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铿!铿!铿!”

    “吼!吼!吼!”

    “呼…喝……”

    “……”

    黄忠与夏侯惇的交手精彩至极,引起周围士卒们一阵一阵的欢呼、喝彩,双方枪来刀往,一阵阵炫彩的光芒在枪尖和刀锋之上迸射,真可谓是恰逢对手,各有千秋。本文由 。。 首发

    论及两员大将的绝技,虽然不清楚夏侯惇具体的技能名称,不过其一杆长枪却是使得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精巧绝伦的同时也透露着一股子霸绝的气势。

    而黄忠的紫藤棉刀一级战斗绝技,同样是如缠如绵,悱恻难揣,藤蔓一般贴身攀附,挥之不去,似细水绵绵而又无穷无尽,柔软之中带着不可抵挡的刚劲。

    乍一看起来,黄忠与夏侯惇是平分秋色的局面,相互之间的交手也秒到了巅峰,然而只有两人知道,眼下看似花哨多彩的交锋,其实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极为危险的。

    “喝啊!”

    “铿!”

    “……”

    两人十余合过去之后,只听得黄忠一声大喝,刀风瞬间变得犀利无比,泰山压顶的一刀劈下去,虽然被夏侯惇及时架住,但是稍稍留心就会发现,此时夏侯惇的双手虎口之处已是血肉模糊了!

    黄忠的一刀之威力竟然强悍如斯,夏侯惇硬抗一下之后立即便受了伤,一杆长枪险些就要脱手而出。

    而夏侯惇虎口崩裂还只是表面上的,其实此时他的内伤要比外伤还要严重得多,也就是说两人交手10余合之后,黄忠的一刀便将夏侯惇击得惨败。

    夏侯惇强忍着没有吐出一口血来,受伤的同时夏侯惇也是心思电转,很是机巧地借着黄忠的一刀之力策马退后数步,尔后也不搭话,直接掉转马头就向城门的方向疾奔而去,竟是就此败下阵来。

    此时夏侯惇快速落败,也是出乎了杨锐的意料。本来黄忠、夏侯惇两人的实力应该相差不大,有一些野史当中甚至记载黄忠并不是夏侯惇的对手,流传黄忠定军山斩夏侯渊之后,夏侯惇为报仇曾将黄忠直接打下马去!

    当然这种说法并没有史实的明确支持。具体有没有这么一回事情也是说不清楚。

    杨锐一开始对黄忠是有信心的,不过两人交手总共也就10余合就分出了胜负,还是极大地出乎了杨锐的意料,夏侯惇败得也太容易了一些。

    这其中可能由于黄忠正处壮年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夏侯惇实力还未能够达到巅峰状态。不管如何眼前的情形已经说明了一切,败走的夏侯惇已经达到城门处,还差半个身子就要退入城门之中了。

    “嗖!”

    就在此时,一支羽箭却是正直向着夏侯惇的后脑勺而去,速度已是快到了极致,眼见着就要及身入体!

    “噗!”

    就听一声箭支入肉的声响,就连杨锐都以为夏侯惇将要直接被射死了,毕竟此箭去势既快又狠,想来黄忠应该是用上了其天赋绝技——百步穿杨,这一箭完全势不可挡!

    不过眼下的事实却并非杨锐想象的一般。黄忠的羽箭及身之时,夏侯惇也感觉到了脑后的风声,知道是有箭支追了上来,但是想要使用武器磕开却已是来不及,因而条件反射的直接伸手去抓来袭之箭。

    徒手捉箭哪里是那么容易能够做到的,何况这一箭是黄忠百步穿杨绝技顶峰的一击,夏侯惇回头之际,箭支已是到达了其左眼前,夏侯惇的一抓也只是抓住了羽箭的后段,箭头已是无可阻挡的贯入到了其左眼中!

    “呃……”

    中箭的夏侯惇只是微微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身形毫无停留地躲到了城门之内。

    守城的曹操部众士卒顿时哑然,城墙之上的呼喝声戛然而止,形势的转变已经超出了所有守城士卒的意料。

    前一刻他们还在为夏侯惇的高超枪法而欢欣鼓舞,下一刻夏侯惇却是已然败走。并且在入城门之前中了对方一箭,形势可谓急转直下!

    即使是城外杨锐的部众士卒,也被快速变换的战场形势弄得目瞪口呆,停顿良久之后才复又轰然爆发出一阵欢呼。

    “呼!呼!呼!”

    “喝!喝!喝!”

    “……”

    夏侯惇被击败、中箭,不知伤势如何,一时间东城门外的杨锐部众士卒气势如虹。呼喝之声此起彼伏,士气大涨,与守城曹操部众士卒的低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主公!黄忠幸不辱命,只可惜最终还是令敌将逃脱了!”

    黄忠抖擞缰绳,在阵前稍作迂回,便立即回到了后方杨锐的身边,向杨锐一揖道。

    “汉升勇武!此战之后吾自当论功行赏,且退后稍歇。”

    杨锐很是高兴地向黄忠褒扬道。

    “兀那贼将,切勿退却,待吾包扎伤口与汝再战!”

    黄忠就要依言策马退后,却听得城门楼上一声充满怒意的爆喝响起,打眼看去正是前面中箭进城的夏侯惇。

    只见一直羽箭仍旧扎在夏侯惇的左眼之中,其右手手掌又哪里是握住了羽箭,分明便是被羽箭传掌而过,直接与左眼钉在了一起!

    夏侯惇已是败阵中箭而退,众人正疑惑他要如何再战之时,就见其右手用力,直接将羽箭从左眼之中拔了出来,连带着眼球、眼白也一起拔了出来,血淋淋的一团黑白之物,分外渗人!

    众人鸦雀无声,而夏侯惇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接下来他左手抓住箭杆,再一用力将右手手掌也解放了出来,此前血淋淋的黑白一团已是出现在了其右手掌心之中。

    “父精母血,不可弃也!”

    城池上下都在为夏侯惇之举而肉颤不已之时,只见其直接将右手之中的一团填入了嘴中,也不见咀嚼便直接吞下肚吃掉了!

    “滋啦啦……”

    夏侯惇撤下一块甲胄之下的衣襟,往半拉脑袋上一裹,将左眼伤处的血流止住,随即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兀那贼将,吾这便下城与汝再战,定要分出个高低上下,不死不休!”

    周围战场环境完全静谧了下来,配上夏侯惇的一通狂笑,此时的东城门上下被一股怪异的氛围包围着。(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