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的金簪,然后转身往营地方向走去。
*******
皇宫里,此时已是黎明时分,御书房内却依旧是灯火通明,刘沁坐在桌案前,还在处理一些奏折。
宸姬醒来之后,立刻洗簌一番便前往乾旭宫去找千灵换班,可是,当她来到乾旭宫,却听到千灵说昨夜皇上根本就没回宫歇息,一时间,她有些疑惑,于是随口问道:“皇上昨儿是不是到哪位新晋封的娘娘宫里就寝去了?”
“没有,听说一直在御书房处理国事。”摇了摇头,千灵很笃定的说道。
宸姬闻言,突然沉默了一下,跟着就让千灵回寝室休息去。
跟千灵完成交接班,她知道等下刘沁就得上朝去了,于是吩咐了几个宫女太监,准备要洗簌用品,往御书房的方向行去。
来到御书房,她一看到里面那灯火通明的模样便知道刘沁定是一宿没有休息,与在门口守候当值的太监打了个招呼,她便让那些端着洗漱用品的太监宫女先在外候着,自己则轻轻的推开御书房的侧门,往内走去。
此时的御书房里面只有刘沁一个人,他将磨墨的太监也遣退了,大概是太困了,此刻他已经伏在案上休息了。
宸姬走到桌案边,看了眼趴在书桌上熟睡的刘沁,看着他因为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而熬出的黑眼圈,不由得在内心深深感慨。
天下人都争着这个帝位,殊不知,这孤家寡人的滋味最是让人难受。
“坐在这个位置上,你也很无奈吧。”她轻声开口,默默感叹道。
刘沁闭着的眼睛轻轻的颤了颤,跟着缓缓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宸姬。
“天亮了么?”他张了张嘴,低声问道。
“是,皇上,该洗簌了去早朝了。”点了点头,宸姬垂着头柔声回道。
刘沁闻言,从案前直起身子,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跟着大手一伸,一把揽住宸姬的细腰,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中,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皇上……”宸姬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起身推开他,可是,她的手才开始抗拒,却听到他有些暗哑的声音传入耳朵。
“别动,让我就这样抱你一下,一下就好……”他将头靠在她的颈窝处,声音说不出的疲惫。
他的声音让她内心稍稍一软,竟真的没有再动手去推他,只任由他就这样抱着自己。
良久之后,他缓缓抬起头,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宸姬,慢声开口道:“赵逸霖被火烧死了,你知道么?”
宸姬没有料到他会主动跟自己提起有关赵逸霖的事情,表情微微一愣,接着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知道。”
“首辅让我彻查此事,他不相信赵逸霖就这么死了。”
“真死还是假死,真的有那么重要么?”宸姬看着刘沁,她觉得他的世界太复杂,活得太累了。
“你……觉得不重要么?”大概没有料到宸姬会给他这么一个回应,刘沁稍稍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反问道。
宸姬闻言,嘴角突然露出一丝苦笑,缓缓摇头开口道:“不重要。”
是的,不重要,因为她压根就不相信,他会那么轻易的就死掉。
封后
“告诉朕,你的心里到底装着什么?可是有朕的位置了?”对于她的答案,他只一笑了之,实际上,他更想知道的是,他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她的芳心。
“皇上,时候不早了,若是再不洗簌,怕是要耽误早朝了。”不想跟他谈论这个话题,她挣开他的怀抱,福身恭请道。
“今日的选后大典,你可知道,朕会选谁当皇后?”见她又如此疏远自己,刘沁的脸上泛起一阵苦涩,他微微垂眸,视线落在自己眼前一张摊开的卷轴上,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堆名媛的芳名,其中有些名字上面用朱砂笔做了特别的标记。
宸姬的视线也跟着落在了桌案上的卷轴上,她一眼便看见了排在最前面的一个许姓女子的芳名上,猛然想起,这名字她之前在殿选的时候就见到司仪太监标记过,心中不禁暗想,难道这女子就是未来的皇后了?
稍稍回神,她低头道:“奴婢不知。”
“其实你知道,你只是不愿说。”看到她这副小心谨慎的模样,刘沁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将眼前的卷轴收了起来,然后道:“让他们进来吧,时候确实不早了。”
宸姬闻言,立刻点头,转身走到门口,打开正门,对门外候着的太监宫女道:“伺候皇上洗漱更衣。”
紧接着,一众贴身内侍便如鱼贯入御书房内。
一番忙碌之后,刘沁换上朝服,往金銮殿方向走去,而宸姬却留在了御书房,她脑海中还在回想着他刚刚说的那句话。
他说她知道,只是不愿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笃定她知道皇后的人选?
难道说真的如她所猜,是那个许姓女子么?
姓许的女子,会是什么背景?难道是首辅许定坤的女儿么?
想到这里,她又暗自觉得好笑,谁当皇后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操心这些事情?
甩了甩头,她转身往自己乾旭宫的方向走去,准备选后大典事项去了。
***********************************************************
上午,刘沁下朝之后,便来到了朝天殿,选后大典将在这里举行,不少待选佳丽早已经排队侯在殿外,只等着司仪太监叫唤自己的名字,然后进去听封。
宸姬一直站在刘沁的身边,听着他疲惫的声音将一个女子的一生给禁锢,只觉得好残忍。
既然不爱她们,为何要将她们捆在自己身边呢?她幽幽的想着,而最令她不解的是,那些受封的女子,大多面带喜色,跪拜谢恩。难道她们只能看到这华丽牢笼里的荣华富贵,却不清楚这深宫中的寂寞无涯吗?
第三个一个进殿的女子,身穿一袭水色纱衣,体态轻盈,面容是绝色,气质亦绝佳,眉眼之间还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孤傲媚态,一看便知其出生高贵,且能勾人魂魄。
“许氏佳荣,年方十八,首辅许定坤幼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所不能。有大乾第一美人兼才女之称,被天下学子誉为‘绝世侯门佳人’……”司仪太监捧着厚厚的花名册面无表情的念道。
宸姬看着眼前的女子,确实被她的美貌给震慑道,她没料到,这天底下竟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她甚至在想,若是自己是男子,也一定会被她吸引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偷偷侧目看向自己身边坐着的刘沁,想知道他见到这等绝色女子之后会是什么表情,可是,她视线才落在他的脸上,却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两人视线交流之际,她只觉得内心轻轻一颤,像是恶作剧的小孩被人逮了个正着一般,她迅速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看到宸姬那副落荒而逃的模样,刘沁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他收回自己的视线,看向眼前的许佳蓉,大手轻轻一挥,张嘴道:“封后。”
简单的两个字,封后大典算是尘埃落定了,许佳蓉就这样成为了一国之母,连太后都没有料到皇上会如此不假思索的就封后了,实际上,在太后的心目中,皇后的人选有好几个,其中许佳蓉只能排在第三位。
耳光
皇后确定下来之后,所有人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了地,后面陆续进来的几个秀女均被封为妃嫔,刘沁的后宫经过这两天的甄选,算是彻底充盈了。
宸姬站在刘沁的身边,细细的观察着他与太后的表情,她感觉到,似乎太后对于皇上定许佳蓉为皇后,颇有不满。
好不容易,选秀全部结束,司仪太监宣布下月十五举行正式的册封大典,许佳蓉到那时将正式接过凤印,执掌后宫。而今天,她将以准国母的身份,入住坤宴宫。
刘沁从朝天殿出来,便径直回了乾旭宫,他大概是因为连续工作的时间太长,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不堪。宸姬吩咐御膳房准备了一些清淡可口的餐点,服侍刘沁用过午膳之后,便劝他去躺着歇歇。刘沁也着实是有些扛不住了,于是去休息去了。
没多久,便听到太后宫里来人宣皇上去德懿宫,宸姬见刘沁才歇下,不好让人叨扰他,于是朝前来宣懿旨的太监道:“皇上此刻正在午睡,公公请先回太后娘娘,等皇上醒来,奴婢一定通报。”
“如此,也罢,那就有劳宸姬姑娘了。”那太监虽觉得有些为难,但到底对方是皇上,虽然他是奉太后的命令前来宣召,可这天下究竟是皇帝最大,他可没有傻到跟皇上的人甩脸色,于是点头转身离去。
回到德懿宫,太监向太后禀报了皇上在午休的事情,原本以为太后不会在意,可没想到太后闻言,却随手便将自己手边的杯子给砸了,霍然起身,就带着一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