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由此变得猛烈起来,花若惜只得伸出双手,抱紧他的背,好让两人的身体更加完美的贴合在一起。
这一刻,她的脑海中除了那无边的快感,已然再无其他。
她,不是花若惜,只是一个沉溺在欢爱中的普通女人。
*****************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逸霖看到身下的女子已经被自己折腾得快要昏睡过去,他终于放开了他,轻轻的一个翻身,躺在了她的身侧。
优美的喉结上下轻轻蠕动着,他,也有些累了。
平日里,他会用内力将自己凸起的喉结隐去,由此,他的声音也会变得阴柔些。如今,他已经将自己的秘密透露给了花若惜,那么他也毋须再在她面前伪装,所以,他开始喜欢上跟她在一起的时光,那么轻松,自在。
花若惜用力的呼吸着,刚刚的“体力劳动”差点要了她的小命,她不知道,为什么赵逸霖会有这么好的精力可以把她折腾得这么累。
不是有人说过,在这种事情上,女人从来不会输给男人吗?
为什么她偏偏就经不住他的折腾呢?
此刻,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似乎是在享受那疯狂过后的平静。
良久,赵逸霖将手伸到花若惜的嘴边,轻轻张开,手掌上有一颗黑色的药丸呈现在她视线内。
“这个……是什么?”花若惜看着那颗黑色药丸,内心不觉有些疑惑。
“吃了它。”赵逸霖没有解释,只淡淡的命令道。
花若惜闻言,内心一震,大脑中立刻显现出“毒药”两个大字。
是了,他一定是想要毒死她了,这样,他就不用担心她会怀孕,更不用担心她会跟别人透露出他的惊天大秘密。
她说今晚他怎么这么温柔,变化这么大呢,原来是准备杀她了。
在杀她之前,他还要哄她心甘情愿的陪他上床,他可真是,全宇宙最烂,最差劲,最贱的男人了,没有之一。
几乎是含恨的,她颤抖着小手抓起他手掌心的黑色药物,她心里很明白,他要她死,她绝对是活不成,与其被拖进密室被虐待死,吃药已经算是非常人道的安乐死了。
在药丸进入她喉咙的那一刻,她内心憋屈已久的眼泪默默流下,算是她来过这个世界的最后证据,遗落在了红色的绣枕上。
赵逸霖在她拿下药丸之后便收回了手,正准备闭目睡觉,却感觉身边的人似乎有些不对劲,微微一侧身,刚想揽她入怀,却触到她眼角未干的冰冷泪痕,他手指轻轻一颤,低声道:“为何哭?”
花若惜琢磨着自己都快死了,你丫还问我为啥哭?
尼玛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连哭都不成了么?
想着自己横竖都要死,她于是吸了吸鼻子,硬声道:“我想哭就哭,难道我连哭都不可以吗?”
“我不喜欢女人掉眼泪。”他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不悦道。
“反正我都要死了,你就不能忍受一下吗?”说道这里,花若惜的内心更加憋屈,眼泪流得更凶。
“死?你为什么要死了?没有我的允许,谁敢让你死?”他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个女人在说些什么了,满脸疑惑。
“呃……”花若惜听他这话的意思,感觉有点不对劲,难道是自己误会他的意思了?难道那小药丸不是毒药?
想到这里,她立刻问道:“那你刚刚给我吃的小药丸是什么东西?”
会永远对我好么?
“不是担心会怀孕么?这是解决你后顾之忧的药。”赵逸霖轻轻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温声道。
“原来是这样……”花若惜闻言,总算是放下心来,得知自己不会死之后,她的心情竟莫名的好了起来,并为自己刚刚傻不拉唧的眼泪觉得好笑。
“我以为是毒药来着。”她一边笑着,一边傻兮兮的说道。
赵逸霖得知原来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只得暗暗的叹气,将她的脸用力贴近自己的胸膛,喃喃道:“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声音传入花若惜的耳朵,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莫名一颤,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至她的大脑,手,不自觉的伸出去,搂住了他强而有力的腰,脸深深的埋进了他的胸膛。
*********
这一夜,花若惜睡得极其安稳,这大概是她来到古代之后,唯一一个没有做噩梦的夜晚。
原来心安,竟是这样一种感觉,她太久没有体会这种感觉了!
清晨,当她起床,推开窗,看到窗外那白茫茫的一片寒霜,顿时感觉,秋天似乎要离去,冬天即将来临。
“今天一定又是一天大晴天。”她嘴里呵出淡淡的热气,自言自语道。
身后,赵逸霖也已起床,他穿上玄色外袍,赤着脚走到她身后,轻轻伸手环住她纤瘦的身体,将头放在了她的颈窝处。
“冷么?”他轻声问她,语气足够温柔。
“嗯,现在不冷了。”她的眼角有淡淡的笑意弥漫,很是享受他的拥抱。
他们之间,开始形成一种默契,不用说明什么,却能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对方,对此,花若惜也觉得很神奇,但也很喜欢。
她想,她大概是爱上赵逸霖了。
轻轻挣开他的怀抱,她缓缓转身,跟他面对面的站着,仰着头,用清亮的眸子直视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然后踮起脚,将自己的嘴唇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道:“我们……会永远这样么?”
“永远?”他有些疑惑的重复着她的话。
“你会永远对我这么好么?”她满脸期待的看着他,希望他能点头,给她一个肯定的微笑。
“如果我能……”最终,他用一个假设回答了她的问题。
如果他能做到,他一定会做到。
这是他唯一能够告诉她的,他不想骗她,更不想食言。
虽然不是自己最满意的答案,但是花若惜依旧呵呵一笑,低头间,发现他脚上连鞋子都没穿,于是立刻转身跑到床边,把他的鞋子提了过来,然后在他面前蹲下,把鞋子放在他脚边道:“快穿上鞋子,别冻着脚了。”
他有那么一丝错愕的望着她,但终究还是听话的穿上了鞋子。
接下来莲花和另外一名专门服侍赵逸霖的丫鬟便端着洗簌用品轻轻叩门,在得到应允之后,走进了房间。
两人洗簌完毕,便相携出了赵府。
马车上,花若惜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掀开车窗的帘子往外四处张望,他看着她的动作,不禁笑道:“天天这么看,你都不会腻么?”
“不会啊,只有看到这些贩夫走卒,还有那热气腾腾的早餐摊子,我才能感受到,我是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呢。”她摇摇头,笑眯眯的说道。
对于她的这番言论,他只微微一怔,但很快又恢复如初。
“今天会跟皇后提不再进宫的事情么?”半晌,他又开口,话题是他们昨晚讨论过的关于花若惜在皇后身边的去留问题。
“嗯,我会找机会跟她说说的,不过,我想她大概不会轻易同意。”花若惜很清楚自己对于皇后的意义,而且她心中还对那晚自己在玉佛殿里发生的感觉到很奇怪,这两天她一直忘记问赵逸霖,于是趁机提道:“对了,那天我明明是在玉佛殿里念经的,为什么等我醒来的时候会在家里呢?”
“你中了化魂粉的毒。”赵逸霖微微抬眼,看着她说道。
“化魂粉?那是什么东西?”花若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毒药的名字,不由得有些好奇。
“一种无色无味却能杀人于无形的媚药。中毒着,如若不再一定时辰内找到人与之交合,便会暴血身亡。”赵逸霖面无表情的向花若惜解释着这个恐怖的毒药。
“什么?所以那天皇后是故意让我去玉佛殿,然后给我下毒,她是想毒死我?”花若惜闻言,惊得一下子就从车内站了起来,脑袋撞到车顶,痛得她嗷嗷直叫。
赵逸霖看着她这副激动的模样,轻轻掩嘴一笑,然后一伸手,将她拉入自己怀中,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她不是想杀你,而是想害我。”
“啊?这话是什么意思?”花若惜有些搞不懂了,她睁着天真的大眼睛问道。
“她知道,我会去救你,而救你的唯一办法……”他说着,突然停顿了下来。
偷懒
花若惜见状,立刻接道:“难道她也怀疑你不是真的太监,所以才用这种办法引你露出马脚?可是不对啊,你如果不想让她知道你的秘密,你完全可以不救我啊,她怎么能笃定你会救我呢?”
“她不怀疑我的身份,也确实不能笃定我会救你,所以,她也只是在赌,拿你的命在赌。不过,我终究是没有让你死掉,不是么?”他说着,眼底突然闪现出一丝寒光,将他脸上原本挂着的淡淡微笑给敛去。
“谢谢你救我。”花若惜由衷的说道,并同时对皇后心生恨意。
“知道见到皇后该怎么回答了么?”他抓住她暗暗紧握的拳头,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嗯,我明白了,皇后一定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死,我一定会给她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的。”点了点头,花若惜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她本来只想在夹缝中寻求一丝生存之道,没想到皇后却如此利用她,视她的生命如儿戏,那么,也就不要怪她阴险狡猾了。
在这古代,她虽然无权无势,但是作为一个现代人,脑子里多少会有几千年来老祖宗留下的智慧,所以她倒是要试试看,跟古人比,到底谁更厉害。
………………
皇后起床之际,见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花若惜,脸上的表情稍稍有些错愕,但又好像一切是她的预料之中一般,她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边任由身边的宫女为她梳头,一边道:“昨日赵公公差人来为你告假,说你身体不适,如今可是好了?”
“谢娘娘关心,若惜已无大碍。”见皇后直接忽略那晚玉佛殿发生的事情,她亦不提,只应声答道。
“如此便好。本宫听太子说,你中了化魂粉的毒,是赵公公将你从玉佛殿带走的,如今看你站在这里,想必一定是太子看错了,若你真的中毒了,现在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呢,怕是早就去了阎罗殿,你说,对么?”皇后见花若惜如此沉静,不由得心中多了一丝猜想,慢条斯理的说道。
“不,若惜那日,确实是中了化魂粉的毒。”花若惜说着,突然眼眶一红,眼泪就要掉出来了的委屈模样。
“哦?是么?可是据本宫所知,这化魂粉的毒,只有一种解法,而赵公公他又……难不成……”皇后说着,脸上故作惊讶。
花若惜闻言,眼泪“哗”的一下就汹涌而出,大声哭道:“还请娘娘为若惜做主,查出那下毒谋害若惜之人,如今若惜已乃残花败柳之身,相公虽是为救若惜而不得不让别人与若惜苟合,但若惜心中有愧,实在没有什么脸面继续留在相公身边了……”
“你这是什么话?千万不要这么想,什么脸面不脸面的?你如此大好年华,嫁给赵公公,本就是可惜了,如今发生这种事,亦非你之过,况且是赵公公自己决定要找人帮你解毒,这说明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超然,他决计不会嫌弃于你,你且放宽心态,将这一切忘了吧。本宫自会为你做主,找出那下毒之人。”皇后一听花若惜不肯呆在赵逸霖身边了,立刻开口安抚道,眼里的谋算却更加深沉。
花若惜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便不再多说其他,只一个劲的哭泣起来。
皇后则说了一堆宽慰她的话,见她心情似乎并无好转,便让她不用在跟前伺候,去御花园里为她去照顾一株番邦进贡过来给她的兰花。
花若惜乐得不在她面前晃悠,她真担心自己会一个忍不住,冲上去撕了她这张恶毒的老脸。
一路晃荡到御花园,此时虽已快到冬季,但御花园内一切生机盎然,鲜花看得格外娇艳。
花了好长时间,她终于找到了那颗传说中的兰花,她于是给兰花松了松土,然后又施了点肥,浇了点水,象征性的整了整,就一屁股坐在花坛便的回廊石凳上偷懒。
此时日头已经高高升起,从天上普照着大地,寒冷的感觉已经被驱散,剩下的是一片让人昏昏欲睡的暖洋洋感觉。
花若惜一直在御花园里坐着,没多久,便感觉有些昏昏欲睡,于是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打起盹来。
刘沁不知什么时候从御花园经过,不经意见看到正在打盹的花若惜,他悄悄走到她身边,身后跟着的太监刚想出声叫醒花若惜,却被刘沁给阻止。
看着她熟睡的脸庞,刘沁一时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他很庆幸花若惜还活着,还能出现在他面前,但同时他又有些懊恼,他甚至有些嫉妒那个为她解毒之人。
一阵微风吹过,将她额前的碎发扬起,睡梦中的花若惜感觉有一丝凉意,便瑟缩了一下身子,又沉沉睡去。
刘沁见状,立刻抬手解下自己御寒的披风,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身后的小太监见状,急道:“太子殿下,这似乎于理不合啊……”
“嘘……别出声,我们走吧。”将手指轻轻放在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刘沁转身,往德懿宫的方向走去。
跟我来
花若惜是被一种诡异的感觉给惊醒的。
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的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只是当她看清这双眼睛的主人时,惊得大叫了一声。
“十六王爷……你……你在这里做什么?”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式之前恨她入骨的十六王爷刘政。
“你这奴才,母后让你来照顾兰花,你却躲在这里睡觉偷懒,你说,你该当何罪?”刘政看着被自己吓一大跳的花若惜,双手背在身后,昂着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问道。
“兰花我已经照料过了,在这里休息一下又怎么拉?”花若惜看着眼前这个小屁孩,就觉得他是个欠抽的料,于是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准备离开,但披在她身上的那件披风掉在了地上,瞬间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玩意,该不会是你给我披上的吧?”虽然觉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放眼望去,在她眼前的人只有他一个,除了他,她实在是想不出还会有谁来。
“这不是太子哥哥的披风吗?怎么会在你这里?啊……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偷太子哥哥的披风当被子盖。”刘政看了眼花若惜手里的袍子,大声叫道。
花若惜见状,立刻上前一步,一把捂住他的嘴,低声道:“你丫闭嘴,别乱吵吵,这披风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披在我身上了,我要是知道,我还问你?你个笨蛋。”
说完,她还用力敲了一下刘政的小脑袋瓜子。
不知道是不是刘政也觉得她的话有道理,突然就没有挣扎叫嚣了,整个人也安静下来。
花若惜见他淡定了,于是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抖了抖手里那件披风,然后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太子殿下从这里经过,看到我在这里打瞌睡,所以偷偷给我披上的?”
“太子哥哥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好?”刘政闻言,小脸上闪过一丝嫉妒,斜眼鄙视着花若惜道。
“切……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因为太子殿下觉得我貌美如花,天资聪慧,而且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所以才对我这么好的。”花若惜轻哼一声,在刘政面前得瑟道。
“太子哥哥眼睛又没瞎。”刘政闻言,不屑道。
“死小孩,你找抽是不是?”花若惜听他这么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于是威胁道。
“你敢对本王不敬,难道你不怕本王杀你的头吗?”刘政很无法理解,为什么花若惜一点都不怕自己。
“随便你,姐不跟你玩了,姐回德懿宫去交差去咯。”很无语的拍了拍刘政的肩膀,花若惜弯腰抓起一旁的锄头和撒水壶,然后转身准备闪人。
“我也去看母后,你等等我。”刘政闻言,立马转身跟上,一边在后面叫嚣道。
****************************
两人并肩走在前往德懿宫的路上。
“你好像跟你母后感情很好似的,为什么那个十皇子老是欺负你啊?难道他不怕你母后找他麻烦?”花若惜不忘八卦本色,一边走一边朝身旁的刘政问道。
“母后不是我母妃……”刘政本来轻松的脸上因为花若惜的这个问题而变得凝重,高高昂起的头也随之垂了下来,看着自己的脚背。
“呃……原来如此,那你母妃呢?”花若惜琢磨着,大概所有的皇子公主都得管皇后叫母后,虽然他们不一定是她亲生的。
“母妃生下我便去世了。”刘政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情绪也低落到了极点,似乎这是他永远不愿提及的事情。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伤心事……”得到这个消息,花若惜内心升起一丝愧疚感,同时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刘政会这么小就封王出宫,而且封地还在那么远的边塞,果然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孩子啊。
“呃……”或许是没有料到花若惜会跟自己道歉,刘政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有些怔怔的望着她。
花若惜一下子就走到了他的前面,发现他停下脚步,于是回头看向他,阳光下,刘政的小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粉,很耀眼。
“怎么啦?怎么停下来了?”花若惜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刘政看着花若惜,眼神里有那么一丝丝的祈求。
“呃……去哪里啊?”花若惜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跟我来。”刘政说着,便上前牵住她的手,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花若惜只得将手中的水壶跟锄头放在一旁的路边,跟上了他的步伐。
两人几乎绕着整个皇宫走了一圈,终于来到了一个破败的院子前,这个地方花若惜曾经来过,所以当她在这院门口停下的时候,内心的好奇突然茂盛起来。
牌位
“思过院?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花若惜停下脚步,看向身边的刘政问道。
刘政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松开牵着她的手,抬脚往前走去,推开陈旧的院门,一阵腐败的气味扑面而来。
花若惜不知道这小屁孩是想要搞什么灰机,于是只得赶紧抬脚跟上。
眼前是一条遍布青苔的石板路,道路两旁杂草丛生,让人不敢探足。
刘政走在前面,似乎对这里已经非常熟悉,轻盈的步子碾在厚厚的青苔上,留下一串小小的脚印。
花若惜一步步的紧跟,眼神东张西望。
两人走过那条石板路,来到了紧闭的门前,门上布满了蜘蛛网,厚厚的灰尘被微风吹起,迷乱了花若惜的眼。
用力将门推开,只听到“吱呀”一声,伴随着迷离的尘埃,花若惜看见眼前的这个小厅内,摆放着一个蒙尘的黑色牌位,上面依稀有几个烫金大字,她看不真切。
牌位前有一个蒲团,跟整个屋子给人的感觉不一样,蒲团上显得格外干净,好像时常有人来此祭拜一样,与屋外的青苔尘埃形成鲜明的对比。
刘政来到牌位前,很自觉的跪下,双手合十,叩拜了三下,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牌位,喃喃道:“听说我母妃是在这里生下了我,然后去世的。”
“啊?原……原来……这竟然是你母妃的牌位……”这倒让花若惜吃惊不小。
能在这思过院内生产,可想而知得是犯了多大的罪错啊。
难怪刘政如此不受宠了,原来竟是罪妃之子。
“他们说我母妃是祸国妖妃。”刘政说着,眼里开始涌起一阵倔强而不屈的水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祸国妖妃?”提起祸国妖妃,花若惜脑海中只浮现出“妲己”那华丽丽的狐狸精形象,但是看着刘政长得这副眉清目秀的模样,他的母妃能妖艳到哪里去呢?
“母妃被父皇下令关在了思过院,没多久,便生下了我,最后,我生下来,她就去世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母妃的模样,但是我相信,我的母妃不会是妖妃的,一定是他们污蔑她的……”刘政说着,情绪有些激动起来,饱含着的泪水终于忍受不住决堤了,他用力的擦着脸上滚烫的泪珠,声音哽咽着道。
花若惜看到这副情景,终于受不了,上前一步,将哭泣中的刘政揽在了怀里,拍着他的背安慰他道:“当然拉,你的母妃怎么可能是妖妃呢,那些人一定是嫉妒你母妃的美貌,所以才污蔑她的,你就不要为那些烂人的胡言乱语伤心了,要永远相信,你母妃是天底下最好的母妃。”
是啊,天下哪个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呢,即便是她真的有罪,但在孩子们的心中,永远也是最伟大的母亲。花若惜对于刘政此刻的心情,那是在明白不过的了。
“你也相信是那些人污蔑母妃的吗?”刘政大概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过哪个人跟自己的想法一样,所以当花若惜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时候,他有些诧异。
“那是当然的拉,你看你长得这么可爱,心地善良,你的母妃怎么可能是妖妃呢,对不对啊?”花若惜此时绞尽脑汁的想着一些奉承话,当她说到“心地善良”的时候,自己都被自己给狠狠恶心了一下。
“你觉得我可爱吗?”不知道是不是从来没有听过别人夸奖过自己可爱,刘政此时眼睛瞪得更大了,满脸不可置信。
“当然,非常可爱。”重重的点头,花若惜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那你喜欢我吗?”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刘政继续追问道。
“喜欢……当然喜欢拉……”丫的,她开始后悔跟这小屁孩来这破地方了,说这么多违心的话,真是让她郁闷。
“那你嫁给我吧。”刘政说着,从蒲团上站了起来,非常严肃的说道。
嘎嘎嘎……
这是哪儿跟哪儿?
这货的思维跳跃性也太强了吧?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成求婚了呢?、
她不过是想安慰他一下罢了。
“那……那个……王爷啊,你也知道的……我呢,现在已经嫁人了,而且还是皇上亲自赐婚的,不能再嫁给你了。”有些尴尬的开口,花若惜的脸上露出一个非常难看的微笑。
“当初父皇还赐婚让你嫁给我呢,你不也抗旨呢,现在我去求父皇重新把你赐给我。赵逸霖他是个太监,你嫁给他有什么意义?”刘政说着,一脸的坚定,好像这一次,他非得娶到她不可。
花若惜闻言,脑门华丽丽的一汗,难不成这小屁孩也知道,太监娶老婆没意义?
可是,可问题是,她相公压根就不是太监啊……
说谎技术
“呃……呵……呵呵……这个……话说王爷啊,你看哈,你现在才十二岁,那我呢,已经快二十岁了,咱们相差这么大,等你长大了呢,我就已经人老珠黄了,到时候你肯定看着我就烦的。”花若惜干笑了两声,然后用她认为最好的借口婉拒道。
“我不会嫌弃你的。”然而,对于花若惜的借口,刘政表现出了自己非常坚定的决心。在他看来,身高跟年龄神马的,那完全就不是问题。
“不,虽然你不会嫌弃我,但是我自己会自卑,你看啊,你这么小,地位又这么尊贵,我怎么可能配得上你的?你说是吧?而且,为了你的名誉,我也不能这么做啊,要知道,倘若我真的嫁给了你,你就会被别人指着鼻子说:‘呦,你们看看那个十六王爷,居然娶了一个太监的老婆当王妃……’你想,到时候你该怎么回击别人的嘲笑啊?”花若惜最后决定打蛇打七寸,一下子击中他的要害。
在过去与他的交往中,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对这个小家伙而言,自尊心是最重要的。他可以因为她当初拒绝嫁给他而一直怀恨在心,这就说明他很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以及脆弱的小心灵。
这一次花若惜胜利了,因为刘政在听完她刚刚的一袭话后,神奇般的,沉默了。
稚嫩的小脸上还挂着一丝倔强,但他明显皱起来的眉头有暴露出此刻他内心的纠结。
“行了,你的心意我明白了,但是,我们之间做夫妻是不可能了的,这样吧,不如我们做好朋友吧。你要是有任何困难,或者有谁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揍他出气,好不好?”为了安抚他幼小的心灵,花若惜很厚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笑眯眯的朝他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刘政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愿意跟他做朋友,还愿意帮他揍欺负他的人。
“嗯,咱们拉勾勾。”重重的点头,花若惜眼见已经要把这小家伙搞定了,于是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是做什么?”刘政不明白她的动作,但是还是很配合的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在她面前。
花若惜将自己的小拇指一把勾住他的小指头,然后道:“这是一个承诺仪式,咒语是,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准变。来,盖个章就生效了。”花若惜说着,把自己的大拇指也翘了起来。
刘政听得一愣一愣的,然后也学着她的样子把大拇指翘了起来,两人的指纹重重的贴在一起,花若惜道:“好了,咱们的约定正式生效了,如果我今后食言的话,就会变成小狗,所以你放心吧。”
“真的吗?真的会变成小狗吗?”刘政此时脸上完全褪去了那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将小孩子的天真无邪一面暴露出来。
“当然是真的,所以你千万别轻易跟别人许下承诺并且拉钩盖章哦,不然到时候做不到,会变成小狗的。你看,我对你多好,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好朋友了哦,对了,你的匕首还在我家里呢,我明天带进宫来还给你吧。”花若惜说着,脑海中浮现出那把被她缴获的匕首,赶紧趁机提道。
“不用了,那把匕首是太子哥哥送给我的,既然已经被你拿走了,就送给你吧,当作是我们作为好朋友的信物。”摇了摇头,刘政无比真诚的说道。
花若惜闻言,内心轻轻一颤,如果说刘政的那把匕首是太子殿下送给他的,那么之前她半夜在院子里捡到的那把,会不会也是太子身边的人掉下的?赵逸霖的府上到底潜伏了多少太子的人?又有多少人被他给整死了?太子知道他的人一个个都挂了么?
再转过头来看向自己面前一脸天真无邪的刘政,她不由得在心中默默感慨,这小屁孩真是好骗啊,随随便便就让她把匕首的来路给套出来了。
“我们走吧,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来了这里,父皇曾经下令,任何人都不得进思过院来,我长这么大,也才来过三次呢。”刘政见花若惜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似乎已经到正午了,于是赶紧说道。
“啊?哦,那咱们快走吧。”花若惜回过神来,然后牵着刘政便快速往外走去。
离开正厅之际,她的视线再一次落在了那洁净的蒲团上,如果说,这个地方是皇宫的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那为什么蒲团上会纤尘不染,那么干净呢?跟整个房子内的情况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带着这个疑问,她跟刘政快速的走出了思过院,跟着刘政表示他得回府了,花若惜则要回德懿宫去,于是两人在一个分岔路口分手……
回到德懿宫,皇后已经在宫女们的服侍下用过午膳,太子坐在她身边,两人似乎在闲聊些什么。
见到花若惜来了,太子先是看向了她,然后不等她开口请安,便微笑道:“看来御花园的景色不错,竟然让若惜呆到现在才回来。”
花若惜手里还抓着他的披肩,知道他是故意在取笑自己,脸上微微一红,然后将披肩捧到她面前道:“若惜惭愧,竟不小心在御花园内睡着了,谢谢太子殿下厚爱,披肩还给您。”
“这是怎么回事啊?若惜你怎么在御花园里睡着了呢?”一旁的皇后闻言,有些奇怪的问道。
“请娘娘恕罪,本来完成了娘娘您吩咐的任务之后,若惜打算回宫的,但是看着那时阳光正好,且花园里景色宜人,便坐在回廊上准备休息一下,结果不小心睡着了,太子殿下经过之时,碰巧撞见,许是担心若惜着凉,故此解下披肩为若惜披上。”花若惜小心翼翼的把事情的经过跟皇宫报备道。
“哦?如此么?那你怎知这披肩是太子殿下的?他给你披上之时,你可是醒着的?”皇后闻言,微微一挑眉,疑惑的问道。
这个问题似乎问出了太子的心声,他记得,当初他为她披披肩的时候,她是睡着的啊。难不成她是在装睡?
花若惜闻言,内心暗暗一震,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个问题给忽略了,看来她说谎的技术还不够高啊,要不要把是刘政叫醒她告诉她的这件事情说出来呢?
皇后这么精明,要是把刘政牵扯进来,一定又会问东问西,到时候她稍微一句话没说对,她很可能就会露馅儿,如果被皇后知道他们两私入禁地,会不会借题发挥,给他们俩好看呢?
这一刻,花若惜纠结了。
跟踪
她在一瞬间的犹豫之后,只得假装镇定的道:“若惜见过太子殿下的这披风,故此认得。”
“原来是这样,行了,你下去吃点东西吧,时候也不早了,本宫同太子说说话,下次让你去御花园照顾兰花,你可别再不小心睡着了。”听到花若惜这么一说,皇后也不打算深究,在她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重要,她只是故意这么一问,想让花若惜内心产生一点点压力。
花若惜闻言,如获大赦,但表情却不敢有半点放松,她怕被他们看出来她的心虚,于是只默默的点了点头,道了句“若惜告退”,便转身离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