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且样子也比他成熟几岁,看来是他的兄长。
此时两人正剑拔弩张着,旁边站了五六个小太监在围观。
“杀我?你打得过我么?连一个女人都娶不到的家伙,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看你就是欠揍。”刘旭没想到自己原来那个很好欺负的弟弟居然此刻变得这么暴怒,十五岁的他哪里容得自己的弟弟这么威胁自己,于是说着,就举起拳头要往刘政的肚子上揍。
花若惜本来只想当观众围观一下,但是眼见这马上就要发生打架斗殴事件了,而那旁边站着的围观群众似乎都是那个刘旭的人,虽然她花若惜打小就没有什么爱心,也没有什么侠骨柔情爱打抱不平,但是眼下见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她也着实有点看不下去,于是从一旁的假山后走了出来,大吼一声:“住手!”
贱人
花若惜的声音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等大家把视线都投到她这边的时候,赵逸霖已经来到了她身边。
“你是谁?竟然敢在本皇子面前大呼小叫,你找死么?”刘旭一脸跋扈的看着花若惜说道。
“十皇子,这位是奴才的内人,十皇子若是要罚,就罚奴才好了。”对于嚣张的刘旭,花若惜正想出口反驳,但是她身边的赵逸霖却伸手轻轻的抓去了她的手腕,跟着一脸平静的对刘旭道,声音不卑不亢。
“哦,我知道了,原来她就是那个花若惜啊。”刘旭闻言,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花若惜那张不爽的脸,跟着面带讽刺的看向被自己抓着手臂不让离去的刘政一眼,故意大声刺激他道:“看到没?人家夫妻多恩爱啊,你现在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人家都不要你。”
“十皇子,奴才如果没有记错,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您去跟皇后请安的时间,若是误了时辰,不怕皇后怪罪么?”赵逸霖对于刘旭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刘旭,语气不带半点感**彩。
“本……本皇子要去向皇后请安还……还用得着你提醒么?”刘旭一听赵逸霖的话,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于是立刻松开了抓着刘政的手,然后恶狠狠的警告道:“你下次给我小心点。”
说完,便带着他的一众奴才离开了。
一时间,整个园子里只剩下花若惜跟赵逸霖还有刘政三人。
这样的组合有点奇怪,也有点尴尬。
花若惜看着眼前这个脸色一阵发青的少年,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大概能够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但是却也无能为力。
“你……你好……”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个少年王爷心怀内疚,此时她看着这少年的表情,忍不住想要跟他打招呼,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愿意向他解释自己拒绝嫁给他的原因。
她也意识到,自己当初的无心拒绝,给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毕竟只有这么大的孩子,面对的又是一群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