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杀啊!”

    “杀……”

    “……”

    确定了杨锐大量的部众就在营地之内,虽然参与攻击的先锋部众损伤不小,曹操和吕布心中终于有了底,双双挥动士卒不停地向营地冲击,并没有太过顾忌部众折损的情况。╞┡╡<。

    正面交锋之下,一些个损失其实是不可避免的,在这一点上曹操、吕布其实不必商量也能够达成共识。

    “嗖!嗖!嗖……”

    “吱嘎!吱嘎!吱嘎……”

    “嘭!嘭!嘭……”

    “……”

    只不过曹操、吕布二人却仍然是低估了千机玄甲营的坚固程度,一刻钟时间很快过去,曹、吕部众早已经冲近千机玄甲营附近,短兵相接之下却是没有任何的突破。

    而杨锐营地之内的重型投石机、大型国崩、小型投石车以及众多弓箭手却是一刻也没有停歇,一直在不停的收割着曹、吕两方部众士卒的性命。

    重型投石机抛出的大石一砸就是一大片,大型国崩的实心弹威力同样不可小觑,而相比之下杀伤最多仍然是弓箭手士卒,漫天的箭雨几乎没给对手留下多少空隙,密集地放倒一茬又一茬士卒,割韭菜一般。╪╪┢╪〔[。c《o
    千机玄甲营的形状仿若一颗八角星,边际之处拒马、横杆、挡板却又犬牙相错,营内士卒可通过拒马、横杆、挡板之间留下的空隙自由攻出,而要扯身之时又可以通过挡板上、下留下的翻版直接翻身入营,近身而言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十分方便。

    不过千机玄甲营最为特别的地方可不仅仅如此,在受到攻击之后,千机玄甲营的边沿之处是可以变幻的,当一处边沿受到的攻击强度过大,便可以自动调换出内部的另一处机关作为新的边沿,其内驻守的防御士卒也将随之生转换。

    也就是说,千机玄甲营周围是由大量的小板块组合而成的,每一个板块都可以自身调整。或者与其他板块交换、转移,从而实现防御的转换,使防御士卒避开重点冲击或者随时调换修习。

    同时这种变幻还延伸到了千机玄甲营的大板块,整个千机玄甲营都可以大范围进行转换。若是一方防御面临压力,随时可以调整营地大方向,解决整体防御的问题。

    而这些还只是杨锐能够理解的部分内容,至于千机玄甲营阵法相关的部分,杨锐就没法说得清楚了。只知道营地本身伴随阵法而产生的功能相比结构本身还要多得多。

    就比如本来出于东北角防御的大将,若是西北角出现无法抵御的大将,千机玄甲营本身可以直接将这名大将直接传送过去,使其能够立即接手该敌将的进攻。┞┠═〔[。c(o{m{

    再比如千机玄甲营本身便有分流地方士卒的作用,能够将攻入其中的士卒直接传送到相克的兵种面前,这同样是阵法方面的玄妙运用。

    甚至在士卒空虚或不足的情况之下,千机玄甲营自身都能够单独困敌一段时间,使营地不至于短时间内陷落等等。

    千机玄甲营如此种种神奇之处,也是异域空间中五大王侯势力在不占任何天时、地利的条件之下,能够顶得住金顶山怪物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该阵营落在郭嘉的手中。也恰好能够将其威力完全挥出来,这也正是杨锐此前回援青、兖之时,放心让一干大型玩家组织来防御营地的原因。

    “嗖!嗖!嗖……”

    “吱嘎!吱嘎!吱嘎……”

    “嘭!嘭!嘭……”

    “……”

    莫说是近战方面占不到任何的优势,仅仅是千机玄甲营内各类器械的喷吐,就已经让曹操、吕布两军大感吃不消了。

    “众将士随吾冲!”

    处于千机玄甲营南侧的吕布终于耐不住性子,见到部众士卒始终无法冲开营地,大戟一挥之下就要身先士卒,带兵冲锋向前。

    “主公不可!”

    就在此时,一直跟随吕布身旁的成功却是突然出言阻止道。

    “主公且慢,吾观敌阵错综无序、复杂难明。虽有迷阵掩映,却可以感知到其变化多端,恐怕十分难以相与,主动切勿以身犯险。待吾再行观察一二,确定破阵之策再行总攻不迟……”

    然而陈宫却是没有能够将吕布劝住,吕布自认实力绝,此时恰逢事急,他又怎么可能轻易被说服呢。

    “公台不必多言,为将者自当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攻难拔坚。方能带动众将士士气,此不过一营地耳,又哪来如此多玄机,待吾破来予公台看!”

    说话之间,吕布已是策马冲向了杨锐的千机玄甲营,看其马是准备一跃杀入营地之内的。

    陈宫阻拦不住,望着吕布迅疾而去的背影,只得微微摇头。

    在陈宫看来,吕布猛则猛矣,然而却是太过武断了一些,若是能够再听劝一些就好了。

    殊不知陈宫的认知其实也并不完全正确,吕布所言其实还是有着一些道理的,如果让吕布变作言听计从的类型,倒是失去了其本色所长,倒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当然了,无论是吕布还是陈宫,或者永远都不会有类似的认知,只能说以二者的脾性到在了一起,并非最好的结合罢了。

    且不论吕布与陈宫是否八字相合,却说吕布早已一骑绝尘冲到了千机玄甲营附近,猛然鱼跃而起,就要踏马冲入营内。

    不过就在此时,千机玄甲营却是猛然一个转换,原本是拒马、横栏的位置已是空空如也,而赤兔马将要落下的位置却已是荆棘遍地,饶是赤兔乃马中之龙,就此踏落下去的话也必将受伤不轻。

    不得不说赤兔绝非凡马,只见其于空中硬是一个扭身,本已经腾空无处用力的身躯却是硬生生地横移了数米,借助身上吕布的惯性,将吕布与其自身分别移向了拒马的两侧空地。

    “喝!”

    吕布离了马背之后稳稳站住,探手便是一戟,直将身前两名士卒与阻挡之物尽皆挑飞了起来。

    眼看着吕布身前已是毫无阻拦,此时千机玄甲营又是一阵变幻,蓦地转出一名大将来。

    “喝!”

    “铿!”

    “……”

    此将同样爆喝一声,出手与吕布战在一起,铿铿有力,竟是与吕布不相上下之姿!

    看其手中双戟飞舞,正是留守千机玄甲营的大将典韦!(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