着身边的这个女孩,又恢复了往日的从容:“现在科技这么发达,通过基因判定婴儿是否健康易如反掌,放心,我们的孩子会很健康的。”
    此时正值夏夜,白天的暑气还没有完全消散,可许展却觉得从骨头缝里冒凉气。
    “我一直觉得你的老子比你还恶毒十倍,可我现在才发现,真正坏到疯了的人是你!”
    诅咒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被这个可怕的男人牢牢地掐住了脖子。
    “这点,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个疯子,有时疯得连我自己都害怕,所以,你乖乖的做个好女孩,你想要给你妈妈复仇,想要报复老头子,我可以随便你玩,但是……”说着,他的唇轻轻地碰触着许展耳廓的绒毛,“死都别想离开我!”
    说着他松开车子,启动后,方向盘一甩,拐到了别墅附近的树林里,将许展扯下车子,按在了一棵粗壮的大树上。
    “知道这棵树叫什么名字吗?”汪一山喘着粗气,狞笑着问。
    许展哪里还有心思回到,此时她的把内裤被他脱下下来后,顺着两条细白的大腿被他抬起一脚踩到地上。两只手被牢牢地顶死在头顶粗糙的树皮上,一只大腿也被他的另一只大手抬到了腰侧。
    尚还干涩的下.身,被他粗鲁地贯穿进来,,疼得许展猛地缩紧了两腿之间的细缝。
    “真紧!宝贝,忍一忍,一会你就会湿了了。”汪一山快速地抽动着自己的腰臀,贴着她的耳朵低语:“这是石榴树,旺子旺孙,你就是要给我生儿育女一辈子,所以今天,讨个彩头,我就在树下干.到你怀孕吧!”
    许展呜咽着,习惯性地咬住了汪一山肩头。
    她与他云雨过无数次,汪一山却从来没有在她体内留下过种子,可是今天,将她死死地压在大树上的男人显然不肯再放过她了,几次大力的冲击后,一股热流喷涌入了她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