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在被侍女扶走之际,克娄巴特拉再次顿住脚步,向杨锐几人交代道,并且一直纠缠着到杨锐答应下来之后克娄巴特拉才算离开。

    对此杨锐也没有太过在意,只以为市克娄巴特拉诚意邀请而已,于是在宴席散去之后,杨锐与张宁、高顺、郭嘉、许攸便在侍者的带领之下,前往了王宫后方一处别致的宫殿之中。

    杨锐被引领到了宫殿正殿之中,张宁、高顺、郭嘉、许攸等四人则被分别安排在了偏殿之内,相互距离并不是太远,直到此时杨锐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让杨锐大吃一惊,当引领杨锐的侍从离去,杨锐进入正殿之内的时候,惊讶得发现克娄巴特拉已是等在正殿当中了,而且看起来毫无醉意,哪里还有刚才宴席之上酒酣的样子!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接下来便是证明你足够勇敢的时候了 ”

    克娄巴特拉缓缓站起身,向杨锐慢步迎了上来,很是诡异地一笑道。

    发现了克娄巴特拉身在正殿之中,杨锐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已是猛然颤抖了起来,身…9体似乎完全失去了力气,就要摔倒在地的感觉。

    克娄巴特拉却是正好来到了身前,将杨锐一下扶住了,顺手还将杨锐拉了一个转身,推倒在了正殿中央的大床之上,并顺势也合身扑在了杨锐的怀里!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你大概想不到吧,之前你喝的酒水里是被我放了药的哦。不过只放了一半而已。并不会发生任何作用。当然也不会被觉察到就是了,嘻嘻

    而另一半药则被我撒在了这正殿空气之中,只要你进入到正殿当中,并呼吸了其中的空气,两份药合在一起就会发挥作用!不管你的实力有多强,只要不是神,必然是会中招的!

    本女王知道我的战士矢瑞内得很有实力,正常手段是很难让你就范呢。所以本女王也就不得不采取了一些非常手段,希望你不要介意哦

    同时你也不要担心,因为本女王想方设法给你下药,也只是想让我的战士矢瑞内得体味一下本女王的勇敢而已 ”

    在这一刻,杨锐总算是了解了克娄巴特拉的目的和手段。

    不过杨锐却是手脚毫无力气,内力情况也是若有若无,根本无法实现腾龙内功心法的运转,想要做出相应的应对变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最为要命的是,克娄巴特拉在酒水和正殿空气当中所布置的奇药,绝对不仅仅是使杨锐失去反抗能力那般简单。杨锐此时已经感觉到了此药另外一个作用,一股邪火自小腹之处凝聚而出。并且越来越猛烈!

    再加上此时的克娄巴特拉还在不停地以语言和身体挑逗着杨锐,若不是此时杨锐全身失去了力气,恐怕已经不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我勇敢得战士矢瑞内得,此药是不是很神奇?呵呵呵 接下来就见证一下本女王的勇敢吧?”

    或许是克娄巴特拉感觉到了杨锐身体的变化,其嘴角早已经高高扬了起来,继续挑逗了杨锐几句之后,便开始有了实质性的动作。

    “丝 ”

    一声衣结解开的声音,克娄巴特拉绳衣上半身的小衣服已经自脖颈处解开,类似于片衫一般耷拉了下来,雪白、晕红的景色冲入到杨锐的眼帘之中,直接冲破了杨锐抗拒的最后一道防线!

    如果说此前以腾龙内功心法*灵魂的特殊性,杨锐虽然几乎完全被药力所控制,但是内心深处还有最后一丝冲开药力希望的话,那么克娄巴特拉的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则将其完全击溃了。

    此时杨锐体内的药力被彻底爆发了出来,似乎一下剥夺掉了杨锐除去**之外的所有直觉,已经被完全点燃的杨锐,一双眼睛里再也没有其他东西,有的只是极致的渴望!

    豆大的汗珠开始从杨锐的额头之上滑落,其喉结也在不停滚动着,然而除去有限的几个部位之外,杨锐仍然是全无一丝力气,只能任这种极致的渴望继续蔓延、继续燃烧着

    “不要着急嘛!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其实本女王本女王也是第一次啊,所以呢 你要给我时间鼓足一下勇气的 ”

    克娄巴特拉似嗔非嗔、似笑非笑地念叨着,其中自然是充满了**裸刺激的意味,只是不清楚她所说内容是不是真实的了。

    不过这时候的杨锐其他方面意识已经被完全剥离了,唯一剩下的只是**而已,即使过后杨锐能够完全记起事情的经过,此时也早已忽略了克娄巴特拉所说的一切!

    “丝 ”

    克娄巴特拉似乎稍一犹豫,继而将杨锐的衣衫也解开了大半,胸肩以上的位置全部暴露了出来。

    杨锐的胸膛展现在眼前,克娄巴特拉微微怔了一怔,之后嘴角便再次高高扬了起来,她先是伸手抚摸了一下,之后便要倾身偎依到杨锐身上

    “恪!恪!恪 ”

    **就要得到满足,已经暂时迷失神智的杨锐喉结不停地跳动着,甚至发出一阵摩擦的声响。

    “主公 呃克娄巴特拉女王陛下,你,你们果然 ”

    不过有些事情似乎是注定的,正在克娄巴特拉和“目前的杨锐”即将达成心愿的时候,张宁却是突然出现在了正殿当中!

    埃及文明区域王宫之内,各个大殿都是完全开放式的,如果不是受到各种规矩的限制,可以说人在其中来去十分自由,这也导致了张宁此时能够出现在杨锐所在的正殿之中,并恰好装上了此前的一幕。

    “张宁?你 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克娄巴特拉所图之事突然被打断,也是惊讶地回过了头,全然忘记了自己的上身绳衣已经褪下了大半,一直到她发现张宁惊讶的眼神,这才意识到不对,急忙将绳衣又系上了。

    “吾自是有紧急事前来向主公言明的!”

    之前张宁的脸色变了数变,而此时听到克娄巴特拉相询,张宁只是稍稍反应了一下便理直气壮地说出了一个理由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