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系统提示:尊敬的玩家烈阳,叛军匈奴大军将于2个时辰之后援至,届时将影响鲜卑巫神挑战的进程,请玩家注意。 `c om”

    “系统提示:尊敬的玩家烈阳,叛军西羌大军将于5个时辰之后援至,届时将影响鲜卑巫神挑战的进程,请玩家注意……”

    杨锐选择接受了鲜卑巫神挑战,一个游戏日时间过去,杨锐、公孙瓒联军第一时间进入到了巫神挑战空间内,而这时又有两则系统提示传来。

    巫神挑战还是难以避免地受到了隐藏系统剧情的影响,从系统提示的内容来看,匈奴和西羌叛军将先后干扰到鲜卑巫神挑战的进行。

    西羌叛军倒还罢了,即使到来也需要5个时辰之后了,匈奴叛军却是来得太快,仅仅留给了杨锐2个时辰而已!

    也就是说杨锐必须在2个时辰之内尽量完成鲜卑巫神挑战过程,否则的话则很可能将同时面对匈奴叛军,并很可能同时激匈奴天战!

    面对乌桓圣王挑战的时候,杨锐、公孙瓒联军所花费的时间可不止两三个时辰,鲜卑巫神挑战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要想在2个时辰内结束整个进程困难不小。

    “系统提示:尊敬的玩家烈阳,您已经进入到鲜卑巫神挑战相关模拟地图之内,您所带部卒数量1o63548名,盟军数量5o8546名……

    巫神挑战环节当中,将不能通过任何方法、任何道具对参与人员进行增减,巫神挑战环节当中部众士卒的折损视为正常折损,不能再次带出模拟地图……”

    “……”

    “系统提示:尊敬的玩家烈阳,巫神挑战正式开始,乌鲜卑一方第一轮选择单挑模式,选派的人数为五名,最先赢下其中三场者获得轮胜利……

    请您在5min之内选定参与人员名单,双方单挑过程当中以另外一方认输、被制服或者被击杀作为取胜条件。`任何一方取胜之前,参与单挑人员生死不论……”

    “……”

    进入巫神天战空间之后。杨锐都对应着系统提示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各种选择,以尽量地节省各个环节的时间。

    鲜卑与乌桓不愧相传为同根同源,连其巫神挑战的形式都与乌桓圣王挑战非常类似,从一开始便进入到了单挑环节当中。

    这一次杨锐需要考虑的先便是效率。因而在单挑人选方面杨锐选取了部将当中最强的五人,不仅自己没有再参与其中,甚至连公孙瓒的意见都没有问便做出了选择。

    杨锐选定的五人分别是高顺、太史慈、典韦、于禁、管亥,清一色的都是一级历史名将,应对起名声不显的鲜卑将领来。应该并不困难。`

    而根据此前乌桓圣王挑战的经验,杨锐真正的打算是在三轮之内便解决问题,省去后来的两轮挑战以节省时间,对于高顺几人而言,难度应该同样不大。

    当然了,杨锐此来征讨鲜卑一是为了消除幽州隐患,二则是为了争取鲜卑将领,因而杨锐仍然不忘交代几将,在进行挑战的过程当中要尽量掳取活口。

    “霍啊!”

    “咔嚓!”

    “……”

    在杨锐的特意安排之下,果然一上来第一轮太史慈就以千军劈易之势。先是以手戟甩出,趁着对方忙于应付之际,长戟早已经杀至,鲜卑武将慌乱之中只能将手中长枪横档,不想却被太史慈一击而断。

    太史慈二话不说,趁着对方呆愣的一瞬间早已经策马一错而过,故技重施将敌将给擒拿了过来,前后不过三息时间。

    第一场拿下,轮到鲜卑优先派人上前,杨锐也不等待对方出将再做反应。而是直接将甘宁派上了场。

    按照正常的情形,鲜卑先失一阵,必定会缓上一缓,稳定一下情绪之后再派人上场单挑。一来二去也必定会耽误不少的时间。

    而杨锐先派甘宁上场之后,就将这一过程大大的缩短了。

    “汝等无人矣?比还是不比了?”

    甘宁的一句话更是火上浇油,挑衅的意味十足,这时候如果鲜卑再拖下去,其士气肯定会再次下降,因而鲜卑无法也不能再拖下去。

    “某来会会汝个金玉其外的小贼!”

    鲜卑当中霍然闪出一名大汉。纵马向着场地之中的甘宁而去。

    甘宁的装束习惯在其降服杨锐之后并未有多少改变,仍然是一身锦绣而又吊儿郎当的样子,活动之间全身上下都是锦铃阵阵,故而鲜卑汉子虽然不曾与甘宁谋过面,却一张口便称呼甘宁为小贼。

    “哈?倒要看看汝有何本事了。”

    本来甘宁性格当中也有着一股子不羁的性格,被人呼作“小贼”的情况下倒也浑不在意,反而是更加认真地招呼起了对方。

    鲜卑大汉武力的确不低,不过其无论是武力高低还是灵活度方面显然都比甘宁低了一筹,不出5合该名将领就被甘宁抓住破绽一枪柄击中小腹,登时就要翻身落马。

    而就在此时,甘宁也同时一个腰身下沉,整个身子完全侧出马背的范围,一把将鲜卑将领拉到了座前马背之上,同样将对方生擒。

    甘宁露的这一手比之太史慈还要潇洒不少,最为关键的是几合下来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于是单挑环节前两轮被杨锐、公孙瓒一方轻松拿下。

    “谁来与俺打过?”

    第三轮又轮到杨锐、公孙瓒一方先派人上场,而在甘宁退场之前杨锐就已经做好了安置,就见典韦一带马缰冲到了单挑的场地之中,犹如一堵墙一般大声言道。

    单纯以体格大小而言,典韦比之刚才被甘宁擒拿到手的鲜卑武将还要大出了一圈儿来,鲜卑连输两场的情况下又碰上如此劲敌,好一会儿没有人敢于上场。

    “呼!呼!呼!呼……”

    杨锐、公孙瓒联军部众士卒喝彩不已。

    每轮单挑的应敌时间是有着限制的,鲜卑拖了几息时间之后终于派出了一名将领来,其身修长,看起来也很是灵活,或者鲜卑同样是打着以巧对拙的打算。

    “先吃俺一戟!”

    “咔嚓!噗……”

    然而典韦的实力可不是那名鲜卑大块头所能够比拟的,而且其对手实力也远逊于甘宁,所谓一力降十会,两人刚一交手典韦便一戟斩断了对方长刀,另外一戟则同时将对方坐骑马头斩下,鲜血奔涌。

    战马头颅滚落,背上之人顿时失了平衡,典韦竟然也如算好的一般,将跌落下马的鲜卑将领凌空接取了过来。

    仅仅一合交手,却是典韦将力与巧挥得淋漓尽致。(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