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地上拽了起来,押着她跪在了路中央,大声喝到:“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惊了十六王爷的驾。”
花若惜内心深知这些家伙狐假虎威,倒是也不在意,她只面不改色的抬起头看向前方被人抬着的轿子,大声道:“民妇花若惜,见过瑞王殿下。”
八人大轿内,刘政正坐在里面昏昏欲睡。这些天的赶路已经让他疲惫不堪,他起初经过一些城池,还会因为百姓们的夹道欢迎而感觉新鲜,掀开轿帘子望几眼,如今却已经半点兴致也没有了。
不过,当他隐约听到前面似乎传来“花若惜”三个字时,还是被惊醒了。
轻轻掀开轿帘,他朝身边跟着的随从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停下来了啊?”
“回王爷,前面有个叫花若惜的女子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不知意欲何为,如今正跪在街中央呢。”随从立刻禀报道。
“花若惜?真的是花若惜吗?”刘政闻言,脸上表情一喜,也没多想,便命人将轿子放下来,他一个箭步从轿子内冲了出来,跑到了花若惜的面前。
身后的随从见状,可吓坏了,立刻紧跟在他后面,一堆侍卫更是蜂拥而上,护在了刘政的周围,怕他被人暗算。
当刘政来到花若惜面前时,他看到花若惜正仰着头朝他微笑。
“花若惜,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居然在这里遇见了你。”刘政一把将那两个押着花若惜手臂的侍卫的手打开,然后拽着她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兴奋的道。
“呵呵……我也觉得像是在做梦呢,我们的十六王爷竟然要出征打仗去了,真是了不起哦。”花若惜笑眯眯的看着几个月不见,似乎又长高了的刘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那是父皇对我委以重任。”刘政说着,突然意识到这里是大街上,大家都在围观,于是又道:“走,你同我去这并州知府给我安排的行馆,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我在并州只能停留一天,明日便得继续南下了。”
“这样啊,那行,王爷您先去行馆,我随后就去,如此这般跟王爷一同前往,似乎不合适。”花若惜说着,然后又拜了一下,高声道:“民妇不小心冲撞王爷,还望王爷您恕罪。”
“行了,念你初犯,本王就姑且饶了你,退下吧。”刘政明白花若惜的意思,于是也学着她的样子,高声道。
花若惜于是默默的退到了一边,一时间道路又畅通起来,大部队继续前进。
夜叙
夜幕降临之际,花若惜让莲花吩咐门房准备了马车,朝行馆方向驶去。
莲花早在赵府的时候就见过一次花若惜与刘政堆雪人,深知两人关系不错。花若惜这一次出门,并未打算瞒着她,反正这事儿也瞒不住,于是就索性光明正大的带着他们一起来了。
到了行馆,刘政大概是通知了守门的她今夜会来,所以在她报出自己姓名时,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扰,便进了行馆内的大厅。
刘政似乎在这里已经等了她很久了,眼下他竟然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打起瞌睡来了。
花若惜到来之际,在一个侍卫的通报下,他立刻睁开了眼睛,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怎么?白天难道在轿子里面还没睡好,如今这天才黑,就又开始瞌睡起来。”花若惜脱下自己身上的披风,交给身后跟着的莲花拿着,然后示意她站在门口候着,接着就笑嘻嘻的一边进大厅,一边朝里面的刘政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白天是在轿子里睡觉啊?”刘政闻言,脸上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