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被晋封为了巧嫔吗?”赵逸霖依旧只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些佳肴,手中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黑色的字,一看便是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
似是故人来
宸姬听到他的话,不知怎的,内心抽的一痛,好像是什么珍贵的东西被人夺走,再也要不回来了一般。
“送她回宫。”不知道是不是刺激她的目的达到了,赵逸霖总算是大手一挥,朝身后的灰衣人吩咐道。
宸姬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浑浑噩噩,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皇宫的,总之等她来到乾旭宫的时候,看到的是小叶子一脸焦急的表情。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上官先生都等你好久了。”
“上官?”宸姬回过神来,抬脚走进偏厅,只见上官儒旭正坐在一旁饮茶,似乎在等待她的到来。
走到上官儒旭的面前,她微微福身道:“让先生久等了……”
“姑娘别客气,老夫是奉皇上的命令,隔几天便进宫为姑娘检查病情,算是为皇上效力。”上官儒旭将手中的茶杯往面前的小几上一放,一脸平和的表情道。
宸姬在他面前坐下之后,便见他从随行的药箱里拿出一个锦缎手枕出来放在了面前的小几上,然后伸手示意她将手放在上面,准备给她把脉。
****************************
德懿宫中,太后用过午膳,刚得到花巧颜被册封为巧嫔的消息,顿时心中怒火难压。
本来宫里有个宸姬专宠已经让她够头疼的了,现在倒好,皇上临幸的第一个后妃竟然是宸姬的妹妹花巧颜,这样一来,这后宫岂不是被她们姐妹俩给霸占了?
她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气恼的在德懿宫中来回踱步,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之前因为她差点让宸姬没了性命,惹得刘沁很不高兴,两人的关系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修复好,如今又发生这档子事情,一时间她也不知该怎么处理了。
一旁的青鸟见太后一脸恼怒却又不得发泄,双目灵巧一转,抬脚走到了太后的面前,低声道:“太后娘娘,您可是还在为皇上册封巧嫔的事情而烦心?”
“如今皇上的眼里是越来越没有哀家了,好些日子都不来给哀家请安,如今晋封嫔妃也不跟哀家知会一声,哀家怎能不烦?”太后满脸怒火的道。
“或许皇上原本是想跟太后您商量来着,只是因为之前与太后您闹得不是很愉快,所以没敢来打扰您。太后,您可是皇上的娘亲啊,所谓大人有大量,既然皇上不来给您请安,您就去乾旭宫看看他呗,天下哪有解不开的结,与其这么耗下去,您就让一步,皇上内心跟明镜似的,总有一天皇上能明白您的苦心的。”青鸟在她耳边低声劝道。
太后闻言,猛然转过头看向自己面前的这个年纪不算太大,但跟着自己已经有五六年了的宫女,半晌,她才慢声道:“好丫头,我怎么从前没有发现你这么会劝人呢。”
“太后过奖了,为您和皇上分忧是奴婢的本分,奴婢只是不想太后您如此忧愁。此刻午时刚过,说不定皇上还在乾旭宫里休息呢,太后您若是亲自去探望皇上,皇上一定会满怀感激的。”青鸟低头浅笑一声,道。
“好,他不来看哀家,哀家就去看看他。”太后总算是被青鸟说动了,她抬脚就往外走去。
青鸟见状,立刻叫上了两个小宫女跟着太后的步伐出了门去。
………………
乾旭宫中,此时上官儒旭刚为宸姬看完病,叮嘱了她几句,让她控制自己的心情,不要动怒,好生调养,说不定就能康复。
宸姬谢过他之后,准备起身送他离开,可是两人才走到门口,便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锐的通报:太后驾到!
宸姬于是立刻出门跪下迎接,而当她转过身来看向原本站在自己身后的上官儒旭时,却发现他依旧是站在门内,表情有些发愣,身体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一动也不动。
太后上了台阶,走到门口时,一眼便看到了跪在门口迎接自己的宸姬,听到宸姬向她问好,她只淡淡的摆了摆手道:“起来吧。”
跟着在她转过头看向前方门口的时候,发现了门口此时正站着一个满头银发,皮肤苍白的老者,一时间,她也愣住了。
禁宫
“太后,这位是上官先生,是皇上派来给我看病的。”宸姬见两人只面对面的站着不说话,场面变得有些尴尬冷清,她立刻起身向太后介绍道。
宸姬的话瞬间提醒了上官儒旭,他慢慢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跪在了太后的面前:“草民上官儒旭,参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
“起……起来把……”太后抬了抬手,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神从上官儒旭的脸上撇开,她转过头看向宸姬问道:“哀家是来找皇上的。”
“回太后,皇上如今怕是还在御书房,并不在乾旭宫中。”宸姬垂着头,低眉顺眼的道。
“罢了,如果皇上回宫,你跟他说一声,哀家来找过他就成了。”太后说着,似乎没了想进去坐坐的念头,只转身往外走去。
“太后请留步。”上官儒旭见状,抬脚走出了门口,追到太后面前,垂头道。
“你让哀家留步,可是有要事?”停下脚步,太后的视线不带任何情绪的落在了眼前的上官儒旭脸上,淡漠的开口问道。
“草民见太后娘娘脸色不大好,似乎是忧思过度,气血不佳,不知太后娘娘可否让草民帮您把把脉,看看您的身体如何。”
“哦?是么?”太后闻言,挑了挑眉,然后又看了看四周的宫人,一甩手道:“那就随哀家来德懿宫吧。”
跟着,便见他们一行人往德懿宫方向行去。
宸姬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脑海中突然回想起当初在青叶山庄时,刘沁似乎跟她说过,上官儒旭以前是宫里的御医。如今看来,他跟太后怕是旧相识了。只是她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上官儒旭会服毒离开皇宫?还有赵逸霖今天跟她说的,三个月之内,让刘沁禅位给刘政,原本她以为赵逸霖想夺皇位是为自己,可如今看来,似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赵逸霖跟刘政之间是什么关系?
刘政离开京都这么多年,驻守在南疆,当年先帝死的时候,告诫过刘政,三年之内不得回京,如今,三年已经过去了两年半,刘政快要回来了,而赵逸霖当年突然放出自己被火烧死的消息,难道就是为了蛰伏三年,再回来帮刘政夺皇位?
宸姬想了无数种可能性,可是她却始终没有办法将这些事情串联起来。
直到……
三天后。
“宸姬姐姐,请您救救巧嫔吧,她不小心擅闯了禁宫,如今太后娘娘正要拿她问罪呢。”这天宸姬正在乾旭宫内看着小叶子绣花,打发时间,突然就听到门外有人大呼小叫。
她走出殿外,一眼便认出了那个求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花巧颜的贴身宫女小玉。
宸姬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道:“既然是太后娘娘要治罪,找我又有何用?你家主子不懂分寸,闯了禁宫,本就该罚。”
“不,我家主子她不是故意的,是有人引她去那边的,她根本就不知道那里是禁宫。”小玉闻言,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大声为花巧颜辩解道。
其实小玉不解释宸姬也知道,一定是这些日子巧嫔被临幸册封的事情惹得后宫里面的那些主子们不满了,再加上花巧颜生性就有些乖张,虽然入宫后有所收敛,但是如今她感觉自己得势了,难免跋扈了些,不知不觉中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也不知道,如今被人给阴了,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禁宫?皇宫里面的禁宫,她依稀记得只有一个地方是禁地来着。
难不成……
“她去的是思过院?”想起这个,她像是郁结在心中很大的一个疑团已经看到了光明似的。
“是,是秀嫔娘娘的侍女约的巧嫔娘娘去的思过院,可是谁曾想,巧嫔娘娘一到思过院,就被人给堵住了,跟着这件事情就传到了太后娘娘的耳朵里面,如今太后娘娘正要治她的罪呢。请宸姬姐姐一定要救救我家娘娘啊……”
“你放心,你家娘娘不会有事的,你只管回去等消息吧。”宸姬说着,然后提起裙摆就往外跑去。
身后的小叶子见状,忙问:“姐姐,您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去藏书阁找几本书回来看看,很快就回来。”宸姬头也不回的说道。
真相
皇宫藏书阁,这个保存着有史以来所有文献资料的地方,这个被天下儒生向往的殿堂,此时正威严的耸立在宸姬的面前。
深吸了一口气,她抬脚迈上了台阶,走到了藏书阁的大门口。
抬头,只见头顶一块黑色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着三个烫金大字“藏书阁”。
此时藏书阁的大门是打开着的,门口坐着两个当值的小太监,一个坐在一边打盹,还有一个正在用毛笔写写记记着一些东西。
“二位公公好……”宸姬走到两人面前,朝他们微笑着问好道。
那正在写字的太监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哪宫的啊?要借什么书啊?”
“乾旭宫宸姬,想找公公借阅一下后宫名录。”宸姬说着,眼神不由得看向了他们身后的那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上面排列着无数本线装古书,规模大得让她震撼。
“哎呀,原来是宸姬姐姐啊,真是失敬失敬……”那太监一听到宸姬的名字,立刻表情变得谄媚起来,他放下手中的毛笔,然后用力推了推自己身边正在打盹的太监,道:“快起来,干活了。”
“公公客气了,不知道公公可否将历代后宫名录借与我翻阅一下?”宸姬朝那太监微微一笑,语气很礼貌的道。
“没问题……这个自然是没问题……请宸姬姐姐随小的来……”那小太监说着,将手中的毛笔交给了刚刚被他推醒的太监,示意他在门口盯着,自己则起身领着宸姬往后面的书架方向走去。
宸姬跟在她身后,一边走,一边用眼睛扫了扫书架上的那些古书,她发现有很多书名她压根就不认识。
走到最内侧的一个书架前,那太监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头看向宸姬问道:“这里都是了,姐姐可以自行挑选。”
“有劳公公了。”宸姬闻言,立刻从衣袖中取出一个金锭子,塞到了那小太监的手中。然后又道:“我就在这里随便看看就好,不会将这些书籍带走,若是外面有人进来找书,还望公公能提醒一声。”
“放心吧姐姐,我帮您在外面看着。”小太监非常善解人意的朝宸姬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宸姬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迅速将视线收回,落在了自己面前的书架上。
正如那小太监所说,这书架上摆满了大乾开国以来的每位君王后宫的详细资料,从皇后到宫女,她们在宫里度过的所有时间几本都有记载。
从其中一个册子中看到上面写着仁宗刘赢后宫名录,她立刻眼前一亮,迅速将它从书架上抽了下来。
打开一看,第一页便是写得刘赢继位的年号,然后是一些关于建立后宫的官方套话。到第三页,才开始有关于后妃的详细记录。而这里面记录的第一个人,便是皇后李氏。
对于李氏的身份背景,她了如指掌,所以也没有兴趣,而当她翻到后面几页的时候,便赫然看到了她要找的那个目标人物。
淑妃,赵氏,闺名锦画,并州人士,父乃江湖人士,其母不详。皇下江南与之结识,而后接入皇宫,册立为妃,盛宠一时。后触犯龙颜,打入冷宫,与宫中诞下皇十六子政,殴于冷宫。
宸姬看完这一段文字,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背后冷汗涔涔……
并州,赵氏……
所以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名字叫做赵锦画的淑妃娘娘跟赵逸霖之间,一定有着很紧密的关系。
这样一来,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赵逸霖要帮刘政夺皇位了。
看来他要太后的命,也就是为了替赵锦画报仇。
想来当年的淑妃之死,一定是另有内幕了,而赵逸霖一定是知道真相的。
压在自己内心的疑团瞬间解开之后,宸姬的内心却并没有半点轻松,相反,她的忧虑却越来越重了。
如果赵逸霖是来复仇的,那么她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放下仇恨呢?
还有刘政,他知道自己的母妃死亡的真相之后,又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呢?
如果当年淑妃真的是被太后害死的,那么刘政会不会恨屋及乌,不肯放过刘沁?
如今刘政跟赵逸霖的合作已然是掌控了大局,在兵权方面,刘政手握虎符,可调动大乾百万雄师。而在朝堂方面,从那次赵逸霖煽动朝臣集体请假事件就能看出,此时的朝堂,已经有一大部分官员被他掌控。
所以刘沁现在面对的局面是,进退无路了。
他察觉到了什么吗?
从藏书阁出来,宸姬的心情变得非常沉重,她的脑海中一片浑沌,不知道该不该将赵逸霖已经出现的事情告诉刘沁,更不知道要不要将赵逸霖跟先帝的淑妃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告诉给他。
回到乾旭宫,她看到刘沁已经回来,正坐在暖踏上一个人下着一盘残局。
这是他自从救了花巧颜之后,第一次回乾旭宫,在过去的几天时间里,他一直就住在御书房。他不出现,她也不敢去找他。
之前她以为花巧颜是被人下毒,才求刘沁救她的。可现在她已经知道,是花巧颜自己服毒,使得她中计去求刘沁,她为此感到很抱歉,可她又不能向刘沁明说,所以只能等他自己慢慢将这件事情放下。
轻轻踱步走到暖塌前,她看了眼他手边已经被他喝干了的茶杯,立刻转身去又为他换了一杯奉了上来,放在了他的手边。
“陪朕坐坐。”刘沁的视线一直专注在面前的棋盘上,等到宸姬将新茶奉上的时候,他才淡淡开口道。
宸姬闻言,乖顺的在他的对面坐下,垂着头,等他开口同自己说话。
“巧嫔误闯禁宫,要被太后治罪了。”他手执白子,轻轻的落在了棋盘上,眼神不曾抬起的说道。
“是,宸姬已经知晓此事了。”点了点头,宸姬应道。
“你不想救她?”刘沁说着,又执起黑子,落在了白子的旁边,继续问道。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我已经救过她一次,不能事事都指望着我来救她……”宸姬看着他落子的方向,语气颇为感慨的道。
岂料刘沁闻言,竟冷笑一声,道:“你如今倒看开了……”
“皇上……”宸姬知道他还在为之前帮花巧颜解毒的事情生她的气,她也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张了张嘴,她想告诉他关于赵逸霖的事情,可是话到嘴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口。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旦将赵逸霖出现的事情说了出来,那么她假装失忆的事情也揭穿了,她不能肯定刘沁能否接受她对他的欺骗。而更重要的是,她不确定刘沁能否受得了由她的嘴里向他说出赵逸霖归来的这个消息的刺激。
毕竟他是一代帝王,九五之尊,他的尊严比任何事情都要来得重要。
如果连自己的敌人已经出现了这种事情还需要他心爱的女人来告诉他,而他之前居然一点而也没有察觉到自己身边的女人早已跟自己的敌人有了往来,这不亚于在他的脸上狠抽耳光,到时候他又该要怎样来面对她呢?
思来想去,她决定还是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刘沁知道,至少……不能由她的嘴来说出这件事情。
“听说京都日前出现了一些莫名的势力,你说,他们会是些什么人呢?他们出现的目的会是什么?”宸姬开不了口,刘沁却突然抬起头,眼神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凌厉的劈向了她的眼睛,让她来不及闪躲自己眸中的诧异。
他察觉到了什么了吗?
宸姬心中一颤,但随即她便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暗示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不管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的目的会是什么,只要他们的存在对皇上您无益,您都应该小心对待。”
“许首辅今日跟朕提起两年多前,赵逸霖失踪的事情,当时朕为了大局着想,没有深究,你说,会不会正如当年许首辅所当心的那样?赵逸霖根本就没有死,他只是假死消失了,如今又卷土回来了呢?”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宸姬,语气似在追问。
宸姬闻言,内心顿时紧张起来,她张嘴刚想提醒他,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但是很快,她就从他的眼神中获悉了一丝试探的神色,瞬间,她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一副疑惑的表情道:“皇……皇上……您在说什么?宸姬听不明白……”
刘沁听了宸姬的话,顿时像是回过了神来一般,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低头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轻笑:“我忘了,你已经失忆了,从前的一切都不记得了。”
就在两人说话间,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太监的通报,说是太后有请皇上过去德懿宫。
刘沁随手将面前的棋盘一和,起身便往外走。
宸姬见状,想 抬脚跟上去,但是她才站起身来,却又犹豫了。她知道太后叫皇上去德懿宫肯定是为了怎么处置花巧颜的事情,她不想跟过去,是因为她知道,只要她在场,刘沁无论如何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会救花巧颜。
而她,实在是不想成为花巧颜利用的对象,也实在是不想刘沁再因为她,而做出自己并不想做的决定了。
皇后
刘沁抬脚走到门口,发现宸姬并没有跟上来,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她道:“怎么?你不想去看看此人你是否白救了?”
宸姬闻言,身形一震,她明白刘沁这是想让她跟着过去,于是也不敢再迟疑,迈脚跟上了他的步伐。
…………
德懿宫中,大殿内。
花巧颜此时正跪在殿中央,太后一脸威仪的坐在首位,皇后坐在她右边的次位上,太后左边还空着一个位置,看样子是给皇上留的了。两侧则坐着一干妃嫔。
宸姬随着刘沁进殿之际,正听到太后在审问花巧颜,为何要擅闯禁宫。
当太监的通报声响起之际,花巧颜立刻转过头来看向门口,当她见到宸姬之际,张嘴想求救,可是很快她又将视线落在了宸姬跟前的刘沁身上,大声道:“皇上,冤枉啊皇上,皇上救我……我真不知道那里是禁宫啊……”
刘沁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花巧颜,没有吭声,只抬脚往太后身边的座位旁走去。
等他落座之后,太后侧过头看向他道:“皇上,你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置?”
刘沁随即转过头看了眼站在自己右后方的宸姬,发现她正盯着花巧颜看得发呆,于是道:“不知母后可是查清了事情的原委?”
“巧嫔说是秀嫔的侍女约她去的思过院,可是我们已经召了秀嫔的侍女一个个盘问,她们都否认了巧嫔的话。而且巧嫔自己也认不出那个传话的侍女是何人,可以说,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是被人误导过去的。”太后说着,又看向花巧颜道:“大胆巧嫔,哀家已经给过你机会让你证明自己是被人陷害了,可是你却根本就拿不出实质证据,你叫哀家怎么相信你的清白?”
“我真的是冤枉的,皇上,皇上您一定要救我啊……”花巧颜大声的呼喊道。
“来人呐,赐三尺白绫,送巧嫔上路。”太后对于花巧颜的大呼小叫似乎有些厌烦了,她大手一挥,就下令道。
“不要……我不要死,皇上救我……姐姐……姐姐救我……”花巧颜这下可被吓坏了,她叫喊着,就像疯了似的朝刘沁跟宸姬的方向扑了过来。
宸姬一听到她叫自己姐姐,当下心也慌了,腿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坐在她身前的刘沁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她的受惊,立刻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丝安慰。
“母后……”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皇后开口了。
“皇后,你有什么要说的?”太后淡淡的瞥了一眼身边的皇后,问道。
“巧嫔误闯禁宫之事,全是臣妾的过错。臣妾身为六宫之首,完全没有尽到统领后宫的职责,巧嫔妹妹不知道思过院乃禁宫,所以误闯,可谓不知者无罪,臣妾希望太后您能看在皇上以及臣妾的面子上,饶过巧嫔妹妹这一回。巧嫔妹妹前些日子得皇上临幸,说不定此时腹中已有龙嗣,臣妾作为后宫的榜样,却未能为皇上诞下子嗣,已属不孝,愿太后能成全臣妾想要为皇上保住皇嗣的心,放过巧嫔……”皇后起身跪在了太后面前,表情从容淡定的道,大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皇后的这一番话不仅仅让太后震惊了,更是让包括宸姬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皇后,哀家知道你心慈仁厚,可是这禁令是先皇下的,当年先皇就曾有令,凡擅闯禁宫者,一律赐死,如果哀家这次饶过了巧嫔,那他日还有其他人效法,该当如何处理?”半晌,太后叹了口气,道。
“一切都是臣妾统领后宫无方,太后若是一定要罚,就请先惩罚臣妾吧,臣妾愿意让出后位,保住巧嫔性命。”皇后说着,重重的将头磕在了地板上。
“你这……”太后没想到平时温婉贤淑的皇后,今天竟然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巧嫔连后位都不要了,一时间,她愣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一切落在宸姬的眼里,成了深深的不解。
她不明白皇后为什么要力保花巧颜,真是如她所说,怕花巧颜的肚子里面此时已经有了刘沁的孩子,所以才誓死保她吗?
若真是如此,那她对刘沁用情该有多深啊?
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能够尽快有孩子,不惜牺牲自己的后位……
“太后,皇上继位两年多,因为后宫之事,在朝堂之上经常被大臣诟病。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今巧嫔的肚子里面很可能已经有了皇上的孩子,若是因为她的无心之失而将其处死,那么皇上就可能失去一个自己的孩子,更失去了一个堵天下悠悠众口,以及朝臣的嘴的机会。臣妾这么做,只为皇上,别无其他。”皇后看出了众人不解震惊的眼神,她一脸平静的开口解释道。
太后被她的这番话说得无话可驳,此时只能转过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刘沁道:“皇上,你说怎么办吧。”
废后立后
“既然皇后如此为朕着想,又怎能辜负她的一片苦心。巧嫔擅闯禁宫,罪已构成,看在皇后的面子上,死罪可免,去了她的位分,贬为宫女,日后若是查出已有身孕,便能母贫子贵,再行晋封,若是未能怀孕,便驱出宫去……”刘沁面无表情的说完这番话,跟着又转过眼神看向面前跪着的皇后,道:“皇后为后宫之主,妃嫔犯错,她自然难辞其咎,如今她愿意替巧嫔分担罪过,朕准了,摘取其后冠,降为妃。”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脸色为之一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宸姬站在刘沁的身后,听了他刚刚说的话,更是不可置信,她身形一动,立刻抬脚走到他面前,跪下道:“皇上,皇后娘娘乃六宫之首,掌管凤印,历来并无任何大的过错,请皇上三思啊。”
宸姬这么一跪下,其余的妃嫔也都才反应过来,立刻起身,齐刷刷的跪下求情道:“请皇上三思……”
刘沁看着眼前跪着的这群女人,直起身来,抬脚走到了宸姬面前,伸手一把抬起她的下巴道:“依朕看,这么些年来陪伴在朕身边并无半点过错的人绝非佳荣,而是你啊,宸姬。”
说完,他又抬起头高声宣布道:“传朕旨意,宸姬伺奉朕左右多年,深得朕心,且德行俱佳,乃后宫之典范,今册封其为皇后,着日举行封后大典。”
“皇上……”所有人听到这一道圣旨,脸色均再是一变,惊讶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这一道圣旨对宸姬来说,就像是烈火喷油一般,让她顿时心乱如麻。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刘沁今天突然会做这么多事情。
废黜皇后,立她为后……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且,事先竟然毫无任何征兆。
太后一直坐在一旁冷静的听着刘沁宣布着一个个的决定,当她听到刘沁将册封宸姬为皇后的圣旨颁布时,沉默良久的她总算是开口了,而她说出来的话却让宸姬大吃一惊。
她淡淡的看着宸姬道:“宸姬,皇上立你为后,难道你不高兴么?还不谢恩?”
宸姬顿时一愣,如果说刘沁一时之间做这么多事情是真心为了讨好她,想要让她当皇后,从此跟她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么太后为什么要成全他们?
她知道太后因为担心许定坤外戚坐大而一直不喜欢许佳蓉这个皇后,可是她相信,如果让太后在她跟许佳蓉之间选择一个人来当皇后的话,这个人怎么也轮不到她的。
毕竟许佳蓉个性温软,从不与之冲突,在后宫也是低调度日,相当于一个傀儡摆设。
而她就不一样了,即便她平日里什么都不做,就像许佳蓉已经低调,不与任何人发生冲突,但是单单刘沁对她的如此宠爱,就已经足够让这个后宫容不得她的存在了。
她开始看不懂眼前发生的一切,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从来就没有看懂过。
*******************
回到乾旭宫,她沉默的服侍着刘沁用晚膳,脸上并没有因为自己被册立为皇后而有的欣喜表情。
“怎么了?朕让你当皇后,你不开心?还是说,朕将巧嫔贬为普通的宫女让你觉得不开心?”刘沁面无表情的吃着饭,冷不丁的抬起头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宸姬问道。
“巧嫔能够大难不死保住性命,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宸姬又岂会因此而不开心。况且,我与巧嫔之间的交情并不深厚,她是被贬还是晋封,我并不在意。”宸姬直接否认了他的第二种猜测,脸色颇为沉闷的道。
“所以说,你是在怪朕没有同你商量,就私自做主立你为后?”刘沁放下手中的筷子,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声音变得柔和了些。
宸姬知道跟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了,于是也正色看着他道:“是,宸姬不懂,为何皇上会突然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您册封的可是后位啊,不是一般的妃嫔,皇后这些年在宫里安静本分的过着日子,为何皇上要将她那架空的后位也要剥夺呢?”
刘沁看着她那一脸不解的表情,半晌,他松开了她的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背对着她,道:“因为朕知道,如果朕事先告诉你,你一定不会答应。你连当皇妃都不肯,又怎会答应当皇后?这些天朕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或许从前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可是朕还记得很清楚,朕记得你当初跟朕说过,要当皇后。当时朕为了江山社稷,为了顾全大局,所以没有答应你的要求,这也让朕后来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得到你的心。如今,朝堂之上可谓内忧外患,朕这个皇帝不知道还能当多久,朕这么做,不过是想偿你的心愿,让朕在还有能力的时候,让你坐上后位,他日,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情,回想起来,也不会再有遗憾了……”
共同进退
宸姬愣愣的听到他的话,一时间只觉得内心一酸。
他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威胁了么?他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被人掠夺他的皇位了么?
起身走到他的身后,她伸手一把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宽阔的背部道:“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
“不是你的错,是朕的绸缪始终不及他人,当年姑息养J,才造成了今日的种种,真正错的人是朕!”摇了摇头,他的大手轻轻的覆盖上她的小手,侧过头道,语气中全是自责与自卑,昔日那高高在上的王者霸气在这一刻也消失殆尽。
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失意男子一般,颓丧,无力。
“我们离开吧,离开皇宫,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好不好?”宸姬知道,这是她唯一的能开口劝他放弃一切的机会,她不能错过。
“离开?”刘沁听了她的话,眉间隐隐闪过一丝阴戾,但转瞬即逝,他转过身来看向面前的宸姬,双手将她的小手捧在掌心,绝望道:“天下虽然大,却已然没有朕的容身之处了,你以为,朕真的逃得了么?况且,宫中还有母后,以及这么多妃嫔,朕岂能置她们于不顾?母后生我养我,乃是天恩,而这些妃嫔虽与我并无夫妻之实,可到底是朕的女人,朕一旦离宫,她们的命运可想而知,朕从前不能给她们幸福,却不能在这时候扔下她们不管,这是朕的责任,你懂吗?”
他说着,低头沉思了片刻,又抬头看向她道:“宸姬,朕知道你一向喜爱自由,朕从前因为自己一己私欲,将你强行扣留在身边,如今朕俨然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了,朕现在就放你自由,送你离宫,让你从此不必再因困锁宫闱而郁郁寡欢了,可以过你自己想过的日子去。”
“不……我不走……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宸姬闻言,眉头一跳,一把扑入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保住他的腰,大声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现在一切局势尚未明朗,只要你还是皇帝,权利就还在你的手中,你有最大的筹码可以去博,事在人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打败那些觊觎你皇位的人,让大乾的江山在你的手中固如磐石!”
“宸姬……”刘沁听到沉寂的话,一时间大受鼓舞,眼中竟泛起了泪花。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今后不管有什么风云变幻,我们一起来面对!”她说着,内心已经暗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