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迷糊糊的过去了。
对于宸姬的反常,小叶子是有所察觉的,可是每当她问宸姬是不是不舒服的时候,宸姬又说她很好,只是犯懒,天气冷,不愿下床。这样一来,小叶子也只得有着她去。
如今,当她听说现在距离上官浩泽的死已经有两个多月了,那么也就是说,距离她那一次让千灵帮她找赵逸霖已经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了。
三个月,可她的月事却一直没来。
起初,她只以为是自己内分泌失调导致的月事延迟,可如今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内心开始隐隐担忧起来。
小叶子退出寝房内之后,宸姬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推开窗,她想看看此时窗外的雨有多大了。
可是……
服毒
从窗口往外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窗外不远处的凉亭内,此时的他,正远远的隔着细雨,看向窗前。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料到这扇一直紧闭着的窗户会突然打开,他的表情显然微微一怔,但很快,他又恢复了自然。
她发现,今天的他,没有戴面具。
宸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打开窗户竟然会看到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刚刚,她还在想着。
两人隔着细雨对视了良久,最后,宸姬猛然想起自己内心之前的担忧,于是踩着窗前的椅子,打算从窗户口爬出去。
亭中的赵逸霖见状,看到她准备完成这个高难度的动作,立刻从亭中飞了过来,在宸姬准备从窗户口跳下去之际,一把抱住了她的身体,使得她没有掉在地上。
窝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宸姬心跳微微一滞,继而伸手轻轻的挣扎了一下,他便放开了她。
“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站定之后,宸姬垂着头,低声说道。
“什么事?”赵逸霖低头俯视着她的头顶,问道。
稍稍犹豫了片刻,她鼓起勇气道:“你有没有能够让怀孕的人小产的药?”
赵逸霖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很快,他就满脸讽刺的看着她道:“怎么?当上了皇后娘娘,眼里就容不得其他女人了吗?连这样龌蹉的招也得用上了。”
宸姬本就想着如果他追问她要这药的目的时,她就说后宫有其他妃嫔怀孕了,她必须除掉那些人。如今他竟然没有追问,直接就猜了这个原因,这让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本她还担心如果这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他难免会有所怀疑的。
“你该知道,女人的嫉妒心很重的,我自然不会想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尤其是,让别的女人为我心爱的男人生孩子,这更加不能容忍。”她尽可能的用最恶毒的语气说着这番话。
“很好,难得你这么坦白。”赵逸霖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药瓶,递到了她的面前,道:“我帮你这一次,希望你还记得你留在刘沁身边的任务。”
宸姬见状,立刻伸手去接,可赵逸霖却又将手缩了回来,看着她道:“这个药一旦吃了,不仅仅会让肚子里面的孩子小产,而且还会导致这辈子都无法生育,你可要想清楚了再用哦!”
宸姬闻言,脸上表情一滞,伸出去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不知是该继续向前,还是缩回来。
“怎么啦?不是不能容忍别的女人为你心爱的男人生孩子吗?怎么又犹豫了?是不忍心么?”赵逸霖看着她那一脸犹豫挣扎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讽刺道。
“谁说我不忍心?”宸姬被他这么一激,立刻踮起脚尖从他手中将药瓶夺了过来,然后不再看赵逸霖一眼,转身又往窗户口准备爬进去。
赵逸霖看着她那吃力笨拙的动作,双手抱胸,只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回到房间内,她转过头朝赵逸霖露了一个鬼脸,想气气他,然后又猛地一把将窗户关上,彻底挡住了他看她的眼神。
赵逸霖站在窗外,并没有因窗户的关闭而离去,相反,他只定定的站在原地,就像是脚下生了根一般。
宸姬走到床边坐下,手里紧紧的握着那个白色的小药瓶,心跳变得剧烈起来。
真的要吃这药么?
真的不要这肚子里面的宝宝么?
她此刻的心情无比矛盾。理智告诉她,这个孩子不能留,她跟刘沁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清白的,如果等到别人察觉她身体异样的时候,她该怎么跟刘沁解释这个孩子的来历?刘沁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相信她?
虽然刘沁之前跟花巧颜有过一次关系,可把也是被她逼的,所以他们之间,早已经是不平等关系,她怎么可以再用这孩子伤他一次?况且,如果真的将孩子留下来,她不知道能护他多久,可能很快皇上就会发现她怀孕,到时候,他肯定是容不下这个宝宝的。
可是她的内心情感又告诉她,孩子是无辜的,她没有权利就这样剥夺他生存的权利,况且,失去这个孩子,她这辈子都无法再孕育小生命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天大的遗憾。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为自己喜欢的男人生小孩,然后一家人守在一起,开心幸福的生活。所以,这个孩子她不能狠心不要。
久久的挣扎与犹豫,她的内心无比痛苦,手一次次的摸上自己的小腹,最终,她选择了将药瓶打开。
“对不起宝宝,不是妈妈不爱你,只是,妈妈没得选择,妈妈根本就保护不了你,如果你能早来到这个世界上该多好啊,在妈妈跟爸爸还在一起的时候到来,或许我们能一起阻止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如今,木已成舟,你的爸爸早已经放弃了妈妈,妈妈也只能放弃你了。下辈子,希望我们有缘分能够再做母子。”宸姬喃喃的说着,脸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最终,她狠了很心,从药瓶里倒出了一颗白色的药丸,张嘴就准备将药丸送进自己的嘴里。
下决心
就在她即将把那白色的小药丸塞到自己嘴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上猛的一痛,手指很自然的松开,药丸瞬间掉在了地上。
转过头看向窗口,原本紧闭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赵逸霖此时也进了屋,正一脸森冷的站在她面前,凝视着她。
“你果然是够狠心,连自己腹中的胎儿都能下手。”他眼中泛着寒雾的冷视着她,声音像是利刃一般,直插她的心脏。
宸姬的心,突然就慌了,她没有说话,而是又赶紧再倒了一颗药丸,准备往嘴里放,她担心她要是再迟疑片刻,就一定会被他阻止。
可是,她手上的动作还没有完成,却听到了他更冷冽的声音想起:“吃了它,你就永远不用再醒过来了。”
宸姬闻言,手中的动作一滞,猛地反应过来,看向他道:“这个不是小产的药?”
“你以为,我会随身带着那种药走么?”赵逸霖上前一步,一把扼住她的手腕,将她手中的药瓶夺了过来,冷笑道:“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不杀你,可是,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个孩子,只有我有权利决定他的生死,在我还没有想要弄死他之前,你最好确保他好好的在你肚子里面呆着,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心爱’的男人下地狱去给他陪葬,明白了吗?”
宸姬听了他的话,只感觉一股蚀骨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她的全身,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不断侵入她的心脏,有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就要停止了。
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的原本似乎要停止跳动的心猛然发热起来,跳得越来越快,一阵难忍的痛楚开始朝她袭来,很快,她就浑身蜷缩得倒在了床上。
一旁站着的赵逸霖看着她那副痛苦的模样,表情微微一变,伸手想从怀中摸出另外一个药瓶来,可是很快他的手就停下了,因为他想起,今天他出门,只带了毒药,并未带能够治疗她心绞痛的药丸。
看着床上痛得脸色惨败,满头大汗的宸姬,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忍来。动作利索的抽出缠在腰间的软剑,他用剑尖轻轻的朝自己手指尖上一划,一道鲜红的口子便被划了出来。
抬脚走到床边坐下,他伸手一把将蜷缩在床上的宸姬扶了起来,让她的身体靠在他的怀中,将自己被划破的手指塞进了她的嘴里。
宸姬毫无意识的吮吸着那带着一丝淡淡清香的鲜血,没有她预料中的血腥味,相反,还带着一丝清甜,这让她对这味道有些上瘾。
没多久,她胸口的疼痛便减轻了,渐渐的,那疼痛感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她的身体恢复如初。
“为什么会这样?”将他的手指从嘴里拿出来,她有些诧异的仰起头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问道。
“我的身体与常人不同,经常食用药物让我的血液中带着某些药的成分,所以对你的病有作用。我不是救你,我只是不想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跟你一起走。”赵逸霖此时脸色恢复了最开始的冰冷,好像刚刚出手救人的不是他一般。
“谢谢你!”她轻轻的开口,语气很诚恳。内心也下像是写了决心一般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做伤害肚子里面孩子的事情。”
其实这个决定与其说是她自己做的,倒不如说是赵逸霖帮她做的。至少,在她看来,孩子的父亲如此重视她,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欣慰的事情了。
“你自己好自为之……”赵逸霖见她似乎已经放弃了之前的念头,也不再跟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