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他追到楼下是,哪里还有许展的身影。他气急败坏地接通了保镖的电话,询问有没有见到太太。可保镖却一头雾水地说,他们刚处理完与汪峰的纠缠,压根就没有跟着他们回家。
    时间来不及,忍住了想痛骂这两个保镖不打招呼便冲上来的冲动,汪一山又回头去拨打许展的手机,可是对方的手机已经停机了。他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又拨通了岳母家的电话,可是许秋曼似乎丝毫不知许展离家的事情,还一个劲地问他今天晚上要不要和展展一起回家吃饭?汪一山敷衍了几句,匆匆挂断了电话,心中只有一件事,展展究竟去哪儿了呢?
    第二天的中午,守在家中的汪一山知道了答案。他收到了一张信函,这是一家律师事务所发出的离婚申请。汪一山无视快递的小伙子递过来的签名笔,当着他的面,干净利落地把这封信撕成了碎片。然后派自己的手下去了那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代理许展离婚案的律师,明确地表示离婚可以,但是他要和许展当面细谈。
    当许展终于在律师的陪同下,来见汪一山时,汪一山敏锐地发现这女人几日不见,瘦了整整一大圈。为了让这次见面少一些戾气,汪一山特意抱来了儿子,打起了温情牌。
    几日不见妈妈,小诺诺也是闹腾地很,在看到许展时,立刻伸出小手,发出咿咿呀呀类似妈妈地叫声,吵着让妈妈抱。许展当日负气出走,其实这几日来也是对儿子挂念不已,立刻伸出手将儿子抱住。汪一山示意律师他要跟自己的老婆私下说上几句话,当只剩下两个人留着会议室里,汪一山沉声问道:“为什么和我离婚?
    许展脸上挂满了嘲讽:“你能说出些我不和你离婚的理由吗?这场婚姻从头到尾充满的都是谎言,欺骗,强迫,屈辱,尽早结束它才是正确的选择吧?”
    “真的一丝甜蜜都没有吗?”汪一山身子微微前倾,咄咄逼人道。
    许展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甜蜜?也许有吧,这段时间,他的改变曾经让自己真的以为,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是由她来主控的,多么可笑的错觉?当自己苦口婆心地劝他去找工作时,节俭地算计着家里的每一项开销时,这个男人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玩笑?是啊,这么有城府的男人,怎么会寄人篱下去当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呢?可是,他却连半点实情都没有吐露给自己。难道是怕自己向他的养父一样贪得无厌地索取更多的股票与金钱吗?好,她就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告诉汪一山,她许展除了儿子什么都不要。
    “甜蜜?你是说你装可怜骗来的那些东西吗?它曾经的确很甜蜜,可现在只让我觉得一阵恶心。汪一山,你怎么堕落到这份上?难道不装可怜,就没有女人可以上了吗?”
    汪一山定定地看着许展,“对,跟你我就是这么没皮没脸,你还想看我更没下限的?好,我马上就展示给你看!”
    说话间,这个男人居然长腿一伸,踏着会议桌便跳过来。许展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便大头朝下地被这土匪抗在了肩上,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律师事务所。
71大结局
    许展在汪一山的肩上拍拼命扭动,大声地呼喊着:“放开我!”
    走出会议室时,繁忙的上班时间,律师所里居然一个人也没有,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汪一山将许展塞到了车子里,而他的手下也早早抱着小诺诺上了另一辆车。
    车子并没有回到公寓,而是来到一家摩天大楼。
    当车子停下的时候,汪一山的胳膊已经被许展咬成了金钱豹皮。
    汪一山拽着许展下了车,一起进了电梯。
    “你说我欺骗你,好!那你就看看我是如何欺骗你的!”
    汪一山又拽着许展走出了电梯的大门。只见“展望金融投资集团”几个大字熠熠闪耀。
    “这个公司是我们结婚之前就开始筹备的,虽然总部在伦敦,但是正在一点点地将业务回迁到国内,‘展望”这两个字的寓意是什么,你懂吗?”
    看许展紧抿着嘴没有说话,汪一山又拉着她去了办公室,这是一件充满了女性柔美风格的办公室,造型流畅的办公桌,搭配有红色的老板椅和沙发,优雅的绿色植物装点各个角落,在天棚的灯光投射下,倒映出柔和的影。
    “这是我为你布置的办公室,紧挨着我的。所以我的人生规划里从来都是有你的,可是……”
    “可是为什么要欺骗我?”许展闷声问道。
    汪一山的俊脸陷入了生死挣扎。最后终于别扭着脸说:“因为我发现,你对那个没有钱的我也太好了,你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地跟我说过话,还会煮好吃的饭给我吃,还会给我洗衬衫……这个……是会上瘾的……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在跟你说……”
    估计是自己也觉得变扭得失去了往常强大气场,汪一山解释到一半时,突然飞起一脚就把身边的椅子踹倒了:“都是老王他们,没经过我的允许就冲了出来!该死的!”
    然后他转过身来,看似镇定,但嘴唇却微微发颤:“许展,我爱你!我不能让你离开我!”
    这近似乞求的话,他曾在心里说过无数遍,在他想要亲吻许展,她却倔强地扭过头不去看他时;在她绝食,抗议自己对她的禁锢时;在她千方百计地想要逃离他时,他都在心里无数遍地重复着:展展,我爱你,求求你,也爱我哪怕一点点。
    可他不敢说,有谁知道,恶魔般的盔甲里隐藏的是一颗脆弱的心,他怕听到许展无情的拒绝,怕看到她讥讽的眼神……就像现在……
    许展定定地看着他,脸上挂着有点冷酷的表情,她刚想张嘴回应,汪一山突然用他的唇舌封住了她的。
    另一只大手直接撕开了许展的衣服,露出她雪白肌肤,下一刻,汪一山一把抱起了许展,将她放倒在红色的沙发上,鲜红的颜色映得这半裸的女人更加娇艳可口,他伸出了舌头,舔着许展胸前的蓓蕾。
    许展忍不住惊喘出声,酥麻的快感在她体内流窜开来,可嘴上却不肯轻易地投降:“你爱我?可我……呜……”该死的男人!居然又用嘴堵住了自己想要说出的话。
    汪一山微微抬起身,看着自己身下的这个女人,她的唇已经被亲吻得有些红肿,目光迷离地微微喘息。
    白色衬衣纽扣已经因为被解开滑落到身侧,露出了包裹在淡粉色的文胸里的丰满的双|乳|,更露出了线条诱人的腰身,□的粉色的内裤已经半褪,露出一部分私密处的体.毛,黑而微卷,在内裤的中央,是一滩晕染开来的水渍……
    他的一只手渐渐地移动到她的双腿间,感受到她渗出内裤的湿意,不坏好意地隔着内裤揉捻她的肉瓣,
    虽然知道不能让他的J计得逞,但这男人掌握了自己太多身体上的秘密,他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节奏,在最短的时间内点燃自己身体里的密火,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闭上了眼睛,不自觉地分开了自己的两条腿,把密处完全暴露在了男人的跟前,汪一山没去看她的反应,扯开内裤紧盯着她的密处,直接低下头大口地舔着她的下.体。
    “啊啊啊……”许展惊叫了出声,她一直都搞不清,这个变态为什么这么喜欢亲吻自己的那里?就像现在,他的头深深的埋进她的两腿间,用舌尖进进出出的,试图得到更多。
    当许展拼命地用双腿夹弄着他的头时,汪一山迫不及待带地解开了自己的裤子,释放出激动地吐着黏液的巨蛇,再次分开她的双腿,直直地冲了进去。
    伴随着汪一山每次的尽根没入和抽出,一种极致的感觉直冲许展的脑门,她的腰激动一颤,无法克制地尖叫出来,“啊!不要啊……不行……我真的不行了……不要了……啊!”
    也许是在陌生的坏境下,许展的反应相当强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