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轰!轰!轰!”

    “呼!呼!呼 ”

    “ ”

    杨锐的大型国崩和冲车标枪几乎怒吼了一个晚上,一直到天色渐亮的时候,杨锐反而将其全部收了起来,并令所有部众于封丘县城外扎下了营地,一副要长期围困的样子。

    这一夜曹操部众过得可不肃静,前半夜与袁术一场大战,在胜利果实几乎唾手可得的时候,却是迎来了袁术恐怖数量的援兵,最后重新被围困于封丘县城,挨了一夜的炮弹和弩枪。

    此时的封丘县城看过去,城墙各处都是大小的伤痕,尤其是被40门大型国崩肆虐一夜的西城门方向,城门楼和城墙之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一片狼藉的样子。

    城门楼和城墙各处仅有为数不多的士卒分散警戒,大多数时间也是躲在女墙之后,时不时贼兮兮地露个脑袋出来探查一番。

    经过半夜的观察,曹操部众也学得乖了,他们发现围城的士卒看起来根本没有攻城的打算,后来也就轮流派人上前警戒,其他人则都躲在城墙之下或者城门楼内。

    不过杨锐很快将肆虐了半夜的大型国崩与冲车都撤了下去,倒是让封丘城内的部众士卒有些不适应了,莫说是部众士卒%,即使精明如曹操也是有些看不懂了。

    “公路兄,青州平原郡告急,袁本初趁吾主力部众不在,又在背后惹事了,此时吾必须回归青州以应对袁本初。不知公路兄有何打算。是否立即返回豫州?”

    封丘城外的大帐之内。杨锐一本正经地向袁术言道。

    接下来杨锐准备敲诈勒索曹操一番,袁术在场的话总有一些不方便,本来杨锐还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支开袁术,郭嘉已是为其寻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呃!竟是如此情形。”

    袁术言道,心想难怪青州兵马只是围而不攻,原来是青州地盘受到了袁绍的威胁,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何这位烈阳州牧似乎放弃攻城的打算了。

    同时袁术心中也平衡了不少,若是青州出动如此多兵马的情况下。仍然不惧袁绍来犯,那样的情况下青州兵力就十分可怕了!如今看来这烈阳是将青州大部分兵力都带身边了啊。

    “袁绍庶子也,的确是无赖之极,烈阳老弟速速回归青州便是,只是便宜了曹操贼臣,吾当这便返回豫州,整顿兵力,以图与曹操再战 ”

    或许是此前受到杨锐相救,或者是被曹操之仇恨所蒙蔽,袁术轻易便将杨锐之言信了下来。回转豫州而去了。

    当然了,这还与袁术与杨锐之前达成的协定有关系。这个协定并不像杨锐与乔瑁、丁原、韩馥的协定一般那么全面,仅仅是约定仍和乙方若与曹操有战事的情况下,双方自动结为共同针对曹操的同盟。

    类似于现实当中的“战时同盟协定”一般,在见识过杨锐强大实力,同时又与曹操有着不解之仇的情况下,此协定一经杨锐提出,便很快被袁术接受了下来。

    这也是袁术会痛快离开的原因之一。

    袁术离开,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很多,杨锐也不急了,准备先围城几天再说。

    此时兖州局势已定,乔瑁、丁原二人正在后方兖州整顿,冀州袁绍无力威胁青州,东郡刘岱也是不敢妄动,何况此时张辽、陈琳已经一股力量已经被解放了出来,刘岱就更加不敢妄动了。

    如此围而不攻,对封丘县城内的曹操部众是有着很大压力的,半日时间刚刚过去,曹操已是派了使者出来,找上了杨锐的大帐所在。

    “曹操使者——毛玠求见主公,请主公示下!”

    曹操的使者是来了,不过曹操喜欢秀智商的毛病再次体现了出来,使者毛玠还未进入大帐当中就已经指名道姓要见杨锐,要知道杨锐部众虽然将封丘城团团围住,却是并未打出任何一面旗帜来,即使如此也被曹操给认了出来。

    普通情况下也就无所谓了,这个时候还秀什么智商,不知道曹操是要引起杨锐的共鸣呢,还是一时考虑不周到,若是换做其他诸侯在此,可以隐藏而又却被曹操识别出了身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绪了。

    杨锐倒是无所谓,曹操是否识破了他的身份对于杨锐而言也只是他的眼力罢了,此时曹操能够派出使者前来求见,倒是正好符合了杨锐的需求,只是不知道这一点是不是曹操看出来的了。

    “传他进来。”

    与大帐当中郭嘉、高顺等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杨锐便让传令士卒将毛玠带入到了大帐当中。

    在昌邑城的时候杨锐就曾经与毛玠打过交道,虽然没有与其正面接触过,不过杨锐也是知道此人才华的。

    史实当中曹操很多实用的政策其实都与毛玠有着不小的关系,就比如曹操实行屯田制、挟天子以令诸侯两项大政策,其实便都是由毛玠此人最先提出来的,只不过演义、野史当中的出处略有修改而已。

    由此毛玠的雄才大略也就可见一斑了,在杨锐的眼中此人的才华和价值甚至不亚于曹操集团内部的任何高层次谋士、内政人才,实为曹操身边不太显山露水的真正大能。

    不过此时毛玠已经认曹操为主,即使杨锐有什么心思,也是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了。

    “陈留太守曹操使者——毛玠,见过烈阳青州州牧、渤海王大人!前次于战阵之上毛玠不知大人身份,失礼之处还请大人谅解 ”

    毛玠被传令士卒引入杨锐大帐之后,视线扫视一圈之后便毕恭毕敬地向杨锐见礼道。

    在昌邑城之战的时候,毛玠就与杨锐有过战阵之前的交谈。因此才能够将杨锐认出来。

    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毛玠所言却是巧妙地透露了很多信息出来。其中最为显著的便是曹操的身份,在毛玠的嘴里已经变成了原本的“陈留太守”,而并不是其他什么头衔。

    要知道此前不久曹操还占据了兖州治所——昌邑城,大有自领兖州刺史职务打算的!

    此时曹操使者毛玠主动将其头衔变为了“陈留太守”,也就侧面透露出他主动放弃了对兖州地盘的争夺,愿意将势力蜷缩于陈留郡范围之内,不再有其他想法。

    估计这也是因为毛玠亲身参与了昌邑城之战,知道杨锐势力的介入。以及所有兖州地面的情况,这才导致了曹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来,不可否认在这一点上曹操还是十分明智的。

    “哦 ”

    面对毛玠的热情,杨锐只是轻声应了一下,一副不急不躁,无所谓的样子。

    “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此前兖州之事的确是一场误会,吾主曹操受到袁绍蛊惑、胁迫,故而一步走错,还请州牧大人能够理解。给予吾主改过自新的机会 ”

    见到杨锐的表情,毛玠直接坦言道。将身架放得极低,几乎明确自己前来作为使者就是来向杨锐认罪的一般!

    以此时封丘县城内外的实力对比,曹操不这样做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他虽然精于算计,但不曾想却是被杨锐给算得死死的,以至于造成了当前骑虎难下的局面。

    最主要还是由于杨锐回归得太过突然了,曹操从一开始就根本未将杨锐这一因素考虑在内,以至于无论曹操他此前如何算计,在杨锐突然出现的一刻起,此前他所谋划、构建的一切都瞬间崩塌了。

    “ 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此乃吾主曹操为恭贺大人自异域空间凯旋而归准备的贺礼,还请大人过目 ”

    看到杨锐仍旧没有吐口的意思,毛玠索性直接自长袖当中掏出一份“礼单”来,恭敬地传递到了杨锐的手中,说是“礼单”,其实很明显叫做“赔偿单”更为合适,曹操倒是自觉、明智,还未等杨锐开口索要,他便主动提起了此事。

    “金钱:100万金币;

    粮食:1000万单位;

    木材:1000万单位;

    石料:1000万单位;

    极品美女:1000名;

    优良马匹:2000匹;

    建筑图纸:10万份(高级以上)

    ”

    曹操的赔偿单足够长,几乎满满地写了两卷,只不过杨锐拿过来扫了几眼之后就笑了,这些东西

    “哈哈哈哈 曹孟德啊,曹孟德 ”

    看过曹操的这份“礼单”,杨锐便是一阵仰天长笑,嘟囔了两句曹操的名字,毛玠见此顿时疑惑了起来,包括在场的杨锐几名部将也都将视线移向了杨锐。

    不过杨锐部众几人的疑惑也只是暂时的,当杨锐将曹操的“礼单”传阅下去的时候,几人看过也都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概因曹操这份“礼单”上出现的物品虽然繁多,但是对于杨锐的青州之地而言却是太过寻常了!

    诸如粮食、木材、石料等基础资源杨锐实在是不缺,甚至其中大部分都多得快没地方放了,“礼单”上其他一些物品也都是寻常能够见到的,有钱大多能够买到的,其中最为值钱的一项也就是那100万金币了。

    然而100万金币即使已经算是不小的数目了,然而对于现在的杨锐而言却是的确不算什么大钱了,这也是杨锐会仰天长笑的主要原因。

    至于“礼单”当中提到的“极品美女”之类,大概是曹操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定的,不过对于杨锐而言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他身边真正的“极品美女”并不在少数,层次也远远超出能够上礼单的这些!

    最为搞笑的是,曹操竟然将美女和马匹放到了一起,杨锐也是看到这一点才最终大笑出声的,只是他定然不会将这一点表露出来罢了。

    “ 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这 ”

    毛玠被杨锐的长笑以及在场几人的表情搞得十分疑惑,在他看来曹操的这份“礼单”已经足够分量了,可是眼前青州这几人的表情看起来却是十分不对,显然“礼单”当中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然而毛玠又不能问得太过直白,所以只能试探性地开口,希望对方能够解除自己的疑惑。

    “孝先不必在意,然而汝家主公所赠之物本王却是不缺,故而有此一笑而已 ”

    面对毛玠的疑惑,这一次杨锐的态度却是温和了不少,直接称呼起了毛玠的字号,不再像此前那般冷冷的了。

    “如此,不知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有何要求,吾好回转禀明主公。

    主公也曾常常提起州牧大人、渤海王,念及昔日同在西园校尉的场景,此次主公的确是受到袁本初蛊惑与胁迫,才会一招走错的,还请大人谅解则个。

    以袁本初之意,本是要吾家主公与刘岱协同,共同攻略东郡之地的,却是被主公决意推脱了,以吾家主公与大人之交,本当不输于袁本初,此次的确是袁本初从中作梗,才 ”

    毛玠也感觉到了杨锐语气和态度的变化,知道要涉及到核心内容了,于是再次放低姿态地说了一大堆得好话,大体是请求杨锐谅解的意思。

    “嗳~~~孝先不必如此,正如汝所言,昔日西园之时,吾与孟德缘分匪浅,若非如此的话,今日也不会如此客气,直接挥动大军取了封丘县城,擒获孟德来问罪便是了,哈哈哈 ”

    “自是如此!自是如此 ”

    随着杨锐与毛玠对话的深入,双方的谈判也渐渐进入到了实质阶段,其他交情之类其实都是假的,这一点杨锐与毛玠都十分清楚,此时只不过是借此提出筹码的事情而已。

    “ 吾家主公自知青州富庶,因而临行之时曾经叮嘱,若是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有何不满之处,自当修改便是,不知大人有何需求 ”

    经过一番交谈之后,双方的感情牌也打得差不多,毛玠忍不住再次提及到筹码的事情。(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