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的话不像作假,这一点在场的几位同学大都能够看得出来,不过他们却是很清楚,杨锐能够如愿的可能性其实很小,怎么可能那么巧陈晓楠也会出现在同学聚会之上呢?

    有些事情一旦错过就已经注定永远也不可能找回来了,而感情的事情显然具有明显的此类特质,如果一味执着于过去的某个状态,就有点让人感觉太过理想化和不成熟了,毕竟数年的时间已经匆匆而去。

    因而数位同学在感慨杨锐专情的同时,其实也各有想法,他们似乎对杨锐有了新的认识。

    “兄弟,有些事情别太强求,怎么样说说你的生活吧,这些年都怎么过来的?”

    这时克克出言问起了杨锐的现状,绕开了有关陈晓楠的问题,大学期间他与杨锐也算是走得比较近的。

    “嗯,做点儿小生意。”

    杨锐犹豫了一下回答道,自从辍学之后他就一直经营鱼摊维持生计,进入游戏当中也是不足两年时间而已。

    几位男女同学见杨锐回答得似乎有点儿犹豫,考虑到可能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之类,便没有再深入多问。

    杨锐中途辍学,并未拿到学校的任何学历、学位,可想而知他是不可能从事医学相关专业的,自然也不可能凭借学历、学位进入机关事业序列编制,大概也只能自谋生路以维持生计了。

    因此这样一个话题如果再持续下去或许就有点儿尴尬了,周围同学有的已经开始闲谈起了其他事情来。

    “喂,同学们,看看是谁过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薛强招呼的声音再次传来,大厅门口外又有新的同学到来了。

    “呀!这不是魏医师吗?不对。不对,应该是魏主任了,咱们班同学里面你爬的够快的。”

    “哈哈哈哈。你也太抬举我了,什么主任啊。只不过是个主任医师罢了,算不上什么的……”

    新到来的是同班的魏蒙,同时还带了她的新婚妻子,对于同学的抬举,魏蒙谦虚地解释了一番,不过看得出来,他对自己几年内做到主任医师还是很满意的。

    在杨锐的印象当中,魏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同学。在大学期间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地方,家境也不是太好,出身也是农村,只不过长了一个好个头。

    此时的魏蒙则显得干练了许多,已经不再像大学期间那么少言寡语了,照正常情况而言三五年能做到主任医师已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至少杨锐的大多数同学都是无法做到这个地步的。

    “吆,这位是嫂子吧,真漂亮。魏蒙你可是有福啊,娶了这么好的一位嫂子,真是烧了高香了哦……”

    “哈哈哈。就是,魏蒙你媳妇真是漂亮啊……”

    “……”

    在场的女生对魏蒙的妻子又是一番褒扬,使得夫妻二人都是很有脸面。

    不过在杨锐身边的小倪并没有吭声,大学期间她似乎与魏蒙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经历,虽然没有成为男女朋友,似乎也有那个苗头,只不过二人交往的时候已经是大五,时间上已是不允了。

    “杨锐你知道吗?魏蒙妻子的老爹是xa中医院的院长,他能够这么快拿到主任医师资格。其实都是他这位老泰山的原因……”

    小倪在杨锐身边小声地嘀咕道,似乎对魏蒙有着一种天然的敌意。

    对此杨锐也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向小倪表示理解,其余并没有再说什么。

    类似魏蒙的情况其实司空见惯。有时候一个选择就能够少奋斗几年甚至几十年,这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杨锐经历了太多现实的实例,其实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咦,你是?”

    “哦,这是杨锐,大四的时候退学了,有些遗憾……”

    “哦,杨锐,我说这么熟悉呢,刚才还以为是谁的家属,你好,你好……”

    “……”

    魏蒙向已经到来的所有同学打了招呼,唯独对杨锐似乎没有什么印象了,最终在克克的介绍之下也同样与杨锐握了手,只不过言语、表情之间敷衍的成分要多一些而已。

    对此杨锐也不以为意,身边同学的这些表现也只不过是一个社会的缩影而已,生活当中充满了各种无奈和机遇,魏蒙能够摊上一个有实力的妻子,至少他在某些方面是足够优秀的。

    即使有小倪在旁言语,杨锐当然也不会因为魏蒙的敷衍而有何情绪波动,他此行的目的便是要碰运气看能不能获得有关陈晓楠的消息,至于其他同学,他们能够混得越好,杨锐也会感觉越高兴。

    魏蒙到来之后,杨锐同学聚会的人流高峰也到来了,未过多少时间,全班三十名同学当中已是有二十几人到达了xa国际酒店,杨锐以及一干同学已是移步30楼预定的房间之内。

    正如经常会出现的情形,在本次同学聚会当中,似乎越是后面到来的同学越是处于压轴的地位,或许这些人的确很忙吧,除去出面迎接同学的班长薛强之外,几个组织同学聚会的关键人物都是最后时间达到的。

    “哎呦,陈宏伟,陈大科长啊,可是把你等来了,快点儿这边坐,这边坐,听说你都快升任副局了……”

    杨锐注意到,魏蒙的性格的确变了很多,一些普通同学到来的时候,他只是坐在座位上点头示意一下,唯有其中四五名与其工作相关的同学令其站了起来,甚至主动迎了上去。

    或许魏蒙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成功的例子,其后到达的十数名同学大多数都可谓是成功人士,尤其是其中两三名家庭环境本来就是十分优越的,事业更是颇为成功,根本不是一般同学所能够比拟的。

    对此杨锐同样并没有太在意,当最初几位同学在场的时候大家还找他攀谈,随着来人越来越多,同学之间似乎分作了一个个小圈子,杨锐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难融入其中了。

    因此杨锐只是坐在角落里很少作声,将五感放开,留意着来人当中是否会有陈晓楠出现。

    一直到一个同学的到来之后,杨锐才再次被众人注意到。

    “吆喝,这不是杨锐杨大学士吗?你怎么突然出现在同学聚会上了?还以为不会再见到你了呢……”

    来人一眼就将杨锐认了出来,这时候杨锐才注意到,这位同学正是大学期间曾经热切追求过陈晓楠的公佩华,一个纨绔子弟。(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