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宫虽然沉默安静,可是到底是首辅的千金,在宫里定然是有自己的势力,很多事情她不过问,不代表她不知道。
昨天宸姬被太后让人抓到内刑司的事情虽然没有传到刘沁的耳朵里,但是她这个后宫之主却是得到了消息的,原本她只打算静观其变,并不打算插手此事,可是当太后让人召见她的时候,她便知道,看来这件事她是不可能袖手旁观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便是形容她如今的处境吧。
美目轻轻一转,她低眉顺眼道:“臣妾对于此事有所耳闻,昨日已派人去探望过德妃妹妹了,听太医说,中毒不深,可解。”
“那你可知道,那下毒的疑犯,已经被皇上带走了?”太后说着,眼神紧紧的盯着她的脸。
“臣妾不知。”摇了摇头,她回道。
“哀家要你去向皇上请缨调查德妃中毒之事。”
皇后闻言,眉头轻轻一跳,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跪在了太后面前道:“请母后恕罪,臣妾……臣妾不敢……”
“不敢?你为何不敢?皇上当年册封你为皇后,便是让你统领后宫,做好他的贤内助,如今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乾旭宫的宫女胆敢毒害德妃,甚至有可能是意图谋害皇上,你怎么可以不管不问?”太后早就料到皇后会拒绝,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连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由得怒道。
“母后明鉴,皇上既然已经将疑犯带走,那证明皇上已经介入此事,相信他会有公正明断的,臣妾绝非是有意推辞。”对于太后的指控,皇后只咬了咬下嘴唇,忍气吞声道。
实际上,在她与刘沁洞房花烛夜之际,她便明白了,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得到这个男人的心,她不愿争,不愿抢,只想乖乖的留在这后宫,完成她作为皇后,作为女儿的任务,便可以了她深知刘沁对宸姬的爱护,她不会蠢到去碰他的女人,这个烫手山芋如今连太后都不敢碰了,她怎么会去再惹。
“你告诉哀家,你真的愿意这辈子就这么在后宫里当一个忍气吞声的空架子皇后么?”太后伸出手,一把擒住了她的下巴,将她漂亮的脸蛋抬了起来,让她视线不得不看向自己。
皇后虽然明白太后话里暗藏的意思,但是却不明白她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于是只睁着眼睛看着她,等着她的进一步示下。
“因为宸姬的关系,皇上与哀家如今已经生了嫌隙,本来这件事情哀家想自己查清楚的,可是你也看到了,皇上闯入内刑司,直接将人带走了,完全不过问哀家的意思。如今只有你去对皇上请缨彻查此事,他不会拒绝。”
“母后希望臣妾怎么做?”皇后算是知道了太后选自己来向刘沁要求负责调查这件事情的原因了,因为刘沁即便是对这整个后宫的妃嫔再冷漠,再无心,可是对皇后,他却做不到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许佳蓉不同别的女人,她有一个强大的猛人老爹,而且本身个性又低调,不爱惹事,是刘沁后宫里面最让他省心的一个妻子,于情于理,他会比较照顾她的情绪和面子。
昏迷不醒
“哀家希望你能让宸姬认罪。”太后沉吟了片刻,眼神认真的看向皇后,语气不容拒绝。
皇后闻言,倒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与其拒绝惹得太后不快,倒不如应下,毕竟过刘沁那关比过太后这关要容易。
“臣妾会尽量去将事情调查清楚的。”她说着,直起身来,然后朝太后说了声告退,就退了出去,往乾旭宫方向走去。
*****************************************************
乾旭宫中,此刻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被召集了过来对宸姬进行会诊。
千灵看到宸姬这满身是伤的模样,吓得顿时脸色一片惨白,差点晕了过去。
刘沁一直站在房门外等候着太医们处理完宸姬身上的伤势来向他汇报。
大概用了两个个时辰的时间,宸姬身上的伤口总算被全部清理了一遍,上药包扎好,可是她大脑却一直出于昏迷状态。
而皇后早就来到了乾旭宫,因为刘沁一直在担忧宸姬身上的伤势,所以不敢烦他,只在大厅默默坐着等他从偏厅出来。
太医院院使最早从房间内走出来,看到一直站在门口等候刘沁,立刻上前行礼道:“老臣参见皇上。”
“免礼,杨太医,你告诉朕,她的伤势怎么样了?”刘沁伸手虚扶了一把,焦急的问道。
杨太医一脸忧虑的看着刘沁,道:“不乐观啊,宸姬身上有旧疾,过去的两年里不知道有没有复发过,但是经过昨晚的鞭打和躺在刑室地上所受寒气攻心,如今似乎旧疾有复发的可能,今后只要是变天,怕是会有心绞痛的毛病。而且,如今问题最大的,是她脑袋上所受的那一鞭子,她到现在都不能醒来,应该也是因为那一鞭的原因。如果熬过了今晚,或许明天会醒过来,如果熬不过,可能就永远都……”
“永远都醒不过来。”这句话在杨太医的嘴里没能说出来,他明显看到刘沁的脸色已经降到了冰点。
“朕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她给朕救醒来,否则,太医院准备给她陪葬吧。”森冷的声音似乎来自地狱,刘沁的脸上,露出了从来没有过的阴冷,此刻的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老臣……老臣一定竭力将宸姬姑娘救醒……”杨太医被刘沁的话吓得身体一颤,他没有料到,这个以往温文尔雅,仁爱豁达的皇帝会突然变得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狮子。
刘沁没有再继续说话,而是抬脚走出了偏厅,往大厅方向走去。
等候多时的皇后见刘沁出来了,立刻起身朝他行礼。
“你在这里做什么?”刘沁此时的坏心情全写在脸上,连他一直比较尊重的皇后也不是很给面子。
“臣妾听说宸姬受了重伤,所以特意过来看看……”皇后看到了刘沁的脸色,猜测宸姬的情况肯定很不妙,她瞬间压下了自己主动请缨调查此事的想法。
在她看来,太后的目的就是要除掉宸姬,如果这一次宸姬就这么去了,那么她就不用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两边都可以不得罪。
“她没事,你不用在此守着了,回去吧。”刘沁说完,便不再看皇后一眼,径直出了大厅,往乾旭宫外走去。
皇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偏厅那边,寝房的门此刻紧闭着,门外还站着不少焦急张望的宫女太监,她突然深刻觉得,自己这个皇后,当得真是失败至极。
好在,她对这皇后的位置,本也没什么眷念……
**************************************************
京都的春天,夜幕降临得比较早。
南边官道上,一辆马车缓缓在城门即将关闭之际缓缓驶入,坐在马车上的人脸上戴着一个金色面具,紧闭双眸,因为戴着面具看,所以看不到其表情,但浑身上下冷冽气质难掩,戴着玉扳指的手静静的放在腿上,有意无意的敲打着节奏。
此时,车外的男子微微侧头,将脸贴在车帘上朝马车内道:“主人,已经入城了。”
“让青鸟今晚来见我。”车内男子淡淡的开口,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
夜探皇宫
深夜的皇宫,一片寂静。
御书房内,刘沁将一封自己写好的密信交给了门外候着的李德海,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便转身往乾旭宫走去。
此时的乾旭宫已经安静下来,宫人们都早已散去,太医院留下了两位太医值班,在偏厅内守着宸姬,等她醒来。
刘沁来到寝房内,看到浑身被包扎起来陷入昏迷中的宸姬,情绪说不尽的低落。
缓缓走到床边坐下,他发现她连手背上都是鞭伤,心疼得无以复加。
“原本以为把你留在身边,能好好的保护你,直到你心里有朕的位置,可如今看来,朕竟错了……你醒来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朕……朕答应你,只要你能醒过来,朕再也不强求你接受朕,朕给你自由……”轻声的开口,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卑微的祈求。
他是真的爱她了,很爱很爱了,只是从前的他不明白,爱不是占有,而是放手……
***************************************
此时的京都,一座隐秘的大宅内,一个黑衣女子跪在玄衣面具男子身前,神色凝重。
“你说她醒不过来了?”玄色男子刚听完黑衣女子的汇报,声音不待任何情绪的问道,完全听不出喜怒。
“太医说,过了今晚,若是还没有醒过来的话,便可能醒不过来了……是属下无能,没有完成主人交代的看好她的任务,请主人责罚。”黑衣女子重复着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不敢抬眼看面前的男人。
“责罚?”玄衣男子冷笑着:“你回宫去,想办法在皇宫里弄出点动静来。”
“是,属下遵命。”黑衣女子应着,然后一闪身,消失在了夜幕中。
“主人,您准备夜探皇宫?”黑衣女子走后,站在一旁的白衣男子不由得开口问道。
“夫妻一场,我怎么能不去见她最后一面呢?”面具男子说着,嘴角逸出一丝阴冷的笑容,原本自然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握起来,手背上隐隐有青筋暴起。
…………
月下中天之际,陷入黑暗中的皇宫内突然发起了一场大火,一时间,火光冲天,救命声此起彼伏。
守在宸姬床边的刘沁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带着李德海往起火地点德懿宫赶去。
与德懿宫的热闹比起来,今夜的乾旭宫显得格外的安静。
刘沁离开后不久,寝房内便只剩下宸姬一人,守夜的太医和宫女们全在外面的偏厅打盹,一切都静悄悄的。
就在皇宫内的人注意力全部在德懿宫方向之际,一个玄色的鬼魅身影突然飞跃连绵的宫墙屋宇,悄悄降落在乾旭宫的屋顶上。
很快,寝宫的窗户就不知怎的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紧接着,原本在屋顶上的那抹玄色身影一个闪身,从屋顶上飞了下来,从敞开的窗户口飞进了屋内,闻着满屋的药味,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轻轻抬脚走到床边,他看到了浑身被包扎得不留一块肌肤在外的宸姬,隐在面具下的那张脸不由得阴沉了下来。
伸手一把探住她手腕上的脉搏,很快,他原本阴沉下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你是因为知道我要回来了,所以才把自己弄成这样,来履行你那永世不见的话的么?”他冷笑着开口,紧接着,毫不温柔的伸手一把捏开她的下巴,将她的嘴捏开,从怀中取出一颗黑色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
“我说过让你死么?如果明天之前你不给我醒过来,我就让你全家去地狱陪你,怎么样?这个提议相信你不会拒绝的。”他说着,突然俯身,靠近她那苍白的小脸,毫无血色的嘴唇此刻倔强的紧闭着,长长的睫毛覆盖在下眼睑上,形成一道弧度优美的剪影。
内心轻轻一动,一个温柔的吻缓缓落在她那有些冰冷的唇上,蜻蜓点水般轻触之后,又快速离开,他深深的看了一样这个不能睁开眼睛看他的女人,然后消失在了房间内。
他没有看到,在他走后,那紧闭的眼角,两行清泪,缓缓流出……
疑似醒来
德懿宫的大火烧了一夜,几乎到天亮才扑灭。
刘沁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乾旭宫洗簌了一番,千灵准备伺候他换上朝服去早朝,可是他却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寝房,来到宸姬的床边。
“皇上,宸姬姐姐会醒来的,您还是先去早朝吧,这边有我跟太医盯着。”千灵看着刘沁那一脸忧郁的样子,不由得在一旁劝道。
“她真的会醒来么?”刘沁的视线静静的落在宸姬那张紧闭双眼的脸上,闷声道。
“会的,肯定会的,宸姬姐姐知道皇上您在等她醒来,她一定不会不醒来的。”连连点头,千灵一边抹眼泪,一边肯定的道。
刘沁没有再说话,只伸手轻轻的抚上宸姬那苍白的脸庞,想探到她脸上的温热,证明她确实还活着,还没有永远的离他而去。
千灵站在一旁,看着刘沁那深情的眼神,不由得眼泪越发的汹涌起来,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跪在了宸姬的床边,一边哭着一边磕头道:“姐姐,求求你醒醒吧,你一定要醒过来啊……千灵求求你了,求求你醒来……”
刘沁则只静静的看着宸姬那紧闭着的双眸,眼眶微微有些发红,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他始终死死的睁着眼睛,本来昨夜一晚没有休息的他已经是一脸的憔悴,此刻,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没有了生机。
千灵一边哭着,一边磕头,似乎相信,只要她一直磕下去,宸姬就一定会醒过来。
或许是千灵的哭声感动了老天爷,也或许是刘沁的深情唤回了宸姬的意识,终于,在两人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那紧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刘沁敏锐的捕捉到这一个细节,他原本以为自己看花眼了,立刻仔细再盯着看了几秒,直到她的睫毛再次轻轻颤动,他立刻大叫道:“太医,太医快来……”
千灵闻言,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惊喜道:“皇上,是不是姐姐醒来了?是不是?”
此时偏厅内的太医听到寝宫内的声音,立刻一个激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寝房内。
“皇上,宸姬是不是醒了?”太医先是朝刘沁拱了拱手,然后问道。
“她的眼睛动了,你们快来给朕看看她怎么样了。”刘沁说着,赶紧起身,将位置让给了两个闻声赶来的太医。
那两个太医闻言,立刻紧张的过来检查了一番,良久,其中一人转过身来朝刘沁禀报道:“回皇上话,宸姬姑娘有醒过来的迹象,相信就算此刻不醒,一个时辰之内,也必定会醒来,臣等这就为她熬药施针,请皇上放心,宸姬姑娘有救了。”
“好,朕等你们的好消息。”刘沁听到太医这么一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他脸上的表情也总算是转阴为晴了。
“皇上,姐姐既然已经无碍了,奴婢这就替您更衣,去上朝。”千灵见状,知道国家大事不能耽误,本来若是刘沁因为宸姬受伤之事连朝都不上了,对宸姬来说,是莫大的罪过,她更可能因此担上误国妖姬的罪名,所以她必须要劝刘沁去上朝。
“不,朕要等她醒过来。”大概是差点失去的心情让刘沁感受到了拥有的珍贵,他摆了摆手,回绝道。
“皇上,请您一定要去上朝,这是为了您自己,更是为了姐姐。如今德妃娘娘中毒一事尚未查清,若是皇上为了姐姐而耽误了上朝,您想那些朝臣会怎么攻击姐姐?既然太医说姐姐如今已经无大碍了,您可以放心了……”千灵很执着的在刘沁面前劝说道。
刘沁闻言,突然收起了自己喜悦的心情,一本正经的看向面前的千灵,半晌,他的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道:“朕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身边有这么懂事的丫头。”
“谢皇上夸奖,时间不早了,还是让奴婢先替您宽衣吧。”千灵说着,立刻拿起一旁衣架上的朝服,替刘沁换了下来。
PS:明儿上重头戏,吼吼吼……如果不出意外,上官先森应该会出来打酱油,赵先森跟咱们女猪脚会各种对手戏,苦逼皇帝刘沁该肿么办哇肿么办……
你是谁?
刘沁走了之后不久,宸姬便在太医的诊治之下睁开了自己眼睛。大文学
千灵看到宸姬总算是醒了过来,激动得一边掉眼泪,一边朝她大声道:“姐姐,你醒了,你总算是醒了?感谢老天爷,我就说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宸姬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又哭又笑的丫头,半晌,愣愣的扔出了一句:“你贵姓?”
“嘎嘎嘎……”千灵顿时愣住,但很快又反应过来,笑道:“姐姐你是在跟千灵开玩笑吗?我是千灵啊,姐姐难道不记得我了?”
“千灵是谁?”漠然的摇头,宸姬依旧是一脸茫然。
千灵见状,立刻转过头看向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太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宸姬姐姐为什么不认识我了?”
太医闻言,又对宸姬进行了一次把脉检查,最后摇头道:“实在是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宸姬的脉象已经正常了,应该不会出现不认识人的情况啊。大文学不如你再问问她一些其他的事情,看她能不能记得?”
“姐姐,你不记得我了,那……你还记得皇上吗?”千灵听到太医的指示,继续问道。
“皇上是什么?”然而,让千灵失望的是,宸姬的答案依旧是什么也不知道。
千灵这下可彻底蒙了,她立刻转过头对太医道:“请二位太医一定要将姐姐的病治好,皇上马上就要下朝回来了,如果他看到姐姐什么也不记得了,一定会很伤心的。”
“是,是,老臣尽力医治,尽力医治……”太医一边擦着冷汗,一边答道。内心却叫苦不迭,本来昨晚守夜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抱任何希望宸姬能够醒来,已经做好了为她陪葬的准备,结果今天早上,她却突然醒来了。一时间,他们都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可是谁曾想,他们的心情才轻松一点,以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结果宸姬居然跟他们玩起了失忆,从昨晚皇上对他们下死命令的态度来看,就知道皇上有多紧张她了,如今虽然人没事了,可记忆却没有了,皇上要是生气起来,他们岂不是照样会吃不了兜着走?
千灵走出了寝房,将空间留给太医,让他们继续给宸姬会诊,自己则出了乾旭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大文学
**********
刘沁下朝的时候,听到宸姬已经醒了,非常高兴,当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乾旭宫见到宸姬时,却发现她已经完全不认识自己了。
此时院使杨太医也给宸姬进行了检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宸姬大脑曾经受过重创,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她的记忆力紊乱,对从前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也就是现代俗称的“脑震荡”。
刘沁听了杨太医的解释,很是震惊,但是马上,他就强压下自己的情绪,遣退了所有的太医和宫人,独自一人坐在床边,看着睁大眼睛满脸迷茫的宸姬。
“还疼吗?”看着她的眼睛,他温柔的开口,朝他说道。
“你是谁?”宸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开口问道。
“朕是……”刘沁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身份。
他是谁?他是她的谁?他要怎么描述才能让她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我喜欢你。”宸姬没等他把话说完,却自顾自的看着他说道,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刘沁听到这话,顿时一愣,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发生了。
她喜欢他,简单的四个字,他用了两年时间等候,却迟迟等不到她的答复。可是如今,她忘记了一切,竟然见到他之后就跟他说喜欢他,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是这个意思么?
“你喜欢朕,那朕便是你的夫君,如何?”他多想拥着她说这话,可是他不能,她满是的伤痕让他不忍碰她,怕她会疼。
“夫君是什么?”宸姬听到刘沁的话,好奇的问道。
“夫君就是永远不会离开你,永远跟你在一起,保护你,爱护你,跟你共度一生的人。”刘沁满眼温柔的看着眼前这个如小女孩一般天真的宸姬,轻声解释道。
“我喜欢夫君……”宸姬闻言,又笑了起来。
…………
PS:史无前例最早更新,亲们有木有很鸡冻哇?吼吼吼……
代价
“失去记忆?”赵逸霖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是,宫里刚刚传来的消息,说夫人已经不认识任何人了……”跪在他面前的黑衣人沉声回报道。
“真的不记得了么?”赵逸霖意味深长的说着,嘴角又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主人,我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黑衣人不明白赵逸霖心里怎么想的,只得请示道。
“你说,如果天下人知道他们高高在上的皇帝不过是一个强占别人凄子的无耻之徒,会如何看待他?”赵逸霖眉眼轻轻一转,视线阴冷的落在面前的黑衣人身上。
“主人,您的意思是,现在就把夫人的真实身份揭露出来?”黑衣人闻言,诧异道。
“如果刘沁敢要她,她要是敢接受,就让他们一起付出代价。”赵逸霖冷笑着,眼神嗜血阴森。
“是,属下明白该怎么做了。属下告退。”黑衣人彻底明白了赵逸霖的意思,赵逸霖所说的,让他们一起付出代价,就说明一旦宸姬的真实身份曝光,到时候不仅仅刘沁会成为一个强占他人爱妻的昏君,而宸姬则会成为祸国妖姬,迷惑君主,受世人唾骂,乾国的百姓容不得她,朝廷容不得她,后宫更是容不得她,她将会成为众矢之的,纵使刘沁乃一代君王,却未必能保得了她。倘或他为了一介女流与天下人作对,只会更加加深天下人对宸姬的怨恨,只会更加容不得她,这便是将她往死路上逼。
黑衣人退下之后,赵逸霖拍了拍手,一个白衣男子便从屋外走了进来。
“主人,不知道有何吩咐?”拱手朝赵逸霖问好之后,白衣男子问道。
“半个月后是咱们的首辅大人的寿辰吧?”赵逸霖随口问道。
“是,许定坤在家里摆了筵席,广邀宾客前去祝寿。”白鹭点头道。
“很好,这么多年没有见这位老朋友了,也是时候去看看他了。替我备好寿礼……”
“是,主人。不过,许定坤的寿宴,说不定皇上会参加,我们若是去的话,可能会跟他碰上。”白鹭有些犹豫的提醒道。
“碰上岂不是更好?”赵逸霖说着,眼神中满是冰冷笑意。
白鹭瞬间明白了赵逸霖的意思,刘沁会去,那就意味着花若惜肯定也会去,若真要会许定坤,选个月黑风高无人夜岂不是更好,专门挑在那么热闹的日子去,与其说他是想会许定坤,倒不如说,他只是给了自己一个明着见花若惜的借口。
*********************************************************
皇宫
因为宸姬的苏醒,使得乾旭宫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而自从宸姬失忆之后,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至少,对于刘沁来说,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以前的宸姬总是若有似无的与他保持着各种距离,从不曾与他过分亲近。
可是现在,她几乎是片刻也离不开他,就算刘沁要去御书房商讨国事,她也不舍得放他走,对于宸姬对自己的依恋,刘沁很开心,于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她,他一声令下,将御书房搬到了他的乾旭宫,大臣们不管有什么事情找他,都得到乾旭宫来与他商议。一时间,也惹得一干朝臣颇为不满。
这日下午,首辅许定坤有重要事情要求见刘沁,来到乾旭宫的时候,见刘沁正在为宸姬喂药,当下他便脸色一沉。等到刘沁喂完药来见他时,他很不高兴的朝刘沁道:“皇上这么多年不曾临幸后宫,可是因为此女?”
“许爱卿,这件事情朕不是说过朕自有打算吗?你若有其他的要紧事,就赶紧上奏。”刘沁一听到许定坤又提起了临幸后宫之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表情有些不耐。
“皇上,臣要上奏之事,便与此女有关,如今坊间有传言,说此女乃当年司礼监太监赵逸霖的夫人,如今工部花尚书之女花若惜,此事可是真的?”许定坤一脸严肃的问道。
“无稽之谈,爱卿如今很闲么?竟管起了坊间传言。”刘沁虽内心一震,可是表面却很不以为然道。
“如若真是无稽之谈,那么老臣恳请皇上,将此女放出宫外,以表清白。”许定坤态度明确的道。
刘沁闻言,本就有些不悦的脸上此时表情变得有些冰冷,他寒声道:“你让朕为了那些无稽之谈便将宸姬赶出宫外?不瞒你说,朕已经准备纳宸姬为妃,不日便将册封,既然今日你来了,就提前告诉你,不要试图阻止朕,朕能给你女儿的,便是皇后之位,仅此而已。朕敬重你的为人,也喜欢皇后的乖巧听话,请不要让这些成为过去……”
“皇上……”许定坤闻言,表情顿时一凛,声音有些绝望。
宸姬的反击
十天之后,宸姬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能下床走动了。
上午,阳光正灿烂,她缠着刘沁要去外面散步晒太阳,刘沁便带着她来到了御花园中。
“沁,我漂亮吗?”随手摘了一朵鲜花戴在自己头上,她巧笑着看着一旁的刘沁,问道。自从她醒来之后,听到所有人管刘沁叫皇上,她觉得不好听,于是缠着刘沁问他的名字,最后刘沁只得破例让她直接唤自己的名字。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过如此了。”刘沁笑眯眯的看着宸姬,内心愉悦的道。
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了,幸福的感觉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两人在御花园里玩闹了一阵,后来有大臣找刘沁有急事,刘沁打算带宸姬一起回乾旭宫,可是她却不肯,想多玩一下,刘沁便吩咐千灵在身边好好照顾她,自己则离开了。
宸姬拉着千灵在御花园里又逛了一圈,感觉有些累了,便到一旁的凉亭内休息。
不远处,有一群宫人正簇拥着两个衣着华丽的女人经过,宸姬不经意间瞥见,眼神稍稍转了转,朝一旁的千灵道:“千灵,我有些口渴。”
“姐姐在这里等着,我去为你倒水去。”千灵闻言,立刻起身,朝一旁的御花园出口走去。
那行宫人缓缓经过御花园,待其中一女子看到坐在厅内的宸姬之后,朝另一女子耳语了几句,只见那行宫人便迅速朝凉亭这边走来。
“呦,这不是咱们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宸姬么?听说日夜缠着皇上,怎么如今却一个人坐在这里,皇上没陪你么?”那群人来到凉亭内之后,其中为首的紫衣女人上下打量着宸姬,阴阳怪气的道。
“你是谁?”宸姬看着眼前的女子,好奇的问道。
“哎呀,听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本宫还以为是假的呢,如今看来,原来是真的。”紫衣女子闻言,大笑起来,紧接着,她又朝身后的众人问道:“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看看她就知道了……听说身上还有不少鞭伤呢,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面对她那浑身伤疤的……”
身后众人闻言,都掩嘴嘲笑了起来。
宸姬闻言,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完全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见自己的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紫衣女人有些不甘心,她很讨厌宸姬这副泰然自若的表情,于是上前一步,伸手一把用力的捏住宸姬的下巴,厉声道:“你以为你有皇上的宠爱就能无法无天吗?我告诉你,这后宫只要有本宫一日存在,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宸姬闻言,用力的挣开她的手,皱了皱眉头,淡声道:“那既然这样,就让你消失好了。”
“什……什么?你……你说让本宫消失?”紫衣女子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宸姬。
“嗯,你不是说只要有你存在,我就别想过好日子吗?”点了点头,宸姬表情认真的答道。
紫衣女子闻言,顿时怒不可遏,抬手就是一耳光猛地甩在了宸姬的脸上,打得她瞬间只觉得眼前一花,脑海中像是有什么片段闪过。
“今日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紫衣女子打了一耳光,觉得意犹未尽,抬起手又准备打第二耳光,谁知,她的手才抬起来,却被霍然起身的宸姬一把抬手握住,紧接着在她来不及反应之际,就是一耳光反煽在了她的脸上。
“你……你敢打我,好大的狗胆,我今日飞灭了你不可……”那紫衣女子被宸姬一巴掌打得有些发懵,反应过来之后,她大声朝自己身后的宫女叫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帮我把这贱蹄子给好好整治一番。”
她话音刚落,那群奴才就准备蜂拥而上来攻击宸姬,正巧这时候千灵端着茶壶茶杯走过来,看到凉亭内的状况,她吓得将手中的托盘一扔,提起裙摆就快速朝这边跑了过来,大声喊道:“住手。”
众人正准备大打出手,被千灵的这一声“住手”给喝住,纷纷转过头来看向已经跑到凉亭边的千灵。
此时千灵也看到了那紫衣女子,当下便弯腰福身请安道:“奴婢千灵见过贤妃娘娘。”
“狗奴才,你好大的胆子,敢让本宫的人住手。”贤妃见到千灵,怒气愈发浓烈,大声骂道。
“奴婢奉皇上之命照看宸姬姐姐,娘娘若是想动手,被皇上知道了,恐会大怒。”千灵垂头沉声道。
“哼,你以为本宫会被你吓唬住吗?”贤妃闻言,一脸不在乎道。
“娘娘自然是不怕,只是不知道娘娘可曾听说当日奉太后之命严刑拷打宸姬姐姐的那几个太监如今的去处,皇上连太后下令动手的人都能千刀万剐,娘娘以为皇上会放过您手下这些对宸姬不利之人么?”千灵面无惧色的抬起头,双目淡定的看向面前的贤妃,道。
寿宴(上)
贤妃被千灵的话震慑到,她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刘沁宠爱宸姬的事情整个皇宫那是无人不知,她原本只是想过来教训她一下,没有想把事情闹大,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还挨了一耳光,她顿时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恨恨的看了自己面前一脸淡漠的宸姬一眼,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