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采花贼

    “竟然是东方天机盟的孙保密孙天王?”

    看到场中的情形,各自隐匿在一边的众人,尽皆无比的震惊。

    做为同是各域的天王,他们自然是都认识孙保密。只是,众人怎么也没想到,此刻的孙保密,状若疯狂,正对着面前的一堵山壁拼命地攻击。

    一时间,冯德润和黄水原等人,全部震呆在当场,他们怎么也弄不清楚,孙保密这是在干什么?

    不过,疑团很快就解开了,只听到孙保密一边狂砸山壁,一边却是歇斯底里地怒吼:“尤那采花贼,你虏掠了阿紫,还不快放了她。否则,老子今天一定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孙保密现在确实是要癫狂了,起初被眼前的山壁所阻挡,他也一时束手无策。

    但是,当他愤怒地向山壁抽了一鞭,这才猛然发现,这道山壁根本不是什么山壁,而是一道法器。他的长鞭可也是件极其厉害的兵刃,抽在山壁上,竟然连点石头碴子都没掉下来,仿佛是金铁之物。

    孙保密刹那醒悟,眼前的这东西,绝对就是对方布置在此,用来阻挡他追蹑的障碍物。

    一念及此,孙保密怒不可歇,立刻挥起长鞭,没命地向山壁发出了攻击,这才发出了如此声势浩大的声响,引来了冯德润等人。

    “什么?采花贼?”

    四周听到这阵怒吼的人,不禁个个剧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孙保密竟然是在追采花贼。这让大家都有些迷糊了。

    此处明明是张横藏身的所在,怎么现在成了彩花贼的窝点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虽然这些人都恨张横,但对张横的品性还是都有所了解,若他是采花贼,众人还真没有一个相信的。

    一时间,他们注意力,也全都更加的集中。他们都想看看,这道山壁后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形,是不是张横真的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

    “哈哈,姓张的,你也会有今天。”

    一边的李孔亮和严媚儿互望一眼,已然是明白了孙保密所说的采花贼是什么意思了。

    两人本是事情的始作俑者,虽然没看到张横与紫灵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想象一下,红粉夺魂兜的变态,就能明白,张横若给紫灵疗毒,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如果当时正好被孙保密看到,不把张横当成采花贼,那才叫见鬼。

    问题在于:这事还是跳入黄河都洗不清。张横就算浑身长满了嘴,也无法向别人解释。更何况,紫灵的身份也非常的特殊,做为东方一域的第一美女,岂能被外人受辱。

    一念及此,李孔亮差点仰天狂笑。有了这污点,这回张横算是毁了。而且,采花贼不仅在俗世最被人痛恨。在玄学界,更是大忌。一般任何门派对彩花贼的惩罚,也是最为严厉,通常情况下,大多就是直接处死。

    想到这些,李孔亮简直血液都要亢奋起来,暗自寻思,这回张横是绝对逃不过这一劫了。不管其他,只要孙保密这个证人在,张横就是一个不折不叩的采花贼,人人得尔诛之。

    轰隆隆,轰隆隆!

    山河屏风剧烈地摇晃起来,孙保密的攻击,一浪高过一浪,一波急于一波,眼看山河屏风就要被摧毁。

    “这回是真的遭了!”

    张横暗暗叫苦,自己精心布置的疗伤之地,他是做梦都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人找到,而且马上就要被攻破,这确实是让张横惊怒交加。

    可是,问题在于: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行动。刚刚把功德光环的力量,注入紫灵的体内。

    她身体里的那张血,立刻产生了强烈的反应。血刹那爆发出粉红色的艳芒,似是要把紫灵整个人焚炼。

    张横大惊,不得不把功德光环神秘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输向紫灵。

    嗤嗤嗤异响大作,鲜艳如血的红粉烟雾,在紫灵全身暴腾,转眼间已把张横和她包裹在了一起。

    紫灵的娇躯也如同是蛇一样扭动起来,仿佛要把自己挤入张横的身体里。体内受红粉艳毒和功德光环两种力量的炙烤,紫灵几乎是要爆炸了,痛彻心肺的痛楚,夹杂着某种异样的亢奋,让紫灵完全处于了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但是,她的心中仍在呼唤着大坏蛋,如今唯一的心念,那就是要跟大坏蛋在一起,再也不想离开他。

    张横心急如焚。他自然明白,在这样的状态下,自己的功德光环的力量,一旦无法压抑住紫灵体内的媚毒。结果只有一个,紫灵会立刻受欲火焚燃而化为灰灰。

    所以,他也管不了其他,拼命地输送功德光环之力,尽其所能地为紫灵疗毒。

    轰隆,咔喇喇!

    一阵惊心动魄的声响响起,山河屏风终于经受不住孙保密的猛烈攻击,轰地化为一道流光,没入了张横衣袖里。所有人也总算看到了山壁后的情形。

    此时此刻,张横紧紧地拥着紫灵,两人的情形,实在是不堪之极。紫灵整个人挤在张横的怀里,娇躯死死地缠住了张横的身体。

    再看紫灵,俏脸赤红,身体剧烈地扭曲着,粗粗的娇喘,让人心神发颤。

    这样的情形,只要是经历过人事的,那一个看不出来,现在的两人正处于什么样的状况里。

    “啊,竟然真有采花贼!”

    四周响起了冯德润以及黄水原的怒喝声。

    原本两人还准备在暗中找到张横,不过,看到了张横此刻的模样,两人立刻意识到,现在他们根本不用再隐匿什么了。

    张横成了一个真正的采花贼,这已是所有人的公敌,人人可以得尔诛之。

    所以,如今当场现形,不管先前与张横有什么恩怨,此刻完全不必有所顾忌,任何人都可以直接向张横出手。无论谁杀了张横,都是无罪反尔有功。

    所以,冯德润和黄水原两人,根本再无顾忌,立刻现出了身来。

    “呃,是冯兄和黄兄两位天王!”

    孙保密一怔,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追蹑采花贼,后面竟然有两位天王在暗中跟来。

    不过,刹那的愣怔,孙保密却也没功夫与两人详谈,一声怒喝,身形已向前面的张横扑了过去。

    身在空中,手中长鞭已然化为一道黑色闪电,嗤啦啦地就朝张横兜头盖脑地抽了过去。

    “哈哈,孙天王,在下玄武门李孔亮,这个采花贼,人人得尔诛之。”

    旁边响起了李孔亮的声音,他此刻正气凛然,一副侠义之士的表现。他和冯德润以及黄水原的想法一样,那就是要坐实张横是彩花贼的这个名头。

    不仅如此,他是恨不得啖张横之肉,此刻见孙保密已然出手,自然也是要插上一杠,手中陡地多出了两个奇异的双环,就朝张横呜呜呜呼啸着,直击张横胸口。

    “咯咯,阿亮哥哥,媚儿助你一把。”

    旁边响起了严媚儿的娇笑,她那里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当然要好好地帮她的阿亮哥哥出一口恶气。

    在场的这么多人中,看起来严媚儿修为最低,甚至连四品都还没突破。但是,若论阴毒,却是以她为最。尤其是她身上的三件红粉魔女的至宝,更是让人防不胜防,甚至连四品的超级强者,也会一不留意,中了她的道。

    她自然是看出来了,现在紫灵体内的红粉夺魂兜的威力已发挥到了极至,已把张横和紫灵两人,弄得焦头烂额。随时会被媚毒淹没。但是,她还感觉不够,准备再加把劲,让还处于清醒的张横,也象紫灵一样陷入迷乱。到时,真正的好戏才算是上场了。

    心中想着,严媚儿眼眸中闪过了一抹狠色,手指一弹,一缕红线,无声无息地就朝张横射了过去:“咯咯,采花的小贼,老娘就送你一程。”

    严媚儿娇笑,神情却已是一片杀气腾腾。

    “操!”

    张横终于爆了粗口,他还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些人一下子给冠了个采花贼的名头。

    问题在于,这些人个个身份不凡,除李孔亮是位恩子外,其他人竟然全是天王。以几人的身份,要想洗脱这个采花贼的名头,还真的只怕跳入黄河都有困难。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逃离这里,以免被这些人包了饺子。

    “瞬间挪移!”

    张横低喝,身上顿时腾起了一圈墨绿色的光芒。他准备用挪移神通,离开此地。

    但是,神通一开启,张横的身形陡然剧震,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这怎么可能,竟然是禁空。”

    张横确实是被震惊了,他突然发现,身周的空间,出现了奇异的扭曲,自己的瞬间挪移,却在启动的刹那,失去了进入异空间的能力。

    这也就是说,张横身周的空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禁制,根本无法靠瞬间挪移离开。

    这样的事实,还是张横自获得瞬间挪移这项神通以来,第一次发生。

    “哈哈,小子,你还有什么本领,尽管使来。”

    一直没有动手的冯德润哈哈大笑,老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冯德润可不象孙保密和黄水原他们,他可是老牌的天王了,百多年的经历,自然是藏着拽着许多宝贝。而且,在决定要向张横报复之前,也早就对张横经过详细的调查,对张横的手段知之甚详。

    刚才的禁空行为,正是他所为,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张横强行留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