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似乎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花若惜想着,迅速将那字条收好,抬头看向院门口,莲花跟小路子的身影还没有出现。
她本想到前院去叫上莲花一起走,但转念一下,昨天她见到太子的事情并没有跟莲花说,莲花虽然是跟在她身边服侍的丫鬟,但说到底她还是赵逸霖的人,所以她对她,还是有一点忌惮的。
她不想让赵逸霖知道她跟太子间的交往,并且,这字条上面说的事情,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果她贸然带着一堆人去救太子,到头来这事儿是假的,那岂不是玩笑开大了?
为了谨慎起见,她决定自己先一个人偷偷去查看一下情况,如果太子确实有危险,她再找人来帮忙。
从院子里出去,她偷偷溜到了后门口,趁莲花还没出现,立刻一个闪身,从后门出了宅子。
出了宅子之后,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虽然搞不清楚城东该往哪边走,但是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她知道太阳是从东方升起来的,于是就顺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朝前方走去。
*****************************
城东紫竹林。
一辆外表朴实无华的马车停在林中,几个身着青色锦袍的男子护在马车周围,而在他们面前站着的,是一群手拿各种杀人武器的黑衣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挡我等去路?”青色锦袍男子中,有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人目光如炬的看着眼前站着的这群黑衣人问道。
“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去问阎罗王好了。”黑衣人说着,冷笑一声,集体开始对马车发动攻击。
那群青衣男子见状,迅速做出反击,一时间,刀光剑影,短兵相接的碰触声,尖锐得刺痛人的耳膜。
黑衣人的攻击很猛烈,几乎每一招都能置人于死地,很快,在黑衣人猛烈的攻击下,那群青衣人已经有些不支,原本摆出的一个圆形阵形逐渐被撕出一道口子,黑衣人趁机迅速将这道防线撕开,口子越拉越大,直逼眼前的马车。
马车上,太子刘沁端坐在其中,他神色很镇定,丝毫没有因为外面的战局而显得局促不安。
大概是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的杀气,他没有继续在留在车内,而是掀开车帘,从里面走了出来,长身而立于车上,目光冷冽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见他们的目标出现了,立刻跟疯了似的甩开自己眼前的对手,疯狂的朝刘沁这边袭击过来。
刘沁看着那些朝自己蜂拥而至的黑衣人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笑,他长袖一甩,原本缠在手臂上的软剑便握在了他手上。
“本宫不喜开杀戒,如果不想死,就赶快消失在本宫的视线内。”他眼神孤傲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高贵的气质不容任何人侵犯。
那些黑衣人闻言,丝毫没有退却的打算,他们手中所持之刀剑,均迅速朝刘沁飞了过来。
“找死。”刘沁冷哼一声,身形如幻影般一闪,瞬间躲开了黑衣人的攻击,紧接着,他手中的软剑如蛇般灵动,直击眼前几名黑衣人的咽喉。
很快,那几个被软剑刺中咽喉的黑衣人便应声倒地,狠狠的挣扎了几下,便在无声息。
剩下的黑衣人这下算是见识到了刘沁的厉害,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又开始组织第二次的围攻。
………………………………
此时花若惜正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紫竹林,当她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哀嚎打斗声时,当下内心变得紧张起来。
几乎是踮着脚步,猫着身子,她小心翼翼的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总算是看到了一场大规模的斗殴恶劣场面。
她曾经以为,那些飞天遁地的武打场面只有在电视机里面才能看到,可没想到,在这古代,真的有能够抵抗地心引力的武功。
此时她满眼都是身穿墨绿色锦袍,剑舞的行云流水般飘逸,杀人于无形的刘沁的身影。
作为一个旁观者,花若惜的围观并不能影响整个战局。
可是,作为一个被发现了的旁观者,她的命运就没那么舒坦了……
暗算
就在花若惜看那精彩的武打场面看得正入迷之际,突然一阵疾风朝她这边袭过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际,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一紧,接着整个人就被人从身后勒住,脖子也被狠狠掐住。
“住手,不然我杀了她……”耳后,一个阴冷的声音传入花若惜的耳朵内,同时也让正在跟黑衣人缠斗的刘沁将目光朝这边看了过来。
不是这么倒霉吧?她只不过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啊,干嘛抓她当人质啊。
花若惜在半秒的惊悚之后反应过来,内心无比悲哀的想到。
“若惜?”刘沁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到了前方不远处,花若惜被一个黑衣人挟持着,从竹林中走了出来。
“都说太子殿下果然是爱民如子,想来不会置这位姑娘的生死与不顾吧。”黑衣人掐着花若惜脖子的手指说着,又紧了紧,语气讽刺的说道。
花若惜担心他再用点力,自己的脖子就要断了,于是脑袋上伸了伸,尽量把自己的脖子拉长点,显得纤细些。
“放开她。”刘沁冷冷的命令着黑衣人,他手上那把嗜血的软剑此时正散发着冰冷的寒光。
“放开她太子殿下会放过我等吗?”黑衣人冷笑着,就准备用力一把掐断花若惜的脖子。
“不要杀我,我只是路过的……”花若惜感觉到这黑衣人已经动了杀心,于是立刻喊道。
“哼,不是我要杀你,是太子殿下不可能会放过我们,不过没关系,死的时候有姑娘你陪葬,也不亏。”黑衣人说着,大笑起来。
刘沁看着眼前被黑衣人挟持的花若惜,眉头瞬间皱在了一起,他眼神紧紧的盯着那黑衣人掐在花若惜脖子上的手,张了张嘴寒声道:“放了她,我给你们一条活路,伤了她,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黑衣人闻言,低头思忖了片刻,方开口道:“一言为定,我放人。”
说完,花若惜就只感觉自己背上一沉,整个人的身体就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刘沁也停止了对黑衣人的攻击,可岂止黑衣人竟耍诈,在撤退之际,突然一甩手,一枚淬了毒的钢针就直接朝刘沁的心脏飞了过来。
花若惜的身体在飞扑向刘沁怀中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获救了。可当紧接着背后传来一阵巨大刺痛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又被阴了。
身体重重的状在刘沁的怀里,他伸手将她一把牢牢接住,但紧接着便听到她痛叫一声,一口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
“若惜,你怎么样?”刘沁紧张的看着眼前脸色迅速变得有些发青的花若惜,问道。
“背,好痛……”花若惜张了张嘴,然后一头栽进了他怀里,不省人事。
刘沁立刻伸手去摸她的背部,发现有一种稠粘感糊住了他的手,他立刻明白,她刚刚为自己,挡住了飞过来的暗器。
****************************
夜晚,萧瑟的寒风将天空中的星辰刮进了云层,月亮羞涩的露出半边小脸,一切,静悄悄的。
并州城郊一座富丽堂皇的庄园内,高高挂起的灯笼将庄园雄壮的轮廓完美勾勒出来。
庄园一隅的幽静院子内,此时有几个人影在其中晃动着,灯光从紧闭着的窗户缝隙内泄出来,撒在了在窗前徘徊的墨绿色锦袍男子身上。
良久,便见一胡须发白的老人从房内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子。
走到墨绿色锦袍男子身前,白须老人先是朝男子拱手行礼,继而道:“太子殿下,那位姑娘身上的毒已经几本清除,还有一些余毒需要些时日,自然排除体外。”
“有劳上官先生了。本宫此次前来并州,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可不曾想,到最后依旧是暴露了行踪,不得不来麻烦上官老先生了。”太子刘沁对眼前的老人很是礼遇,他言辞之间,尽是客套。
“殿下如此说,可真是折煞老夫了,能够为太子殿下略尽绵薄之力,实在是我青叶山庄之荣幸。如今那位受伤的姑娘已经醒了,殿下可进屋去看看她。”上官儒旭拱了拱手,受宠若惊道。
“如此,本宫便先失陪了。”刘沁闻言,朝上官儒旭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转身往房间内走去。
疑惑
太子进房之后,上官儒旭则带着他身后的那个年轻女子往院子外走去。
“爹,太子殿下带来的那位姑娘是什么身份啊?为什么殿下好像很紧张她呢?”年轻秀美的大家闺秀上官若雅一边走在上官儒旭的身边,一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不要揣测太子殿下的事情,这几日,殿下会在咱们山庄小住,你要亲自负责照顾殿下的起居,也要吩咐人仔细把殿下带来的那位受伤的姑娘照顾好,为父刚刚为她解毒之时,检查到她的心脉有受损迹象,看来这位姑娘,肯定也非一般人。”上官儒旭叮嘱着上官若雅,他苍老的脸上体现出的是一种久经人世的沧桑沉稳感觉。
“是,女儿知道了,女儿一定会小心照顾那位姑娘跟太子殿下的。”上官若雅闻言,也不敢再多问,连连点头道。
*****************************
房间内,浓郁的药材味弥漫在空气中,同时燃着的四五盏油灯将整个室内照得通亮。
花若惜躺在床上,原本因为中毒而有些发青的脸色此时已经恢复了许多,变得有些苍白。
刘沁进房间之后,站在了床前,跟她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俯视着躺在床上的她。
“为什么要冲过来为我挡那暗器?”沉默一阵,他淡淡的开口问道。
花若惜闻言,微微一愣,苍白的脸色在烛火的映衬下,呈现出一种淡淡的橘黄铯病态。
帮他挡暗器?
原来他误会了自己之前扑过去是为了替他挡暗器啊。
她又不傻,如果早知道有暗器发过来,她会情愿扑在地上也不会扑到他怀里的。
心里如此想着,但是她嘴上却饱含深意的道:“殿下既然专门派人送信过来告诉我您有难,若惜岂能坐视不理,既然都来了,自然要为殿下挡去劫难。”
“此话何意?你是说,你之所以会出现在紫竹林,是因为有人给你送信?”刘沁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难道不是么?”花若惜看到刘沁的反应,心中也疑惑起来。
“且不说你没在本宫身边,就算你在本宫身边,本宫若是有难,也定将让你快逃,怎会让你跑来送死呢?”刘沁说着,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花若惜闻言,内心轻轻一颤,来不及去体会他刚刚那番话里的意思,连忙问道:“那会是谁把捆着字条的箭射到我面前的呢?”
“不知!”摇了摇头,刘沁心中一时间也没有答案。
原本今天遇袭事件他以为是赵逸霖安排的人做的,但是如今花若惜的这话,却又将他原本的预想给推翻了。
如果这群黑衣人真的是赵逸霖安排的,那么给花若惜送信的人会是谁?很明显,那送信人不过是想将花若惜引到紫竹林去,花若惜是赵逸霖的夫人,根据他收集到的情报,赵逸霖似乎对她很在乎,所以,应该不至于会让她冒险,而且,他也实在是猜不出那送信人将花若惜引到紫竹林去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分他的心?好让他们能够全身而退?
也不对,如果那些黑衣人没有刺杀他的把握,根本就不会动手,所以找花若惜来,似乎有些多此一举。
一时间,两人心中都没有任何的答案,双双陷入了沉默之中。
………………
良久之后,刘沁缓缓抬起他清亮的双眸看向依旧在深思中的花若惜,道:“既然如今你是为救本宫所受的伤,那本宫自然不会将你置之不顾,你且安心在此休养,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直到你好了为止。如果你想通知你府上的人,本宫亦可以为你安排。”
“不……不要通知他们……”花若惜闻言,连忙摇头道。
“这是为何?”刘沁闻言,心中顿感奇怪道。
“请殿下看在若惜救过您的份上,不要追问。”花若惜此时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或许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她的人生会迎来一个重大的转机。
循循善诱
“既然如此,那本宫便不多问了,你先好好休息吧,目前你身上还有些余毒未清,等过些日子,便能痊愈了。”刘沁见她如此说,倒也不勉强,说着,他便转身欲离开。
“殿下……”花若惜见他要走了,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
刘沁听到花若惜在背后叫自己,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转过头来看向她,眼神中带着一丝疑问。
“殿下会在并州停留很久么?”虽然她知道打探太子的行程似乎有些逾越自己本分了,但是她内心还是想了解清楚,这样一来,她才有足够的把握去实施自己的计划。
“应该会停留到你身体康复。”这是他给她的答案,虽然并不确切,但是却也给了她一个很重要的讯息,那就是,他不会在她身体还没好就扔下她走掉。
“若惜不耽误殿下休息了。”心中有了数,花若惜便示意她没什么问题了,太子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
“好好休息。”他又嘱咐了她一声,然后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
第二天清早,花若惜醒来之后,便见有丫鬟进来伺候,其中一个女子似乎与其他几个丫鬟不同,她的身上带着一种高贵气质。
“姑娘,您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很多?”上官若雅见花若惜睁开了眼睛,立刻上前几步,走到床边坐下,关切的朝他问道。
“嗯,好多了,谢谢这位姑娘关心。”微微点了点头,花若惜看着眼前这女子,感觉她的眉眼生得好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沁人心脾的舒服味道,好像一个纯洁的仙子一般。
“我叫上官若雅,你叫我若雅就好了,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上官若雅朝花若惜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
“我叫花若惜。”花若惜轻轻的回答着她的问题,紧接着,她便看到丫鬟拧了温热的帕子走到了床边,朝上官若雅道:“小姐,先让奴婢帮这位姑娘洗簌一番吧。”
“哦,瞧我,只知道拉着若惜姑娘聊天,把正事儿都忘记了。”上官若雅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身体也立刻让开,给小丫鬟腾出了地方。
花若惜听着那小丫鬟对上官若雅的称呼,内心已经明白了她的身份,于是立马开始盘算起来,要怎么跟这位大小姐拉好关系,这可对她今后的计划有很大的帮助啊。
在小丫鬟的俯视下她洗完脸,有漱完口后,便被扶着下床来吃早餐。
上官家在并州城属于隐形富豪那一类,平时行事极为低调,任谁也摸不清这青叶山庄的主人乃何方神圣,任是知府老爷对这山庄心存疑惑,有几次想派人前来摸查底细,又或者是发帖宴请上官儒旭,均被一一挡回。
故此,这座青叶山庄也成为了并州城内最大的秘密。
因为不清楚这山庄主人的来头,一般人自不敢来犯,所以他到如今,甚是安宁。
如今花若惜平白无故的失踪了,隐匿在青叶山庄中,不为人知。
莲花伙同宅子内的一并人等,几乎是翻遍了整个并州城都找不到花若惜的身影,一个个急得都快要疯掉了。
………………
用完早餐,上官若雅并没有在房中多留,她看着丫鬟们服侍着花若惜喝完药之后,便带着一众人起身告辞了,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房间内又瞬间宁静下来,只剩下花若惜跟一个被安排在她身边贴身伺候的小丫鬟两人呆在一起。
因为躺在床上无聊,花若惜又开始跟这小丫鬟扯闲篇儿,同时,她更大的目的是,从这丫鬟口中获得一些自己不知道的讯息。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所有的搭讪永远都是从贵姓开始,哪怕是来自现代的花若惜,她也只能用这个当作两人友好会谈的开场白。
“回姑娘话,奴婢名叫小紫。”小丫鬟声音有些怯弱的答道。
“小紫啊,这名儿真好听,你今年几岁了呢?”花若惜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拒绝别人赞美的话,要打开这小丫鬟的心里防线,必须先的夸夸她。
“奴婢今年十三岁。”依旧是小心翼翼的回答,这小丫鬟似乎胆儿特别小。
“哦,你说话的声音好小哦,可以坐到我床边来跟我聊天儿么?你看我一个人只能躺在床上,可无聊了。”此时的花若惜,完全就像是一个大尾巴狼似的,在循循善诱着这个可怜的未成年小萝莉。
一夜白头
“奴婢不敢……”小紫听到花若惜要她坐到她床边去,连连摇头,诚惶诚恐道。
“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乖,过来吧,陪我聊聊天,在我面前不需要那么拘谨。”花若惜见小紫如此胆小,不由得微微咧了咧嘴,给了她一个自认为最温柔和善的笑容。
“可……可奴婢身份卑贱,不敢坐在姑娘您的面前。”小紫内心犹豫道。
花若惜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便有了一丝了然,看来这个地方的主人御下严明,非常注重尊卑有别。
漂亮的眼珠子轻轻转了转,她笑了笑说:“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放心吧,我跟你一样,其实也是个丫鬟呢,只不过我年纪比你大那么一点点,放心吧,如果到时候你们主人责骂你,自有我来帮你顶着。”
“真的吗?姑娘你也是丫鬟?”小紫闻言,似乎有些不相信,但她此时说话的声音明显比之前要大了许多,花若惜知道,她的内心防线已经开始渐渐被她瓦解。
“可不是,小时候家里穷啊,所以我爹娘就把我卖给别人当丫鬟了。所以,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太拘礼呢,你说是不是?过来我身边坐吧。”花若惜一边装可怜,一边忽悠道。
小紫听她这么一说,竟真的相信了,脚下的步子轻轻移动,很快便来到了床边,花若惜再伸手一拉,将她拉得坐在了床边上。
“姑娘您是那位公子的丫鬟吗?”小紫坐下后,内心原本的拘谨完全放松,开始好奇的朝花若惜发问道。
“那位公子?”花若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谁,等到她想起她说的应该是刘沁之后,不由得觉得奇怪,怎么这府上还有人不知道刘沁的身份么?
但是既然这小丫头不知道,她自然不会多嘴去告诉她,于是只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打小就跟在我们少爷身边了,我们少爷人可好了。”
“那位公子一看就是很好的人儿,今儿小紫随小姐去伺候公子用早膳时,他还对小紫笑了呢,为人可和气了,一点都没有架子。”小紫在说起刘沁时候,脸上的表情竟然有些羞涩。
花若惜看她说话的这神态以及语气,差点被雷死,这小丫头不会就俯视了刘沁用了个早餐便被他给俘虏了吧?所以说长得帅气有时候真的是一种罪过啊。
“对了,小紫,我昨晚是昏迷着进的这宅子,到现在还不清楚这是在哪里呢,你能跟我说说吗?”不想跟她继续聊刘沁,花若惜抓紧时间套着小紫的话道。
“姑娘难道不知道这里是青叶山庄?”小紫对花若惜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表示有些惊讶。
“哦?是吗?我还真不知道呢,你们主人是什么人啊?”
“昨晚给姑娘您解毒的那位白须老人便是我们家老爷,也是这青叶山庄的主人。”小紫见花若惜似乎什么都不清楚,于是耐心的说道。
“啊?你说那白胡子老头是你家老爷啊?可刚刚那个上官若雅不是你家小姐吗?你家老爷那么大年纪了,为何你家小姐看上去才不过十七八岁?”花若惜对于这个消息,惊讶不已。按那老头跟这上官若雅直接的年龄差距,说他们是爷孙关系都有些嫌小呢。
“姑娘您有所不知,实际上,我们家老爷不过才四十来岁呢。”小紫见花若惜这么吃惊的表情,有给她爆料了一个更家惊悚的消息。
“什……什么?你家老爷才四十岁……你这是在耍我么?”说那老头一百四十岁她还是相信,说他只有四十岁,花若惜死都不信。
四十岁能老成那样?是被命运摧残得有多凄惨呢?
“说来也奇怪,我听我娘说,老爷是在三十岁的时候,一夜白头,突然变老的,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当时大家都被吓坏了呢,说老爷是中了什么毒才这样的。”小紫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特别神秘。
花若惜闻言,内心不由得轻轻一颤。
根据昨天上官老头给她解毒时候的娴熟手法来看,似乎他对毒药是非常熟悉的,一个这么清楚毒药的人,又怎会轻易中毒呢?
“姑娘,小紫跟你说的这些,你可千万不要跟别人说啊,不然,要是被主人知道小紫多嘴,小紫就死定了。”小紫见花若惜突然不出声了,表情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得担心的道。
回过神来的花若惜闻言,立刻笑道:“你只管放心,咱们这只是闲聊,我不会把你说的任何话告诉别人的。”
青叶山庄
跟小紫闲聊了一上午,花若惜从她的嘴里得到了不少讯息。
她开始暗暗的揣测太子跟这个上官儒旭之间的关系。
太子能够如此安心的在这青叶山庄呆下去,证明上官儒旭是他非常信任的人,那么这个上官儒旭的身份肯定也不简单。
………………
下午,刘沁专门来看了一眼花若惜,可还没有跟她聊上几句,就被他的下属给叫了出去,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想他禀报。
花若惜继续无聊的躺在床上养伤,时而调戏一下小紫,从她嘴里套取一点情报。
三天后。
远在京城的赵逸霖终于得到了花若惜失踪的消息,然而与报信人预想的会有可怕后果不一样,赵逸霖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动怒,他只大手一挥,让他们不需要再费心寻找花若惜的去向。
夜晚。
赵府云中阁书房内。
赵逸霖坐在书桌后,手上正把玩着两颗比鸡蛋稍稍小一点点的夜明珠。
他的脸色,因为夜明珠的映衬,变得有些冷硬。
没多久,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极其细微的脚步,紧接着,房门便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他手下的几名得力干将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太子在并州的情况怎么样了?”眼神继续落在自己手里的夜明珠上,他面无表情的开口朝眼前的人问道。
“回禀主人,太子似乎知道我们的人已经潜伏在了并州城内,大概是不想让我们抓住他庇护国丈的证据,所以到现在,他还未有所行动。”白衣男子最先站出来汇报道。
“哦?他倒是聪明,知道此时不宜动手。”赵逸霖闻言,脸上挂起了玩味的笑。
“主人,您说,我们要不要给太子施加一点压力,让他快点动手?”一旁的刀疤脸男人此时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不,别轻举妄动。这些日子,皇上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差了……”摇了摇头,赵逸霖一脸意味深长的说道。
“主人的意思是,皇上的时日……怕是不久了?”白衣男子闻言,表情轻轻一颤,问道。
赵逸霖没有回答白衣男子的问题,但是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原本把玩着夜明珠的手,手掌突然收紧,将两颗夜明珠紧紧的拽在手中,不断收拢,最终,只听到“啪啪”的两声响,两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就被他给捏了个粉碎。
眼前几人见状,全都禁声,不敢再发一言出来。
赵府的夜晚,如今没有了花若惜的存在,变得愈发的诡异起来。
****************************
又过了几日,花若惜身上的余毒几乎都已清除干净,她整个人也觉得清爽了不少。
此时正式春光明媚,叙旧没有见过阳光的她终于获得了她主治医生上官儒旭的批准,下床到院子里面来走动一下了。
在小紫的陪同下,她上午先是在自己住的那个小院内转悠了一圈,后来下午她又说无聊,拉着小紫要满府参观,小紫起初不敢,但是后来想起这花若惜可是被他们家主人奉为上宾,觉得如果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她的话,好像有点说不过去,更怕主人责罚,于是只得答应着带她四处走走看看。
这下花若惜可来劲儿了,其实,她要求参观这山庄是假,想要摸清这里面的情况才是真。
其实她内心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太子来这并州城到底是所为何事。
从她住的小院出来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这青叶山庄真的很大很华丽。
虽说没有皇宫那样的规模,但是也可以堪比行宫了。
青叶山庄是建设在半山腰上的,站在山庄最高的地方,甚至能看到山庄最前面的大门口。
花若惜置身其中,感觉此地如同凡间仙境一般美丽壮观。
如果可以在这地方呆上一辈子,她想她是愿意的。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了。
112杀人魔
本来花若惜在小紫带她逛到后山的时候,就准备绕一圈儿,然后回自己的小院。
可谁知道,她们来到后山之后,还没走几步,却见树林里一个白色的身影手持利剑就直接朝她劈了过来。花若惜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身体往后一倒,重重的撞在了身后小紫的身上,两人皆狠狠摔在了地上。
“少爷饶命,小紫不知少爷在后山,不小心打扰,请少爷饶了小紫。”小紫认清眼前手持长剑之人后,立刻跪在了地上,拼命求饶道。
“饶命?你如此不识趣的打扰了本少爷,还想让本少爷饶命。”冷笑一声,那白色的身影长剑一挑,瞬间就将小紫的喉咙划破,让她永远的停止了呼吸。
倒在一旁的花若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她只见自己眼前一道银光闪过,再看向小紫时,她已经是双目圆睁的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脖子上流出。
顺着小紫脖子处那还在滴着鲜血的剑锋往上看去,她很快就看到了那个杀死小紫的凶手,一时间,她的脸色由最开始的震惊变得一片惨白。
眼前这男子,从头到脚,全是白色,像极了漫画里面的人物。
只是,这真人到底跟漫画不一样,如今她亲眼见着这种浑身上下连头发眉毛都是白色的人,到底还是吓坏了。
“你……你……你……”她一连指着眼前的男子“你”了三声都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出来。
“你是谁?”很显然,这位小紫口中的少爷并不知道他们府上还有花若惜的存在,面对这个陌生的女人,他表示有些疑惑。
“你……为什么要杀她啊?”花若惜大脑迅速从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看着小紫已经永远都无法再露出微笑的脸,不由得朝他暴怒道。
“打扰了本少爷,不仅是她,你也要死。”大概是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大声吼过,白衣男子脸上露出一抹嗜血的神色,他缓缓将手上的长剑举起来,直指眼前的花若惜道。
“你敢……”花若惜知道,其实他是真的敢杀她的,不然,他不会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直接把小紫给击毙。但是,就是知道她敢,她才不求饶,反而态度强硬的看着她。
天知道,她如果此时不是坐在地上的,腿一定会抖得立不起来。
“你说我不敢杀你?”白衣男子见花若惜死到临头居然还这么大胆,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很讨厌这种被人挑衅的感觉,但同时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个女人在亲眼见他杀了一个人之后还能如此笃定的说他不敢杀她。
“是的,你不敢。不信你就试试看,我敢保证,杀了我,你一定会后悔。”花若惜说这话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虚的,她很清楚以自己跟太子那并不算太深的交情,这小子要是真杀了自己,估计他也不会说什么。至于赵逸霖那边,她就更指望不上了,如今全天下,除了在这山庄之内的人,还有谁知道她在这里,正所谓死了也白死,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你到底是谁?”白衣男子不知道是不是被花若惜的话给唬住了,他此时并没有急着杀她,反而是逼问她的身份。
花若惜感觉到自己这个激将法似乎有用,于是,她只用冷冰冰的眼神看了眼前的白衣男子一眼,然后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给他扔下一句:“你想知道我是谁,大可以去问你爹。”
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
此时她的身体颤抖得厉害,但是她缓缓的抬脚,留给了白衣男子一个背影,然后往自己住的小院方向走去。
她的内心此时在疯狂跳动着,她在祈祷,祈祷这个杀人狂魔不要追上来,不要真的对她动手。
而这边,白衣男子见花若惜不肯透露她的身份,只转身离开,他原本想追上去继续逼问她,甚至杀了她,但是,只要一想起她那笃定的眼神告诉他,杀了她,他一定会后悔,那一刻,他犹豫了,只冷冷的看着她身影在他眼前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前方的拐角处。
花若惜从后山下来,拐了个弯,知道那家伙没有追过来,她靠在一旁的墙角边上,疯狂的深呼吸起来。
113请辞
回到自己的小院之后,她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她怕那杀人魔会追到这里来,所以在屋内来回走了几圈之后,她决定去找太子殿下,并且想他告辞。
出了小院,她看到前面有两个丫鬟一路说笑着从她面前经过,于是赶紧上前一步,追上她们的脚步,道:“两位姑娘好,可不可以打扰你们一下,我有事情请教。”
那两个丫鬟一看花若惜,似乎都认识她,纷纷朝她屈膝行了个礼,然后其中一个丫鬟才问道:“不知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