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决心,她知道她是没办法劝他放下一切离开的,既然如此,那不如跟赵逸霖来赌上这一把,如今表面看来虽然赵逸霖已经是占尽了上风,可是政治这种事情,向来都是瞬息万变的,她一定能想到办法能够克制住赵逸霖的攻击的。
**********************
此时远在宫外的赵逸霖听到刘沁废后又立后的消息,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他半眯着眼前思索了片刻,朝面前的白鹭问道:“南疆那边有消息传来了吗?”
“回主人,十六王爷已经启程,相信四个月后便能抵达京都了,主人,要不要告诉他您的真实身份?”白鹭垂头禀报道。
“暂时不用,我给了刘沁三个月的时间,让他主动禅位,这三个月之内,你给我留意好皇宫里面的一切行动,如果三个月之内他主动禅位了,那么我的身份,以及十五年前的所有事情都不要让刘政知道,他只负责当好他的皇上就可以了。如果花若惜说服不了刘沁,那么就只能让他们兄弟相残了……”赵逸霖冷静的说道。
“是,属下明白。对了,如今皇上册立夫人为皇后,那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呢?”白鹭突然又开口问道。
“做些什么?当然是恭喜她啊。”赵逸霖说着,抬手将被自己放在一旁的面具拾了起来往脸上一遮,起身往外走去。
白鹭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暗暗的摇头,心下叹息……
夜会(上)
凤仪宫。
自刘沁登基之后,这里便是皇后居住的寝宫。
许佳蓉被降为皇妃,迁出了凤仪宫,如今,这个宫殿便迎来了它的新主人。
夜幕低垂,宸姬在小叶子的服饰下沐浴完毕,便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皇后娘娘,刚刚御书房传话过来,说皇上今儿有要务需要处理,应该不会来凤仪宫了,请娘娘您早些休息,不用等他。”门外,小叶子推门走了进来,在她面前禀报道。
“知道了,今夜月色不错,我在看看月亮,等下就休息了,你们都退下各自歇息去吧,这里不用伺候了。”宸姬双目望着窗外,低声答道。
“是,小叶子不打扰娘娘您赏月了。”小叶子闻言,乖顺的退出了房间,随手替她将房门带上。
在窗前不知道站了多久,她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有些酸胀发麻了,便打算合上窗子转身上床休息,可是就在她准备放下窗子时,突然一枚小小的飞镖携着一张折叠好了的白纸不知从哪里飞进来,被钉在了窗沿上,她被这响动惊得眉头一皱,立刻将那飞镖取下,展开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思过院”三个字。
一时间她神情一凛,立刻朝窗外看去,可是却发现外面黑漆漆一片,根本就看不清什么东西。
将那字条随手在蜡烛上焚烧,她心中隐隐猜到了写这三个字的人是谁。
转身去衣柜中取了一件黑色的披风裹在身上,她吹灭了屋内的灯,然后走出了屋外。
此时外屋除了小叶子一人在塌上休息值夜以供差遣,其余人等都被她给遣退了,小叶子睡得很惊醒,听到里屋的房门打开声音,立刻就睁开了眼睛,看到宸姬一袭黑袍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她立刻坐了起来道:“娘娘,您这是要去哪里?”
“嘘……”宸姬看到小叶子那副吃惊不解的模样,立刻上前一步,掩住了她的嘴,示意让她不要声张。
跟着,她才开口道:“小叶子,你说过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今后不管我让你做什么事情,你都会照办的对不对?”
“是,只要是娘娘有命,上刀山下油锅,小叶子都绝无半点推辞,一定为娘娘效力。”小叶子点了点头,认真的道。
“很好,现在我要出凤仪宫一趟,你想办法将殿外那些值夜的小太监支开,顺便还有宫门口的那些守门太监也支开,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出去过。一个时辰之后,你再想办法出宫来接我,我会在御花园里等你。”宸姬低头想了想,吩咐道。
“是,小叶子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叶子闻言,只答应着,却不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问她是要去哪里。
对于小叶子这种不闻不问的态度,宸姬很是满意,不过同时她也有些好奇,于是反问道:“你不问我要去哪里?”
“小叶子只知道要效忠娘娘,娘娘您去哪里,小叶子不用知道,娘娘从来没有委托过小叶子为您做任何的事情,如今能为娘娘效力,是小叶子的福分,还得感谢娘娘您的信任,所以小叶子绝对不会问不该问的问题。”小叶子说着,披起外袍,就准备出去。
“好丫头。”宸姬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她赶紧出去办事。
小叶子出去之后才一会子便进来了,只告诉她:“娘娘,那些人已经被小叶子给支开了,您只管出去吧。”
“好,记住,两个时辰之后,你来御花园接我,不要让任何人发现我这段时间离开了凤仪宫。”宸姬再一次叮嘱了一遍,方提起裙摆,快速的往门口走去。
如小叶子说的那样,她确实把守门的一干人等都支开了,所以她出门的时候,没有被任何人看见,也没有任何人起疑阻扰。
*****
思过院,这个早已经被人遗忘在角落了的冷宫禁地,因为今日白天被花巧颜误闯了一次,如今变得像是鬼门关了一般,没有任何人敢靠近。
以往冷清的场面如今便变得更加的凄冷了。
宸姬来到思过院的门口,大门是紧闭的,借着月光,她轻轻的推开了思过院的大门,往里走去。
夜会(下)
宸姬愣愣的听到他的话,一时间只觉得内心一酸。
他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威胁了么?他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被人掠夺他的皇位了么?
起身走到他的身后,她伸手一把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宽阔的背部道:“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
“不是你的错,是朕的绸缪始终不及他人,当年姑息养J,才造成了今日的种种,真正错的人是朕!”摇了摇头,他的大手轻轻的覆盖上她的小手,侧过头道,语气中全是自责与自卑,昔日那高高在上的王者霸气在这一刻也消失殆尽。
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失意男子一般,颓丧,无力。
“我们离开吧,离开皇宫,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好不好?”宸姬知道,这是她唯一的能开口劝他放弃一切的机会,她不能错过。
“离开?”刘沁听了她的话,眉间隐隐闪过一丝阴戾,但转瞬即逝,他转过身来看向面前的宸姬,双手将她的小手捧在掌心,绝望道:“天下虽然大,却已然没有朕的容身之处了,你以为,朕真的逃得了么?况且,宫中还有母后,以及这么多妃嫔,朕岂能置她们于不顾?母后生我养我,乃是天恩,而这些妃嫔虽与我并无夫妻之实,可到底是朕的女人,朕一旦离宫,她们的命运可想而知,朕从前不能给她们幸福,却不能在这时候扔下她们不管,这是朕的责任,你懂吗?”
他说着,低头沉思了片刻,又抬头看向她道:“宸姬,朕知道你一向喜爱自由,朕从前因为自己一己私欲,将你强行扣留在身边,如今朕俨然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了,朕现在就放你自由,送你离宫,让你从此不必再因困锁宫闱而郁郁寡欢了,可以过你自己想过的日子去。”
“不……我不走……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宸姬闻言,眉头一跳,一把扑入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保住他的腰,大声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现在一切局势尚未明朗,只要你还是皇帝,权利就还在你的手中,你有最大的筹码可以去博,事在人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打败那些觊觎你皇位的人,让大乾的江山在你的手中固如磐石!”
“宸姬……”刘沁听到沉寂的话,一时间大受鼓舞,眼中竟泛起了泪花。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今后不管有什么风云变幻,我们一起来面对!”她说着,内心已经暗下决心,她知道她是没办法劝他放下一切离开的,既然如此,那不如跟赵逸霖来赌上这一把,如今表面看来虽然赵逸霖已经是占尽了上风,可是政治这种事情,向来都是瞬息万变的,她一定能想到办法能够克制住赵逸霖的攻击的。
**********************
此时远在宫外的赵逸霖听到刘沁废后又立后的消息,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他半眯着眼前思索了片刻,朝面前的白鹭问道:“南疆那边有消息传来了吗?”
“回主人,十六王爷已经启程,相信四个月后便能抵达京都了,主人,要不要告诉他您的真实身份?”白鹭垂头禀报道。
“暂时不用,我给了刘沁三个月的时间,让他主动禅位,这三个月之内,你给我留意好皇宫里面的一切行动,如果三个月之内他主动禅位了,那么我的身份,以及十五年前的所有事情都不要让刘政知道,他只负责当好他的皇上就可以了。如果花若惜说服不了刘沁,那么就只能让他们兄弟相残了……”赵逸霖冷静的说道。
“是,属下明白。对了,如今皇上册立夫人为皇后,那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呢?”白鹭突然又开口问道。
“做些什么?当然是恭喜她啊。”赵逸霖说着,抬手将被自己放在一旁的面具拾了起来往脸上一遮,起身往外走去。
白鹭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暗暗的摇头,心下叹息……
有染
宸姬从思过院出来的时候,手里拧着赵逸霖留下的那盏灯笼。
她表情非常凝重,内心不断的回响着赵逸霖离开时留下的那句话。
太后当年跟一个小小的太医有染……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小小的太医,应该就是上官儒旭了吧。
所以当年上官儒旭服药离宫,从此隐匿在江湖之中帮刘沁办事,也是因为太后的原因。
难怪之前太后在乾旭宫偶遇上官儒旭时,两人的表情都那么震惊诧异,原来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过一段情。
宸姬作为来自现代的女性,自然是能够理解他们的这份感情,只是,刘沁能理解么?
如果刘沁知道自己一直信赖的神医上官儒旭当年竟然跟自己的母妃有过一段情,他会接受吗?
如果他不接受,那么他会用什么办法来掩盖住这一切?
赵逸霖既然决定要将这件事情捅出来,那么他就一定会做到。为了报复到太后,他一定会将此事大肆渲染,闹得天下人尽知,如此一来,刘沁还能容得下上官儒旭活在这世界上吗?
若是刘沁真的要对上官儒旭下手,那么上官浩泽会坐视不理么?他性格冲动单纯,到时候一定会来找刘沁报仇,如此一来,所有的事情就会像赵逸霖预料的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不行,她不能让这一切就这么发生,她一定要想办法阻止!
想到这里,她人已经来到的御花园。
因为跟赵逸霖的相会时间比她之前预期的要短,所以她提前来到了御花园等候小叶子来姐她。
深夜的御花园,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她提着灯笼,小心翼翼的穿过几个花圃,来到了一个凉亭内坐下歇息。
此时,天上的月亮已经爬上了中天,皎洁的玉盘挂在天上,将人世间的百态都照得一片朦胧。
在凉亭里等了小半个时辰,她已经想出了一个怎样让上官儒旭避过此劫的方法,小叶子总算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小叶子见到她,立刻上前道:“娘娘,您没有久等吧?”
“没有,我才来一下子,宫里可是安静?没有人发现我离开的事情吧?”摆了摆手,宸姬开口道。
“没有,娘娘,咱们快走吧,夜里更深露重的,您小心着凉。”小叶子说着,便引着宸姬往御花园外走去。
凤仪宫与御花园相隔的距离并不算远,出了御花园之后,她隐约听到前面宫殿有音乐声传来,好奇之下,她不禁开口看向身边的小叶子问道:“小叶子,这么晚了,是谁会在宫里弹琴呢?”
“回娘娘话,听这琴声传来的方向,似乎是荣妃宫里传来的。”小叶子仔细听辨了一下之后,方回道。
“荣妃?你是说,皇后?”宸姬听到她的答案,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是啊,听说从晚饭时分开始就在弹琴了,估计是想用琴声寄托自己内心的落寞吧。”小叶子说着,语气中也带着些许的同情。
“一入宫门深似海……或许她也厌了,倦了吧……”宸姬默默叹了一声,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朝凤仪宫方向行去。
………………
回到凤仪宫,她才脱下衣服准备上床,却听到门口传来一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