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吧。”
    许展明白了,这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他请客,想请谁自己叫好了,干嘛让我叫,而且郭琳琳也不想跟他有什么关系了,我可不想当和稀泥的和事佬!”想着好朋友现在憔悴的样子,许展心里一阵心疼。
    汪一山把宝宝放在学步垫上,让他自己爬来爬去地玩,然后搂住了撅着嘴的小女人:“他们俩之间有误会,郭琳琳心里不好受,李峰也是一样的,我们就让他们见面,剩下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不好?”
    看着女人还是倔强的样子,汪一山又意有所指地说“感情要是分得出错与对,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相守在一起了。”
    许展知道,这话意指她与他。她沉默了一会,硬邦邦地说:“我没想要跟你在一起。”
    汪一山也沉默了,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我知道,谢谢你可怜我,收容我。”说完便转身去卧室换衣服了。
    今天她在医院被狄艳秋袭击,可是回家后,却一个字都没有告诉自己。
    如果说许展身上有什么是他最不能容忍的,那就是这个女人该死的独立!那种被她摒弃在心门之外的感觉,让汪一山的脾气腾得一下子就起来了。
    他只能借着换衣服的功夫,一点点地平息心里突生暴戾之气。
    就在这时,许展磨磨蹭蹭地也走进了卧室。将手中一杯果汁递给了汪一山。可看到汪一山只顾着扣扣子,连瞄都不瞄她一眼。
    知道自己再一次戳伤了男人现在堪比薄纸的自尊心,许展心里也有些别扭,可想安慰这个男人,经验又少得可怜,只能气鼓鼓地说道:“你还用人可怜?比谁都会摆脸色,脾气臭得像狗屎,还不许别人嫌弃你吗?不喝就不喝!”说着自己端着杯子一口气喝下了大半,可还没等把果汁咽下去,汪一山突然兜住了她的后脑勺,霸道地唇舌一下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附着过去,把许展嘴里的果汁毫不客气地吸走了大半。然后吧唧下嘴说:“幸好我们展展的嘴巴不像臭狗屎,香的很呐!
    说着更加不客气地一把扯下许展围在身上的浴巾,嘴里嘟哝着:“来,让我尝尝,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更甜?”
    许展没想到这男人竟然不要脸到连生气都不忘吃豆腐,只能拼命地抢着浴巾,大声地说道:“再耍流氓,李峰就别想见着郭琳琳了!”
    “……”
    四人见面会是在一家大厦的顶楼餐厅里进行的。李峰包下了整个餐厅后,早早便坐在座位上等待了。可当汪一山他们出现时,李峰愣了一下,因为来的人中多了一位“青年才俊”。只见郭琳琳挎着一个男生的手,挺胸抬头像一只骄傲的小母鸡向自己走来。然后在李峰对面的座位上款款坐下。
    几个人中,无力感最强的其实是许展,当她跟汪一山去接郭琳琳时,就有点火星撞地球!她真想把自己的闺蜜扯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把她的脑子甩出来,好好地查看一番。
    拜托!就算要示威,也请找个靠谱点的好吗?
    这货是哪个淘宝店的租赁男友?一小时多少钱?她真想告诉他,不是所有的男人头发上抹上发胶就是精英,那副细瘦的骨架在不合身的西服里晃啊晃的,白色衬衫上还别致地打着一个夸张的领结。可这位哥哥在俩个名副其实的大帅哥面前,气场感十足,自信的长脸上居然还能摆出“全宇宙我最帅”的表情。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样,神气活现地坐了下来。
    “这位是?”李峰回神倒是很快,笑着问道。
    “你好,我是郭琳琳的男朋友。”竹竿孔雀男翘着下巴答道。而郭琳琳也翘着下巴,一副“我好幸福”的神情。
    李峰听了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来。
    孔雀男一看对方还挺讲究的,也伸出手来,准备礼节性地握上一握。
    可握上的那一刻,孔雀男便发出一声惨叫。李队长的老虎钳扭得这位脸痛得都变形了,再也无法摆出“俊帅邪佞”的表情,然后就被李峰一路拖着,扔到了餐厅的直达电梯里。
    当李大队长回来的时候,表情愉悦地对着满桌子的人说道:“行了,傻.逼清理干净了,我们可以上菜了!”
    郭琳琳都没反应过来,张着“O”型嘴,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怎么能这样!”
    李峰一本正经地说:“我可同意分手,你还是我的女朋友呢!他居然敢跑到我的面前示威!也是……我刚才太斯文了,等一下,吃饱了饭,那小子还在的好,我再好好的揍他一顿!
    郭琳琳的小破胆不禁吓,听了李峰这么说,脸色发白,连忙低头开始写短信。
    许展坐在她身旁,一眼瞄到什么“快点走,钱以后给你”之类的奇怪的话。看到这,她突然对李大队长肃然起敬,智商这么高的男人,为什么相中了她身边的这颗傻汤圆?
68六十六
    这顿四人约会晚餐开局就气氛诡异,再好吃的东西也味同嚼蜡。
    汪一山对哥们也算够了意思,便借口孩子的外婆有事要早回去,便凉下郭琳琳,拉着许展走人了。
    许展对头看过去,郭琳琳被李队长的一记眼儿刀钉在座位上,如同快要被野兽吃点的小耗子,可怜兮兮望向自己的眼神儿太催人泪下了。
    这男人手劲儿太大,许展挣脱不开,等进了电梯才瞪眼睛:“你怎么把郭琳琳一个人扔在那了啊!”
    汪一山莫测高深的说:“你是我的媳妇,把你也留下,不是便宜了李峰那小子?”
    看许展要抓狂,汪一山才笑着说:“李峰就是看着凶,他追起女孩来,内心绝对比你姐们儿还纯情,让人恨不得在他屁股上猛踹一脚,我也很担心我哥们啊,怕他这辈子的贞操都给不出去。”
    许展的眉毛微微挑起,越过汪一山高大的身体,绷着脸看着面板上的数字键在跳跃:“那你可以好好教教他,这毕竟是你的强项。”
    话刚说完,许展就有些后悔,酸意还能不能再浓些?一鼻子熏死她算了!
    看来这话也熏到了汪一山,一直到达一楼,他一直看着许展半个字也没有说。
    直到电梯的门打开,汪一山才在许展的身后说道:“……那时,我以为此生跟你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其实那样一点也不快乐……”
    许展听了,心里怪怪的,只是快步向前走,可汪一山在后面拉住了她的手,许展没有甩开,任凭他拉着,俩人渐渐并肩而行。
    都市的夜晚,密如繁星的灯光时亮时,在静与躁不同的节奏中,演绎出别样的平仄,而许展的心此时又是怎样的节奏?她自己其实也是不大清楚的。
    汪一山在公司的表现极佳,很快被提升被部门经理,待遇也是按年薪计算了。他提出要给许展买一辆代步车,免得带着孩子奔波于自己和岳母的家中不方便。
    其实汪一山原来的意思是要再请一个司机的。
    许展差点掐断他的脖子,钱都是要留着儿子的,怎么能养闲人呢?打出租车也很方便。可是有几次带着孩子玩出,却遇到了下雨天,窘迫地躲在屋檐下一辆车也拦不到,小诺诺被雨淋到,不舒服地咧着小嘴哇哇大哭,心疼得许展当时恨不得立刻买一辆遮风挡雨的小车。
    回到家打开电脑,点进汽车网站一路比较后,许展相中了吉利熊猫微型车,卡通的外形,高安全星级的保障,亲民的价格,爱国的品牌,真是接送孩子的利器啊!
    可是要拿出四万元买车,还是心里一阵不舍,可看看诺诺这两天有点被晒伤的小包子脸,还是一咬牙,决定了。
    跟汪一山一说买车的事儿,他瞪着屏幕里那只趴伏得可爱,卖萌感十足的小车,惊讶地说:“这是玩具车吧?能开吗?”
    可看着许展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那只小熊猫打量个没完,他便说道:“你喜欢这个风格的,我知道了,我已经找好了私人女教练,每天给你单独授课,等你把驾照考下来,我们就去提车。”
    于是许展每天乖乖地跟女教练跑直马路,练调头,风里来,雨里去,等到小本子拿到手的时候,果然一辆白白净净的小车安静地停放在小区的公园旁,等着女主人前来“破处”。
    可惜女主人拿着钥匙,有点脑中风的前兆,手抖个不停。
    “这个是我看好的那款?”许展看着车头的“BMW”的标志,倒吸一口冷气有没有?
    “嗯,差不多的风格,都挺可爱的。”汪一山其实也挺不满意,自己老婆的第一辆车,却只能买了一辆三十多万的,装穷人的痛,痛入骨髓!
    “这……这,这得多少钱?”
    “不到四十万。展展,你先将就开?等过2天,我涨工资了,咱们再换一台好的。”说着,汪一山便打开了车门,示意许展坐进去。许展一把拉住他,死死抱住了他要迈进去的那条腿,小心翼翼地把车门关上,然后拽着他的衣领,尽量心平气和地说,“走,咱们去把车退了。这提回家没到一天呢吧?能不能退全款?”
    汪一山眨了眨眼,有些哭笑不得地说,这又不是超市买东西,难道还会全额退款不成?就算你没开,现在退回去也只能说二手车的价钱。
    许展一听就开始跳脚了:“四十万呢!你连商量都不跟我商量,就一声不响地买了这样一个烧钱的玩意,我敢坐它吗?直接背着它上街得了……”
    县城的小辣椒算是被热油浇着了,不到片刻的功夫,在小区里遛弯的叔叔大爷围上来一大片。有的在许展机枪般的扫射中听出了来龙去脉,便纷纷指责汪一山的不是。
    “我说小伙子啊,这么贵的东西怎么能不跟媳妇商量就买呢?看看,这下你媳妇得上火了,还不赶紧跟人家道歉,以后你可不能这样啊……”
    这样家长里短的八卦场面,是汪一山不熟悉的。被众人七嘴八舌地指责一通,汪一山有点挂不住脸了。他也不管车了,拉着许展就回了家。
    许展看汪一山脸上绷得没有半丝褶子,再想想刚刚批斗大会的场面,便知道他的少爷脾气发作了。不过仔细一想,方才自己的确有些过分,便也闷声不吭不再说话,可脚还是不知不觉地走到落地窗前,头痛地望着楼下那辆车,真是愁云满天。
    “我现在的工资买一辆车还是绰绰有余的。你至于这么跟我急赤白脸的吗?”
    许展听了他的话,跟小狼狗似的,冲到了汪一山的面前。
    “这真是收入一涨,脾气也见大了。你当你买的是棒棒糖吗?快四十多万了,我们家存款都没有这么多,你到底拿什么钱买的?”
    汪一山坐在沙发上,手指轻敲着膝盖几下,便从容地答道:“刷信用卡,分期付款买的……你什么也不用想,我负责赚钱好了。是男人就该让老婆孩子过上体面的生活。你要开辆玩具似的破车带着我儿子在马路上玩儿命?我得脑袋进水了才能答应。”
    许展深吸了一口气,对汪一山说:“好生活谁都想过,可我想过的生活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
    你从小到大过得什么生活,我心里清楚。吃穿用度样样讲究,这样的生活,我说不羡慕那是假话。可是现在,你的工作刚有起色,收入也增加了许多,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过上一段节俭的日子。等我们攒够了第一桶金,你就可以自立门户,东山再起。到那时,你给我买这样的车我就跟你急。少于一百万的别拿出来丢人现眼!这就是我的想法。”
    说着,许展直直地望向她的丈夫。她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算不算是给他压力了。可是连着几天看着他在公司里加班加点,直至深夜才回来,便不用得想起以前那个他,高高在上,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的意气风发。曾经登过封顶的人,怎会迷恋小山丘上的莺飞蝶舞。如果可以,她愿意帮助他一点一点地攀爬那座曾经坠落下来的那座山峰。
    汪一山看着这个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已经长至腰间的长发,是她在家中用小剪子一点一点修剪出来的。身上穿着的那件线衫,好像也是她前几天买来的丝线用钩针一点一点地钩织出来的。无论他宣称自己的工资涨了一万还是贰万,这女人的钱包依然还是捂得紧紧地。
    这女人血管里留着仿佛葛朗台的嫡传血脉,真恨不得一个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