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此时开始放荡的大叫,更是主动地扒开自己腿间的花瓣,命令着男人用力的抽。插,不知道他亲爱的父亲,收到这盘光碟时,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抽掉了香烟后,汪一山懒洋洋地问自己身旁的保镖:“这位贵客明天的行程,她的伴游都安排好了吗?”
    保镖低声说道:“伦敦的黑巷,游客的禁地,一个漂亮的东方女人突然迷路出现在那,被三五个彪悍的黑鬼轮.J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事后就算是报警,也死无对证。”
    汪一山摇晃着酒杯,不太满意地问道:“就这些?”保镖心领神会地说,“人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个个都带着脏病!被黑人侵犯过后,得了难以治愈的性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最起码下.身常年得散发着难闻的恶臭,死不了,但是糟心得很啊!这样的女人算是废了,没有哪个男人会有这么重的口味,连最下等的娼.妓也不如!”
    这次汪一山总算是满意点了点头,又吩咐道:“在国内,偷偷保护着我太太的保镖辞了吧,居然让那些不相干的人贸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换些得力的来!”
    保镖心里一阵腹诽:这真是冤枉啊,谁能想到一个大肚子的孕妇的杀伤力那么强,而且许小姐也是杀伤力不弱啊,保镖没反应过来呢,人孕妇已经倒下了,不过这话可不能给大老板说。
    宝贝得跟眼珠子似的人儿,让她动手打人,那手心还疼着了呢!
    等保镖退下后,汪一山关掉了电视,明天的那场好戏,他没有兴致去看可了,因为他得马不停蹄地回去。
    在那件不大的公寓里,有着他全部的牵挂。
    只是不知道,当他回去时,那个小女人,会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脸色呢?
    作者有话要说:周日累得脱力了,周一也没恢复元气,明天一定憋出一饱满的呈现给大家,嘴乃们~!
65六十三
    许展的脸色的确很难看,直到她快入睡的时候,汪一山才发来一条短信:明天返家,面谈。
    这样公式化的信息,堵得她心里一阵难受,恨不得把这条短信从屏幕里扯出来,在脚下狠狠地跺上几脚。
    白天她还在劝慰郭琳琳,可是自己呢?却怎么也劝慰不了。
    她这辈子唯一谈过的半吊子恋爱,只是跟汪一山这个变.态。
    抹去童年的因素,如果能够从容地挑选的话,她闭着眼睛挑,也绝对不是汪一山这一款的。
    大色狼什么的滚到一边去!什么女人都能上!下面全部烂掉!
    以前也不是不知道他有很多女人,可为什么现在脑子里反复纠结的都是这件事,想到他曾经在别的女人身上施展着,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难以启齿的招数,那种逼真的代入画面感甚至让她隐隐作呕。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许展生气地盯着手机许久,终于深吸一口气,拿起了电话。可是手机上显示得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是我,白嘉诺……”许展听得一皱眉,他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电话那边好像看见许展似的,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别撂电话,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许展耐着性子问:“什么事,请快点说,我要睡了。”
    “我能帮你收购汪氏集团20%的股份,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许展一下就坐了起来:“什么?”
    “汪氏最近周转不灵,不但变卖了一些子公司,还出售了一些股票套现,我正好闲着,趁股价暴跌,收购了20%,我可是听说了你的一些事情哦,你不是一直想要报复汪洋吗?怎么样?你我联合就有60%的股权了,想不想跟我再次合作,掀翻汪氏集团这条大鱼?”
    白嘉诺抛出的诱饵让许展真的很心动,可是汪一山曾经说过的话,她也记得分明——白嘉诺不是个适合的拍档!
    “你在犹豫什么?机会难得,过几天等到汪氏的股价反弹,我们可就错失良机了!”
    许展咬了咬牙,觉得先探探虚实再说:“先让我看看你的股份授权书,然后聊合作的事情,好吗?”
    “好啊,事不宜迟,我一会开车到你家楼下,我们找间餐厅边吃边聊。”
    还没等许展拒绝,白嘉诺已经阴险地撂了电话。
    天色已晚,许展没法把宝宝一个人放在家里,只好抱着宝宝一起出了门。
    白嘉诺坐在车里,看着那个女孩抱着婴儿向自己走来时,竟觉得许展很像西方油画中的玛利亚,少女的脸庞,丰硕的胸膛,加上怀中酣睡肥胖的宝宝,真是意外地搭调和谐。
    “我带着孩子,不适合去太远的地方,我们就在街对面的7—Eleven店里聊吧!”
    这显然不符合白嘉诺的心意,他勉强笑着点头。街角的便利店里,冷冷静静,除了在收银台听着音乐的店伙计,也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商店的一角吃着关东煮。
    在便利店的早餐台前坐下后,白嘉诺若有所思地看着许展在货架前挑选再三,最后请自己喝了一杯最廉价的热奶茶,而她自己则什么也没有喝。
    想必自己方才在电话里的提议让这女人真的动心了,洗车液都能空瓶子兑水充数的小J商,居然舍得拔下一根毛来请客了。
    白嘉诺觉得自己此行一定会得偿所愿的。于是笑得愈发自信,可惜女人怀里的那个小东西真是碍眼。
    小宝贝白天睡得足,今晚到了晚上也很精神,这时咬着小水瓶冲着白公子甜甜地微笑。
    白嘉诺略觉吃味,没想到汪一山的儿子这么可爱,想到这孩子是从他垂涎许久的身体里孕育出来的,白公子有种将这孩子撇出去的冲动。
    许展单手抱着孩子,仔细地看了看他递过来的股权认购书,问道:“说吧,你的合作条件是什么?”
    白嘉诺自信地笑着说:“我要你。”
    许展听得一愣,白公子言情片看多了吧?真以为这句台词很霸气侧漏吗!不由得小脸一绷:“白少爷,你要是大晚上来说笑话的,恕我不能奉陪。”
    说完起身便要走。
    白嘉诺连忙伸手拉住了许展:“你怎么还是这样点火就着的脾气啊!这也是为你着想啊!别以为你拥有40%的股份就可以高枕无忧,汪洋有的是让你出局的方法,难道你还真想跟那个落魄又滥情的小子混沌地度完下半生吗?跟着我有什么不好,我不会像汪一山那样限制你的自由,做我的情人,我会让……你们母子过着应该拥有的衣食无忧的日子的。”
    许展怒极反笑:“汪一山的确是配不上我,怎么?你觉得自己更优质些?”
    白少爷脸上的笑意逐渐扩大,本身就很俊帅的脸,此时笑容似乎也会放电:“那你说说看,我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吗?”
    许展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你的确很帅,又不缺钱,相信很多女孩会为你前赴后继,所以这么优质的人执着于一个生了孩子的已婚妇女就说明一点——脑子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说到一半,她看到白嘉诺又要张口辩解,便扬高声音,一字一句地说,“千万别说我魅力大,迷住了你,我自己的斤两自己清楚。你也无非是想恶心一下汪一山,证明你不比他差,可惜,我是不是名牌车子,没法让您随心所欲地拥有。”
    “没法?”白嘉诺笑了,他突然靠近了许展,嘴唇贴着她的耳垂,暧昧地说,“该不会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太绅士了,你比较喜好汪一山那样的霸王硬上弓吧?”
    一直在超市徘徊的那个中男子见此情形,想要过来解围,可许展早已经狠狠地一脚踩向了白嘉诺,疼得他立刻松开了钳住许展的手。
    小诺诺看着白公子跳脚的样子,居然乐得咯咯拍手。
    白嘉诺哪是受气的主儿,冷着脸问:“你以为我不会打女人吗?”
    “你以为我没有被男人打过吗?你倒可以试一试,看看打完我后,你会不会比现在更像一点男人!真想不出你是怎么长大的,怎么这么幼稚?你要是不服气汪一山,就像个男人一样光明正大地与他斗上一斗,总是捡他用剩的找存在感,会让人以为你暗恋汪一山!”
    “你……”白嘉诺被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可是一时词穷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许展的话。这个女孩的身上总是有一种韧劲,莫名地吸引着他,可是他又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此时只能恼羞成怒地说:“这么说,你爱上了这个曾经强行占有你的男人了?他曾经付诸给你的屈辱,如今都变成了快.感了吗?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贱的女人!那你当初何必让我帮你逃离汪一山呢?”
    许展有些疲惫,她有些后悔自己贸然出来见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了:你问我汪一山哪样比你强,好,那你听着,他可以为了我,流干自己身上最后一滴血:他可以为了我,散尽家财再所不惜:他可以为了我,背得一身骂名,而置人伦于不顾!
    你!白嘉诺!能为我做到上面的哪一样?凭什么自以为是地跑到我面前摆出一副施恩金主的德行?我贱也好,贵也罢,跟你白大公子没有任何关系,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白嘉诺破产的那一天,不会有任何女人甘愿放弃一切地陪在你左右!这点你永远也比不上汪一山!”
    说完,许展抱着孩子离开了便利店。
    而白嘉诺愣愣地站在原地,思索着许展方才的话。
    而那名中年男子也在许展离店之后,走出了店门口。
    他举起方才一直握在手里开着免提的手机,挂断了免提键后,对着话筒说:“喂,老板,你方才听见了吗……”
    那天夜里,许展很晚才睡着。
    可是凌晨的时候,就被房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惊醒了。
    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了提着行李箱的汪一山走了进来。刚刚睡醒的面部肌肉还有些酥软,一时间摆不出理想状态的□冷脸,披散的长发有几绺不听话地撅翘起来,此时在男人的眼中,这一脸睡意的女孩,真是像晚上给大灰狼开门的小红帽。
    等许展回过神来,立刻放下眼皮,闷声不响地转身回到卧室,当她想要关上房门时,一只大手抵住了门板,一双暗流涌动的眼直直地盯着脸蛋松垮的女孩。
    “不知道是哪家医院吗?赶紧去看一看你的秘书吧。儿子都五个多月了,想必很想爸爸吧?麻烦你走的时候,也把你的行李一并带走,何秘书那么爱你,应该也会给你一处容僧所。”
    汪一山听了这醋味四溢的话,笑纹在嘴角慢慢漾开:“与你重逢后,我压根没碰过别的女人,她肚子里的孩子与我何干?”
    悬了一整天的心,在听到这句最准确无误的解释后,真的有种尘埃落定的松懈。可许展对自己的反应,马上惊醒得有些自我怨弃,便固执地再推了推房门,说道:“你不用跟我解释,你睡多少女人与我何干?现在想扮成原厂没有开封的处男晚了点吧?”
    汪一山再一次印证了什么叫做“黄天厚土,人贱无敌”,他居然满脸脸深情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的第一次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