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酷

    莫沙怨毒地望着张横,请求颜彦把张横这个伤害他的敌人杀死。

    “莫沙王子,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但是,让他大跌眼睛的事发生了,颜彦微微摇头,却是朝张横笑道:“张横,刚才多亏你手下留情,否则,这次我真的无法向尼西雅皇后交待。”

    说着,又转向莫沙:“莫沙王子,你还不快上前谢过张先生先前手下留情之恩!”

    “呃,圣母,你,我……”

    莫沙这回是真的惊呆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最大的倚仗莲花圣母,竟然象是与伤害自己的人是一伙的。此刻,竟然还要他向对方谢恩,这是哪跟哪啊!

    “怎么,莫沙王子不信本座的话?”

    颜彦俏脸陡地沉了下来,身上也猛然笼罩了一层神圣的气息。

    这一刻,她那里还有先前的亲切,已然恢复了当初身为莲花圣母的威严。

    “好的,圣母!”

    莫沙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不过,终于,他咬了咬牙,还是服从了颜彦的意志。

    曾经莲花圣母如神灵般的威严,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魔灭的印象。从骨子里,他对颜彦就充满了崇敬。看到圣母似乎真的生气了,他还真不敢违背她的意愿。

    “张先生,多谢您刚才手下留情。”

    莫沙转过身,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张横鞠了一躬,很是免强地道。

    “哼!”

    张横那里会理会他,冷哼一声,算是接受了。

    “啊,蕾蕾,这就是你男朋友吗?”

    这时,退得老远,缩在一起的女生们,总算回过了神来。刚才的情形,她们全部看在了眼里,只是震摄于张横那强悍的出手,把大家心目中可怕的莫沙,如稻草一样抡,又象垃圾一样丢,却是把她们完全给震憾了。

    现在看到不可一世的莫沙成了瘟孙子,她们顿时欢呼着围了过来,一个个上上下下打量着张横,眼睛里都冒出了点点的星星。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心中明白,要是自己被这伙女生给缠上,估计接下来就是自寻烦恼了。所以,他很是装酷地哼了一声,就向艾尔莎白那边走去。

    此时此刻,艾尔莎白满脸的凝重,正施展圣光治疗术,给昏迷的威尔疗伤。

    只是,威尔的伤势看来有些严重,一时半会的,并不见什么效用。

    “我有疗伤的灵丹!”

    张横蹙了蹙眉,拿出了一个玉**,交给了艾尔莎白:“先试试看,也省得你浪费体力。”

    “嗯!”

    艾尔莎白感激地点头,接过了玉**。

    果然,服下了三粒灵丹,威尔的眼皮动了一下,不一会儿,已是苏醒过来。当他看到身边的艾尔莎白,顿时喜形于色:“巫妖大人,竟然是您来了。”

    艾尔莎白在教庭的地位非常高,乃是与十二红衣主教同级别的大人物。所以,看到竟然是艾尔莎白亲自到来,确实是出乎了威尔的意外。

    “嗯,这次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尔莎白也不多废话,开口问道。

    “呃,巫妖大人,这得问莫沙,事情全部是他搞出来的。”

    威尔愤愤地道,目光愤然地望向了莫沙。

    此刻,莫沙正与颜彦低声交流着,神情阴晴不定。

    “怎么,莫沙王子,难道还不信任本座?”

    颜彦的神情一肃,素手一翻,掌心已是多了一枚钻戒:“这是尼西雅皇后的天星戒,相信你也认识,这是你父皇送予她的结婚戒指,也是她做为皇后的信物。”

    “她这次委托本座前来寻找你,怕你会有什么置疑。所以把这枚天星戒交给本座。”

    颜彦语气变得严厉起来:“莫沙王子现在可信了本座?”

    “嗨嗨嗨!”

    被颜彦凌厉的目光逼视,莫沙王子不禁咳嗽几声,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圣母误会了,我怎么会不信您。”

    说着,话锋一转:“既然圣母是母后所邀,我自然不会隐瞒您。”

    “圣母也知道,我从小接受诸神复活的精心培育。因为我的努力,还被选为了圣子的候选人。”

    莫沙开始说起了事情的原由:“只是,圣子候选人人数有十三个之多,我排在十二,其实机会并不大。而且,一众圣子间相互猜忌,又各自防犯,彼此间明争暗斗很厉害。”

    “圣母也知道我性格懒散,根本不愿卷入这样的竞争。”

    莫沙眼中闪过了一抹让人无法觉察的狡黠之色:“所以,我找了个机会,离开了基地,前往华夏的一所大学读书,目的就是为了能清净一下,离开是非之地。”

    “是吗?”

    颜彦淡淡地道。

    “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相信圣母也可以查到我在华夏的所作所为。”

    莫沙一脸的坚定。

    “那王子为什么会与你的同学一起,进入此地?”

    颜彦问出了问题的关键。她可不信,莫沙只是因为旅游,无意进入了此处。

    “这正是我要向圣母接下来说的事情了。”

    莫沙无奈地道:“我虽然克意避开派内的是非。但是,世事无常,还真是让人难以预料。我在华夏的时候,无意中在古玩市场,遇到了一个人。他见我是个老外,就把一卷写满了看起来象是国外某种文字的地图暗暗给我看。说是从一处古墓中挖出来的,只是上面是洋文,在国内根本找不到买主。所以想兜售给老外。”

    莫沙继续道:“他问我是否感兴趣。”

    “我本来没什么想法。但看到地图上的文字竟然是古西尔腊的文字,就动了心。”

    莫沙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后来,与那人讨价还价,终于以一万美元买下了那幅地图。”

    “这处地方就是地图上所记载?”

    颜彦半信半疑。

    “是的,圣母,买下那地图后,我非常好奇,后来经过仔细的研究,竟然发现它与我曾经去过的爱尔凯伦岛的神山非常符合。”

    “所以,这次趁我们班里同学一起来爱尔凯伦岛旅游的机会,想看看地图上所透露的信息是不是真的。”

    说到这里,莫沙脸现苦笑:“那知,我们就这么西里糊涂地进入了这里。同学们直到现在,还都怀疑我,是我故意带他们进来的。”

    “是吗?你真的是无意中才来到了这里?”

    颜彦脸现狐疑,美眸中透出了一抹犀利之色,紧紧地瞪在了莫沙的脸上。

    “是的,圣母,我岂敢骗您。尤其您是受母后之托,代她问话,我更加不会说谎了。”

    莫沙一本正经地道。

    “嗯,这事本与本座无关。”

    颜彦也不好太逼他,微微点头。

    两人的对话,虽然是压低了声音。但是,却被一边的张横和艾尔莎白全部听在了耳里。尤其是颜彦故意放水,并没有把莫沙拉到旁边无人处说话,更是给两人提供了机会。

    “真是如此吗?”

    张横和艾尔莎白互望一眼,心中却是疑虑重重。对于莫沙王子所说的话,他们确实是半信半疑。貌似他得到那张纪录了神山秘密的地图,也实在是太巧合了点。

    微一沉吟,张横把心中的几个疑问传音给了颜彦。

    “对了,莫沙王子,刚才本座看到你一脸凶相地逼迫你的几位女同学,你这是要干什么?”

    颜彦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口向莫沙问道。

    “呃,这个!”

    莫沙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王子有难言之隐?”

    颜彦目光一凛。

    “不,圣母,这倒不是什么难言之隐,只是我心中有愧。”

    莫沙叹了口气:“我在地图旁边的文字中,看到了一些说明,说是要进入神山真正的隐秘处,需要一些特殊的东西。其中就有巴卡阿米族之人的鲜血。据说,只有这一族之族人的鲜血,才可以打开进入神山上神王殿的第一道门。”

    “哦!巴卡阿米族人的鲜血?”

    颜彦心头一震。她可是在路上的时候,看到过露斯这位巴卡阿米族人的奇特表现。尤其是她用鲜血孵化火焰虫,确实是无比的神奇。

    此刻听到莫沙也提到巴卡阿米族人的鲜血,心中确实是又惊又疑。

    “是的,圣母,你也许不知道巴卡阿米族人吧!”

    莫沙还以为颜彦疑惑的是这个,连忙解释了什么是巴卡阿米族人,最后又叹了口气道:“可是,巴卡阿米族人近乎绝迹,我曾费了不少的心思,想寻找巴卡阿米族人,都是无果而终。据一些暗地里流传的消息,巴卡阿米族人经历了这么多年,也许早就已然灭族了。即使是还存有极少数的族人,也都躲入深山老林,过着他们封闭的生活,与外界几乎是与世隔绝,要想找到他们,谈何容易。”

    “正是因为找不到巴卡阿米族人,所以,对于地图上所记载的东西,我也是没什么多大的兴趣。如果不是这次机缘巧合,同学们提议来这里旅游,到了迎宾门那儿,突然想起了地图上的事,这才忍不住想上前看看,印证地图上所记载是否是真的。”

    莫沙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道:“那知,就这么西里糊涂地进入到了这里。之后,因为进来的门户已消失,根本不可能从原路返回。所以,也就只好硬着头皮,带大家一路向前。幸好,总算带大家来到了这里。”

    “至于刚才,就是因为发现,神王殿果然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屏蔽。这才猛然记起地图上所说,神王殿需要用巴卡阿米族人的鲜血来打开。可我哪里去找巴卡阿米族的人?”

    莫沙满脸苦涩地望了望那座如水纹般荡漾的神王殿,又是叹了口气:“就在我束手无措的时候,突然发现我们班里的赵丽萍小姐,她身上的血液异于常人。于是就在想,是不是可以用她的血,来替代巴卡阿米族人的鲜血。所以,才会引起刚才不愉快的冲突。”

    “这小子在这事上倒是没有说谎!”

    正在凝神暗自偷听的张横,不禁微微蹙眉。他先前已从小蕾那里知道,双方发生冲突的原因,与现在莫沙所说相符,就是因为莫沙要取赵丽萍身上的血。从这一情况来看,他似乎并不象在说谎。

    那么,这家伙所说的话,真的可以相信吗?他真的会吐露他的隐秘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