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派出太史慈、甘宁、典韦三人,迅赢下鲜卑巫神挑战第一轮的三场单挑比斗,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按照五局三胜的原则,杨锐、公孙瓒联军一方也在第一轮中顺利胜出,整个过程甚至仅仅用了一刻钟多一点的时间而已。

    对此情形,一旁的公孙瓒也是暗自心惊和羡慕,惊叹于杨锐几名部众所表现出来的惊人实力,羡慕其部众势力当中却是没有如此强力的人物。

    饶是如此,杨锐也没有任何的放松,第一轮用时虽然非常少,但是接下来的第二轮、第三轮却并不像第一轮单挑这般简单了,耗费的时间必然也要长出不少来。

    “系统提示:尊敬的玩家烈阳,鲜卑巫神挑战将进行第二轮,鲜卑一方选择万人对战模式,选派人数上限为2oooo名,其中将领人数不得过5名。

    请您在5min之内选定参与人员名单,双方万人对战过程当中以另外一方主动投降、被击溃或者被歼灭作为取胜条件。任何一方取胜之前,参与单挑人员生死不论……”

    鲜卑巫神挑战进入第二轮,形式上仍然与乌桓圣王挑战十分类似,依旧是选派一定数量的部众上前对决,只不过这一次数量上生了一些改变而已。 `

    其中将领的选派人数仍然是5人的上限,而部众选派人数则扩大到了2万人的规模,其余方面几乎与圣王挑战之时并无差别。

    只不过人数生变化之后,在兵种的选择和配合上就有了更多的搭配余地,所用战术、战法上也有了更多的选择。

    杨锐自然是看出了这一点,不过并没有因此而做过多的考虑,仍旧是直接选取了公孙瓒的2oooo名白马义从参战,仅仅在将领方面做了一些个改变而已。

    面对同样擅长轻骑兵的鲜卑来说,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无疑是对战轻骑兵的最佳选择,而且有着公孙瓒的专属特殊增益,白马义从可以说是联军骑战方面的最强战力了。

    在这一点上。即使杨锐所带的重骑兵也无法与白马义从相比,而陷阵营对战骑兵则先天上吃着一些亏,效率上恐怕也比不上白马义从。

    白马义从出场,公孙瓒自然被选为五名将领之一。而剩余的四名将领杨锐则选择了高顺、太史慈、典韦以及裴连娜,其中裴连娜是主动要求上场的。

    在乌桓圣王挑战当中,杨锐并未让裴烈娜、裴连娜两位楼兰公主参与,一直让她们呆在了天空之城内,而本次面对鲜卑的时候。`杨锐却是在两人主动要求下让其参与了进来。

    杨锐经历过乌桓圣王挑战,对于相关挑战的烈度也已经有所了解,类比之下杨锐认为能够周全两人,这才允许二人参与了进来。

    至于裴连娜主动要求参与第二环节比斗,杨锐本来是不准备答应的,不过裴连娜毛遂自荐地指出,她可以很好地契合公孙瓒的白马义从部众,再加上还有其姐姐裴烈娜的认可,杨锐这才答应了下来。

    裴烈娜的性格和判断,也是杨锐会答应下裴连娜的一个原因。

    至于杨锐选择高顺、太史慈、于禁。则是因为几人的辅助绝技较为强力,在叠加程度上效果是最为优良的,本身战力也是最高的几人。

    再者楼兰公主裴连娜本人也是一名武将,只是没被杨锐计算在内罢了,杨锐判定高顺、太史慈、于禁三人应该足可以弥补裴连娜的战力不足了。

    其实杨锐认为无论是乌桓圣王挑战,还是鲜卑巫神挑战,第二轮的设置都是有些鸡肋的感觉,即使意外输掉了第二轮,或许也并不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

    杨锐唯一顾虑的是,万一输掉了其中的一轮。就会导致族群最终归降之类的前提条件不足,或者是直接被系统判定为挑战失败,否则的话杨锐为了节省时间甚至有一瞬间都考虑过直接放弃其中一轮。

    也幸而杨锐并没有那般去做,圣王挑战也好。巫神挑战也罢,还包括匈奴天战在内,其实系统的前提设定便是某族群处于危急的时刻,只要其能够胜出一轮就真得判定挑战结束了!

    “叮铃铃,叮叮叮……”

    却说裴连娜上场之后的表现却是出乎了杨锐的预料,其摇晃两手手腕佩饰所施展的辅助绝技。出一阵阵悦耳的声响,竟是让己方坐骑胸前直接锐化出了一只独角!

    这支独角足有三尺多长,犹如实质、通体银白、熠熠夺目,不啻于为每一骑都加装了一柄长枪!

    同时每一匹白马义从坐骑都嘶鸣阵阵,蹄踏地面不停,还未冲锋便锋芒毕露,就如士卒大幅陡然提升了士气,一个个摩拳擦掌一般。

    裴连娜的辅助绝技竟然是专门针对骑兵,或者说专门针对战马的!?

    “若是吾楼兰有如此一支雄壮骑兵,匈奴又何足惧也?”

    眼见妹妹的表现,杨锐身边的姐姐裴烈娜也是言道,对于裴连娜的表现连连点头,充满着信任和期望。

    “杀啊……”

    “唏律律……”

    事实也证明两位楼兰公主并非妄尊,当巫神挑战第二轮正式开始,白马义从开始冲锋的一刻,其一匹匹坐骑犹如化身为了一只只下山猛虎一般,以无前的气势冲向了对面的鲜卑轻骑。

    反观鲜卑一方的战马,则似乎直接被压制住了气势,诸多马匹都出现了异常情绪,根本不愿冲锋上前,甚至直接无法被控制了。

    鲜卑这样的北方游牧民族,几乎每个人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骑术不可谓不好,然而这会儿他们别说在骑战上占据优势了,即使连驾驭马匹十分困难了起来。

    “噗!噗!噗……”

    “唏律律律……”

    双方骑兵所处情势各自不同,不过最终还是冲撞到了一起,就听得一阵阵兵器入肉的响动,却大多并非来自马背上的士卒,而是其胯下的马匹。

    是白马义从一众坐骑将胸前锋锐独角刺入对方马匹的声响!(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