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谈风月。那只是一种基调。韩俊杰与张横之间的立场观念,自然是无法调和,这就如同是针尖对麦芒,丝毫马虎不得。谈到了这方面,自然也不能含糊。

    张横的这一表态,顿时让席间的气息,变得凝重无比。

    “哈哈,王祖回归,不知可清楚现在我们韩岛玄学界的形势?”

    韩俊杰长身而起,目光扫过殿中众人,最后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

    “哈哈,俊王子的意思是?”张横眼眸一凝,也不再称呼他为韩王爷,完全以一副长辈的语气问道:“老夫这些年确实是闭关不问世事。对于我们韩岛玄学界的情况,确实是有些生疏了。看俊王子的意思,似乎如今的韩岛玄学界,已出

    现了很大的变故?”

    张横自然不会错过从韩俊杰这里,听他分析韩岛玄门的形势,想明白这位唐手流的韩王爷,到底会有什么说法。

    “自古以来,兴衰两茫茫,这是万古不变的至理。”韩俊杰微微仰首,身上陡然多了一抹枭雄的气势,整个人都变得俨然起来,一对眸子里射出了犀利的精芒:“王祖自然明白,我们韩岛玄门,一直以唐手流和花溪流持天下之牛耳。这么多年来,虽然两派各

    有强弱,但总算还能一直处于平安无事的状态。”

    “嗯!”

    张横微微点头。对于花溪流和唐手流这个韩岛两大玄门的情况,他自然非常清楚。尤其是当日以王一鸣老祖的身份,获得李佳楠的信任,更是从李佳楠口中,得到了这些年来两派之间的许多秘辛

    。

    唐手流是韩岛传统力量,是当年李家古老皇朝的遗留,可以说它的发展,关系到韩岛本土势力,也代表着保守一系力量的存在。

    花溪流却完全不同,它源自倭岛那边的外来势力。只是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早就在韩岛落根发芽,被韩岛玄门认可。甚至代表了韩岛玄门的另一种观念,那就是革新力量。因此,两大玄门,从根本上来说,存在着观念以及信仰等本质上的区别。之所以能在这么长久的岁月里,表面上保持着相互的和平。这就象韩俊杰所说的那样,双方的实力相差并不大。要是发生全面冲突

    ,无疑就是两败俱伤。

    “不过,事物总是如同是波浪,或许是冥冥中就是有那么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暗中操纵一切。每过一段时间,或是几十年或上百年,花溪流唐手流,总会因为某种原因而发生变化。”

    韩俊杰神情变得复杂起来:“如今,情况就是这样,花溪流那边,出了一位千年难得一遇的门主。据说是十几年前觉醒了某项古老的血脉,以至于让他实力大进,隐隐有成为玄门第一人之称。”

    说到这里,韩俊杰目光变得炽烈无比:“而且,据说此人来历神秘,虽然从小就被花溪流当成是下一代的门主重点培养。但是,他似乎另有背景,如今羽翼已成,野心也自然不可一世。”

    “据小王这些年来追查所得的消息,现在的花溪流门主,已然有了要统一韩岛玄门的想法,并暗中勾结域外的一些玄门,正暗暗实施这一举动。”

    “是吗?”

    张横的眉头剧烈地跳动了几下,这让他猛地想起了王一鸣老祖记忆里的一段往事。

    三百多年前的唐手流,李家出了一位绝世的英雄,使唐手流声威大振。而这位李家的传人,也是野心膨胀,竟然想统一韩岛玄门,把花溪流这一外来的门派,扫除出韩岛。于是,一场发生在两大玄门间的战争爆发了。这就是韩岛玄门被称为血色年代的一场战争。在持续的数十年里,两大玄门几乎强者殒落怠尽,在之后的数十上百年内,整个韩岛玄门人才凋零。这才终于结

    束了这一战。

    “不错,小王就是以为,如今的韩岛玄门,正在重复当年的历史。”

    韩俊杰神情凛然,一字一句地道。

    “俊王子的意思是?”

    张横微微蹙起了眉头。从韩俊杰谈论起韩岛两大玄门起,一直就是在强调一点。两大玄门,能保持现在的平衡,是韩岛玄门之福,否则又会造成几百年前大混乱的场面。

    可是,这个问题,貌似与他韩王爷,蠢蠢欲动,想要背判唐手流,夺取李家传承的唐手流之主,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以他韩俊杰的为人处事,自然不会把两件毫不相干的事扯在一起。那么,他这样慎重其事地向自己说明这些,到底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哈哈,其实小王的意思很明确。”见到张横脸现狐疑,韩俊杰不由眸中闪过一丝得色。他之所以在张横表明立场后,仍要把有关韩岛玄门方面的状况,向张横做出如此慎重的陈述,这自然是有原因,那就是想尽量用事情来打动张横,希望

    转世的王一鸣站在他这一边。

    此刻,更是精神一振,整个人都变得锋芒毕露,现出了一代枭雄的霸气:“王祖应该知道,一旦花溪流发动全面冲突,首当其冲对付的自然就是我们唐手流。”

    “然而,唐手流如今四大族因为李少宫主以及各种历史遗留的原因,出现了内部的不合。”

    韩俊杰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小王以为,在这样的情势下,以内部纷争不断,处于混乱中的唐手流,来应付气势如虹的花溪流,必败无疑。”不待张横有所回答,韩俊杰气势轰然高涨,一股舍我其谁的枭雄气魄,也猛地变得无比的强烈:“既然如此,何不另选一位可以服众之人,替代李家小宫主,全力应付花溪流。也许,只有这一途,才可以阻

    止当今花溪流的野心,避免造成数百年前血色年代的悲剧重演。”

    韩俊杰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张横的眼眸陡然眯紧,心中也是为之动容。

    他还真想不到,韩俊杰为夺取李佳楠的门主之位,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思,甚至连这样堂而煌之的理由也能编造出来。

    从他所叙述的情况来看,似乎唐手流如今的分裂,确实是对整个韩岛玄门不利。如果有一位强而有力的唐手流门主,振臂一呼,确实是可以让花溪流的野心得到抑制。可是,问题在于,唐手流的内乱,并不是出自谁的阴谋,正是他堂堂满口正义的韩俊杰韩王爷。他用这种在外人听来,似乎是真的要为天下造福的理由,来掩盖他夺权的本质,其用心之良苦,确实是让人

    叹为观止。

    只不过,张横早就看透了他韩王爷的心思,此刻却是只有不屑的冷笑:“好一个韩王爷,听起来你韩王一族,乃是以天下为公,完全没有私利。”

    “不过!”

    张横微微一顿:“如果韩王爷真的是抱着这种心思。何不请韩王爷暂时放弃私怨恩仇,诚心与李宫主真诚合作。那岂不是同样可以让唐手流象从前一样,成为一块铁板,从而威摄花溪流的万般阴谋?”

    “哈哈,老祖说的好。如果李宫主有服众之能,小王倒是愿意辅佐于她,再创当年唐手流的辉煌。”

    韩俊杰大笑:“可是,李宫主姓格柔弱,在整个唐手流中,却是难以服众。象她这样的门主,何堪担任唐手流之主的重任?”韩俊杰立刻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李佳楠,以一个她不能服众为由,指责她让位乃是人心所向:“所以,老祖三思,若小王能荣登门主之位,不仅可以让老祖翻阅我唐手流历代先人所遗留的千古秘典。而且,王

    家一脉,如我韩家一样成为世代王族。”

    为了拉笼王一鸣,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唐手流的内部纷争,韩俊杰此刻终于开出了条件,想要利诱张横。

    “哈哈,韩王爷此事休谈,我唐手流以忠义立本,仁川山脉之名老夫可还没忘记。”

    张横大袖一甩,愤然拒绝。

    不管韩俊杰的条件是否属真,就凭张横与李佳楠的关系,他也绝无可能判变她。

    更何况,张横就根本不信韩俊杰所谓的承诺。气氛陡地一僵,场中所有人的脸色刹那变得凝重无比。韩俊杰提出这样的条件,张横断然拒绝。双方已是没有了缓和的余地,两人非友是敌,这已然成了定局。现在的问题在于,是不是这位年青的韩王爷

    ,会不会当场翻脸。趁现在张横人单势弱之际,先搏杀这个大敌。

    刷!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韩俊杰身上,一个个气势也轰然高涨。只要韩俊杰一声令下,所有人会全力以赴,当场搏击张横。对这位转世的老祖,大家心中确实也充满了忌惮。

    “哼!”

    张横冷哼一声,他来此赴宴,自然早就想到,宴非好宴,那能没有做好准备。

    事情既然到了如今,他也不准备善了。

    “哈哈,好个仁川,好一个兄弟。”

    眼看一言不和,大战即将爆发。这个时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韩俊杰,陡地哈哈大笑起来:“既然如此,那小王倒是要看看,你王一鸣老祖,是如何把这仁川看为根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