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柔柔女儿心

    张横确实是被震惊了。此时此刻,在山峰的山顶上,呈现出了一幕怪异的情形。

    正是夕阳西斜的时候,余辉洒在山顶的一座宫宇上,它的外面象是有一层水汽形成的波纹,把四周的情形,全部折射向了天空,在天际的云层中,投影出了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就象是放电影一样。

    “哈哈哈!”

    莫沙一步步逼向韩冰蕾参扶的赵丽萍,眸中闪烁着极度兴奋的光芒。

    “莫沙,你疯了吗?你想对小丽干什么?”

    韩冰蕾厉声喝道,身形已挡在了赵丽萍的面前。

    “韩冰蕾,我的事与你无关,我也不想对小丽干什么,只要小丽奉献点血出来就行。”

    莫沙终于有所冷静下来,神情一凛道。

    “为什么?你要小丽的血干什么?”

    韩冰蕾那肯信他,丝毫没有退让。

    “哈哈,你们知道吗?我为什么要带你们一起进入此地?”

    莫沙不答反笑,顾自说道:“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小丽身上所流的血液,与众不同,也许能帮我打开这里的一道门户。嘿嘿,否则,你还以为我有毛病,带你们八名女生这么大的累赘,穿越三层恶魔地狱。”

    “什么?你竟然是为了小丽身上的血?”

    韩冰蕾娇躯一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不过,她心中却已是隐隐的感觉到,莫沙似乎说的是实话。

    韩冰蕾自然不能与普通女孩子相比,与张横接触了那么久,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普通人所无可匹及的玄门世界。

    因此,自莫沙和威尔表现出他们特殊的能力后,他就明白,莫沙和威尔都是西方世界的玄门中人。而玄门修练者,会需要一些西奇古怪的东西,是最常见的事。莫沙要小丽身上的血,开启一扇什么门户,似乎也并不算出格。

    “你要她多少血?”

    韩冰蕾下意识地问道。

    “哈哈,这个我可不能确定,只要能够我画一幅神图的血量就行。”

    莫沙哈哈笑道。他现在反尔一点不着急了。对他有所威胁的威尔,已然被他击倒,昏死了过去。眼前剩下的八个华夏女生,在他眼里,无非就如同是一群绵羊,是任由他摆布。

    “什么神图?”

    韩冰蕾一怔。但是,她立刻似是明白了什么,俏脸变色:“是不是你前几天一直在弄的那些鬼画符?”

    “哈哈,韩冰蕾,你猜的不错,那就是神图。本来我还无法推演出打开神王殿的门户,但是,半路上祭台的那些神留下的神柱,让我终于参透了其中的奥妙。现在,我就只缺小丽身上的血,绘制出神图,就可以进入神王殿了。”

    莫沙激动之极。此刻,他也无须在这群普通女生面前隐瞒,把他最得意的事当着大家都说了出来。他需要有人倾听,更需要有人能知道他莫沙王子的英明伟大。

    “不,你会让小丽身上的血流尽的,你绝不能这样做。”

    明白了莫沙的意图,韩冰蕾心头大震,厉声娇喝:“你难道想杀死小丽吗?”

    “哈哈,能接受神的恩赐,死几个人又算什么?”

    莫沙神情陡地变得阴冷起来,眼眸里也射出了狠毒的光芒:“韩冰蕾,你别挡着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莫沙再次变脸,一边说着,陡然跨步,向韩冰蕾逼去。

    “畜生!”

    张横在天空的那片投影中,看到的就是这幕情形,他顿时目眦欲裂。虽然投影没有声音,但张横已然确定,此刻小蕾是受到了那个老外的威胁。

    “小蕾,我来了!”

    张横一声厉喝,身形已如同是离弦之箭,就朝着山峰,向上狂奔而去。

    “莫沙!是莫沙!”

    正是时,颜彦也看到了天空中的那片投影,不由娇躯剧震,惊呼出声。续尔,她身形一闪,也如一阵风般,刹那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场中众人大哗,他们自然也是看到了天空中出现的影像。只是,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张横和莲彦已冲上了山去。

    正当大家还西里糊涂的时候,另一声娇呼再次响起。

    “阿,威尔,威尔受伤了!”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里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她的全身陡然蒸腾起了一层圣洁的光辉,下一刻,她已如同一道流光,直射向山上。

    “不,不要,莫沙,你冷静冷静,我们同学几年,你难道就不念这份友谊,一定要伤害小丽吗?”

    韩冰蕾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一边竭力地劝说着,希望莫沙能念在同学之谊的份上。

    “哈哈,韩冰蕾,你以为我喜欢那什劳子的中外史研究吗?”

    莫沙冷笑:“我无非是为了找到更多的线索,才会来华夏读那些东西。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了,你却要我放弃,你以为可能吗?”

    “滚!”

    莫沙已是有些不耐烦,陡然厉喝,手中金点暗闪,猛地抓向了韩冰蕾,他要把这个阻挡自己的女生,象麻袋一样丢开。

    “滚,畜生!”

    然而,他的手还没抓到韩冰蕾身上,陡然空中一声暴喝响起。与此同时,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如同是排山倒海般向他涌来。

    “啊!”

    莫沙大骇,他只觉眼前银光暴耀,几乎失去所有的感观。那股澎湃的巨力,已让他呼吸窒堵。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陡地一轻,就象是藤云驾雾一般,竟然被人抡了起来,嗡嗡嗡地在空中转起了圈。

    莫沙这回是吓得魂儿都没了,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喊:“啊,什么人?”

    “不,张横,手下留情!”

    正是时,一个女子的娇喝传来,一道人影,如飞而至。

    来的自然就是颜彦,当看到天空的投影,颜彦就暗叫不妙。她立刻认出了韩冰蕾,那是张横在江南省时,就关系无比密切的一位红颜知己。

    现在,莫沙竟然对她意欲不利,这岂不是自寻死路?

    一念及此,颜彦急得额上细汗都出来了,所以这才不顾一切地赶了上来,就在张横出手对付莫沙的紧急一刻,及时发出了请求。

    此时此刻,莫沙的情形确实是狼狈不堪。他被张横拎住了后脖,整个人就象是稻草一样,被张横抡起。

    张横恨这老外逼迫小蕾,他那里还管这家伙是什么王子不王子,把莫沙抡到空中,准备把他摔个筋断骨折,也算是给他一点教训。

    怦!

    莫沙被张横抡了三四圈,终于被丢垃圾一样丢到了山地上。

    “啊哟,我的妈啊!”

    莫沙痛得哭爹喊娘,整个人象是散了架似的,全身酸麻,哪里还站得起来。

    刚刚赶到的颜彦却是总算松了口气,知道张横在听到自己的请求后,最终还是留手放过了莫沙。否则,现在莫沙岂会这么好过,至少全身的骨头有大半会折断。

    “张横,是你!”

    这时,韩冰蕾也回过了神来,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威风凛凛的张横。她顿时娇躯狂颤,惊呼一声,向张横扑了过来:“张横,张横,我知道你会来的,你终于来了……”

    韩冰蕾语无伦次,身形扑入张横的怀里,眼泪更是禁不住流了下来。

    这段时间来,为了鼓励身边的几位女同学,韩冰蕾表现的非常的坚强。此刻,看到了张横,看到了自己最思念的人,她那层坚强的外壳终于软化下来,暴露出了她女儿家心中的软弱。

    韩冰蕾伏在张横怀里又哭又笑,张横的心却是阵阵的刺疼。他轻轻地爱抚着小蕾的柔背:“小蕾,没事了,再也不会有事了,我来了,小蕾。”

    “嗯,张横!”

    韩冰蕾点头,张横是她最大的倚仗,也是她的依靠。扑入张横宽厚的怀里,她所有的担心,害怕,惊虑,已烟消云散。她相信,眼前的男人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

    “你,你,你是什么人?”

    此时,莫沙总算缓过了气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你怎么能进入这里?”

    莫沙是真的惊呆了,他就算长三个脑袋,也不会想到,竟然有人能打开那道暗门,进入此处。刚才更是几乎把他摔死。

    要知道,为了那道暗门,他可是化费了无数的心思。不仅动用他们家族皇室的力量,而且也耗尽了大量的财力人力和物力,甚至不惜孤身前往华夏,去研读那枯燥的中外古史。最终,黄天不负苦心人,总算让他获得了有关的信息。

    之后,莫沙更是周密计划,为了要利用小丽身上的血液,不惜把整班同学都骗到了爱尔凯伦,并进入了最终的目的地。就在他以为一切即将成功,所有事物都在他掌握中时,眼前突然横空出现一个陌生人,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惊骇莫名?

    “莫沙王子!”

    颜彦突然开口叫道。

    “啊!”

    莫沙一惊,猛然转头,当他看清站在身后的是颜彦时,顿时惊喜若狂:“圣母,您也来了?”

    陡地,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再次转身,脸上现出了狰狞之色,手指指住了张横:“圣母,他想伤害我,快,杀了这小子。”

    莲花圣母教与皇室交往多年,莫沙自然清楚莲花圣母的力量。此刻见到颜彦,心中狂喜,这可是他最强大的后援,也是他的一张王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