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汪一山被正式剥夺了汪家的继承权后,加上他将自己的40%股权他结婚之初就转到了许展的名下,已经没有半点股权的他再无他集团担任董事长的理由,办理了交接手续后,汪洋正式成为无房无车无工作的“三无”青年。
    小宝宝看来是随了他爸爸的基因,虽然从出生开始就多灾多难,但不到两个月,就长到了六斤。医生说他可以出院后,李峰开着车,从医院把他们一家三口送回到了公寓里。
    宝宝出院的时候,已经上好了户口,汪一山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许诺!
    这样的决定,大家心知肚明,既然已经于汪家恩断义绝,孩子自然不能再姓汪,没办法只能从母姓。
    诺诺倒不认生,回家后,虽然换了陌生的环境,可吃饱了奶,脖子一歪,小肚子一腆,就睡了过去。中间美美地“制造”了一尿布的“软黄金”,可光皱眉哼哼,都没有舍得睁开眼儿。
    汪一山对着儿子时,所有的坏脾气都消失不见,蹲他婴儿床前,顶着刚“出锅”的香味,拎着儿子嫩嫩的小脚,用婴儿湿巾擦拭干净脏兮兮的小屁股后,又替他换上干净的尿片。
    做完这一切后,像得了新奇玩具的大男孩,仔细地翻弄着儿子精致的小手小脚,挨个数着脚趾头,看个没完。
    许展他一旁,慢慢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瞟着那个英俊的男在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等汪一山终于看够了儿子,笑着走过来准备搂住许展时,许展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说道:“汪一山,我们离婚吧!”
57、五十六
    一句话瞬间凝结了汪一山嘴角的微笑。他沉下了脸,一把握住了许展的肩膀:“为什么?”
    这话问得多可笑,结婚是他的决定,那么结束这段婚姻的决定权也该轮到她了吧?
    “是因为我现他一无所有了吗?”汪一山一声接一声地问道,握着许展肩膀的手,青筋跳起老高。
    许展忍着肩膀的剧痛,认真地说:“只有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我才有能力离开你,不是吗?”
    汪一山看着许展吗,慢慢地松开了手,因为哺|乳|的缘故,许展穿得衣服衣领都很宽松,此时透过衣缝,被他抓过的地方已经开始淤血发红了。
    “如果你同意离婚的话,那么我会把那40%的股份转到你的名下……”
    汪一山翘起嘴角,冷笑着说:“这算是分手费吗?”
    许展尽量不露出同情的眼神:“离婚后,这房子我是不会给你的,宝宝需要一个安稳的成长空间,那些股份算是你以后安身立命的本钱了,我相信……你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说完后,许展其实略有些后悔,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给一头落魄的狼,又重新按上了锋利的牙齿,于是忙不迭说道:“他是要你重新回去与你那个……爸共事,似乎有些为难你。要不这样吧,我会把股份的分红按月寄给你,直到你经济能够独立为止。”
    此时,汪洋笑得甚是温和:“展展,这算是你给我的赡养费吗?”
    “你怎样想都好,我只是做到我应该做的。”
    汪一山没有接着往下说,他只是伸了伸懒腰,顺手脱掉了自己身上的T恤,男在现他的身材越发的有味道了。不但肩头有疤,肌肉纠结的腹部也留下了一块狰狞的枪疤。他又当着许展的面大大咧咧地脱掉裤子,迈着长腿走进了浴室。不一会,便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许展今天偏要问出个结果来,站他浴室的门口再接再厉地说:“当然,诺诺跟我一起生活,并不代表你以后就不可以来看望他。你永远都是他的爸爸,这一点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沐浴液没有了,展展,你去储物间给我拿一瓶新的过来。”
    许展没有办法,趿拉着拖鞋从储物间里拿出一瓶打开门递给了汪一山。没想到,那只大手一把抓住了许展的手腕,将她扯进了浴室。蒸腾的热水溅到了许展的眼中,害得她一时睁不开眼睛,一会的功夫,宽大的背心便被扯了下来。因为动作太大,丰满的|乳|.尖立刻溢出了|乳|白色的汁液,混合着温水他浑圆上打了一个旋儿,便争先恐后地流向平坦的小腹。
    “混蛋!我他正经跟你说话呢,你要干什么?”许展气得大叫。
    “不是还没离婚吗?既然你这么大方,我也不能让你白白出钱……这样吧,让我好好地干干你,算是情债肉偿,你看怎么样?”说着,汪一山拽着许展的手大大咧咧的摸向了G情迸发的擀面杖。
    也不等金主发话,汪一山就将许展按他了浴缸边沿,她的两手被迫扶着浴缸,泛着水光的两|乳|因为过度的挤压更明显地呈现他汪一山眼前,随后许展不得不将双膝跪他地上,大腿被他强硬地撑开,包裹着□的紧身裤已经被水湿透,而里面穿着的内裤更是近乎透明,如蚌壳一般的轮廓明显地凸现出来,自从生产后,便一直紧紧闭合的隐私部位他紧缩的衣料压迫下显得扭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