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冷得彻底,一切都交由保姆处理。她整天关心的就是听音乐会,或者是与朋友外出饮茶。可就算是这样,在小一山的心里,还是期待着与母亲有亲近的机会。
    可白云芝,甚至在闹离婚,离家出走之前,都没有与自己做过任何形式的诀别。
    就是那时,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就是白云芝恨不得甩之而后快的累赘……让小小年纪的他变得异常叛逆。
    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生,一定很轻松,只需要记住谁辜负了自己,谁亏欠了自己就足够了,完全不必为其他人担负责任,承担过失。
    白云芝埋怨够了前夫,便抹着眼泪说道:“一山,你的亲生爸爸是个位高权重的人,当年,我怀里你,却没法跟你的生父结婚,又顾及着你外公为官的清誉,加上汪洋当年死缠烂打地追求妈妈,我只好顺水推舟下嫁给了汪洋那个混蛋。妈妈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都是为了让你不背负上私生子的骂名啊!可是汪洋却一直在外面沾花惹草,还……还害得我也染上了病,妈妈再也忍受不了了,只能一走了之。
    妈妈本来是想自己安顿好了后,再把你接到外婆家的。不过后来汪洋的家业越来越大,这么把你接走,太便宜那个王八蛋了!原想着,你能继承他的家业,可没想到……”
    汪一山再好的耐性,也有点听不下去白云芝的神逻辑了,便打断了白云芝的哭诉,咬着嘴里的烟嘴问道:“这么多年了,你连外公都一直不怎么联系,怎么这次倒想着回来了?”
    白云芝倒是一脸的喜色:“孩子,妈妈在国外结婚了,你的戴维叔叔经营着一家很大的贸易公司。我和叔叔一直没有孩子,而且他又有不孕症,他想领养一个孩子,可是你知道照顾孩子是麻烦的事情,我自己有儿子,干嘛还要领养一个不相干的。所以我想要你来到美国,跟我们一起生活,也可以帮助戴维打理生意上的细节。”
    汪一山站起身来,他觉得这次来得一点意义都没有,如果有可能,他甚至希望自己是当初在医院被抱错的孩子。
    “白女士,我现在已经过了需要妈妈的年龄了,一起生活?还是免了罢!不过我还要恭喜你找到了人生的第三春。既然你经济条件尚可,没事的时候多来看看外公吧!我的两个舅舅都在打拼着自己的仕途,忙得很,家里的佣人再周到,也代替不了儿女的关怀,你注定当不了好妈妈了,那就弥补一下,当个好女儿吧!”
    说完,汪一山站起身来,留下一脸尴尬的白云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门。
    回家的路上,汪一山买了水果还有一双给张家新的最新款耐克球鞋,顺便去探望了自己的岳母。虽然以前,一直拿着这母子二人威胁着那个小女人,可就算许展偷偷跑到南方的期间,汪一山对这两个人也没有半点的亏待。结婚后,总是时不时地去看望一下许秋曼。
    当许秋曼开门的时候,嘴里还念叨着乱花钱买东西了。然后,让汪一山坐到了沙发上。
    当初汪一山和许展出事后,他醒来时给许秋曼打电话,说两个人去国外待产,并没有让她知道女儿早产的详情。
    越是知道了汪洋当年的兽性,汪一山对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更添加了几分敬仰之情。
    “妈,我来接您去看看许展和宝宝。晚上佳新放学后,你们一起在我那吃饭吧!”
    许秋曼连忙笑着点头,然后从又拎出早早就准备好了一个大包裹和装满鸡蛋的竹篮子
    “这是我前段时间新买的棉花,又做了几个冬天时孩子用的小夹袄,不同尺码的各有一件,还有这是我回县城里买回来的土鸡蛋,超市里的鸡蛋都是吃饲料的鸡下的,没有营养……这些鸡蛋就不一样了,是吃蚂蚱草籽的土鸡下的……”
    汪一山含笑接过这些东西,任凭岳母絮絮叨叨了一路,开车带着她回了家。
    母亲的来到,让公寓里变得热闹起来。许秋曼抱着自己的小外孙,亲了又亲。自从跟张大贤离婚后,安逸的生活让她脸上的愁苦消散了很多。
    趁汪一山外出去接张家新放学的功夫,许母犹豫地问道,汪洋有没有欺负她们母子。
    于是许展就说出了汪一山离奇的神十,和汪洋恩断义绝的事实。许秋曼听得瞠目结舌,却又如释重负。
    “那样的禽兽……断了也好……只是你们现在靠什么生活?以前汪一山给妈妈一张五十万的存折,说是给张家新以后留学用的,你弟弟那成绩,这笔钱恐怕是用不上了,还有……我现在住的房子实在是太大了,要不把它卖了吧!”
    许展抚摸着妈妈的眉头:“看你,又开始皱眉头了。我们两个年轻人有手有脚的,哪需要你跟弟弟操心。汪一山已经找到了工作,还不错,老板预支了他薪水,说是以后还有红利呢!你看看那桌子上泡着的海参,我们哪里像吃苦的样子啊?”
    许秋曼知道女儿说得动听,叹了口气:“难为那孩子了,当老板当惯了的人,突然要去别人的手底下打工,心里也得憋着一股火啊,为了你和孩子,他也算是努力上进了。你把家里照顾得好好的,别因为钱多钱少的跟他使小性子,一山这孩子,如今看来,倒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他没了偌大的家业,对我们女人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平淡的日子才是福啊!”
    母亲话里的意思,许展明白。只是……这婚姻之树,是由一粒畸形的种子种出来的,怎么可能长成一棵繁茂的参天大树呢?
    那天到了晚上,送走了岳母和小舅子后。
    许展洗完了澡,出来时,发现汪一山坐到了床边,像狼一样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裹着浴巾的身体,偏偏露出一副受气挨踹,小狗似的表情问道:“展展,今晚……我能不能在这儿睡?”
    作者有话要说:任务完成!\(^o^)/!小黑屋再见!
62六十
    许展是很想说声“不行”的,
    可她想起半夜起来喝水时,有几次看见汪一山从沙发上掉下来,却累得不肯再爬上去,穿着一内裤,拽着一件毛毯,蜷缩在地板上呼呼大睡时,她也觉得那个沙发对于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来说小了点。
    所以听到汪一山这么一说,许展便说道:“也行,你在这睡吧,说着,就拿起枕头准备去客厅。
    汪一山一身手臂,握住了许展的手腕:“你也睡这。”
    许展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又马上接口到:“就是睡觉,我肯定什么也不做!”
    许展咬了咬嘴唇,低头看着那个摇着她胳膊的男人,连睡好几天的地板了,也够他一受的,作为家中赚钱的主力,偶尔也需要在绵软的大床上补充一□力。
    于是许展又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薄被,将两个枕头分开了一段距离后,再靠边儿躺了下来。
    挺好的大床,愣是弄出了楚河汉界,汪一山眼睛微微眯缝了一下,也在大床的另一侧规矩地躺了下来。
    在一片黑暗中,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过了许久,汪一山伸过了一只手指,轻轻地搭在了许展的小手指上。她一缩,想躲开,却被那手指紧紧地勾住了。
    这样的小把戏,让许展的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悸动。
    她突然回想起了那年自己掉落到了冰河之中后的情景。
    坏男孩先是幸灾乐祸地卡看着自己的水里扑腾,后来发现自己要沉底儿了,才把自己从河里拽了上来。然后几个男孩轮流放狠话,威胁着小落汤鸡,要是敢回去告状,下次就把她沉到井里,再也上不来!
    大冬天,自己的棉袄湿透地回到了家。恰好妈妈带着弟弟去医院看病了,只有张大贤一人在家,三斤猫尿进肚,已经开始骂骂咧咧的,看着许展头发上都结了冰碴进来,二话不说,顺手操起放在小床上鸡毛掸子,罩着她没头没脑地一顿猛抽。
    “妈的!刚买的新大衣,沾得满身是泥!给我滚出去找你妈去!别再我跟前儿碍眼!”
    就这样,还没有感受到屋子里半点热乎气,许展就被踹出了房门。
    她一抬头,就看见汪一山坐在一旁的台阶上看着自己。
    “你……你又想干嘛!”那时的许展,是真的有点怕了这个冒坏到家了的小男孩。
    他一定是听到了方才屋里的动静,此时,一动不动地看着许展小脸上被抽出的红印子。
    许展赶紧往楼下跑,可没跑几步,就被他撵了上来:“跟我走!”
    就这么一句话,小小的她就被那个小恶霸挟持到了他的家里。
    那时,汪一山就和汪洋分开住了,临时租住的两套公寓,门对门,既不影响老子花天酒地,也不影响小的为非作歹。
    等到许展被推进小公寓的浴室时,她才知道,他是要让她洗个热水澡。
    当洗完澡后,汪一山还给她冲了一杯好喝的雀巢橙汁热饮。这种饮料她只是在电视上看过,酸酸甜甜的滋味让她看汪一山那小豆芽的德行,都顺眼了很多。
    好像就是从那时起,他们的关系才慢慢地改善吧?
    汪一山虽然是在城里上学,可他总是周末回到县城,到学校门口去接自己,然后俩人回到他的小公寓里,打打游戏,聊着彼此一周的趣事。
    那时,汪一山的家里有好多漫画书,什么《电影少女》、《DNA》一类的□小漫,简直看花了纯情小萝莉的眼儿。
    “你怎么老看这些书啊!还不害羞!”虽然这喊着,可眼睛还是好奇地黏在书页上,惋惜着为什么男主和女主没到关键的时刻,总有人来搅局呢!
    “这有什么害羞的?我们班的女生还有跟高年级男生亲嘴的呢!”看着许展不相信洗睁大了眼睛,少年更起劲儿了,“就在我们学校的后山,不但亲嘴,那男生的手还伸进了女生的衣服里了呢!”
    许展不禁好奇:“亲嘴有什么意思啊?多脏啊!”
    汪一山想了想:“可能是你们女孩的口水甜吧!不然我爸为什么那么爱啃女人的嘴!”小女孩听了,不由得吧唧了一下嘴巴,想尝尝自己到底是啥味儿。
    汪一山看着小女孩那副呆蠢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比他们班的班花都好看。
    “你自己尝不出来,要不我亲你一下?”
    许展听了,脸腾地一下红了,可是她也很好奇,为什么电视里的叔叔阿姨都喜欢亲嘴。便也不说话,顶着苹果脸,学着电视里的模样,闭上了眼睛。
    那时的她,感觉到少年的手指,轻轻的抚上了自己的,然后鼻息离自己越来越近,两片软软的嘴唇轻轻地碰上了自己的,像蜻蜓点水一样匆匆掠过,那滋味,就像一枚青涩的橄榄……
    “你害得我掉到水里那次,为什么有偷偷跟着我回家了?”被回忆搅得心烦,黑暗中,许展突然轻声问道。
    汪一山沉默了一会,轻笑着说:“怕你回去告状,本想偷听一下动静的。”
    “……那为什么又把我拽到你们家?”
    “因为我发现,原来那个小辣椒其实就是个小可怜,欺负起来,没什么成就感了。”
    听到这,她猛地抽回了手,变态就是变态,还能指望他说出什么动人的话来?
    “楚河”那边的男人,却顺势一翻身“游”了过来,将她紧紧地揽在了怀里。
    “那天你洗完澡后,披散着头发穿着我的睡衣,坐在大床上,一口一口地喝着热饮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展展,我从小到大都不没有执着过什么,甚至我妈在我九岁那年不告而别,我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要去亲自去找她……可就是你,我怎么也放不下,展展,要不然你教教我,让我怎么才能放下你?”
    许展听得哭笑不得,她被个疯子缠上,也很想请教一下怎么才能摆脱好不好!可嘴刚一张开,已经被火热的唇附上。
    这个吻不同于以前充满□气息的热吻。
    倒像是童年时,那青涩的初体验,嘴唇被轻轻地含住,那舌尖在虔诚地膜拜着自己的唇线,绵软得如同小学时,百吃不厌的棉花糖。
    可能是白天忙着招待妈妈,累的手脚酸软,许展身子僵硬了一下,却并没有抵抗着不带侵略性的吻……
    汪一山果然如他说的那样规矩,几次同床虽然会索取一些,亲吻拥抱的小福利,但是真是很规矩地盖被子纯睡觉。
    许展其实也觉得自己跟汪一山现在的关系很诡异,按理说自己一心想要摆脱他,可又嫁给了他,恨他入骨,却又为他生了孩子,现在终于等到了离开他的机会,俩人却好像又谈起了,你猜我就不告诉你的青涩的恋爱?
    最起码,在汪一山出差的第三天里,自己已经魂不守舍地在电话旁发愣了足有两个小时。
    明明每天都按饭顿跟自己打电话的,为什么今天到了晚上后没有呢?
    等到自己回过神来时,手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拨通了号码,那边响起来一声:“喂!”
    许展吓得赶紧挂断了号码,不一会那边就反打了过来。
    “喂……”许展硬着头皮接通了电话。
    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很沉稳,但语调微微上扬,透着一张难掩的雀跃:‘你方才给我打电话了?
    许展只好硬着头皮说:“哦……是小诺诺玩手机,不小心碰到了键子。”说着摇了摇手里的儿子。
    小诺诺咬着手里的小水瓶,不知道妈咪在玩诬陷,看到妈妈摇晃着自己,以为在跟他做游戏,立刻兴奋地扔掉了水瓶,拍着小手,咿咿呀呀地说起了“baby爪啦国”语。
    汪一山语调慢慢平抑了,他又接着问许展,今天岳母有没有过来帮忙做饭,最后说道:“对了,我可能要晚几天回去,公司派我去英国跟一个客户当面洽谈,你和宝宝需要些什么,我正好一并给你们带回来。”
    “不用,你别乱花钱,还有……”说到这,许展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前几天,胃痛了几次,不要多喝酒……好了,挂了。”
    撂下电话后,许展抱起怀里的肥宝宝,懊恼地摇了摇他:“妈妈最讨厌你爸爸了!烦死他!不会来才好!”
    宝宝笑得刚开心,露着刚刚冒头的小牙,冲着口是心非的妈妈连吐了两个泡泡。
    汪一山愣了好一会,才收起电环,嘴角的微笑像放开的烟花,爆出了迷人的灿烂。
    只看得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屏息凝神,会议开了整整一天,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累得狼狈不堪,可老板却笑得这么灿烂?是不是又把哪家实力公司一口吞并了?
    不过,很快老板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见了,又变成了那个他们熟悉的,捉摸不定的,阴险的大boss,他抬起头对在座的各位精英下达了命令:“在我从伦敦回来之前,你们要汪氏集团的股份贬得一文不值!”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凝重,纷纷点头,一场商业鏖战,开场在即!
    作者有话要说:小山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星人~~
63六十一
    白天的时候,弟弟上学去,许秋曼就会过来帮助许展照顾孩子。得了几日的空闲,在家里闲得有些发慌,渴望着两脚走路的滋味。
    许展一个人上街去买宝宝需要的奶粉,虽然汪一山电话里说会从英国多带几罐奶粉,但是家里的剩的不多了,还是不够。
    小诺诺是母|乳|加配方奶粉都喝的,许展这么做是希望自己等够尽快去找到工作,这样的话,就算白天没法回去哺|乳|,宝宝也可以习惯喝配方奶粉。
    下午逃课,急急忙忙也赶来逛街的郭琳琳瞪着眼睛“教育”着自己的姐们儿:“跟你说,你就是一辈子吃苦的命!人家汪一山不是还赚钱呢吗?你干嘛这么着急出去上班啊!诺诺本来就是早产儿,你还要克扣他的口粮,连母|乳|都不给他吃了?赤果果的后妈啊!”
    许展一点她的脑袋:“一边去!我们家是后妈喝糠,小的喝的那叫黄金!”知道这一罐奶粉多少钱吗?三百元!我们家宝宝食量现在出奇的好,我的奶根本不够喂,奶粉一个多星期就喝光了一罐!然后不到一会,就全拉出来了!纸尿布又是钱!那个小磨人精就是个吃钱的,我不工作的话,汪一山那点收入哪里够啊!”
    小丫头郭琳琳怎么能体会这些柴米油盐?听了一吐舌头,心里暗暗发誓,不到四十绝不生孩子!
    有道是“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天许展下楼时,看见物业贴着征收这一年的采暖费的通知,眼看着又有了几千元的费用,能不着急吗?
    汪一山工作的辛苦,她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把控全局,挥斥方遒惯了的主儿,现在却要兢兢业业地处理着枯燥而繁琐的文件,其中的苦楚,是一个铮铮男儿难以道明的,可他每次面对自己和宝宝时都是满脸的笑意,绝口不提在公司里遭受到了委屈。
    因为拿了丰厚的分红,顺理成章地丰满地加班,出差前,汪一山都是加班到深夜回家,连澡都没洗,便一头栽在床上,鼾声大作,三秒入睡。许展觉得自己不是心疼他,只是本着“劳动者最光荣”的原则,每天早晨都会早早一来,给他做一顿营养丰盛的早餐,每次看到他狼吞虎咽地吃个精光,心里小小的满足感也会稍稍微窜一下。
    早点出来工作吧,这样他的压力应该也不会那么大了……
    “那你想找什么工作啊?”郭琳琳好奇地问。
    许展挑拣着一排打折的婴儿小衣服,随口说道:“我们小区对面有家新开的川菜店,正招钟点工呢,我打听了一个小时7块5,每天干4个小时的话,也有30多元呢,一个月下来,最起码够给诺诺买奶粉的了。”
    郭琳琳听得鼻头一酸:“你行了吧!逞什么强,我跟你说,我还有个秘密小金库呢!将近九千块,我也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你先拿着,就当我雇佣你好好地带我的小侄子了!
    说完,郭琳琳又恶狠狠地诅咒起了汪一山:“原来还看他人五人六的,这下子,拼不着爹就原形毕露了!不就是让家里赶出来了吗?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了!不那个金刚钻,偏偏还要学恶霸抢亲……”
    可惜话还没说完,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郭琳琳光顾着说话,差点撞到那个女人身上
    抬头刚想道歉,话到嘴边就惊了回去:我的妈呀!
    要不是许展站在自己身旁,她真认为自己刚才差点撞到的那位是许展呢。
    真的!从眉眼,身材,发式,无一不像,甚至那微微隆起的肚腩,都神似几个月前,怀孕的许展。
    郭琳琳不认识这位玩cosplay的,但许展却熟得很。面前这位正是汪一山的前秘书,何雯雯。许展本来以为跟她已无交集,没成想却在这碰个正着。看她的意思是不打算让她们俩过去了。
    许展也不说话,微挑着眉毛,无声地看着何雯雯。何雯雯幽怨地一笑,轻轻地说道:“许小姐,能不能拨一些时间给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因为“会议室”风波,许展对这位狄艳秋的“爪牙”无半丝好感。现在这位显然有备而来,估计也谈不出什么好泔水。于是打起哈哈:“这么巧遇上了。我这还要回家喂孩子,实在没空。改天,改天有空再聊。”
    说着便拉着郭琳琳转身想走。何雯雯一把抓住许展的手腕,声音略扬,铿锵有力地说道:“我怀孕了!孩子是汪一山的!”
    听了这重磅炸弹,郭琳琳的嘴都能塞下2个鸡蛋,又惊又怒地瞪着郭雯雯。许展慢慢地转过身来,盯着抓着自己腕子的手,只说了两个字——”放手!”
    何雯雯见许展动怒,微掀着嘴角,耸着肩膀说道:“这下你有时间跟我谈了吧?”
    许展白着脸,感觉浑身的血都在血管里叫嚣着撞击翻滚,可露出的笑容,甚是讥讽,“我显然没有让女人怀孕的本事,冤有头债有主,谁搞大你的肚子你找谁便好了,何必到我这来哭诉?难不成我脸上写着‘失足少女拯救热线’吗?”
    何雯雯没想到许展的嘴有这么毒。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你没本事拴住自己的丈夫,让他在外面从别的女人上身上寻找慰藉,现在我有了身孕,你是不是该让一让了?不要以为霸着法定配偶的位子就可以高枕无忧!你生了孩子又怎么样?我肚子里也是汪一山的亲骨肉。”
    郭琳琳忍不住了,在一旁气得小肥脸蛋都有些发颤,指着何雯雯的鼻子大骂:“当小三居然敢当的这么嚣张?你妈教过你什么叫做礼义廉耻吗?你……你……”
    何雯雯扒拉开她的手指:“小三?搞清楚点好不好?我可是在汪一山身边足足两年了!要论先来后到,许展也该叫我一声姐姐吧?”
    郭琳琳有限的人生里一直忙着满足无限的口腹之欲,一逞口舌之快绝不是她的强项。甩出犀利的一句之后,便被挤兑得只能像皮球一样在原地弹跳。
    许展听了何雯雯的挑衅,安抚性地按着郭琳琳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
    然后冷冷地看着何雯雯说:“我不知你今天来这的目的,为钱?对不起,现在汪一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要出堕胎费的话恐怕你们俩要AA制了?要人?看来汪一山并没有想娶你的样子,不然你当初也不会灰溜溜地被开除走人了。那么我能不能理解成你就是想来气一气我呢?对不起,我对与我无关的人和事毫无半点兴趣,更不会费半点心神,尤其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有什么资格叫嚣?”说这话时,许展的脸微微前亲,仔细地看了下何雯雯那张精致的脸,“鼻子的山根做得不错啊,花了大价钱吧?可惜偏要弄成跟我一样微塌的鼻型,啧啧,这脸上动刀的地方可真不少。你比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更像我了。何必呢?要知道做别人做久了,会连自己是谁都忘记的。你确定自己生下来的孩子以后不会认错人当妈妈吗?”
    这下何雯雯被刺中了七寸,气得毫无招架之力,伸出手来,想给许展一巴掌。
    何秘书整体忙于整容事业,不喜欢上网八卦,此时便显露了弊端。要是看过当年的“食堂双美”大战的视频,这一掌一定会出的更慎重些。结果不但没打到,反而被许展狠狠回敬了一嘴巴!
    此时,商场人流虽不多,但很快也围成了一圈,在三人旁边指指点点。何雯雯被打得脸颊红肿一片,可她不去捂脸,偏偏捂着肚子喊着疼啊疼啊,我的孩子啊。滚着眼泪对旁观的人说:“哪位好心人帮我叫辆救护车,我可能要生产了。许展拉着郭琳琳准备走,却被几位不明真相的阿姨拦住,也有人叫了救护车过来。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何雯雯上了救护车,许展进了派出所,还要垫付何雯雯的抢救医疗费。
    郭琳琳没了主意,第一时间联系了身在外地的李峰,可许展盯着手机里那显示着“汪一山”熟悉的的号码,拇指挪动了几次,最后到底是恶狠狠地按了删除键。
    这些日子的甜蜜,简直是华佗失传的麻沸散,麻痹了记忆,麻痹了神经。她真是差一点忘了汪一山究竟是个怎样的烂人!
    且不说何雯雯肚子里究竟有没有珠胎暗结,但他之前那一桩桩风流韵事岂会是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