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知大人有何需求”

    毛玠试探性地问道。

    由于曾经与杨锐有过一次碰面,这次出城作为使者是毛玠主动请求为之的,最开始的时候杨锐表现较为难以谈拢,不过好像很快改变了态度,这让毛玠顿时安心了不少。

    “哈哈哈哈孝先大才,曹孟德能得孝先真乃是福星高照啊,如果吾说要孝先一人足矣,汝是否愿意随吾而去,从此易主跟随于吾呢?哈哈烈阳亦是一个爱才之人的”

    不过接下来杨锐的回答却是让毛玠大为意外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杨锐会如此回答,也因杨锐的回答而油然而生了一股自豪,作为一名怀才之人,最大的幸运莫过于遇上识才之主了!

    “多谢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大人抬举了,若是能为吾主曹操解除此困,毛玠倒也无可不从。

    只是毛玠生乃一儒生而已,且才疏学浅,恐难以成大事,或许会让大人失望的”

    面对杨锐直白的相邀,毛玠只是认为杨锐是在开玩笑而已,既没有应承下来,也没有就此拒绝。

    无论是史实还是演义当中,三国时期一直讲究“一马不鞴双鞍,忠臣不事二主”,《世界之战》三国文明区域当中的氛围也同样是如此的,从毛玠的回答当中也可以看出他并没有要轻易易主的打算。

    “孝先真忠心也!能够如此回答,足见孝先对曹孟德之真心,吾都有些羡慕了!”

    杨锐再次夸赞了毛玠几句。此时杨锐准备接受曹操的和谈,倒也不会吝惜多夸赞一下他手下的谋士。

    “孝先如此守节,吾倒也不好强求了,此乃吾欲向汉室官家荐举的几名人才,不巧却是都在此封丘县城之内。若是曹孟德愿意将此几人交付过来的话,其他一切条件便悉数免了,吾会考虑立即退去封丘县城之围,就此离去的!

    孝先予吾向曹孟德转达一下吧”

    夸赞毛玠的同时,杨锐将事先准备好的几张谏书之自长袖当中拿出来,递到了毛玠的手中。

    “兹因青州胶东国黄巾势力横行。亟待将才统兵剿灭,今特荐举典韦为胶东国典军中尉,以清理胶东国境内黄巾势力”

    “兹因青州东莱郡海盗势力骚扰,亟待将才统兵剿灭,今特荐举于禁为东莱郡典军中尉。以清理东莱郡境内海盗势力”

    “兹因青州济南国山贼势力猖獗,亟待将才统兵剿灭,今特荐举乐进为济南国典军中尉,以清理东莱郡境内山贼势力”

    “”

    杨锐交给毛玠的几份谏书内容其实很简单,不过毛玠接过去看过之后却已经是脸色大变,什么为汉室举荐将才,这是明着挖自己主公曹操的墙角啊。

    毛玠很了解,杨锐要索取的三人当中只有乐进一人是被曹操收服了的。而无论是典韦或者于禁,此二人都是近期以客军的身份加盟到曹操阵营的,与曹操之间并无直接从属关系。

    乐进的情形就如毛玠自己一样。或许被杨锐夺去的机会并不大,不过其他两人就很难说了,毛玠甚至觉得,若不是自己提前声明了自己的观点,或许名单之中就要多上一个他的名字了。

    “如此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请恕毛玠无法做主此事。不如由毛玠将大人之意图转达予吾家主公,由其亲自决定此事如何?”

    “正当如此。汝且退去吧”

    将事情交代清楚之后,杨锐的态度再一次发生了变化。似乎立即失去了与毛玠继续交谈的兴趣,简单交代两句之后,便直接让人将其送出了大营主帐。

    其实正如毛玠所想的那样,本来杨锐是准备了四份谏书的,其中一份谏书之上便有毛玠的名字,不过既然已经知道可能性不大,杨锐便没有将其拿出来。

    一般谈判都是如做生意一般,要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不过此时杨锐已经将曹操团团围在了封丘县城之内,对方已经没有了落地还钱的资本,杨锐也没有打算做出太大的退让,索取的人员名当中是否将毛玠也包含在内已经不重要了。

    杨锐的心理底线是,典韦与于禁两人当中能够争取过来一人,此次帅大军前来围堵曹操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有过此前与冀州韩馥、渤海袁绍索要人手的经历,这一次杨锐的方式也灵活了不少,并没有直接言明要将索要之人据为己用,而是假借汉室的名义,安置了对付黄巾余孽、海盗、山贼等多种名义,将人要到青州地盘去。

    看起来官职虽然是汉室的官职,不过只要是人到了杨锐的手中,便是与杨锐自己的没什么两样了,就与韩黛平原郡典军中尉身份、沮授齐国郡国从事使身份、武安国北海典军中尉身份是一个道理。

    曹操又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在毛玠将信息带入到封丘县城内之后,曹操立即便再次派传讯兵前来,推拖说要深入考虑一下再予以回复,接下来整整一日之内却是没有任何消息了。

    对此杨锐却是并不着急,如今杨锐将封丘县城围得水泄不通,曹操已是瓮中之鳖,杨锐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候对方的答复,也有足够的耐心与曹操继续耗下去。

    曹操没有立即拒绝或者接受,其实并不难揣测,对方应该也只是为了消磨杨锐的耐心,以期杨锐能够主动放低一下条件而已。毕竟杨锐提出的条件实在是太高了一些。

    甚至不能排除曹操可能再等待一个变数,毕竟他也很清楚袁绍和刘岱都是有着一些针对杨锐的行动的,只不过曹操不清楚当前这两人的处境罢了。

    第二日一大早,曹操再次派了传讯士卒前来,知会杨锐说正在与典韦、于禁、乐进等相关三人协调。之后整整一日又是了无信息。

    对此杨锐差不多已经在意料之中,也并没有再给对方过多的压力,耗时间的招数对于杨锐这样的玩家而言并不适合,当前情况下杨锐后方已经差不多稳定,多耗费几日没有任何问题。

    何况杨锐也有着一些事情要做,诸如修习腾龙内功心法之类的就从来没有断过。再者杨锐也正好有时间多陪伴一下小惠以及任丝丝。

    “没想到这个曹操还真是能忍啊,他就不怕哥哥一不小心举兵踏平封丘城吗?”

    “你哥哥想着挖人家的墙角呢,他是不会舍得这么干的,那样的话还会造成一些士卒不必要的损失,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是吧?师兄?!”

    也许是远离了现实的尘嚣。无论是小惠还是任丝丝都比现实当中要放开得多,此时的任丝丝哪里还有一分现实当中那种医师的气场,放松之下也露出了她的另一面。

    杨锐自从进入游戏当中之后,便如踏上了轨道的列车一样,几乎都没有停下来过,因此能够有这样多相处的机会,杨锐其实也乐在其中,一直都是其乐融融的氛围。

    不过也有让杨锐操心的事情。本来空闲的时间杨锐就在酝酿着如何向张宁认下在埃及文明区域王宫内发生的事情,以及将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张宁的时候,郭嘉却是有意无意地提及到了一件与此相关的事情。

    “或许待得此方事情暂时平定。州牧大人当可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了,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正是如此道理,州牧大人若是成就家业,当可以使得辖地之内人心更加稳定,局势更加稳固”

    郭嘉也是在众人闲聊的时候突然提及此事的。当时随行的所有人几乎都在军阵主帐之内,包括小惠和任丝丝两人也在场。

    杨锐不清楚郭嘉为何冷不丁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来。现场众人听到郭嘉所言,几乎全部呆滞了一下。之后的反应又可谓是五彩缤纷。

    最为明显的就要数张宁了,郭嘉之言才出,张宁白皙的颜面之上立刻便红云翻腾起来,甚至一对精灵耳都红到耳朵梢了!

    张宁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倒是十分正常,毕竟再埃及文明区域的时候她就与杨锐有过一夜之实,何况郭嘉在提及此事的时候,目光似乎恰巧便落在了张宁的身上,张宁敏感地觉察到了这一点。

    同时高顺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张宁身上,他也是在场知情的三四人当中的一员,也第一时间联想到了埃及文明区域所发生的事情,这让张宁更加含羞欲放。

    不过张宁在一阵害羞之后,似乎俏脸之上的表情又有一丝纠结,这样的一丝纠结恐怕也只有杨锐一个人能够读懂了

    或许是受到了张宁的影响,一旁的蔡琰听到郭嘉建议杨锐完婚,也是一副含羞欲滴的样子,杨锐的注意力落在张宁的身上,倒是没太在意这一点,不过蔡琰的表现却是没有逃过郭嘉、沮授两人的眼睛。

    再者还有韩黛,一双明眸也是目光闪动,时不时将视线投向杨锐的位置

    “好哎,好哎,赶快给我找个嫂子吧”

    这其中反应最大的还要数小惠,听郭嘉说起杨锐的婚事,她第一时间便蹿了起来,手舞足蹈了一阵。

    “不过好像是游戏中结婚唉,那现实中”

    经过了最初的喜悦、手舞足蹈,小惠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停下动作,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任丝丝,随口嘟囔着。

    游戏中的婚事,对现实好像有点儿影响啊!

    毕竟这款游戏虚拟性太高了,而且很多东西都超越了现实,那样一来游戏当中见到的、体会到的就多了,会不会与现实的伦理有些冲突呢?

    再者

    小惠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瓜,这样的事情对于不谙世事的她有些想不过来了!

    再看任丝丝,也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知道她具体在想什么了

    “奉孝说笑了,吾未曾考虑过此事,若要谈及此事的情况下,也是该先为奉孝、公与、高顺将军寻觅佳偶,完成婚事才是,哈哈哈诸位都是劳苦功高啊!”

    现场气氛有些诡异,杨锐稍一呆滞之后,便立即嘻嘻哈哈地转移了话题的对象,现场气氛才大为缓和。

    “州牧大人”

    “报!禀州牧大人,曹操使者毛玠求见!”

    正当郭嘉还要坚持什么的时候,毛玠的再次到来却是为杨锐解了个围。

    “令其立即进账!”

    毛玠来得正是时候,否则的话郭嘉接下来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呢,论口才的功底杨锐是绝对比不上这位“鬼才”的!

    “毛玠拜见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毛玠见过诸位”

    “繁文缛节就不必了,汝家主公曹孟德已是拖延三日时间,此时是否想通了?吾虽念及与曹孟德旧情,本身也是破有耐性,然却无法恭候孟德太久的”

    毛玠进入大帐之后便向帐内之人分别见礼,不过却是被杨锐阻止了下来,语气上也是颇为有些不耐烦的模样。

    “州牧大人切莫见怪,吾主几日以来亦是着急,然也需征求典韦、乐进、于禁三人意愿,故而耽搁了一些时间”

    “孝先此言差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若是官家降旨征募,几人何敢不从耳?曹孟德是要让本王将谏书呈到官家手中,尔后再来与曹孟德要人吗?

    坦言说吧,曹孟德是如何打算的,典韦、乐进、于禁三人曹孟德打算予吾几人?”

    杨锐没有给毛玠过多说话的机会,而是直言逼迫道。

    虽然只是打着汉室的名号,但是以杨锐的身份若是将几份谏书呈上去的话,倒是不必担心现在的傀儡皇帝会有所阻挠,到时便是杨锐要强征这几人了!

    “这”(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