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喝!”

    “喝!”

    “乒…乒… …”

    张合、赵云二人通过身份,便不再更多地搭话,很快战成了一团。

    两人都是一柄长枪在手,武艺也都是非同寻常,虽然路子有所不同,不过乍一交上手之后,便斗了一个伯仲之间,两杆长枪从最初的密集如雨,转瞬便变成了影影绰绰,肉眼都几乎无法把握痕迹了。

    初始之时两人还都不如何在意,随着交手时间的延续,张合与赵云心中也都暗暗有些吃惊,对方的身手却是出乎了各人的预料。

    “乒…乒… …”

    “呼!喝!”

    “呼!喝!”

    “… …”

    如果说最初还心存试探,十余合过后,两人已是开始全力出手,战团中原本密集的枪影更显得虚无缥缈起来,其各自身后所统帅的部众士卒阵中,也爆出山呼喝彩的声响。

    赵云与张合二人都是年轻有为之辈,如此情形之下自然更是各自用心,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用上了十二分的技艺,力争一举将对方击败。

    说起来冀州袁绍与幽州公孙瓒虽然一直处于纷争的状态,而张合在袁绍军中自然随军征讨过公孙瓒,赵云也曾经在公孙瓒军中为将,但此时两人却是第一次交手。

    “乒…乒… …”

    “呼!喝!”

    “呼!喝!”

    “… …”

    转眼之间,赵云与张合已经交手过三十合,却是仍旧分不出高低上下,两军之中部众士卒更加为场内两名主将的神勇表现所折服,叫彩之声变作了山呼海啸一般,个个都激动得脸色涨红不已。

    到得此时,两人枪法的精髓也渐渐凸显,张合的一杆长枪使得连绵不绝、井然无缺,赵云也是一杆长枪,使得同样虎踞蛇盘、龙腾鹰击。焦灼处只见点点寒光迸射,似乎声音都透不出来了!

    其实赵云和张合二将此时的实力也的确是焦灼难分,二人差不多的年纪,武艺皆精。都可谓是年少名就之辈,一时半会儿倒是真得难以分出高下来。

    史实和演义当中同样也有二人的精彩交手,最为经典的便有长坂坡两人对敌的一战。

    演义当中赵云单骑救主,杀了个七进七出,斩杀的曹操部众大将在四五十名之多。最终遭遇上张合,两人交手三十余合竟然不分胜负。

    并且赵云不能恋战,在摆脱张合之后,却是掉进了张合设置的陷马坑当中,凭借着马好这才一跃而起。

    同时在罗本原版演义和24o回通俗演义本当中,赵云与张合的交战次数更多一些,其中两人的实力对比也是说法不一。

    而无论如何是武力还是统兵,赵云与张合两员大将,在后来的展当中也绝对算是无比璀璨了,赵云被誉为常胜将军不提。张合作为魏国大将,则是让蜀国孔明先生都头疼无比的将领,曾数次击败孔明!

    即使此时的赵云、张合二人并非最为巅峰的状态,二人的成长阶段却同样相差不多,因而自交手之后便难分难解起来。

    “乒…乒… …”

    “呼!喝!”

    “呼!喝!”

    “… …”

    转眼之间,赵云与张合已是交手五十合,仍旧不分胜负,而且二人竟然都未明显落于下风的趋势,可见此战之激烈!可谓是棋逢对手!

    久战不下,张合却是忍不住动起了脑筋。

    他统帅1oooo骑兵前来是为了阻击敌军。也是为了探明状况的,此时敌军部众士卒的数量和实力都过了预期,最佳的解决办法自然是与后方粷义大部相汇合,一起对战眼前的劲敌。

    于是张合力战的同时。心中便琢磨出了个小计策,只不过真正实施起来却是稍有难度,不知道对手会不会为他创造足够的机会!

    “乒…乒… …”

    “喝!”

    “… …”

    就在张合稍稍有些分心之际,赵云却是抓住机会突然力,一杆长枪似乎无孔不入一般,连连刺出了七枪。枪枪都是七探蛇盘枪法最为经典的招式。

    赵云连续的七枪可谓精妙到了巅峰,使得张合立即便是一阵手忙脚乱,虽然不至于就此败下阵来,却是明显地处于了下风。

    “乒…乒… …”

    “呼!喝!”

    “… …”

    张合不得不全力应付起眼前的劲敌,好一会儿之后才勉强挽住了局面,渐渐地再次与赵云分庭抗礼起来,过程中却是显然耗费了不少力气的。

    “暂且住手!”

    二人上手交战到7o余合的时候,只听张合大喝一声,同时长枪虚探,一带马缰之下已是退出到了至少五步之外。

    过程当中赵云倒是也同样挽住了马缰,没有趁势急攻,只是端坐在马上长枪一横,等待着张合的说辞。

    单挑之时这种一方主动要求停手的情况,就类似足球场上比赛当中因故中断而的任意球,一般情况下都是一脚开出对方底线,给对方门球的机会一样,如果不是生死攸关,通常都会满足对手要求的。

    赵云也同样是这么做的,而张合虽然藉此创造机会以使用计策,不过喊停对手也并非计策的一部分,他自认还不算欺诈。

    “子龙身手的确不凡,此时吾等已过手七八十合而不分伯仲,吾正有意与子龙比上一比真正的马上功夫,只是此地有些局促,吾等各令部众退后二三里再来比过如何?”

    在赵云的注视之下,张合果然开口言道。

    双方都是骑兵的情况下,哪一方先后退则和可能意味着被动,而且战场之上往往一退便弱了士气,到时阵型产生混乱,给敌人以机会都说不准。

    因而赵云似乎在沉吟张合所言的可行性,竟是一时没有做出回答。

    “张将军所言本无不可,不过吾要如何相信汝等不会趁着大军后退之际做手脚呢?”

    似乎还一阵思索之后,赵云才缓缓开口问道。

    “子龙将军无须担心,吾二人可站于此互相监督,并约定同时缓缓而退,但有异动,吾等皆可随时收住兵马便是。”

    张合胸中则是早有说辞,很是坦诚地回答道。

    不过赵云闻言却未马上答应,而是再次皱眉沉吟了起来,又是好一会儿不置可否。

    正当张合欲要继续出言相询的时候,就听得赵云军阵之后鼓声阵阵响起,打眼望去则是又一阵尘土飞扬。

    “张将军,马战之事今日便作罢了,此时吾后军已到,不若吾等比一比军阵交兵吧。”

    后方异动一起,原本还在沉吟的赵云微微一笑开口道,原来他只是在等待后方步兵赶来,好聚合更多的力量,一举击败张合的骑兵。

    “随吾杀!”

    “杀!”

    “… …”

    赵云重新挥枪,统帅着身后一众骑、步士卒,潮水般压了上去。(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