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心中的疑惑,他没有立刻向他解释,反而是催促他先看病。
上官儒旭闻言,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先给宸姬把脉。
上官儒旭给宸姬检查了一番她的身体状况,又询问了一下她的病情,最后朝刘沁道:“宸姬姑娘这是新伤引起的旧疾爆发,此病来势汹汹,所以她心绞痛发作得很频繁,不过我刚刚为她把脉的时候发现她这病似乎有好转的迹象,不知道可是服用了什么药呢?”
刘沁闻言,立刻想起自己手里握着的白瓷瓶,递给上官儒旭道:“大概是这药的原因,您看看……”
上官儒旭将药瓶接过来,打开朝里面闻了闻,然后点头道:“这药确实配得妙,如果调理得当,说不定宸姬姑娘这心绞痛的毛病能好。”
床上的宸姬闻言,表情微微一滞,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当初见到面具男子的场面,一时间,竟神思飞远了。
刘沁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脸上一喜,刚准备说什么,却见上官儒旭脸色一沉,大声道:“来者何人?还不快快现身?”
他的话音刚落,便见到窗户口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很快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若惜,我终于又见到你了。”那身影一出现,就朝宸姬的床边跑来,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之际,就将宸姬给抱在了怀中。
我保护你
宸姬被他抱得有些发懵,一脸茫然的看向一旁的刘沁。这个时候,上官儒旭立刻上前一步,朝那男子喝道:“逆子,你竟敢擅闯皇宫,还不给我跪下……”
说完,他又转过脸看向一旁的刘沁,躬身道:“请皇上恕罪,是老夫教子无方……”
刘沁闻言,脸上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怒意,他只摆了摆手,刚想跟上官儒旭说他不追究,可是话还未出口,却被转过头来的上官浩泽给打断了,他一脸不以为然道:“我没有闯皇宫啊,是皇宫的守卫太松,我很轻易就进来了。”
上官儒旭闻言,眼睛又是一瞪,大声道:“逆子,你还敢顶嘴。”
“我不过是说的实话……”上官浩泽嘟嚷了一句,不再理他们,而是转过头来看向面前的宸姬道:“花若惜,你还欠我一个故事,上次你没有跟我说一声就离开了,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
宸姬看着眼前这个银发白皮肤的男子,一时间有些错愕,半晌,她才愣愣的挤出一句:“你是谁啊?”
上官浩泽闻言,眉头立马一皱,道:“你竟然把我给忘记了?你怎么会连我都记不住?”
“浩泽,她之前受了很重的伤,以前的所有记忆全部都没有了。”刘沁见上官浩泽一脸失望,于是解释道。
“怎么会这样?她为什么会受伤?你怎么没有保护好她?”上官浩泽闻言,激动的直起身来,一把冲到刘沁的面前,双手紧紧握拳,一副要跟他单挑的模样。
上官儒旭见状,大惊,立刻上前横在两人中间,面对着上官浩泽大声斥责道:“逆子,你怎么可以对皇上这么无礼?还不快滚。”
“哼……他当了皇上,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有什么用?”上官浩泽毫不畏惧的反驳道,跟着,他又转过身来,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将宸姬的双手捧在掌心,表情认真的对她道:“你放心,今后我就守在你身边,谁要是敢对你不利,我第一个站出来杀了他。”
宸姬闻言,表情一滞,但很快,她就笑了,道:“好哇!”
上官儒旭见自己儿子在刘沁面前这么没有分寸,当下心跳加剧,他一脸诚惶诚恐的看着刘沁,小心翼翼的道:“请皇上息怒,这逆子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管教,绝对不会再让他乱来了,时候也不早了,老夫就先行告退了,皇上也早些休息吧。”
刘沁闻言,点了点头,然后道:“宸姬的病,还需要先生费心。放心吧,朕不会跟浩泽计较的,怎么说,他跟朕的关系不同一般,现在看来,宸姬似乎也挺喜欢他的,这样也好,如果他在宸姬身边保护的话,朕也可以放心。明日你让浩泽找李德海,让李德海安排一下,就让他到乾旭宫里当个带刀侍卫吧。”
“这……可是皇上,太后若是知道此事,怕是……”上官儒旭听了刘沁的话,表情有些迟疑,不敢贸然点头。
“太后那边朕自会去说明的,先生只管放心吧。”刘沁知道他内心的顾虑,于是开口道。
“那好吧,那老夫就先行告退了。”上官儒旭闻言,稍稍放下心来,然后又转过头看向一旁还在跟宸姬说话的上官浩泽道:“逆子,还不跟我滚回家去。”
上官浩泽于是对宸姬道:“明天我再来宫里找你,不用怕,今后都有我保护你。”
“嗯,明天见。”宸姬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目送他离开。
上官父子又朝刘沁拱了拱手,方退出了门外。
待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之后,刘沁走到了床边坐下,眼神落在宸姬消瘦的小脸上,面带笑容的道:“看来你很喜欢浩泽,你没有觉得他的样子很吓人吗?”
“吓人?不会啊,很美呢,银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漂亮的脸蛋,我都嫉妒他的美貌呢。”宸姬闻言,一脸欣赏的说道。
“呵呵,你果然还跟从前一样……”刘沁闻言,笑出声来,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然后道:“早点睡吧。”
宸姬乖乖的躺下身子,然后见刘沁似乎转身准备出去,于是问道:“你还不睡么?”
“朕还得去处理那些奏折,你先睡吧。”刘沁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然后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转身离开了房间。
小叶子的恩人
宸姬被他抱得有些发懵,一脸茫然的看向一旁的刘沁。这个时候,上官儒旭立刻上前一步,朝那男子喝道:“逆子,你竟敢擅闯皇宫,还不给我跪下……”
说完,他又转过脸看向一旁的刘沁,躬身道:“请皇上恕罪,是老夫教子无方……”
刘沁闻言,脸上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怒意,他只摆了摆手,刚想跟上官儒旭说他不追究,可是话还未出口,却被转过头来的上官浩泽给打断了,他一脸不以为然道:“我没有闯皇宫啊,是皇宫的守卫太松,我很轻易就进来了。”
上官儒旭闻言,眼睛又是一瞪,大声道:“逆子,你还敢顶嘴。”
“我不过是说的实话……”上官浩泽嘟嚷了一句,不再理他们,而是转过头来看向面前的宸姬道:“花若惜,你还欠我一个故事,上次你没有跟我说一声就离开了,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
宸姬看着眼前这个银发白皮肤的男子,一时间有些错愕,半晌,她才愣愣的挤出一句:“你是谁啊?”
上官浩泽闻言,眉头立马一皱,道:“你竟然把我给忘记了?你怎么会连我都记不住?”
“浩泽,她之前受了很重的伤,以前的所有记忆全部都没有了。”刘沁见上官浩泽一脸失望,于是解释道。
“怎么会这样?她为什么会受伤?你怎么没有保护好她?”上官浩泽闻言,激动的直起身来,一把冲到刘沁的面前,双手紧紧握拳,一副要跟他单挑的模样。
上官儒旭见状,大惊,立刻上前横在两人中间,面对着上官浩泽大声斥责道:“逆子,你怎么可以对皇上这么无礼?还不快滚。”
“哼……他当了皇上,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有什么用?”上官浩泽毫不畏惧的反驳道,跟着,他又转过身来,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将宸姬的双手捧在掌心,表情认真的对她道:“你放心,今后我就守在你身边,谁要是敢对你不利,我第一个站出来杀了他。”
宸姬闻言,表情一滞,但很快,她就笑了,道:“好哇!”
上官儒旭见自己儿子在刘沁面前这么没有分寸,当下心跳加剧,他一脸诚惶诚恐的看着刘沁,小心翼翼的道:“请皇上息怒,这逆子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管教,绝对不会再让他乱来了,时候也不早了,老夫就先行告退了,皇上也早些休息吧。”
刘沁闻言,点了点头,然后道:“宸姬的病,还需要先生费心。放心吧,朕不会跟浩泽计较的,怎么说,他跟朕的关系不同一般,现在看来,宸姬似乎也挺喜欢他的,这样也好,如果他在宸姬身边保护的话,朕也可以放心。明日你让浩泽找李德海,让李德海安排一下,就让他到乾旭宫里当个带刀侍卫吧。”
“这……可是皇上,太后若是知道此事,怕是……”上官儒旭听了刘沁的话,表情有些迟疑,不敢贸然点头。
“太后那边朕自会去说明的,先生只管放心吧。”刘沁知道他内心的顾虑,于是开口道。
“那好吧,那老夫就先行告退了。”上官儒旭闻言,稍稍放下心来,然后又转过头看向一旁还在跟宸姬说话的上官浩泽道:“逆子,还不跟我滚回家去。”
上官浩泽于是对宸姬道:“明天我再来宫里找你,不用怕,今后都有我保护你。”
“嗯,明天见。”宸姬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目送他离开。
上官父子又朝刘沁拱了拱手,方退出了门外。
待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之后,刘沁走到了床边坐下,眼神落在宸姬消瘦的小脸上,面带笑容的道:“看来你很喜欢浩泽,你没有觉得他的样子很吓人吗?”
“吓人?不会啊,很美呢,银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漂亮的脸蛋,我都嫉妒他的美貌呢。”宸姬闻言,一脸欣赏的说道。
“呵呵,你果然还跟从前一样……”刘沁闻言,笑出声来,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然后道:“早点睡吧。”
宸姬乖乖的躺下身子,然后见刘沁似乎转身准备出去,于是问道:“你还不睡么?”
“朕还得去处理那些奏折,你先睡吧。”刘沁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然后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转身离开了房间。
给我讲故事
“唱戏?”宸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刚想问什么情况,可还没出口,整个人就被上官浩泽牵着往外跑去。
小叶子在后面见状,想跟着追上去,可是宸姬却立刻道:“那个,小叶子,你在宫里等我,要是皇上下朝来没见我,你就说是上官浩泽带我出宫玩去了,我们很快就回来。”
“是,小叶子知道了。”小叶子闻言,立刻应道。
就这样,宸姬非常无辜的被上官浩泽牵着一口气跑到了宫门口,那守卫见出来的人是上官浩泽,不敢拦他,只得任由他带着宸姬出宫去。
两人大摇大摆的出宫之后,上官浩泽就带着她一路往东大街方向跑去。
此时的东大街上,人流如织,茶馆酒肆都打开了门来做早市,别提多热闹。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上官浩泽嘴里所说的那个戏台子前,因为前面围着的人太多,他们挤不进去,宸姬看到在戏台子的对面有一个装饰高档的茶楼,于是用手肘捅了捅上官浩泽的身体,用眼神示意他道:“咱们上这茶楼上坐坐吧。”
上官浩泽因为鲜少出门,对这世间百态不大了解,听到宸姬的话之后,他也没反对,两人就抬脚往里面走去。
因为上官浩泽那一头银色的头发,和洁白的皮肤出现在人群中实在是太拉轰了,所以他一进茶楼,便立刻引发了众人的围观。
宸姬讨厌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她发现上官浩泽对于别人看他的眼神,也是很不喜欢,几欲有冲上去揍那些人的冲动,便只得问店小二要了间楼上的包厢,想既能有很好的视野看戏,又能避开众人的目光。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宸姬和上官浩泽成功的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往二楼走去,他们在经过一间包厢时,没有注意这包间的门是微微敞开的,里面一个犀利的眼神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她的身影,自然,也没有放过她身边的上官浩泽的身影。
“二位,这个雅间怎么样?”店小二将两人带到了刚刚那包间的隔壁,朝他们俩问道。
“嗯,很好,给我上一壶龙井,然后来点小吃就行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宸姬一屁股就在椅子上坐下,而上官浩泽则是走到了窗户口,往外张望着,看向戏台上。
宸姬见状,只暗暗摇头叹息,这没见过世面的倒霉孩子啊,一个戏台都能把他迷成这样。
小二出去的时候,顺手替他们将房门带上了。
“我说,你坐着看吧,坐着也能看得很清楚的。”宸姬看着上官浩泽那一夫当关,几乎把整个窗子都要挡住的架势,不由得说道。
“他们嘴里唱的是什么啊?”上官浩泽一边转身过来坐下,一边好奇的看向宸姬问道。
“像这么高深的问题呢,你千万别问我,忘了我才失忆么?”宸姬认真的听了听对面传来的咿咿呀呀唱曲声,发现自己听不懂,于是敷衍道。
“那你还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的白头发白皮肤的人的故事吗?”上官浩泽闻言,继续问道。
“当然不记得咯,你以为我是选择性失忆么?记得一部分,不记得一部分。”宸姬想也没想就答道。
上官浩泽闻言,顿时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原本亮晶晶的眼神也变得有些黯淡了。
宸姬没想到他会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没有生机,吸了吸鼻子,她又开口道:“不……不对……我……我好像隐约又想起了一点点那个什么白头发白皮肤的人的故事……”
上官浩泽听她这么一说,脸上立马一喜,一把抓住她的手紧张的问道:“真的吗?你真的想起来了?那你快跟我讲讲。”
“嗯,让我想想哈……”宸姬装模作样的眨了眨演,又皱了皱眉,提起一口气,刚准备开口,却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PS:偶素来请假滴,因为这几天某倩跟盆友约好有一个小型聚会,得去别的城市呆几天,所以最近这几天的更新可能不能更一万,我会尽量保持每天六千的更新,谢谢亲们的支持,爱你们呦!
停下来
“唱戏?”宸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刚想问什么情况,可还没出口,整个人就被上官浩泽牵着往外跑去。
小叶子在后面见状,想跟着追上去,可是宸姬却立刻道:“那个,小叶子,你在宫里等我,要是皇上下朝来没见我,你就说是上官浩泽带我出宫玩去了,我们很快就回来。”
“是,小叶子知道了。”小叶子闻言,立刻应道。
就这样,宸姬非常无辜的被上官浩泽牵着一口气跑到了宫门口,那守卫见出来的人是上官浩泽,不敢拦他,只得任由他带着宸姬出宫去。
两人大摇大摆的出宫之后,上官浩泽就带着她一路往东大街方向跑去。
此时的东大街上,人流如织,茶馆酒肆都打开了门来做早市,别提多热闹。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上官浩泽嘴里所说的那个戏台子前,因为前面围着的人太多,他们挤不进去,宸姬看到在戏台子的对面有一个装饰高档的茶楼,于是用手肘捅了捅上官浩泽的身体,用眼神示意他道:“咱们上这茶楼上坐坐吧。”
上官浩泽因为鲜少出门,对这世间百态不大了解,听到宸姬的话之后,他也没反对,两人就抬脚往里面走去。
因为上官浩泽那一头银色的头发,和洁白的皮肤出现在人群中实在是太拉轰了,所以他一进茶楼,便立刻引发了众人的围观。
宸姬讨厌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她发现上官浩泽对于别人看他的眼神,也是很不喜欢,几欲有冲上去揍那些人的冲动,便只得问店小二要了间楼上的包厢,想既能有很好的视野看戏,又能避开众人的目光。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宸姬和上官浩泽成功的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往二楼走去,他们在经过一间包厢时,没有注意这包间的门是微微敞开的,里面一个犀利的眼神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她的身影,自然,也没有放过她身边的上官浩泽的身影。
“二位,这个雅间怎么样?”店小二将两人带到了刚刚那包间的隔壁,朝他们俩问道。
“嗯,很好,给我上一壶龙井,然后来点小吃就行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宸姬一屁股就在椅子上坐下,而上官浩泽则是走到了窗户口,往外张望着,看向戏台上。
宸姬见状,只暗暗摇头叹息,这没见过世面的倒霉孩子啊,一个戏台都能把他迷成这样。
小二出去的时候,顺手替他们将房门带上了。
“我说,你坐着看吧,坐着也能看得很清楚的。”宸姬看着上官浩泽那一夫当关,几乎把整个窗子都要挡住的架势,不由得说道。
“他们嘴里唱的是什么啊?”上官浩泽一边转身过来坐下,一边好奇的看向宸姬问道。
“像这么高深的问题呢,你千万别问我,忘了我才失忆么?”宸姬认真的听了听对面传来的咿咿呀呀唱曲声,发现自己听不懂,于是敷衍道。
“那你还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的白头发白皮肤的人的故事吗?”上官浩泽闻言,继续问道。
“当然不记得咯,你以为我是选择性失忆么?记得一部分,不记得一部分。”宸姬想也没想就答道。
上官浩泽闻言,顿时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原本亮晶晶的眼神也变得有些黯淡了。
宸姬没想到他会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没有生机,吸了吸鼻子,她又开口道:“不……不对……我……我好像隐约又想起了一点点那个什么白头发白皮肤的人的故事……”
上官浩泽听她这么一说,脸上立马一喜,一把抓住她的手紧张的问道:“真的吗?你真的想起来了?那你快跟我讲讲。”
“嗯,让我想想哈……”宸姬装模作样的眨了眨演,又皱了皱眉,提起一口气,刚准备开口,却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PS:偶素来请假滴,因为这几天某倩跟盆友约好有一个小型聚会,得去别的城市呆几天,所以最近这几天的更新可能不能更一万,我会尽量保持每天六千的更新,谢谢亲们的支持,爱你们呦!
画舫
被那阵声音吸引,两人迅速走到门口,一把将门拉开,往外一看,只见之前将他们引到包间的小二此时趴在地上,原本端在手上的托盘已经掉在了地上,上面的茶具碎了一地。
宸姬见此情形,迅速将眼神从小二身上转移,看到他身后站着一个白衣男子,她的眉头瞬间皱了皱,刚想转身回包间,不与理会,可是她身形才动,却见一枚暗器朝这边射过来,上官浩泽瞬间长臂一伸,将宸姬揽到了自己身后,然后就朝那暗器飞来的方向追了去。
宸姬才稳住自己的身体,却见上官浩泽已经夺门而出,去追之前站在小二身后的白衣人了,她立刻喊道:“快回来,别追……”
可是,上官浩泽此时已经追了出去,哪里还管宸姬的话。
宸姬见他已经追出去了,叫不回来,只得转过头去看那枚刚刚从白衣人手里射出来的暗器,当她看到那被钉在门边上钢针时,突然表情一变,整个人连连后退了几步,猛地撞上了一堵厚实的人墙。
迅速转身,她原本以为是上官浩泽回来了,可是,当她看到眼前男子的时候,脸色顿时僵住,一时之间,说不出一个字来。
“看来我们很有缘啊,短短几天的时间,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眼前的男子戴着半截金色的面具,鼻子跟眼睛都没面具遮住,看不清他的五官轮廓,可是那露在外面的下巴和唇线优美的嘴唇却给人一种高贵得不可一世的感觉。
“你……”宸姬对于他的突然出现显然很吃惊,她张了张嘴,像是在极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半晌,才开口道:“是……是啊……很巧……”
“上次给你的药,可是好用?”面具男子看出宸姬脸上的紧张,他语气轻松的问道。
听他提起这事,宸姬暗暗松了口气,点了点头道:“确实很有效,谢谢你。”
“既然要谢,怎么可以嘴上说说呢?”面具男子闻言,突然嘴角往上一勾,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什……什么意思?不然要怎么谢?”宸姬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不自觉的护上了胸口。
男人像是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跟着在她来不及反应之际,将头低下来,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我听说护城河边最近来了一艘从南边来的画舫,画舫内有一名厨,做的佳肴千金难求,不如你请我上那里去吃一顿午餐,怎么样?”
“吃午餐?”宸姬对于他这个提议有点大跌眼镜,但是却由不得她拒绝,因为就在她吃惊之际,猛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纤腰便被他的大手揽住,直接往窗外飞去。
“啊……”宸姬吓得尖叫一声,立刻闭上眼睛,不敢看眼前的情景。
很快,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却又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沉,跌坐在了马鞍之上,等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自己正坐在马上,而身下的马儿在身后男人的一声大喝下,开始快速跑了起来。
“停下来,快停下来……我不去那个什么画舫,你快停下……”宸姬在上马之后,便抗拒的大叫道,身体也因为马的奔跑而有些左右颠倒。
“你要是再叫,我就松手了哦。”此时面具男子是将宸姬圈在自己怀中的,但是他话音一落,就作势要松手,让她跌下马去。
宸姬听到她的威胁,立刻闭嘴,不敢乱叫了,很快,她又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接近我?”
“你想知道这些问题还不容易么,让我接近了,自然会明白的。”他在她耳边语气暧昧的道,嘴里吐出的丝丝热气喷在她耳垂上,惹得她的内心轻轻一颤,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袭上她的心头。
知道自己再怎么问,他若是不想说,肯定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宸姬沉默了下来,她决定留些精力,应付等下即将发生的事情。
醉了
“所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宸姬听了他的话,顿时满脸谨慎的看着他。
“我如果喝了三杯以上的酒,就会醉。”
“三杯就会醉,所以呢?”宸姬越听越感觉不妙。
“醉了的话,我就只想睡觉,可能就没办法带你离开了。所以你做好在这里等到晚上船靠岸之后再离开的打算吧。”面具男子说着,身体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慵懒的靠在了椅背上。
宸姬听了他这话,立刻神情一凛,大声道:“所以都说不要叫酒了,又不能喝,为什么又非得喝呢?”
她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接着,就见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女孩手中端着一个放着酒壶的托盘,和两个酒杯,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公子,这是您点的竹叶青。”女孩将酒壶跟杯子放在桌上之后,柔声介绍道。
“退下吧。”面具男子摆了摆手,然后端起酒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开始品尝起来。
浅浅啜了一口酒杯内的美酒,他很是享受的点了点头道:“琼浆玉液,果真妙不可言。”
宸姬见状,狠狠的鄙视了他一眼,不再看他,将头转向了窗外,脑海中却在想难道真的要等他喝醉,自己到晚上才上岸?
到时候别说上官浩泽了,刘沁肯定会急疯去,到时候把整个京都翻过来都有可能。
面具男子完全不理会宸姬此时内心的焦急,他只自顾自的喝完一杯,又倒了一杯,宸姬听到他倒酒的声音,眼看着他就要喝到第三杯了,担心他真的会喝醉,他能不能送她上岸还是其次,但如果他喝醉了发起酒疯来,她可怎么办?
不能冒这个险,此人武功如此高强,要真耍起酒疯来,怕是这船都能被他给拆了。
想到自己的人生安全即将受到威胁,她二话没说,一把就夺过他手上的酒壶,大声道:“你别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面具男子看着她那副严肃的表情,不由得笑道:“你不知道这酒喝了第一杯,就会想第二杯,喝了第二杯,会想第三杯,一直到喝醉为止么?”
“你别自己贪杯就把这酒说得这么神奇,我才不信呢……”宸姬不以为然的白了他一眼,反驳道。
“你不信?你尝尝便知道了。”面具男子脸上挂着的微笑,语言像是一种诱惑。
“你以为我不敢尝么?”不知道为什么,宸姬直觉他这是在用激将法故意骗自己喝酒,但是却好像无法拒绝一般,她的手不听大脑抗拒的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然后迟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面具男子,发现他正在用“量你也不敢喝”的表情看着自己,于是也来不及多想其它,仰头便将杯中的酒饮尽了。
酒才落肚,她只觉得浑身像是被火烧一般的热起来,脸开始发烫,酒精滑过的舌尖处此刻一阵清甜的味道回味出来,感觉特别奇妙。
面具男子不说话,只双手抱胸,慵懒的坐在她面前,静静的看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跟他说的一样,这酒果然是喝了第一杯之后,就忍不住想喝第二杯。
宸姬在为自己倒第二杯酒的时候,脑海中不断提醒着自己,就喝这一杯就好了,绝对不能再喝了。
于是,她又喝了第二杯,可是,第二杯酒下肚之后,那种清甜的奇妙感觉更加浓烈了,让她忍不住想要喝第三杯。
当她的手再一次端起酒壶,准备为自己倒第三杯酒的时候,一只大手却将她的手覆盖住,压住了她的动作。
“再喝就要醉了。”面具男子看着她告诫道。
宸姬闻言,此时已经有了些许醉意的她抬起有些迷离的眼神看向面前的面具男子,朝他傻傻一笑道:“醉了就醉了,我想喝啊……”
面具男子见她这副表情,知道她已经是醉了,便将酒壶从她的手中夺了过来,放在了一边。
“喂……你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喝了?”宸姬见状,伸手想去拿,可是却因为他放的距离太远,她的手有些够不到。不爽之余,她站起身来,脚步有些踉跄的几步走到了面具男子身边,结果脚下一个不稳,自己绊到了自己,整个人的身体就朝面具男子身上扑了过来。
除非你先杀了我
身体重重的扑到他的身上,她傻笑着抬起头,看着眼前戴着面具的男子,痴痴的问道:“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
说完,她就抬起手想去揭他的面具。
男子闻言,身体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似乎并不打算阻止她来揭开自己的真面目。
然而,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紧接着,就是之前过来帮他们点菜的那妇人的声音:“奴家为二位上菜来了。”
倒在面具男子身上原本醉醺醺的宸姬闻言,突然脸色一凛,跟着又似乎有些晕乎乎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吃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准备起身回自己的座位。
面具男子见状,一把揽住她的腰,跟着趁她尚未来得及反应,手上一个用力,便将她整个人带得跌坐在了他的怀中,惊得她差点叫出声来。
雅间的门很快便开了,只见那姿态妖娆的妇人亲手端着一道色香味俱全的清蒸鱼走了进来,将菜肴往桌上一放,她看到宸姬坐在面具男子的怀中,立刻拿着手帕掩鼻一笑,道:“不打扰二位的雅兴了。”然后就风情万种的出了雅间,顺便替他们将门关上。
“放开我……”宸姬此时像是酒醒了一般,冷冷的想要推开他的手,挣扎出他的怀抱。
可是……
“既然决定要装醉来查探我的身份,为什么又决定要收手呢?”面具男子将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在她的耳边轻声而暧昧的说道。将她搂在怀里的双手此时在她身前腹部处相交,似乎并不打算放开她。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刚刚确实有些醉了,现在我已经清醒了,请你放开我。”宸姬一脸的清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此时的她,跟刚才的她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人了。
面具男子闻言,嘴角溢出一丝冷冽的微笑,他伸手毫不迟疑的一把将自己脸上的面具取下往桌上一扔,跟着将脸贴近她的侧脸,声音非常危险的在她耳边轻声道:“不懂么?那我再说得明白一点,装失忆能让你得到什么,或者改变什么呢?嗯?我的夫人。”
宸姬一瞬间,脸色变得惨白,浑身也变得僵硬起来,头不敢乱动,眼神也只能死死的盯着自己前方的位置,不敢侧头来看这张她原本很想知道的脸。
宸姬的沉默也紧张让她身后抱着她的男人大笑起来,很快,一个极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再次响起,伴随着那声音而来的,是他那有力的手指,他用力的擒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的脸转过来看向他的脸:“皇宫里的荣华富贵可是让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我不认识你,我不记得你了,你到底想做什么?”宸姬看着他那张出现在她梦里无数次的脸,两年的时间他并没有任何的改变,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依旧是美得让女人都嫉妒,只是他眼神中迸发出来的寒光却还是和从前一样,让她的心为之缩紧。
“你说,刘沁要是知道你是在假装失忆,他会怎么想呢?”他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容,这笑容充满了威胁,充满了不容抗拒,鬼魅得让她不敢直视。
此时他们身体的距离近到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吹打在自己的脸上,可是心的距离却像是隔着汪洋大海一般,无法靠近。
“你想怎么样?”终于,她卸掉了自己的所有伪装,或许,准确的说,在他的面前,她的所有伪装从来都是无所遁形的。
“帮我杀了刘沁,你觉得怎么样?”他脸上的表情很是轻松,语气更是轻描淡写,像是在评论眼前的这道菜到底美不美味一般。
宸姬闻言,内心猛的一颤,她想也没想就果断拒绝道:“除非你先杀了我。”
她的话音刚落,赵逸霖的脸色就骤然一变,原本带着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