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本女王的确已经拿到了圣器,当然也将履行当初的承诺,不过你真的要现在就离开吗?”

    克娄巴特拉幽怨而又妩媚地说道。

    当克娄巴特拉将开罗城的局势稳定住,杨锐第一时间便向其提起了使用圣器打开文明壁垒的要求,以克娄巴特拉的反应来看,她似乎并不希望杨锐如此快离开!

    “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之前在你的强力辅助之下,本女王才得以顺利打败托勒密十三世,还未庆祝胜利你就要走了么?”

    “当初本女王可仅仅是答应你使用圣器,以打开文明壁垒的,可是并没有约定具体时间哦… …”

    “我勇敢的战士,就算是你的确要离开,至少也要等到本女王正式登基,陪本女王共饮一番才好,就当是本女王为你饯行啊… …”

    在克娄巴特拉的极力挽留之下,杨锐等人最终又停留了近十日时间,继续协助克娄巴特拉将曼菲斯城、梅都城吉扎城、萨卡拉城、贝悠姆城、贝尼尼散城、阿玛尔那城以及更远处的几座城池全部攻取下来。

    之后又在赛伊斯城附%近,轻松击败了希纽斯、奥克奇维安两员托勒密十三世死忠残留大将,此时也到了克娄巴特拉正式登基的时候。

    “诸神虔诚的子民们,今日我将传达诸神的神意,正式册封克娄巴特拉七世为所有子民的王,为所有人带来安稳和幸福 ”

    “呼喝!呼喝 ”

    “ ”

    克娄巴特拉的登基仪式很快完成,过程十分顺利。场面更是宏大。整个亚历山大城的npc领民无不欢呼雀跃。不可否认克娄巴特拉身上天生拥有着凝聚人心的气质。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本女王能有今日之成就,大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你的勇敢和无畏,请接受本女王与你干了这一杯……”

    在登基当日的庆功宴席之上,克娄巴特拉本来邀请杨锐直接与其同坐的,尊崇程度就相当于王朝的第二个王一般,而且当着众人的面如此,似乎还有着一些特殊的含义。

    不过最终杨锐却是拒绝了克娄巴特拉的邀请。他很清楚这个位子所代表的含义,自然是不会轻易接受。

    之后杨锐还是被邀请坐在了下首最靠近克娄巴特拉的位置,比之她本人的一干臣子位置都要尊贵不少,对此杨锐倒是坦然地接受了下来。

    坐在这个位置的结果便是受到克娄巴特拉一杯接一杯的劝酒,克娄巴特拉大有与杨锐一醉方休的意思。

    然而可能是由于公众宴席的原因,接下来克娄巴特拉的言行倒是比以前中规中矩了很多,这也让杨锐大伟轻松了一下,单纯是劝酒的话,说实话杨锐倒是真的不怕。

    且不说杨锐进入游戏以来自身的酒力量已是大涨不少,仅仅是以他现在的实力也是不怕喝醉的。最多便是使用内功心法将流水强逼出来而已。

    再者,埃及文明区域的酒水比之三国文明区域酒水就要差的远了。酒力就跟现实的红酒差不多,而且在色泽、品质几个方面也都有类似之处,喝这种酒杨锐真不会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为了表示本女王的诚意,我再与你共饮此杯,之后再由本女王这些心腹忠臣轮流敬你 ”

    克娄巴特拉的确没有准备轻易放过杨锐,下定决心要将其灌倒的样子,对杨锐的劝酒就没有停止过,同时还发动了人海战术,让其在座的臣子也一一与杨锐共饮,车**战杨锐。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如今本女王顺利登基,也更加确定你便是诸神为了救赎,专门派往我身边的男人,我再次感谢你,并为此共饮这杯‘

    一直不住地劝酒,克娄巴特拉根本没有让杨锐停下的意思,在其一干臣子与杨锐喝过酒之后,她又再次与杨锐继续喝上了。

    对此杨锐仍旧是来者不拒,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还有多大的发挥空间,埃及文明区域这样的酒水即使喝上一夜,杨锐应该也能够支撑得下来。

    克娄巴特拉却是提前不行了,娇颜之上已是铺满了酒红色,看起来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不过却是仍然不想轻易放过杨锐的样子,似乎是硬撑着一杯接一杯地灌杨锐。

    在场的可并不是杨锐一人,他身边的几人诸如张宁、高顺、郭嘉、许攸也都在宴席之上,并且同样被安排在了杨锐一侧很尊贵的位置上,此时见到克娄巴特拉如此向杨锐劝酒,几人的表情也是各异。

    张宁时不时皱一下眉头,视线徘徊在杨锐与克娄巴特拉之间,似乎是有所担心的样子。

    高顺仍然是滴酒不沾,即使只是度数很低的埃及文明区域酒水,其他人几次想让也都被高顺拒绝了,其表情倒是看不出有何不同来。

    许攸看起来则是放松得很,他对克娄巴特拉劝酒的行为似乎根本不以为意,十分放心的样子,而且也同样是像杨锐一样来者不拒地畅饮,此时看起来正喝在兴头上,并对埃及文明区域这种酒水不断地夸赞着。

    郭嘉的身体损伤还未恢复,自然是不会喝酒的,同时看起来还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是在考虑些什么。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本女王没有喝多,没有喝多 嘿嘿你们都退下退下我要与矢瑞内得继续喝继续喝 ‘

    最终的结果终于还是克娄巴特拉第一个撑不住了,她不得不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之下退出了宴席。

    饶是如此,克娄巴特拉还是一直坚持说她并没有喝醉,还要与杨锐喝个尽兴之类,当然是被杨锐以及克娄巴特拉的一众臣子劝住了,即使杨锐自认轻易不会喝醉,也并没有必要再继续喝下去了。

    “等一下 本女王为几位贵宾准备了住处,还请几位一定在亚历山大城内留宿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