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杀!”

    “杀!”

    “杀”

    乐进与关羽两人方才走过一个回合,各自端详对手的瞬间,昌邑城内外士卒已是大声鼓动起来,将现场声势推向了高峰。

    “铿!铿!铿”

    “唏律律”

    “”

    经过短暂的停顿,乐进、关羽二人在城内外士卒的鼓动之下,再次投入到了厮杀之中,双方你来我往,两口长刀不断地碰撞在一起,溅射起一串串的火星子,座下马匹也是抵倚在一起,时不时发出一连串的嘶鸣。

    杨锐从系统提示当中得知出城将领是曹操的五子良将之一——乐进之后,就知道他与关羽的这场单挑定然是十分激烈了!

    关羽的武力值虽高,不过此时也未必就是他战力最为巅峰的时候,同时乐进也是同样不好相与的角色,而且史实当中的功勋并不比关羽少多少。

    可能演义的影响力太大,关羽斩颜良、文丑,过五关斩六将之类的事迹流传太广,众人对关羽的勇武可谓是印象深刻,而乐进作为曹操的五子良将,在官渡之战、讨伐袁谭、袁尚等战事当中同样有着杰出的表现。

    尤其是在与孙权军对阵的一战当中,若不是被宋谦、贾华两将拼死挡住,差点就完成了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壮举,可谓是骁勇无匹,不输于关羽斩颜良、文丑的举动。

    史实和演义当中虽然未曾对两人单挑之类场景有明确记载,不过两人都曾经担任过“襄阳太守”之官职。而且也曾经在进击关羽、苏飞之战中成功击退过关羽,苏飞部众!

    因而此时乐进、关羽二人武力上到底孰强孰弱,倒也真不是太好说。杨锐感觉,就算是关羽占着一定优势,也很可能不是短时间之内就能够分出胜负的。

    “杀!”

    “杀”

    “唏律律”

    “铿!铿”

    “嘘”

    “”

    果然正如杨锐所预料的那般。几十合匆匆已过,乐进、关羽两人两骑仍然纠缠在一起,没有分出胜负的迹象。

    倒是随着两人路子越来越熟,双方过招的精彩程度更加提高了不少,乐、关二人时不时会有一些杀招猛然使出,迫使得对方都出现了一些险情。让观战双方的士卒一阵唏嘘。

    “叮!叮!叮”

    乐、关二人厮杀正酣,就闻昌邑城西城门上鸣金声起,乐进稍一皱眉,虚晃一刀,便自拨马抽身退去。

    此时两人已是交手五六十合。尚且没有分出高下,见到乐进退去,关羽眼神睥睨,手捋长须,待要策马扬鞭追上前时,却听得身后军阵一众也是一阵鸣金之声,这才带住了马缰。

    “孝先何故鸣金?”

    转入昌邑城中之后,乐进再次登上了西城门楼。向毛阶询问道。

    此时乐进虽然一场大战刚过,喘息却是依然均匀,只是额头之上有少许细汗而已。继续再战数十合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吾见文谦与敌将势均力敌、棋逢对手,而城池之下敌军环伺,众目睽睽,恐敌方异动,将军陷于敌众之中,那时昌邑城少了将军。恐难以抵御对方的攻城”

    毛阶不愧为水准很高的谋士,在向乐进解释原因的同时。还不忘侧面认同一番乐进的实力,同僚之间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是周到了。

    乐进并非一意孤行之人。听过毛阶之言后也是点头认同,现如今昌邑城的形势的确不容乐观,无论是兵力之上,还是将领战力之上,乐进对昌邑城攻守双方的对比也算是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尤其是方才一战当中,对方阵中关羽所表现出的武勇,让本来想在主将方面谋取突破的乐进猛省,想要再有所斩获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目前昌邑城内的守军虽然有着毛阶、乐进两名主将,同时还有鲍信、于禁二人前来相助,死守城池的情况下,即使面对城外数倍攻城士卒,或者也能够坚持几天。

    然而情况却并非表面上来得这么简单,其实在杨锐率众出现在昌邑城外之前,南方与袁术正处于胶着状态的曹操已是派人前来调取援兵,曹操根本没有料到昌邑城会受到现在这种强力的威胁。

    “吾观烈阳青州兵此来,并未将昌邑城围死,而是独留昌邑城南侧未布置一兵一卒,当是存心施展网开一面之计,令吾等守城之心涣散,从而一举夺下昌邑城的。

    烈阳之意在取城,尔今之计吾等不若将计就计,趁着今晚夜色悄然出南城门,就此舍弃昌邑城,前往曹操刺史大人处与之汇合,以先破除南方袁术之威胁,回头再与烈阳青州之兵相与。

    几位以为如何?”

    有时候的确是旁观者清,昌邑城西城门楼上,鲍信望着城外杨锐的部众说道。

    “鲍信大人之言自然不错,然主公要吾与文谦二人坚守昌邑城,此去放弃昌邑城几乎相当于主动放弃了在兖州立足的机会,如此重则吾等何以担当得起

    若是昌邑城一失,兖州境内剩余其他部众必然也要跟着遭殃,恐怕很快便会被烈阳青州部众淹没,如此吾等恐怕更加不可放弃昌邑城了!”

    听过鲍信的劝解,毛阶虽然深以为然,然而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昌邑城如果失去,整个的兖州地界曹操也别想立足了,这样一来关系更加重大,若是曹操怪罪下来恐怕不是他们所能够担当得起的。

    “孝先之言差矣,且不说吾等在此死守能否就此守住昌邑城。即便是真正保得昌邑城不失,曹操刺史处若是一直被袁术纠缠,也同样是无暇北顾。

    那般情况下,吾等占住昌邑城、占住兖州又有何用?又如何能够长久?

    最终说不得会是首尾不能相顾之局面,还不如刺史果断放弃北方兖州这片地界。以待局势发展,曹操太守大人稳固下来之后,何愁不能再取回来?”

    见毛阶不愿意轻易放弃,鲍信再次劝解道,话语之中同时也表露了几份愿意出面为其在曹操面前解释的意味。

    “这”

    鲍信的一番劝解也让毛阶犹豫起来,一旁的乐进也是低头沉思。良久之后几人才再次相商起来

    “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不知中途鸣金所为何事?关羽本可以将那将领追回来的!”

    毛阶、乐进、鲍信、于禁几人商量计策不提,却说关羽回到杨锐阵中也是颇为疑惑,就像他所说的一样,如果不是杨锐命令鸣金。或者是有希望将乐进留下的。

    “呵呵,云长莫要着急,擒拿对方主将的机会多得是,而此次却是在昌邑城下,若是过分逼近城池,吾担心对方守城士卒会有不轨的动作,到时若是箭雨齐下,难保不会伤了云长”

    对待关羽。杨锐一直都是一副十分欣赏、十分关心的样子,贯彻着当初离间刘、关、张三人关系的目的,这会儿也是一样。听到杨锐鸣金的目的是出于对其安全的考虑,关羽便没有继续再说什么。

    其实杨锐派关羽出战的最大目的,便是为了将刘、关、张势力卷入到与曹操的对立面而已,此时关羽已然出手,杨锐的目的也算是初步达到了。

    “谢过烈阳州牧、渤海王大人对二弟安全的考虑,刘备感同身受!吾等三兄弟定然不会辜负烈阳大人恩情”

    关羽没再说话。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会说,杨锐这边刚刚言明鸣金的用意。刘备已是替关羽说出了感谢的话来,措辞也十分讲究。直接将关羽、张飞与其捆绑到了一起。

    本来是好好的一出感化戏,杨锐借机也可以拉近一下与关羽的关系,却是被刘备这么一出言,把其中的情谊抢去了大半。

    对待关羽,即使杨锐几乎明确知道将其拉拢、收服的几率微乎其微,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关羽是一个极重义气之人,其他方面不说,关羽为答谢曹操之恩而斩杀颜良、文丑之事是众所周知的,更不必提华容道放曹操一马的事情了。

    就像本次关羽应下杨锐的要求,出阵与乐进单挑,何尝不是关羽对于杨锐赏识的一种答谢呢

    “州牧大人,吾观昌邑城守军忙碌整备,其出逃应该便在今晚了,届时州牧大人可如此这般布置一番,想必定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天空之城内,郭嘉言道。

    关羽与乐进异常单挑之后,昌邑城内守军便再没有任何异动,杨锐也没有发动士卒进行强攻,而仅仅是令40门大型国崩间隔性咆哮上一阵,杨锐自己则与郭嘉等人一道进入到了天空之城内。

    昌邑城内曹操的部众此前并没有与杨锐有过交战经历,因而并不清楚杨锐手中天空之城的属性之类,更想不到其昌邑城内的一举一动会丝毫不差地落入到杨锐的眼帘之中。

    天空之城经过四象迷阵的伪装之后,远远看去与一朵漂浮的白云无异,昌邑城内毛阶、乐进、鲍信、于禁等几人实力虽然强劲,但是绝不会有在天空当中搜寻敌人的意识,再加上杨锐将天空之城的高度抬升到了足够高,城内守军就更加不可能发现天空之城的存在了。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杨锐通过天空之城已是将昌邑城内的情况看得清楚,再加上又有郭嘉、沮授等人从旁参谋,昌邑城守军的可能的动向已是悉数被杨锐部众所掌握了。

    此时天空之城的作用可以堪比现实当中的卫星或者预警机了,在当前游戏阶段无疑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果然,正如郭嘉所推测的那般,入夜子时时分之后,南城门外便是影影绰绰地出现了大量昌邑城守卒,人衔枚、马裹蹄,几乎没有弄出任何响动来。

    不过这一切却是没有逃过杨锐的眼界,在夜色的掩盖之下,昌邑城转移的守军更加没有发现其头顶上空的天空之城。

    “杀啊!”

    “杀!”

    “莫叫跑了毛阶、乐进”

    “嗖嗖嗖”

    “”

    在昌邑城附近杨锐并没有急着动手,不过等到这些出逃的昌邑城守军刚刚进入数百里外一处山坳之时,两侧山岭之上,以及来路方向突然便冒出了大量埋伏的士卒来。

    这些埋伏的士卒开始也不冲,大多只是举火、摇旗呐喝,只有弓箭手等远程力量刚一照面就射击上了,箭雨不停地向着昌邑城逃军招呼而去,慌乱之中这些逃军只有加速向前。

    因为只有前方去路方向没有任何伏兵出现,也没有出现任何攻击,仿佛是再次特意为昌邑城逃军准备好的逃跑道路一般。

    无论如何,在视线非常不佳的夜晚,面临来自左右和后方的攻击,虽然前路更像是一个更深的陷阱,不过昌邑城逃军还是选择了暂时保命为上,几乎是被撵着向前凶猛逃窜而去。

    饶是如此,仍然有为数不少的士卒在夜色配合羽箭的阻击之下倒了下去,剩余的昌邑城守卒大约只剩下最初的三分之二。

    不过伏击战也才刚刚开始而已,就当这些昌邑城守军士卒一口气奔逃数百里距离,以为就此逃过一劫的时候,第二拨伏兵已是突然冒了出来,同样是利用地形又是一阵凶猛远程攻击!

    “杀啊!”

    “杀!”

    “嗖嗖嗖”

    “”

    几乎是同样的节奏、同样的手段,昌邑城守军再次遭受一次重创,并同样被再次逼迫向着一个看似安全的方向奔逃

    经过连续两次被伏击之后,昌邑城守军也是找到了应对办法,索性分散逃跑起来,约定了最终的汇合地点,由毛阶、乐进、鲍信、于禁各带万余名部众,分四个方向向南奔逃而去。

    这时候从昌邑城退出的曹操部众士卒也就仅仅剩下5万多名了,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之后,几乎空虚的昌邑城早已经被杨锐控制在了手中。(未完待续)r580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