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与公孙瓒所出动骑兵的数量比东部鲜卑中型聚集点的npc数量还要多,因而联军每次骑兵尽出对付鲜卑可谓是轻而易举。`

    并且每次杨锐、公孙瓒联军的伤亡数量都是十分有限的,而公孙瓒白马义从部众因为是专属特殊兵种,即使折损一二也可以再次训练出来弥补上,因此也一直冲在最前方。

    如此一来杨锐部众重骑兵伤亡数量更是微乎其微。

    此时也可以看出专属特殊兵种的好处了,虽然其本身战力与同等阶、同种类普通特殊兵种并无多少差异,不过专属特殊兵种却是可以递补的,即使有所折损也可以再训练一批新兵出来。

    同时专属特殊兵种还可以享受到特定武将的专属加成,在此情况下其战力一般都有着不小的提升。

    这也是杨锐一直比较看重专属特殊兵种的原因所在。

    杨锐、公孙瓒联军稳步地在东部鲜卑区域地带向前推进着,其间鲜卑部族自然是难撄联军锋芒,只不过鲜卑聚集地数量不在少数,而且分布的地面又十分广,也并非一时半会儿就能够收拾完毕的。

    幸而杨锐有着天空之城进行辅助,在寻找东部鲜卑族群以及转移兵力方面都有着很大的便利,为征讨鲜卑大幅度提高了机动性。

    若非如此的情况下,东部鲜卑分布地域广泛暂且不说,仅仅是边塞区域的地形、水草情况,对于任何兵种行军而言都够喝上一壶的。`

    在清理各处鲜卑族群聚集地的过程当中,公孙瓒部众充当了排头兵,独自在先的情况下,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少诸如烧杀抢掠的事情,应该是公孙瓒部众在长期面临外族的情况下所养成的习性。

    对于类似的行为,杨锐最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事,基本上都装作没看见了。

    其实鲜卑族群的物资相对还是比较贫乏的,半天的时间过去,杨锐也拿下了三四处鲜卑聚集地。其中不乏中等规模的存在,然而从聚集地当中搜罗到的各类物资却是十分有限。

    因而公孙瓒部众即使被放纵,其实拿到的物资也并不会太多,其部众更多的其实是在泄一种情绪而已。长期处于边境的他们与外族的恩怨不在少数。

    这也是杨锐没有轻易阻止他们行为的原因,在对外方面杨锐认准的一条就是要强硬,公平和道理都是打出来的!

    公孙瓒部众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行为逻辑,某些时候也算是强硬的一种表现吧,在不影响正常征伐的情况下。杨锐也就没有干涉多少。

    同时对于所获的物资,杨锐则并不看在眼里,顺水人情地也都推给了公孙瓒及其部众。`

    只此两件事情,便使得杨锐在公孙瓒部众之间大受尊崇。

    “野蛮贼子,何敢欺吾族众太甚?!勇士们随吾杀啊……”

    天色即将迟暮之时,杨锐、公孙瓒联军碰到了一次较为像样的反击,对方在十分紧急的情况下,几乎是在瞬间便组织起了七八千人的骑兵队伍,与前方公孙瓒白马义从冲击到了一处。

    而且该处鲜卑部族的部众兵力还在迅汇聚之中,不断地流向参与抵抗的骑兵当中。即使没有任何人进行组织和指挥,这种汇聚却是自而有序。

    显然该处鲜卑部族对类似的情况并不陌生,十分英勇善战。

    “杀!”

    面对突然杀出的数千骑兵,公孙瓒并不在意,挥动白马义从部众直取对方而去,准备在第一时间将其一击而溃。

    杨锐现这边的异常,也是带了程昱以及少量部众士卒一同策马赶了过来,其余部众则仍旧各行其事,向着眼前鲜卑部落聚集点各处杀去。

    “哈啊!”

    “铿!铿!铿……”

    “……”

    当杨锐赶到近前的时候,那名鲜卑将领已是与公孙瓒缠斗在了一起。爆喝连连之下其身手竟然不弱于公孙瓒多少,短时间内两人竟是打了个不相上下。

    杨锐不禁打量起了那名鲜卑将领来,一天时间下来这还是杨锐第一次见到鲜卑的强力将领,自然同样动起了心思。

    鲜卑的情况与乌桓应该差不多。特别是杨锐此前杨锐收服了五名乌桓将领的情况下,对于鲜卑将领的期待自然十分迫切。

    “伯珪!吾来应敌,汝且统领白马义从击杀贼众。”

    杨锐招呼一下之后,已是仗剑杀了上去。

    经过观察,鲜卑将领与公孙瓒交手四五合之后,杨锐已是大体知晓了其实力。这才纵马杀上,并以统领白马义从的说辞支开了公孙瓒。

    公孙瓒于此也并无异议,等杨锐上手之后便撤身退了开来。

    对于杨锐的用意,公孙瓒自然是不难想到,尤其是杨锐此前能够一次获得了五名乌桓将领的归服,也同样大大出乎了公孙瓒的意料,并且公孙瓒也十分眼热。

    只不过公孙瓒向来与边外之地各族有着很深的仇恨,深知杨锐做到的他自己却未必能够做到,因而并没有太过打鲜卑将领的主意。

    同时无论是进伐乌桓还是鲜卑,都是杨锐主动提起并充当主角的,而主要目的却是在帮助公孙瓒扫除后患,由此一点出公孙瓒也不宜与杨锐争抢。

    特别是在杨锐让出了几乎所有的物资所得,仅仅是分走了各类技能书之后,公孙瓒就更加不会再与杨锐争什么了。

    “霍!”

    “铿!铿!铿……”

    “……”

    杨锐贴上眼前鲜卑将领之后,便是一连不住手的连攻,不给对方脱离的机会。

    从鲜卑将领与公孙瓒交手的情况,杨锐早已经看出该鲜卑将领最多也就相当于二级历史名将的实力,杨锐强攻是为了避免其挥出马战的优势来,从而徒增麻烦。

    “唏律律律”

    “……”

    最先承受不住杨锐攻击的还是鲜卑将领的坐骑,有着前面与踏顿的对战,杨锐在攻击鲜卑将领的时候也在留意着对方的马匹,并很快抓住机会一剑砍断了其一条前腿。

    “哐!”

    鲜卑将领的马匹轰然翻倒,其自身也便失去了平衡跌落在地,等到其想要翻身站起,却是被一把长剑抵住了喉咙。(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