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镇定剂吧?不然她此时怎么浑身无力,肌肉一点也使不上劲儿?
    脱完衣服后,汪一山先把她轻轻放入水里,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她就像新出生的婴孩一般,将布满针眼的胳膊举起,任凭他来回翻检着,搓洗后背前胸,甚至当他分开自己的双腿,伸手掏弄着□时,许展也没有像往日一般羞怯懊恼地合上大腿。她只是麻木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两腿之间,那只大手在一团黑色的水草里放肆地搓弄,揉洗。
    当终于洗好澡后,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后,汪一山又抱着她下了楼,让她靠在绵软的沙发上,端来一碗清粥,喂她喝下小半碗便停了下来,男人喝点了剩下的半碗,然后把碗放到一边,转头问许展:“要不要出去晒晒太阳。”
    许展点了点头,于是汪一山又抱着她来到了别墅后面的小花园里。
    独拥一座山头的好处很明显,怎么加盖违章建筑也不会挨罚,只见整个院落喷泉、游泳池,凉亭一个都不少,名贵的金边郁金香像不要钱的野草,开得到处都是。
    哪像她们家,当初为了在房顶加盖一铁皮屋,张大贤跟找上门来的房产处工作人员对骂了三天,最后又给了二百元的好处费才算了事。
    俩人在一张长椅上坐下,许展几日不见阳光的皮肤,此时也忍不住舒展毛孔,感受阵阵花香袭人,汪一山将许展的头环在自己的肩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许展一头柔软的头发。
    “你能不能安排我们去做一下血缘鉴定?”许展半合着眼儿,突然问道。
    汪一山的身子一僵,然后又放松下来说道:“没有那个必要,它又改变不了什么?”
    许展没有再说话,心里却是一阵冷笑,看来畜生也不是良心尽数泯灭,也要靠一些自欺欺人的伎俩变得心安理得些。
    “我这两天没上学,导员有没有打来电话?”许展不再继续方才禁忌无解的话题,她的手机一直放在汪一山那,也不知他有没有帮自己跟学校请假。
    “我已经让你的继父跟学校办好了休学一年的手续。”许展玉一听顿时抬起头:“为什么?”药性没过,就算是想提高嗓门,说出来的话也是软软的。
    汪一山垂下眼眸,在许展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后说道:“你最近的身体不大好,我过两天带你出国散心,等身体养好后再复学也不迟。”
    许展从他的表情中看得出,休学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他所说的复学也是镜花水月吧!为了将她控制在掌故之间,他真是要断了自己所有的后路。
    “对了,白嘉诺给你打来了一个电话。”汪一山突然漫不经心地说道,可眼睛却是炯炯地盯着许展的表情,“你跟他还有联系?”
    听了这话,她的心一颤,回一趟家,天崩地裂,差点把这关节给忘了,糟了,汪一山接到电话后,也不知白嘉诺会不会随机应变?
    此时许展突庆幸自己被打了肌肉松弛剂,松垮垮的脸蛋连吃惊的细微表情都做不出来:“在邵局长的酒会上,弄脏了他的裤子,非得要我赔干洗费。”懒洋洋地说完后,许展故意瞟了汪一山一眼,“你的女朋友家里缺钱吗?她哥居然连条裤子都洗不起。”
    汪一山的眼睛像深不可测的潭水,定定地看了她一会,才说:“我会给他送去一条新裤子的。”
    许展趁汪一山不注意的时候,给妈妈打去了电话,无论结果如果,她必须向妈妈问清事情的真相,可是接电话的却是个陌生人。去问汪一山,他才像刚想起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一样,轻描淡写地说,已经给她们一家买了一幢临近城市里新建的公寓,原先的房子已经转卖他人。
    张大贤可真好收买,一幢房子就轻而易举地让他成了汪一山的走狗,而妈妈和弟弟也牢牢地控制在了汪一山的手心里。因为联系不到母亲的焦虑,让她又气愤地与汪一山大吵了一顿,吵到激动的时候,顺手拿起了手边的水果刀刺向了他,可惜人没到近前,刀就被他徒手夺了过来,刀刃划破了他的手掌,可他似乎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禽兽现在已经改变了策略,以前的他虽然也是阴阳怪气的,但大多时候,总是用坏笑和深吻终结她的坏脾气,可是现在他连伪装的善意都懒得挂在脸上了。
    手指头轻轻一动,医生的一剂针管的药液下去,人又懒洋洋地睡上一整天。
    瓮中之鳖,还有更好的词来形容她此时的处境吗?一个星期过去了,她每天活动的范围只有别墅与小花园,手机不在身边,电话断线,电脑也没有连接上网,只能看电影或者玩些单机游戏。记不住号码的她,甚至想给郭琳琳打一个电话也不可能。
    困在这一亩三分田里,几次提出想要下山,都被汪一山四两拨千斤地拒绝了。许展知道,汪一山像在训练宠物似的驯养着自己,然后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慢慢地适应,慢慢地剥皮、煮熟、咀嚼殆尽……
    而宠物只有摇着尾巴听话,才能赢得主人的欢心。许展学着不再反抗。
    可是就在昨夜,一直睡在隔壁客房的他,突然在深夜时分突然爬上了她的床。许展被床垫的弹动震醒,下一刻就被赤身裸.体的他压在了身下。
    许展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想到将要经受悖伦的屈辱,一向以乐观自居的许展,居然生平头一次想到咬舌自尽。
    可汪一山怎肯给她留下这样一条无牵无挂的康庄大道?剥下她的内裤时,他一脸认真地说:“是不是觉得难以忍受?是不是想死?你如果想的是我不喜欢的歪门邪道,我一定用你想也想不出的手段,让你的妈妈死得难看一千倍!”
    这个疯子,是会说到做到的……
    许展试着放软身体,试着催眠自己,可在自己身体上游弋的那双手真是让她心里隐隐作呕。
    极夜的墨色笼罩大地,只有白色的窗纱伴着夜风轻轻滚动,一声压抑的呜咽在静谧的空间里响起,很快那声音被火热的唇舌一口吞噬。
    大床上,两个赤.条条的身影缠绕在一起。男人堵住女孩的嘴,从里到外,一遍遍舔舐,又啜住不停躲闪那条小舌不放,吮吸良久。许展被他的深吻,弄得呼吸急促,白嫩挺翘的胸脯一起一伏。
    “真想把你嚼碎。”汪一山说着他喜好的下流的腔调,似乎为了报复那一刀之仇,锋利的牙齿真的朝口里的嫩舌重重地咬了下去,许展一痛,身子缩了一缩。
    “味道真不错!不过我更爱吃这个……”说著,将她的身子一翻,一只手将她的双手握住抵在头上,将那纤细的腰肢一抬,雪白的臀便暴露在微微透过窗纱的月光下,他那裹着纱布的手,顺着腰线下移,到那浑圆饱满的臀部,轻轻的揉捏着。
    接着手指轻轻地一拨,,露出中间的粉色的蚌缝,然后将头附了上去。
    许展不知道他为什么总喜欢弄自己的那里,一般的男人不是更喜欢女人来做同样的事情吗?可是生理上的激奋显然不被狼控制,当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两腿之间时,她已经忍不住流出了汁液。
    晚上的时候打一针好了,关闭所有的感官,是不是可以更从容地面对逃避不过的折辱?
    当汪一山终于抬起头时,凶猛的□立刻替补了唇舌的位置,一点点变换著方向,不断的挺.进,一下比一下深,一次比一次用力,仿佛要将身下那具小小的身躯撞破一般。
    许展咬着牙忍受了半天,终于受不了他的力度,用力挣扎起来,大声叫着:“不要!救救我!救救我!”
    汪一山用两只手兜住了她的丰胸,健壮的身躯骑在圆润的小臀上,□完全没入,用力地研磨,布满大颗汗珠的脸,挂着惬意的阴笑:“来了,来了,能救你的只有我!”
    眼泪无声地滑到了紧贴着脸颊的床单上,许展默默提醒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流泪,因为没有人会因为眼泪而可怜,放过你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是超级忙日,更新不一定,尽量啊~~
    感谢童鞋们这几日的地雷,偶总是喜欢攒上好几天的量,满满一大箱端上来啊,然后自我催眠的说一下子收了这么多~~~咩好有动力啊!!!ps:特别感谢啊呀童鞋饿火箭炮啊!!鞠躬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614:51:44
    抹茶白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614:24:59
    丸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22:32:42
    小红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12:36:51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12:06:18
    抹茶白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11:27:12
    大美嘎欢欢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10:39:12
    鱼儿乖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10:23:28
    黄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10:18:25
    啊呀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05-1510:00:16
    vivia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09:39:23
    小猪笨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09:38:21
    J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502:23:20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417:55:08
    xiaoba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323:32:14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317:26:01
    抹茶白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317:05:34
    kath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222:43:25
    老张家的花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217:20:14
    鱼儿乖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210:21:25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200:33:15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114:30:45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101:59:12
    ssxxo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015:17:25
    南风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012:36:57
    抹茶白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011:38:00
    逸清尘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1010:50:34
29二十八
    保镖听到汪一山的提问,连忙说:“有点担心的样子,一路上总是跟我聊天,应该是想从我的嘴里知道许小姐的近况如何。”
    汪一山点了点头:“盯着那丫头点,看看她有没有跟什么人联系。”
    “放心,汪总,老王以前是特警侦查队的,他看着那丫头呢!”
    当保镖转身离开后,汪一山起身上楼来到卧室。
    许展应该刚洗完澡,长发滴着水披散在后背,只裹着一条大浴巾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正兴致勃勃地看着方才逛街刚买回来的杂志。
    看来今天的闺蜜之旅让许展心情开朗不少,汪一山走过去,拿了条毛巾走过去,帮许展擦着头发,顺便瞟了一眼杂志上的内容。
    原来是畅游西班牙的旅游介绍。
    “怎么想出去玩玩?”
    许展没有抬头,边翻着书页边说:“就是觉得这里面介绍的美食挺好吃的,你看这个葡萄酒烤鱼……”
    汪一山看着许展亮着眼睛直盯着图片,不由得笑了:“隔着图片能闻到味儿吗?等我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下,然后给你办护照签证,我们去欧洲玩一圈去。”
    许展听了并没有表现太多的欣喜,只是低着头,依旧投入地翻着杂志。
    汪一山不耐烦地抢过总能吸引她注意力的书,甩到一边后,一把抱起许展,往卧室的大床走去:“我也有一瓶上好的葡萄酒,一会撒在展展的身上好不好,一定比烤鱼好吃多了……”
    不一会,卧室里便传来舌尖撞击皮肤的大口的吮.吸声和女孩尖叫着的呻.吟声……
    原本以为,自己随口的提议,许展没有放在心上。
    但随后的几天,汪一山发现许展从衣橱里翻翻捡捡,选了一只超大的行李箱,没事往里放点衣物、防晒霜、感冒药、拉肚子药什么的,还把一大本的旅游指南也塞进了箱子里。
    这样的姑娘还真有小时候跟着学校去春游的劲头,毕竟年轻人,对出国旅游难免有些兴奋的感觉。
    于是汪一山吩咐助理带着许展去办理了护照后,又特意给她买了一只精致小巧的粉红色行李箱,并且告诉她不用带太多的衣服,到欧洲后,还会逛商店买衣服的。
    可是这天一大早,许展又来劲儿了,翻了翻自己的衣服,发现汪一山给自己买的衣服绝大部分都是浅白色的,总觉得没有称心的颜色:“我妈说穿色彩鲜艳的衣服照出来的照片才好看。”
    衣服翻得满床都是,却一件也挑不出来。
    汪一山瞪了她一眼:“那你上次跟郭琳琳去逛怎么不买?”
    许展撅着嘴,老半天才说:“衣服那么贵,我怎么舍得买?”汪一山是知道许展是穷命调子,一辈子上不了台面的小家子气!可难得看到许展撒娇的小德行,当哥哥的居然把下午公司的会议都推了。
    他亲自带着许展又去了那家叫“漾“的服装店。
    这次有个决断杀伐的坐镇,买衣服顺畅了很多,不一会的功夫就选出了四套衣服。
    就在这时,叮咚一声,门口的电子风铃响了。
    许展扭头一看,原来是白佳柔来了。她的手里拎着袋子,掏出那件咖啡色的套裙后,怒气冲冲地问店员,她这件订购的衣服是不是有人试过了?
    店员连忙面带笑容地解释:“衣服到店后,我就给您打电话了,衣服挂在店铺的最里面,肯定没人试!”
    “没人试?没人试怎么裙子的领口上会沾着唇彩呢?”
    店员顺着白佳柔手指的方向一看,可不是吗!老大的一个嘴叉子印在衣服的领口里。
    白佳柔接着不依不饶地说:“怎么回事?什么人啊!什么素质,已经预订出去的衣服也要是试!”白佳柔的咄咄逼人小店员招架不了,于是忍不住偷偷瞟了眼一旁的许展。
    白佳柔顺着目光望过去,看到了站在穿衣镜前的许展,自然也看到了坐在一旁的汪一山,白小姐的脸顿时比她的姓还要白上几分。
    许展不怕事儿大,斜看了白佳柔一眼后,消失了许多时日的刻薄似乎苏醒了过来,说到:“衣服是我试的,怎么了?是把衣服撑开线了,还是撑变形了?蹭点唇彩就拿水洗洗呗?你们老白家的衣服裤子怎么洗起来都这么费劲?”
    这话一出,新仇旧恨风起云涌,白佳柔的眼里迅速聚拢起两汪泪水?
    “汪一山,你就是为了这个泼妇跟我分手?我……”她没说出口的是,自己有哪一样不如她?可这话说出来,实在是太落下风了,可汪一山一直躲着不见自己,憋在心里这么多时日郁闷,真是再也压抑不住了,全化成晶莹的泪花涌了出来。
    汪大少显然没料到买件衣服也能跟前任来个顶头碰,原本带着小心肝儿烧钱玩儿的好心情顿时受了影响。
    超出自己掌控的意外,是最让汪一山讨厌的,这让他的脸略显阴沉。他看都没看白佳柔一眼,只是转身对店员说:“那件衣服多少钱?直接双倍从我的卡里划出赔给她吧!”
    许展此时特别佩服自己的哥哥——用钱解决一切的少爷派头,不是一般人能抖出来的!
    再人渣点的前任,最起码得说句“其实你很好,只是我们性格不太合适”这样的客套话吧?怎么能看见水汪汪的大美人,跟看见狗屎一般,直接跳过去忽视掉呢?
    白佳柔曾以为自己很了解汪一山。
    在哥哥的那个圈子里,谁不知道汪一山呢?
    能力、外貌样样第一,可他这个人其实里面是冷的,捂都捂不化,就算是当初主动追求自己的时候,那看似微笑的表情也是冷冷的。她虽满心欢喜,想要一口答应,可女孩的顽劣天性还是想欲迎还拒一下。
    当她看向那双笑着,却漫不经心看着自己的眼时,想好的措辞却怎么也吐不出。她总觉得那眼里都透着一丝不耐烦,好像如果自己不同意,那他下一刻就会转身走人,不做一丝的停留。
    于是,一向矜持的她,当着众人的面,落落大方地接受了汪一山的示爱。
    她清楚地记得,就算是俩人在交往的时候,汪一山也从来没有陪自己逛街约会,买过衣服。他总是说自己的生意应酬很忙。
    每个月,会有那么一两天,在傍晚时分突然打来电话,然后开车到校门口等候自己,再去酒店过上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