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么没有商量的余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政儿,你下去将宫里的事情料理好,这里的事交给我来处理。”赵逸霖打断了刘政的话,吩咐道。
“我不,我要救若惜。”可刘政此刻哪里还会听他的话,他说着,从怀中取出虎符,朝刘沁道:“你要虎符,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放了若惜。”
被疼痛已经快要麻痹身上所有神经末梢的宸姬听到刘政这话,缓缓的将头抬了起来,张了张嘴,她声音虚弱的道:“刘政,谢谢你……”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真正关心她,愿意为她放弃自己所拥有东西的人,原来,她不是没有人牵挂的的。
“若惜,你坚持住,我一定会救你的。”刘政见宸姬跟自己说话了,立刻安慰她道。
小结局
“宸姬,还记得朕曾经对你说过的话么?”刘沁低下头,看着自己身边跪在地上的宸姬,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宸姬抬头看着他,却没有说话。因为此时对她来说,他曾经说过的任何海誓山盟的承诺,都不过是一种彻底的欺骗。
“朕说过,会给你自由,让你幸福。可是,你知道么?这些事情,从来都不是朕能做主的。赵逸霖把你送到朕的身边时,朕曾想过,放了你,任你离开这些纷争,你不该属于这里。可是那时候朕又会想,朕放你出宫,可是赵逸霖会放了你吗?他已经决定用你这颗棋子,你若是不发挥你的作用,他会如何对你?朕曾经无数次的问自己,对你,朕到底是真是假,开始,朕能很清楚的知道,是假的。可是,久而久之,朕自己也分不清真假了。真到假时假亦真,朕虽然知道对你的感情变成了真的,可是对你的利用也是真的。虽然朕对你说过无数虚伪的甜言蜜语,但是,有一句是真的,那就是,朕希望你幸福!只可惜,最终朕也没能给你幸福。如果可以,朕想带你一起走,可惜不行,朕没有剥夺你生存的权利。原谅朕,好么?”他轻轻的看着她说完这些话,最终,松开了一直紧握着她手腕的手,纵身,往身后的悬崖跳去。
“皇兄……”刘政没有想到,刘沁最后竟然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了解这一切,他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想救他,可惜,他最终只扑了个空,眼睁睁的看着刘沁坠落了悬崖。
而宸姬在看着刘沁掉下悬崖的那一刻,终于痛得昏死过去……
****************************************
隆庆三年,皇上驾崩,瑞王继位,改年号为瑞庆,其母舅赵逸霖,封定王;护国大将军齐忠,守卫边疆多年,劳苦功高,特封其为忠义王,赐良田百倾,黄金万两。其余皆诸侯大将,另行封赏。
定王府内,此时已是阳春三月,嫩绿的树枝抽了枝桠,整个府上一片生机勃勃。
一个幽雅清静的小院内,此时两个小丫鬟正坐在屋外的石凳前聊着天,她们的眼神时不时的往屋内瞟去,似乎想看看里面的情景。
“百合,你说王妃能醒过来吗?大夫说,王妃这昏迷是她自己不愿醒来,让咱们天天在她耳边说些好玩的话儿,可是,我们都说了这么久了,连王爷都天天来陪王妃聊天,为什么王妃还不醒来啊?”穿着黄衣服的小丫鬟一脸奇怪的撑着下巴问道。
那个被称作百合的姑娘闻言,摇头道:“我怎么知道啊,我那天,偷偷的听大夫跟王爷说,王妃的病情好像恶化了,有个什么心什么病,我没听仔细,王妃能不能醒过来,还真是不好说呢。唉,可惜了我们英明神武的王爷,世间少有的美男子啊,你说他为什么就只喜欢王妃一人呢?这世上的女人可是有千千万啊。”
“切……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是书上说的爱,知道什么是爱吗?王爷对王妃那就是爱!”黄衣服小丫头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屋内,阳光从敞开的窗户口照射进来,一袭月白长衫的赵逸霖一脸温柔的坐在床边,他的手正轻轻的握着床上昏迷中人儿的手。
“若惜,如果让时光倒流,你还会选择宁可嫁给我,也不要嫁给政儿吗?”
他话音落下,床上的人似乎有了一丝反应,蝶翼般美丽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久违了的水亮双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她张了张嘴,却没有能说出任何一句话,嘴角一丝鲜血逸出,头重重的歪向了一侧。
那一瞬间,他慌了……
他知道,他终于还是彻底的失去了她,再也唤不回来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得到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他爱她么?答案是肯定的。可是,这个世界上往往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对于有的人来说,或许是亲情,对于有的人来说,可能是友情,对于还有的人来说,可能是自尊,道德,伦理,更可能是金钱。
我们无法去批评谁对谁的爱不够多,不够好,因为我们不是他,我们不知道在他们心中爱情的分量到底占多少。但至少,在赵逸霖的心中,仇恨跟亲情排在了爱情的前面。或许直到失去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爱情对他来说,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么可以用来利用,所以他在最后,慌了!这是他这一生中第一次心慌,大概也是唯一的一次吧!
至于刘沁,他其实一直都很明白自己要的东西是什么,只是,天意弄人,他自负聪明,最后却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没有错,他确实骗了花若惜,可是他这个骗局,是做好了骗一辈子的打算的。可惜,他太聪明了,太懂得算计了,反而着了赵逸霖的道,让他这个谎言在那种狼狈的情况下被揭穿,这是他一生最大的败笔!试想一下,如果最后失败的人是赵逸霖,那么宸姬有机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吗?刘沁对她的爱是真的,否则,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单纯的利用而两年来在后宫佳丽三千的情况下,不对任何女人动心,这该有多难?
女人们常对男人说:这辈子你休想要骗我?
其实她们不知道,被揭穿了的骗局才叫骗,没有被揭穿的谎言,就是真实的。
再来是上官浩泽的“爱”,其实对于上官这个人,他的设定本来就是单纯的,与其说他是若惜的仰慕者,不如说他是若惜的玩伴吧。因为他对若惜的好和爱护,就是被若惜一个故事收买的。再加上若惜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歧视他,大概只有在若惜面前,他才感觉自己是正常的,所以他愿意保护她,愿意跟她在一起。而这一切,与爱情无关。
最后是刘政,这个由准男一变成了酱油哥的最后胜利者。由始至终,只有他是唯一的受益者。他老爹死之前给了他一笔可以问鼎江山的财富,他牛掰的舅舅为了成就他的帝位,把自己的爱人孩子都搭进去了,而他的哥哥在最后也还是没有舍得为难他,皇位只有一个,他最终选择了成全自己的弟弟。不得不说,这孩子的命真好哇!!!而他对若惜的感情呢,由最开始的讨厌,痛恨,渐渐转变成喜欢,可以分享秘密的好朋友,这里不得不说一句,有事没事救人家一命还是有收获的,至少,你对一个小孩子好,可能会让他对你产生一辈子的好感哦。若惜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朋友,苦逼的是,若惜只当他小孩子,就会忽悠他……
好了,故事到这里就差不多了!!!!!
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就是大结局了,噢嚯嚯嚯嚯……那你就错了……
番了个外
上章我们说到哪里了来着?哦,对了,赵逸霖问花若惜:如果时光倒流的话,你会依旧选择我,还是选择刘政呢?
话说这话被已经游荡到阴间的王斐(穿越后的花若惜)同学听到了,她内心一个激灵,满脸嫌弃的自言自语道:“我TM才表再穿一次呢,我找死吗我?”
然而,事实证明,有些时候吧,老天爷要玩你,你躲都没法躲。
所以,当她又见到那两个上次抓错人的小鬼的时候,她的内心轻轻颤抖了一下,弱弱的问道:“鬼差大哥,这次我不用穿越了吧?我可以直接投胎了吧?”
“可以。阎王爷有令,现在有个妇人正在生产,你可以即刻投胎,走吧你!”小鬼说着,一觉踹在了她屁股上,一瞬间,她的魂魄便消失不见了。
另外一个小鬼见状,有些担心的说道:“喂,老兄,咱们这么做有些不厚道吧,等下次她再死了,见到我们俩,非得跟我们拼命不可了。”
“那也没办法,我要不让她再穿一次,给她改写自己结局的机会,我估计读者会把我们骂死,反正人家作者都不嫌累,愿意再写一个结局,你激动个屁啊。来来来,你看,她这会子已经出生了呢……”
*****************************************
王斐睁开眼睛,眨了眨,发现眼前这人咋这么熟悉啊?
“老爷,夫人,你们看,大小姐睁开眼睛了呢。”就在她还没有想清楚眼前这人是谁的时候,她就听到她朝一旁大喊道。
很快,她小小的身体就被一个充满男性气息的身体抱在了怀中,可是,但可是……
当她看清这个抱着她的人时,她立马就有了一种想撞墙去死的感觉。
花无痕,怎么会是花无痕?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她有变成了花若惜吗?尼玛啊,她不要啊,这不是坑爹了吗?不带这么玩人的。
她在内心哀嚎,可是,大家都知道,哀嚎是无效的。
话不多所,让我们乘着时光之剑“嗖”的一下飞到十七年后。
…………
某个深夜,花若惜正在做着美妙的春秋大梦,她梦见自己遇见了一个很帅很帅的男生,几番勾搭之下,竟然开始做起了让她脸红不已的勾当。
梦里的她完全褪去了现实中的矜持和羞涩,美男当前,她自然是毫不手软。
……
一阵微风吹过,原本紧闭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打了开,冷风灌进屋内,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正在做春 梦的花若惜。
当窗户被关上之际,漆黑的房间内,竟然多出了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
他寻着那少女独特的体香,穿过一层薄薄的幔帐,走到床边。
最后一丝理智终于消失,瞳孔涣散的那一瞬间,他将熟睡中的她欺在了身下,跟着便迅速将她身上那一丝薄薄的纱衣褪去,让她凝白洁净的肌肤毫无遮掩的露在了空气中。
“停!”就在这个时候,花若惜突然醒了过来,她抓起被子掩在了自己胸前,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黑影道:“我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哼,自从我长到了十七岁,天天就等着巧颜把我推水里去,然后我就一直在等今天,我想看看到底这天晚上我破处是自己弄的还是别人弄的,现在看来,原来一直都是我想错了,你这个采花大盗,看我今儿不替天行道收了你。”
眼前的男子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原本熟睡的少女会突然这么清醒,还噼里啪啦的跟自己说上这么大一堆有的没的,媚药的药效在他体内疯狂的爆发,他此时已经完全无法再忍耐,顾不得眼前这女子的叽叽喳喳,他只一把吻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声音堵在了她的嘴里,然后@#@#¥@%@……¥#……(此处情节自行想象,总之就是,一个攻,一个挣扎,最后,花若惜那留了两个月的长指甲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华丽一笔!)
第二天清晨。
“圣旨到,花若惜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素闻花家女儿若惜,娴熟端庄,德孝俱佳,乃我朝女子之典范也。今特下此诏书,赐婚于朕十六皇子政,即日完婚,钦赐。”赵逸霖面无表情的念完圣旨,而后将圣旨收拢,往花若惜面前一递,道:“花小姐,接旨吧。”
花若惜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内心稍稍一颤,紧接着,她赫然发现了他脖子下面隐约有几道被指甲抓伤的痕迹,一时间,她愣住了。
“花小姐是不打算接旨吗?”赵逸霖看着眼前望着自己发痴的花若惜,语气冷冰冰的说道。
“啊?哦,接,我接,当然接啊,不接难道嫁给你吗?”花若惜甩了甩脑袋,一边嘟嚷着,一边伸手去接圣旨。
她的话自然没有逃过赵逸霖的耳朵,眼神里微微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他又转过头看向一旁的花无痕道:“恭喜花大人了。”
“同喜同喜!”花无痕连连点头,一脸的受宠若惊。
花若惜看着自己手里的圣旨,内心高兴得开了花,至少,现在她已经做到了改变历史第一步,这样一来,她就是嫁给刘政,不用再跟赵逸霖有任何的交集,更不用再跟刘沁有任何瓜葛了。
她心里如此想着,也渐渐的安心下来。
****************************************
五天后,她身穿凤冠霞帔,被非常隆重的送进了瑞王府的寝房内,直到这一刻,她才确定,自己应该是嫁给刘政了,不用担心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历史重回原来的诡计了。
没多久,十二岁的刘政被众人拥进了寝房,当他拿着秤杆将花若惜脸上的喜帕掀开的那一刻,原本带着笑容的小脸顿时阴沉了下去。
“长得这么普通,我才不要呢!”说完,他就小嘴一撅,往门外跑去。
花若惜看着他跑出去的背影,忍不住有了一种想把这小屁孩抓回来暴抽一顿的冲动。丫丫的,上一次他好像没嫌弃她丑过啊,怎么时间一倒转,他的审美也跟着变了呢?
第二天清早,作为新媳妇,她必须跟刘政一起进宫给皇上奉茶请安。
当她拉着死不情愿的刘政来到乾旭宫时,一眼便看到了站在皇上身边伺候着的赵逸霖,一时间,她又感觉到自己的心猛烈的跳动起来。
两人双双在皇上面前跪下,有太监在一旁说着吉祥话,让他们敬茶,可是刘政却在听到“早生贵子”这句话时,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上前几步走到皇上的身边,拉着他的衣袖道:“父皇,我不想娶她,她长得一点都不好看……”
花若惜闻言,满脸黑线,她此刻很想回一句:“你丫以为自己长得就很好看吗?”
可是,皇上当前,她没敢这么说,于是,接下来她就听到了让她悔恨终生的对话。
“皇儿,娶妻娶贤,你怎么如此在意外表呢?”刘赢认真的跟自己儿子做着一些官方的思想工作。
“才不是,父皇后宫的妃嫔都好美,父皇怎么不娶丑姑娘呢?我不要她,我死都不要……”刘政说着,竟坐在一旁哭了起来。
“可是,她已经被你用八抬大轿娶进门了啊,你若是休了她,还有谁会娶她啊?”刘赢见刘政开始坐在地上耍赖,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晓之以理道。
“那还不简单,父皇你再给她赐婚不就好了?只要父皇您赐婚,谁敢拒绝啊。”刘政说着,擦了擦眼泪,然后出馊主意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这一时之间,朕要上哪里去找这么个合适的人选呢?”刘赢有些犯难的道。
刘政闻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花若惜的身边,抬手猛地往刘赢身旁的赵逸霖一指,道:“赐给您最信赖的人啊。”
花若惜闻言,当下石化,内心狠狠骂了一句:“这TM也可以啊?”
………………………………………………
呐,故事写到这里呢,就真的大结局了。我知道,亲们或许很想知道重生为人的若惜这第二个结局到底会如何,历史究竟是能改变,还是不能改变。
在这里,我只能轻轻的说一句,其实故事呢,是在大家自己心目中的,你喜欢什么样的故事,就可以让若惜按照你们内心的安排去走。总之一句话,穿越有风险,投胎须谨慎!!!
记住,不是所有的穿越女都能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被无数美男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些说若惜笨,就会被人利用的亲,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她真的不笨,只是她遇上的男人都太聪明了。或许,她若是笨一点,什么都不知道,随便被人耍着玩,结局又会更好点。
最后让我用一句灰常有技术含量的的话做这本书的结束语:那真是万般皆有命,半点不由人啊亲!
-----全文终!
或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