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托勒密十三世派出的第三路援兵从一开始就没有渡过尼罗河,而是沿着尼罗河西侧推进,直指萨卡拉城和费悠姆城一线的,不知道当初托勒密十三世为何会如此安排,不过这路兵马最终也是要渡过尼罗河,前往开罗城、曼菲斯城和梅都城的。

    杨锐与克娄巴特拉等人正是把握了这一点,才在跟踪这路援兵一个游戏日后,在吉扎城下游几百公里处找到了最佳的下手机会。

    当时供这路10万余兵马渡河之用的船只并不多,只有大小船只三四十艘的样子,并不能一次性地将所有士卒都渡过去,最少也要分成十批八批才能够完成。

    杨锐与克娄巴特拉等人在天空之城当中一直将其渡过的进程尽收眼底,等到整路大军半数渡河之后,杨锐与克娄巴特拉一方发起了进攻。

    早在这路兵马选定渡河地点的时候,杨锐与克娄巴特拉就立即在尼罗河两岸分别埋伏了重兵,而且是趁着对方渡河一半的时候突然发难,主被动形势已是可想而知。

    最为关键的是,这一次两人再也没有保留任何势力,杨锐直接从天空之城当中抖搂出来了近35万兵马,埋伏在了尼罗河西侧,克娄巴特拉也将其所有30余万兵马全部投入到了尼罗河东侧,除此之外还有杨锐的↑,7艘大船共计13000余名士卒埋伏在了尼罗河上游。

    攻击一起,便是压倒性的强杀,杨锐与克娄巴特拉二人部众没有给对方留下任何机会。差不多不到小半个时辰便结束了战斗。全歼改路援军10余万兵马!

    “我勇敢的战士矢瑞内得。你难道是会变戏法的吗?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兵马?早知如此的话,或许我们当初就应该直击亚历山大城,活捉我的那个好哥哥的”

    克娄巴特拉见到杨锐多出来如许兵力,自然是又惊诧又兴奋,惊诧的是她一直在天空之城当中,却是从来没有注意到杨锐还留了这么大的后手,兴奋自然就不用说了,有了杨锐这些兵力之后。正如克娄巴特拉所说的那样,即使正面攻击亚历山大城,也完全有一战之力。

    而且这样的结果还是放在亚历山大城没有派出三路共计30余万名援兵之前!

    如今三路援兵无不是死的死逃的逃,亚历山大城内也就防御实力比之以前显然降低了很大一段,在这种情况之下,杨锐与克娄巴特拉顺利攻城的把握当然也就更大了不少。

    而在这两种情绪的无形催化之下,克娄巴特拉称呼杨锐的方式又变成了“我勇敢的战士”,甚至她自己都没有留意到这一点。

    “大人,女王陛下,如今吾等之策略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此时倒也不必着急直接攻击亚历山大城了,只需要再稍稍做一些事情。或者托勒密十三世就会将亚历山大城拱手让过来了,到时索要付出的代价也将更小”

    听到克娄巴特拉声称要直接攻取亚历山大城,许攸当即言道。

    众人听后也是纷纷点头,包括克娄巴特拉在内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真正要去直接攻击亚历山大城的,此前制定的策略履行得十分顺利,100步都走了差不多99步了,只差最终临门一脚,有简单办法的时候,大家自然不愿意去蛮干,多消耗实力。

    托勒密十三世的三路援兵都被击溃,接下来杨锐与克娄巴特拉便按照策略再次给托勒密十三世传达了一次信息,这一次杨锐等人仍旧是以降将哈能卡里姆的口吻拟定的信报,不过其中的内容风向却是发生了一些转变。

    恰如克娄巴特拉所说的那样,托勒密十三世其实是很谨小慎微的,上一次众人假借哈能卡里姆的口吻向其紧急求援,形势十分危急的情况下对方却是只派出了不足半数的援兵而已,自己更是龟缩在亚历山大城内没有出来。

    此时若是仍旧向托勒密十三世告急,说不得将会吓得其更加不敢出城,因此本次信报当中提及了两支陆上援兵达到,并与克娄巴特拉进行了激战,并成功夺回开罗城的假消息。

    同时信报当中还谎称,已经在对克娄巴特拉的对战当中取得了不小的优势,正将克娄巴特拉残余势力围在了曼菲斯城和梅都城内,若是再有一些援兵的情况下,定能够击败并活捉克娄巴特拉之类。

    当然了,此前尼罗河水面受阻击的一路援兵肯定是有人存活了下来,并很可能已经将其遭遇阻击的事情传到了亚历山大城托勒密十三世的耳朵当中,因此信报当中在这一方面也是留了神。

    谎称两路援兵带来了水面一路援兵的消息,不过却是始终未曾见到过这一路兵马,也没有得到这路兵马任何的后续消息,同时还表达了希望托勒密十三世能够督促这路兵马尽快抵达的诉求。

    如此作为当然是要降低托勒密十三世可能产生的疑心,而整个信报当中所传达内容所表达的,便是战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虽然取得了重大优势,但是仍旧需要支援!

    杨锐等人这般费神费力,最高期望当然是在“胜利”的激励之下,托勒密十三世能够问询亲自出征,离开亚历山大城。一旦托勒密十三世真的离开,那么攻取亚历山大城也就在举手之间了。

    即使托勒密十三世不会离开,仅仅是再派出一些援兵的情况下,也将为杨锐与克娄巴特拉等人最终夺取城池降低很多难度

    这份信报需要计算着时间再发出去,三个游戏日之后信报才被快马送达了亚历山大城内。

    不过这一次托勒密十三世的反应比上一次可就快多了,几乎是在信报送入之后的小半日时间内,亚历山大城已是有了动静。

    “我这位哥哥得有多恨我啊?!得到我将落败的消息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只见亚历山大城南大门已是大开,先头部分士卒出城之后,一驾华丽的车辇紧随着便跟了出来,克娄巴特拉很快便判断出了车辇的主人正是托勒密十三世本人!

    托勒密十三世是要御驾亲征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