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再苦的日子都熬过来了,现在比以前倒是好多了,顾好你自己,受了委屈……就回家,家里永远有你的一双碗筷。”
    说完,许秋曼头也不回地上了车,汪一山立在车门旁恭恭敬敬地等许母坐好后,又叮嘱司机将许母送上楼后,就关上了车门,目送着车子驶出了别墅的院子。
    “方才在门口听得清楚吗?”许展突然问道
    汪一山半垂着眼皮,不没有答话,他没有必要告诉许展,这别墅里有音频的监视设备,就算在楼下的书房里,也照样能把楼上的房间看个清楚听个明白。
    好半天,他才缓缓说道:“这次婚礼,我爸不会参加的,你可以放心让伯母和弟弟来参加。”
    许展的嘴角勾起了微笑:“为什么?难道我这个丑儿媳还见不得公婆了吗?”
    汪一山挑了挑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汪一山,我以后都不会逃了,可你想好了,你真的想娶我吗?”许展突然问道。
    汪一山不是她那善良得天真的母亲,如果偷听了她们的谈话,怎么能琢磨不出她的心思?
    而她更不是她那善良得懦弱的母亲。
    如果只是自己被欺负了,什么样的委屈她都能忍,可是那群禽兽欠下妈妈的滔天罪帐,就算她拼了命,也是要一笔笔的算清的!
    汪一山突然伸手去摸许展的头,微笑着说:“当然,除了我,你还能嫁给谁?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设下你的老鼠夹!”
41、四十
    汪一山的城府很深,这点许展是很清楚的。
    当初能与白嘉诺联手,成功地算计了他已经是侥幸。对他们俩父子的恨意也是隐瞒不住的,倒不如索性说出来。想到汪一山以前映射母亲的种种轻蔑的话语,她握紧了拳头,用指甲和狠狠地掐着掌心。
    汪一山握住了她的手,将手指一根根地舒展开来。
    “你妈妈前段时间去找我爸爸了。”许展瞪大了双眼,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她偷偷带了一把水果刀,扎伤了我爸爸。”许展紧张地问,“那我妈呢?你们有没有报警?”
    汪一山摇了摇头:“如果报警的话,你今天能看到她吗?”看女孩又不说话了,汪一山轻轻抬起了她的下巴:“我以前的确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别指望我会因为我老子的行为而内疚!你妈妈就是个糊涂的女人,看她做的这一件件!她将自己的人生过得凄惨无比,又来搅合你……跟我的生活……”
    许展快要气疯了:“你这个混蛋!跟你爸一个德行!“她扑过去要打汪一山,却被他牢牢地掐着了胳膊:“展展,你要做个聪明的女孩,来点高明的,别总想着跟你妈一样,像个家庭妇女似的,玩儿玉石俱焚的那一套!”
    许展瞪着汪一山,真想把他那张似笑非笑的嘴脸撕得粉碎,不过……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妈妈走了后的几天,许展的夜里睡得都不安稳,几次大喊着从梦里醒来,浑身都是大汗淋漓,身下的床单都湿透了。
    汪一山总是搂着她,像哄孩子似的轻拍着她的后背。许展如果醒了,会柔顺乖巧地靠在他的胸前,仿佛是只家养的猫;可如果不巧还在梦里,她会大力地推开汪一山,顽固地缩向一边的床角。
    每当这时,汪一山会下床,站在阳台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往往早晨起来,许展会发现阳台的地面满是被碾得七扭八歪的烟头。
    很快,婚期将至。汪一山包了2架飞机,一众亲友奔赴向海岛。
    这座小岛原本无名,新购得的主人起名叫“懒人岛”。
    这个名字起得妙,坐着轮船来到岛上,首先入眼的是细白的海滩,碧蓝的海水连接天地,头上的天空绣着大朵的白云,与海水相连,那种随着早晚光线强弱而千变万化的蓝仿佛就是浩瀚无垠的大海的化身,从浅蓝、澄蓝到湖蓝,再到墨蓝,最后直到太阳落下,那片丰富也就化入了欣赏这美景的人的心中,整个人便只想懒懒地坐在沙滩的软椅上,化成一滩水,融入到这片天地之中。
    这样慵懒的情调,被热闹的观礼人群破坏得彻底。
    许展和汪一山提前先到的,前来观礼的人们也是提前了两天到达。
    在举行婚前的亲友小型餐会时,许展发现白嘉诺居然也来了。
    这位公子的身边挎着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一身雅痞的装扮在人群中煞是醒目。
    看见了许展,白嘉诺把女伴晾在一边,端着一杯酒来到了许展的身边。
    “好久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白嘉诺的这句话并不算恭维。
    此时许展身着一件碎花抹胸短裙,露出两条白皙的大腿,满头秀发全被高高挽起,在头顶团了一个蓬松的发髻,整个小脸的轮廓也彻底显露出来,一个县城里出来的丫头,经过这顿时日的锤炼,竟酝酿出了点楚楚动人的韵味
    白嘉诺发现自己每次看到许展都会觉得这个女孩更耐看些,尤其是当她那双大眼,微微眯起望向自己时,隐约有种心跳加快的感觉。
    看到曾经的合作伙伴来打招呼,许展微微一笑,眼角地余光扫到汪一山正与一群贵客交谈,于是她回道:“好久不见,一切可好?”
    白嘉诺一脸苦笑:“拜你所赐,汪总这样的实力干将,都成了我们公司的股东了,我的生意能不好吗?”
    许展眼角微微下垂,一脸无奈地说:“我欠了汪一山的一大笔钱,没有办法,只能用你的股票偿还,我……”
    白嘉诺心里门儿清,汪一山那只豺狼算是找到了只小狐狸,这一公一母的搭配,可真是单坑他一个人啊!
    可眼下小狐狸露出的小媚相还是让白嘉诺的眼神变得稍微游弋了下。他还想对许展说些什么,可汪一山却走了过来,揽住了许展的细腰,跟白嘉诺打起了招呼:“白总能亲自参加我们的婚礼,真是蓬荜生辉。”
    白嘉诺瞟了一眼汪一山搂着许展的手,微微一笑:“婚礼总是很有趣的,参加得多了,有时总能碰到些不寻常的桥段,比如落跑新娘之类的,倒也不算乏味。”
    汪一山被人掐了七寸,居然岿然不动:“白总好情趣,这我就放心了,想必你呕心沥血的网游大作被人低价收购一事,并没有影响到你的心情。”
    一来一往,许展知道了,自己留下的烂摊子已经被汪一山收拾妥当,原封不动的打包给了白公子。
    无心去听这俩个一丘之貉的勾心斗角。许展的目光流转,一眼扫到了另一个让她意外的不速之客——狄艳秋?
    邵夫人在夏威夷海风的衬托下,眼角眉梢都是妖娆,身着一件米色长裙,轻挽着一名身着西裤定制衬衫的男子,俨然风度翩翩的中年富豪与美艳不可方物的贵妇。
    冷眼一看,倒是比当初与邵局长在一起时的样子般配多了。
    许展有些惊疑,随即想到了自己当初设下的那场捉J看来也捉破了狄艳秋的大好姻缘。只是不知道她跟邵局长离婚后吗?
    白嘉诺顺着许展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对男女,也一扫被汪一山挤兑得有些招架不住的狼狈,再望向一山兄时,暧昧地挤着眼,撇着嘴笑得山花灿烂。
    ∩汪一山听说当初不辞而别的妈妈不要自己了后,居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天。本以为就是孩子在闹脾气,汪洋哄得不耐烦了,一巴掌拍在了儿子的脸上。
    这一巴掌下去,孩子还真不哭了。只是拿两双泛红的眼睛瞪着自己!
    瞪什么瞪!再瞪我也是你老子!
    结果那天夜里,自己家的车库算是开锅了!
    ∩狄艳秋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许展时,眼里却是闪过一丝阴毒。
    这个女孩,她其实以前见过,是在自己画廊举办的酒会上。
    原来她并没有在意这个不抬起眼的女孩,汪一山身边的女人太多,她可没有精力挨个去记。
    可是那场酒店捉J,却让狄艳秋彻底地记住了她。白嘉诺还真不是个合作的好对象,自己一番笑里藏刀的盘问,他就迫不及待地拎清自己了,只推说自己一概不知,是汪一山的情妇为了钱财设下了这个局,然后他碰巧路过而已。
    面对着白公子,她只是柔媚地一笑,说了声,都过去了,没关系。
    是都过去了。姓邵的死胖子还想跟自己算账?他提出离婚,她立刻就答应了,但是却他的单位哭哭啼啼了好几日,弄得满单位都知道她是净身出户的,才签下了离婚协议。恰在这时,一纸检举信就让邵厅长的大好前途戛然而止。
    而想让邵厅长闭嘴的高人,岂止一个?上面封口的本事高着呢!她狄艳秋虽然成了下堂妇,却是心安理得地黑下了邵厅长说不得道不得的脏钱。同时又迅速勾搭上了这个老色鬼,汪洋。
    自己能从一个贫穷的山村爬到如今的位置,靠的可不光是身体,美貌。她的人生信条是——凡是挡住了自己道路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跟着汪洋回到了房间。
    汪董看来是要迅速地宣泄一下方才在儿子那受的窝脖气。
    还没等狄艳秋脱下高跟鞋,汪一山就粗鲁地将她按倒在地上。
    汪洋粗鲁的吸吮著她的红唇,一下子狄艳秋的嘴唇便又红又肿,他将自己的舌头伸进狄艳秋的嘴里吸食狄艳秋的津液。
    狄艳秋的衣服被他扒了下来,像条白蛇一样在地毯上翻滚。
    “快!强.J我!上我!”
    老的不但没有小的那么生猛,可而且更痴迷于变态的游戏。
    狄艳秋发现,他特别喜欢那种强迫的性.爱!
    “你想被男人强.J是吧?好,我就满足你这个臭□!”说完,抽起挂在椅子上的浴袍上的带子,将狄艳秋的双手绑到头顶并拴在床腿上,随后大力撕扯光狄艳秋的底裤,并将内裤揉成一团塞到她的嘴里。
    这种似曾相识的场面,深深刺激了汪洋,他感觉口干舌燥,下腹的那根迅速的抬头。
    汪洋的大手覆盖住狄艳秋娇嫩的丰盈,掌心缓缓摩擦顶端的樱红,又一把抓住整个|乳|.房使劲的揉捏。“臭娘们,你看你的奶.子,多么的敏感,你需要的对不对?你就是想被几个男人同时上吧?”说完,一口将狄艳秋的左|乳|含在嘴里,又舔又吸,更是用牙齿啃咬。两边□来回肆虐,一会儿功夫,狄艳秋的□已是布满口水和吻痕,|乳|’头更是红肿不堪。
    他又粗暴地分开狄艳秋故意紧闭的双腿,抬高她圆翘的臀,挺身将自己的丑陋的欲’望送入泛滥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