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吾乃青州州牧、兖州州牧、渤海王烈阳,想必几位大人若在朝堂之上,应该曾经听说过吾吧?”

    面对杨锐的质问,马车内几人只是不答,杨锐正欲上前将其一一拉出来,随即念头转动,再次出言道。壹看书·1·cc

    此时杨锐的身份早已经不同,放在整个三国文明区域都是十分有影响力的,不过杨锐还未完全习惯使用这种身份而已。

    “烈阳…烈阳?州牧……州牧大人?”

    “……”

    杨锐出现在西北之地太过突兀了一些,毕竟众人皆知其正参与徐州之地的争夺,部众兵力几乎全部都在徐州,不想其本人竟然是出现在了雍州一带,车内马宇、刘诞、种邵震惊的同时也自怀疑。

    “吾等向来仰慕烈阳州牧、渤海王、征西将军、渭南侯大人,不过……敢问大人可有证明身份之证物?”

    马宇、刘诞、种邵三人稍一犹豫,便各自下了马车,以大儒之礼相见,不曾低了杨锐的身份,不过显然他们对于杨锐的身份还有所怀疑,向杨锐索求起了**物。

    三人之中,唯有种邵曾经远远地在朝堂之外看到过杨锐一面,却是并没有看得十分清楚,再加上此时又是夜晚,并不能见人面貌看得如何仔细,因而种邵就更加不可能确定杨锐的身份了。要看书·1书kanshu·cc

    “此乃吾之文书和官印,几位可还有什么什么疑惑么?”

    对于马宇、刘诞、种邵三人的要求,杨锐倒是不以为意,直接将证明身份的文书和官印抛了过去,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在下种邵,忝为谏议大夫之职,拜见烈阳州牧大人。”

    “在下马宇,忝为侍中之职,拜见烈阳州牧大人。”

    “在下刘诞,忝为治书御史之职,拜见烈阳州牧大人。”

    杨锐能够拿出文书和官印等。身份已经确定无疑,马宇、刘诞、种邵相继向杨锐见礼道。

    若是放在平时,马宇、刘诞、种邵三人也算是皇帝跟前走动之人,虽然面见杨锐这种地方大员时身份还差着不少。不过也不必低声下气。

    然而当前汉室集权几乎已经不复存在,州牧之职已经切实地成为了“替天子牧”的实权人物,因而马宇、刘诞、种邵表现出的态度也是恭敬有加。

    “几位大人无须客气,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到吾天空之城内一叙。吾正要了解当今主上的情况,还请几位不吝赐教。”

    杨锐最初现马车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可能会收获一个剧情任务之类的,比如护送、传信等。一看书1·cc

    不过在真正得知了马宇、刘诞、种邵三人的身份之后,杨锐便已经大体清楚这几人的大体处境了,打算也随之生了变化。

    由于史实与演义等相关材料涉及到的资料并不十分详细,杨锐不清楚马宇、刘诞、种邵的真实实力和具备的能耐,倒是这三位身居要职,应该也是上得了台面的历史人物无疑的。

    杨锐此时最为紧缺的便是人才,此时碰上了又怎么能够轻易错过呢?

    马宇、刘诞、种邵听到杨锐的邀请。虽然有些不明就里,并不清楚天空之城是什么样的存在,不过还是犹豫一下便从了杨锐的建议。

    眼下马宇、刘诞、种邵三人已是穷途末路,能够遇上杨锐而不是落在李傕、郭汜的手中,已经算是幸运了,尤其是马宇、刘诞、种邵普遍对杨锐的名望和感观还算认可,这便没有兴起拒绝的念头。

    其实马宇、刘诞、种邵三人当中,也就种邵还算是有些功夫傍身,不过也平常得很,其余两人都是文弱儒生。因而即使三人不愿意听从杨锐的建议,也是没有胆色表现出来的。

    当初马宇、刘诞、种邵三人与刘范一起密谋李傕、郭汜,其中武力最高的便是刘范,不过之前刘范就偷偷跑去统帅益州2o万部众攻击葭萌关了。剩余三人则都是文士型人物。

    “几位大人此去哪里?若是暂时没有别的去处,不若便前往青州、兖州暂住如何?吾可保证诸位不会再受到李傕、郭汜的搅扰?如何?”

    众人进入天空之城内,杨锐也不再避讳什么,直接出言问道。

    在见到马宇、刘诞、种邵三人的时候,杨锐已经猜到了他们是正在逃难的途中,若非遇上自己的情况下。这几人的下场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

    再者既然马宇、刘诞、种邵三人已经进入到了天空之城内,接下来就别想那么容易得离开了,杨锐也就没有必要拐弯抹角了。

    “这……”

    杨锐的话让马宇、刘诞、种邵三人一阵犹豫,最终也没有说出个里表来。

    “三位大人不必多虑,吾自知几位大人此前针对李傕、郭汜之事,此时应该正是事有败露,不知道吾所猜对也不对?”

    看到马宇、刘诞、种邵三人欲言又止的模样,杨锐更加笃定,直接将心中猜测道了出来,弄得三人一阵面面相觑。

    “吾烈阳也曾经受过官家之衣带诏所托,言及李傕、郭汜等人弄权,挟持汉室,损害江河之事,欲要吾登高一呼,起一众诸侯之兵伐之。

    奈何烈阳无能,本身实力便十分欠缺,又受到各种琐事的拖累,而且其他诸侯也各有私心,因而一直未完成官家衣带诏嘱托之事,常常抱憾不已。

    正是由此,吾对三位大人所做之事更加佩服,三位大人以社稷为重,抛生入死,无畏无惧,虽万死而不愧对汉室社稷,正是吾烈阳所愧疚和深深佩服的……”

    杨锐不顾马宇、刘诞、种邵三人的表情,从旁说起了刘协所托衣带诏的事情,间接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顿时使得马宇、刘诞、种邵三人脸色好看了不少。

    实际上杨锐也是有些拿不准马宇、刘诞、种邵三人联络马腾、韩遂讨伐李傕、郭汜的目的,不过场面上的话还是要说到的,不管对方是出于怎样的动机,杨锐所表达的态度都不会被指摘。

    “州牧大人大人谬赞,吾等之事不足一提,倒是州牧忠心可鉴,将来拨乱反正、匡扶社稷,必要大人出手方可……”

    “确也如此……”

    “……”

    听过杨锐之言,马宇、刘诞、种邵果然神色缓和不少,纷纷出言恭维。

    “唉……常狠力不从心矣……

    咦?既如诸位大人乃同道之人,何不来青州、兖州助吾,以早日完成匡扶汉室社稷之重任?”(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