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糟蹋自己了,可是他只是在自己光裸的腿间蹭了许久,凶猛的力道,让人有一种快散架了的错觉……最后那略带腥味的液体一点不剩地喷到了自己的胸口和脸蛋上,王八蛋舒爽完了,心满意足地又搂着她像摆弄玩具似的亲昵了一会,就拥着双手被绑在床头的她睡着了。
    许展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哭肿了,加上之前吃得太饱,血液都往胃部流淌,还没自怜自哀够,也合上眼睛睡着了。
    就这么一会醒一会迷糊的,梦做得支离破碎的,半清醒的时候,就努力会想着与他有关的前尘往事……中心思想就一个:她许展到底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得罪了这姓汪的小人了?
    隐约又回到了十年前,记得那次撞车后,汪一山受了一咬之辱后,简直是看自己是眼中钉肉中刺,那个假期是多么的漫长难熬。
    那些大大小小的挑衅是记不清了,可那最后一次的陷害,真是灭顶之灾——臭小子居然把自己骗到了矿区废弃的井坑里。
    那矿井口的支架早已腐烂,结果汪一山还没来得及装鬼吓哭自己,那个矿井就坍塌了。俩倒霉孩子,生生被活埋在废井下二天二夜。
    幸好有其他孩子看见他们俩进了废井,及时找到大人并开展救援,不然俩人早就活活憋死在废井之下了。
    那两天两夜甚是难熬,因为井下缺氧脱水的缘故,也许小孩子对那些可怕的回忆着意淡忘的缘故,后来许展怎么也回想不起其中的细节了。只隐约记得自己被救上来时,自己的双眼被毛巾捂上,而那只一直紧紧拉着自己的小脏手被医护人员生硬地扯开,耳旁有一个嘶哑得刺耳的声音一直回响:“别忘了……”
    别忘了什么?许展出医院的时候就忘得干干净净了。
    汪一山他爸也知道是自己的儿子闯下大祸,除了包了许展的医药费,好像还被她后爹敲了一笔竹杠。
    当许展出院的时候,就再也见不到汪一山了,汪家老爸可能也是心有余悸,居然卖掉了矿区带着儿子走人了。那时候的自己也怪,好像还特意问了妈妈好几次,怎么才能联系到汪一山,真是脑袋进水,居然还对小煞星依依不舍的……
    当初要是她一个人被救上来,该有多好……
    太阳光投射进屋内的那一刻,许展才发现自己最后还是睡死了过去,手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身上的污渍也被收拾妥帖干净,,床的另一侧早已经没了汪一山的身影。
    许展腾地坐起身来,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走!
    她打量四周,发现床尾的躺椅上有一件女式的睡袍,连忙穿上再系好带子后,快步地走出房间,向楼下跑去。
    走到楼梯的一半,就发现原来汪一山在楼下的客厅里打电话呢。
    “嗯,好,你先把数据收集上来,我一会去公司处理……”看到许展下楼,汪一山也没有动,只是伸手指了指桌子,示意许展坐到一旁。上面摆放着特气腾腾的肉粥与几样虾饺、小笼包,
    许展恶狠狠地瞪了汪一山一眼,然后径直冲向了大门。
    这次很顺利,根本没有人阻拦她。只是冲出屋外后,许展有点晕头转向的。
    昨天到达别墅的时候,天色已黑,加上那飞一般的速度,许展根本没有看清周围的地形。
    现在一看,荒郊野外的,四周就这么一栋别墅,密林间是一条往山下去的盘山马路,别说车了,连一个人都没有。
    许展只能趿拉着拖鞋快步往山下跑去。
    一会下了山该怎么办?身上没钱,肯定不能打车回学校了,拦住过路人求救?只能这样了,汪一山没离开别墅,只要报案及时,那些不堪入目的腿间写真也不会流散出去……
    跑了能有20分钟,终于来到了山脚下,路旁有两个看起来30多岁的男人正靠在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里聊天。
    许展眼睛一亮,快步地跑了过去,大喊:“救命!大哥!救命!”
    两个男人看到许展跑了过来,愣了一下,立刻下了车。
    许展知道自己现在打扮不伦不类的,也弄不清这两个男人肯不肯帮自己,加上刚才跑急了,心蹦蹦直跳,喉咙也喘得发疼,她捂着胸口费力地说:“大……大哥,可不可以借我一下电话报警,我……我遇到坏人了……”
    其中一个魁梧的男人,想了想,从自己怀中掏出手机,解锁又拨了几下数字键子后,递给了许展。
    许展暗自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算是逃离险境了,看来是遇到了好人,她接过电话,听到里面等待的嘟嘟声响了三秒后,有人接通了电话。
    她立刻迫不及待地说:“喂?110吗?我要报案!我遇到了坏人,他把我从学校劫持了,还……还强迫我拍照片,请你们快派人来抓住他……”
    许展说了半天,可是那边却没人回答,许展怕对方掉线,急的又连声大喊了几声“喂喂”。
    “展展,你真让汪哥失望啊!”听筒里突然传来汪一山略带嘶哑的声音。
    许展吓了一跳,火灼般地扔掉了手机,又惊恐地望着身旁的两个男人。
    “许小姐,上车吧。汪总还等着您吃早饭呢!”其中一个男人彬彬有礼地说道。
    许展眨了眨眼,猛地转身还要跑。
    “许小姐,不要浪费时间了,这整座山都是汪总的,想要出去的话必须经过前面24小时监控的闸门……”
    许展顿住了脚步,有点明白了,自己就是齐天大圣,被人攥在手心里的猴子。
10九
    许展突然觉得,其实三贱客里的八卦王杨学姐还是挺可爱的,也许是在电脑前刷帖子刷得有点宅,居然傻乎乎地当着劈腿贱男的面儿,毫不留情地把实情抖落出来了。
    果然此话一出,立刻冷场,汪一山面无表情地深深瞟了一眼杨丽的大嘴叉子,又低头看了看许展,而那三位唯恐天下不乱的学姐也眼巴巴地望着自己。
    许展心里冷笑,无非就是个花心大少,吃着锅里的占着碗里的。真是够抱歉的,自己没啥经验,这个被迫上位的小三该演出什么样的戏?
    一会要上课了,再不去取书和笔记就要来不及了,往前走了两步,许展突然回身抱住了汪一山,翘着脚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地说:“汪一山,你太无耻了,有女朋友还跟我玩这个!”末了,还在汪一山油光锃亮的皮鞋上狠踩了一脚,疼得流氓一皱眉。
    也许是许展吃醋的恶俗让汪一山体会到了做流氓的成就感。他脸上的冰块,仿佛四月的桃花水浮荡开来,反手搂出了许展,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痞痞地笑着说道:“放学时乖点,在寝室里等着,公司里的事情有点忙,我不能来接你了,不过我会派人来帮你搬东西的,至于退寝的手续,我会打招呼给学校的,你什么都不用管。”
    许展冷哼了一下,一只手推开汪一山,另一只手插在连衣裙的兜子里,撇下看傻了的室友们,转身上了楼。
    到了寝室门后,许展顺着走廊的窗户往下偷偷一看,汪一山已经走远了。
    进了寝室又锁上了房门,许展才觉得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她坐在椅子上,感觉插在兜里的胳膊都是酸硬的,手心里一阵的湿滑,简直要把攥出水儿来了。她慢慢地从衣兜里拿出了质感厚实的手机——这是汪一山昨天用来给自己拍照的。
    方才在车上,他用这个手机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她早就留意到,下车后,他把手机放到了裤兜里。
    要不是那个什么白柔佳,自己还真没什么借口主动往他身上靠。
    汪一山用的是三星的B9388商务手机,双屏幕的大家伙还挺复杂,费了许展好大的功夫才拨弄开。
    里面的文件夹多极了,许展挑着图片文件夹挨个翻看,只等着心惊肉跳的艳照映入眼帘。
    突然,一个叫“欠收拾”的文件夹吸引了她的注意,许展直觉这里面应该是有猛料,立刻屏息凝神按了进去。
    里面果然都是她的照片……可是张张都穿着衣服……而且明显都不是近期的照片。
    有一张是在县城的邮局门口,刚上初一的她正追在一对情侣的后面推销着手里的电话卡。还有一张应该是她高二时在县里的批发市场批发上货的景象,只见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挂满了大包小包的货物,挤在塑料袋中间的自己正在雨中奋力地蹬着车轮子,还有情人节时,应该是高三的上半年,她拎着一大桶玫瑰,在电影院门口的人潮中奋战……
    许展快速地往后翻着图片,看得汗毛孔都根根竖立起来,这简直就是重度的变态偷窥癖!自己居然被尾随拍照了这么久?这比“果照”都吓人好不好?
    许展又前前后后翻查了几遍,一张艳照都没有。怎么会?是不是他拷贝挪移到了别处?可也没有删掉手机上的照片的道理啊?那禽兽不应该是在商场杀伐之余,以回味一下,私下蹂躏的小姑娘的*为乐吗?
    手机翻得正烦闷,突然铃声大震,许展吓了一跳,想按了电话,却不小心接通了。
    电话里是汪一山的声音:“没去上课吧?一会你玩完了,把手机关了吧。不然生意场上来一个电话损失了上亿的话,你这个偷电话的小贼可是卖身都赔不起的啊……”
    许展将电话扔在了地上,拿它当汪一山的脸,使劲地踩了个稀巴烂。
    上午的几节课,许展都是昏昏沉沉地度过,趴在阶梯教室的角落里,反复地琢磨自己该如何脱离眼前的窘境。
    不过她倒是想明白一点,决不能被汪一山牵着鼻子走。
    现在他跟自己这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