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烈阳见过何太后。『≤頂『≤点『≤小『≤说,”

    即使何太后实际上早已经沦为杨锐的掌控之下,不过杨锐对其称呼却是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再次见到何太后之后,杨锐周全地行了礼数。

    并不是杨锐故作姿态之类,一直以太后和皇帝的身份对待刘辩母子二人,其实也代表着杨锐并不认可董卓后来所立汉廷的态度,以便让刘辩母子这张王牌将来有用武之地。

    由于当初杨锐与李儒达成的一些列协定,有关刘辩母子下落的消息一直都充满着争议,npc更加倾向于刘辩母子已经被董卓所害,不过玩家群体当中却是流传着刘辩母子在杨锐手中的猜测。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这两人在一些关键时候还是有大用处的,只是此时时机还并未到来,杨锐也不会轻易将这张牌打出去就是了。

    “渤海王、州牧大人,汝现在八面威风,连汉室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吾区区一个女流,又怎可能担当得起汝之大礼?!哼何必再继续惺惺作态!?”

    何太后刚一见到杨锐便指责上了,长时间以来她几乎是在杨锐的软禁之下偷生而已,对杨锐的怨气不是一般得大,以前虽然一直都忍着没有发飙,不过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情况下,这一次终于完全爆发了。

    刚一露面何太后便开始发飙,是杨锐没有预料到得,不过很快杨锐也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何太后除了姿色卓绝之外,其实本身并不比普通女人高明多少的。

    这一点从其在宫中的表现就可见一斑。何进之死很大程度上与他这个妹子有着直接关系。若非何太后当初妇人之仁。说不得十常侍早已经被何进赶尽杀绝了。

    “何太后又何必动怒,烈阳至此虽仍无力恢复汉室社稷清明,然太后与少帝在吾之青州地界之内吃喝从未有缺,人身安全并未经受任何危机,太后还有何不满意的?”

    “汝大胆!汝”

    杨锐将何太后看得清晰,既然对方已经放弃了顾忌,杨锐也不介意将其所处的情形挑明,这一举动引得何太后当即更加愤怒。不过说到一半却是涨红了脸,迟迟未能再说下去。

    “还请渤海王不必太过在意,是妾身一时未能想明白”

    气氛僵持了一阵,杨锐就要将何太后打发走的时候,就听其开口言道。

    对此一直以来何太后的自称,杨锐敏感地从其话语之中发现了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何太后都是自称“朕”,当时杨锐都有些惊讶,不过经过了解之后,杨锐发现这个时代太后、皇后的确是可以以“朕”作为自身称谓的。

    后来何太后渐渐变成了以“本宫”自称,这个称呼就十分符合通常情况下的称呼了。感觉不再像“朕”一词一样盛气凌人了。

    此时何太后似乎已经完全没有了底气,直接以“妾身”自称了。明显可以发现其面对杨锐之时心理活动发生的变化。

    “烈阳自然不敢”

    见到何太后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杨锐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不过也没有再绕圈子,直接询问起了何太后此来的目的。

    “太后千金之体,不知深夜前来造访有何用意?”

    “妾身获知渤海王、州牧大人似乎声困异域促狭之地,虽知妾身身单力薄,然特来相询一番,看是否能够帮衬一二的”

    何太后虽说不具备大智慧,甚至有些时候甚至不知大体,不过作为女性一些基本的小聪明还是有的,在杨锐的相询之下,只见她一双明眸机灵灵地转了一圈,尔后开口言道。

    “哦,原来如此。

    太后费心了,此时吾等虽然暂时困于这处异域海岛之上,但也只是暂时的,总有办法能够离开的,烈阳抵御兽潮的同时也一直再想办法,还请太后不必挂怀此事。

    此时已是夜深,太后还是先行回去歇息,诸般事宜待烈阳安置妥当之后自然会派人前往禀报何太后的,还请太后放心”

    杨锐见到何太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便委婉地有谢客之意,即使是夜晚时间,杨锐也一直在坚持修习内功心法,每天如此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哪里有时间与何太后闲聊。

    “这”

    见到杨锐如此,何太后却是没有想到,竟一时有些怅然若失的模样。

    “太后难道还有什么未尽的事情吗?”

    杨锐见状问道。

    其实杨锐也只是随机性地那么问上一句,没想到这一问却是问出了事情来。

    “嗯”

    何太后先是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之后脸色便是一阵变幻,最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

    “据妾身所知,渤海王、州牧大人至今都还未婚娶,且不曾经过人事

    妾身猜量大人近日应对死亡岛上一众事务定然身体匮乏,因而妾身实则特来服侍大人的

    大人有任何需求,妾身任君索取”

    话说到后面,何太后的声音已是越来越小,羞怯之意渐浓,而且说话间何太后已是莲步走到了杨锐的身旁,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好闻的热力,轻轻搀扶住了杨锐的一只臂膀,半个身子已经柔柔投入到了杨锐怀里。

    这一会儿的何太后俨然就是一只温柔的、春意盎然的猫咪,哪里还有此前一丁点的女王范儿?

    何太后的言行已经足够明确,不过或许是杨锐的确天生迟钝,却是一时并没有反应过来是如何一回事情,或者这便是他到现在还是童子之身的原因吧!

    直到软香入怀,杨锐心中才猛然一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内力稍一鼓荡之下,将何太后的身子凭空托住,杨锐自己已是退出了两尺有余。

    “嘤咛”

    没用杨锐再有举动,何太后已是犹如受伤的小猫一般,转身低头小步离开了,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何太后作为一个女人显然是敏感而又矫健的。

    “呃”

    直到何太后离开好一会儿,杨锐这才彻底反应过来,苦笑着一阵摇头,何太后此前已经不止一次暗示过这种事了,只是这一次却是相当直白,给杨锐的冲击也是最大的。

    如果说之前杨锐还一直把游戏中的npc当做一堆数据,何太后这次的所作所为却是让杨锐想起了正在使用游戏仓兑现的貂蝉来,即使杨锐再怎么后知后觉,貂蝉的情谊杨锐也是能够觉察到的,将来貂蝉真的出现在杨锐的现实生活中之后,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了。

    其实类似的情况又何止貂蝉一人呢?杨锐发现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之后便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呵”

    不多大一会儿之后,杨锐再次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次却并不是因为没有理清楚头绪,而是因为自嘲,还未发生的事情就等发生了再说不迟,感情的事情谁又能完全说清楚呢?

    何况杨锐也并不是一个不敢面对的人,只是有着一些别人看似不可理解的原则罢了

    虽然何太后的到来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说清楚所为何事,却是实实在在地让杨锐想明白了一些问题,在将这些问题抛开之后,杨锐很快便静下心来进入到了内功修习的境界当中。

    而且这一晚的修习杨锐格外投入,内心也格外平静,修习内功的效率甚至比平时高出了接近一倍,若是其他人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定然又会不理解了。

    兽潮进入到第四日,其实杨锐还是有些担心的,怪物的实力应该又有提升,达到特级武将层面,而死亡岛上npc实力最高也就特级武将层面,而且只有“三元老”等数名而已。

    如此一来,防御起来也就岌岌可危了!

    好在“三元老”等人此前提供的信息似乎也不完全正确,第四日兽潮当中除了怪物头领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特级武将层面以外,普通怪物实力则仍旧停留在高级武将实力层面,这让杨锐大松了一口气。

    同时受益于八门金锁镇的辅助,第四日整天的防御得以按部就班的进行,唯独斗兽场上层npc对空防御有些吃力,在时间上拖延了一下罢了。

    一天下来,众人又有6枚晶核入账,而且其中五枚恰好符合五行属性,剩下一枚木属性晶核。

    这也使得杨锐更加踏实了一些,似乎怪物头领每天贡献的晶核都有着一定的规律,数量虽然只有6枚却是至少能够凑全五行属性出来,如此一来郭嘉布阵所需的晶核或许还真有希望能够凑齐!

    该规律接下来两日也一直被验证着,而且杨锐部众与死亡岛上一众npc似乎也十分幸运,怪物的实力层次并没有猛然增加到无法应付的地步。

    在第五日兽潮到来之前杨锐同样十分担心,不过兽潮真正到来之时,也只有怪物头领实力提升到了三级历史名将层次,普通怪物则仍旧停留在高级武将实力层次。

    第六日兽潮当中,怪物头领实力层次则达到了二级历史名将层次,普通怪物仍旧停留在高级武将实力层次(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