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说你的真实来历吧”

    杨锐解释清楚之后,娃子已是明白过来,想要分辨几句却是张了几张嘴最终无言以对,最终她不得不默认了自己输掉的事实,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杨锐也趁机问出了心中的第一个问题。

    “我来自越后国,父亲大人是越后国守护——上杉定实!”

    面对杨锐直截了当地相问,娃子先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下定了决心一般坦言道。

    “什么?你的父亲是上杉定实?难道不是长尾为景?咱们的对赌规则可是一定要说实话的,娃子可是不要骗我!”

    娃子的回答太过出乎杨锐所料,以至于杨锐将此前所猜测娃子及其近亲的身份都一气说了出来。

    “呃”

    杨锐一句话爆出这么多信息来,娃子似乎同样很是意外的样子,不过其却是很快一改面上表情,再次换做了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嘻嘻,大人似乎一下问了我几个问题呢,好像你也只是赌赢了一把而已吧?

    不过你也尽可放心便是,我虽然年纪尚小,却也熟知武士至诚的精神,因此你大可不必怀疑我所言内容的真实性!

    让你的大将发牌吧?我们继续对赌”

    娃子看起来十分坦诚地言道,以杨锐感官判断,娃子这番话应该并没有欺骗予他。

    “女娃子应该所言不虚”

    这时候立于杨锐身旁的程昱也是开口言道。

    程昱有着“侦破”这一绝技技能,对于人物的内心活动有着很强的侦破能力,即使侦破的对象有可能便是倭国区的战**神——上衫兼信。娃子毕竟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程昱所言也应该是很靠谱的。

    不过娃子之言却是彻底打破了杨锐此前的猜测。她竟然是越后国守护——上杉定实家的孩子,那她与越后国守护长尾为景应该没有关系了?

    “啪!啪!啪!”

    杨锐正在思虑之际,就见娃子又是率先将三张七牌翻过来拍在了几面上。

    “按照你刚才的玩法,十五目,十八目,对并,六目对约,节余超过七目。但还不到七目半!

    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赢我!即使你诡计多端,也不可能每一把都是七目半吧”

    娃子这次手中的三张七牌目数不错,已经非常接近于七目半,因此娃子一张小脸之上满是洋溢着微笑,不无得意。

    这是她与别人对赌以来最接近于七半的一次了,还是现学现卖杨锐的方法,如此神态倒是也实属正常,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很好的体现了娃子的心智。

    “二目”

    “三目”

    “五目”

    娃子提前掀了底牌,之后便与其几名部众一起盯着几面上杨锐的几张牌,虽然她对自己的牌面信心十足。不过此前一次的意外,娃子对于杨锐的牌面也在意了不少。在杨锐每掀开一张牌之后便小声念上一遍。

    “哈哈哈!你这次就是再怎么有本事,也不可能玩什么对约的花招了吧?你的对约玩法被我用了吆”

    娃子稍稍确认再一次得意满志起来,二目,三目,五目几张七牌目数都很小,在其看来杨锐已经根本用不上杨锐刚才的招数,她已经将此局的胜利握在了手中。

    连同娃子身后的几名手下此时也是相互传递着眼神,相互点头认同娃子的判断。不过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懂杨锐上一局的玩法,于是也不敢再像此前那般喧哗了。

    “谁说没法用到对约的?五目对约二目,节余二目半,再与三目对乘,正好七目半,是你输了哦”

    对于娃子几人的表现,杨锐只是微微一笑,再次引入了一个新的对乘概念之后,又将牌面顺利组成了七目半。

    “什么是对乘?你可不要骗我哦,为什么二目半对乘三目会得到七目半?说不清楚就算你输!”

    对于杨锐的新玩法,娃子自然不会甘心接受,再次向杨锐提出了质疑,只是这一次好像没有上次的底气足了。

    “瞧好了,若是你这三名手下每人两个半苹果,那么三人总计便是七个半苹果,你说对么?这便是对乘,算不算赢?!”

    “呃”

    面对在场众人的疑惑,杨锐再次以分苹果、合苹果为例子,向娃子几人讲述了一遍,娃子倒也的确灵透,马上也就明白了过来。

    杨锐不得不感慨,由于游戏背景的时代限制,npc接触的算法确实有很大的局限性,即使上衫兼信这样聪明娃子也都没有接触过乘、除的算法,自然是不会想到七牌还有这样的玩法。

    其实不仅是杨锐,换做其他的玩家也是一样,同样的牌面得出同样的目数并不困难,只是别的玩家未必有机会接触到娃子这样的历史人物而已。

    若是娃子用其他方式与杨锐对赌,胜面或者会更大一点。

    “这一次我可以问仔细一点了吧?你与上杉定实和长尾为景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趁着再赢一次的机会,杨锐继续探究着娃子的真实身份。

    “好吧,这次还算是你赢,就满足一下你的好奇”

    娃子呶呶小嘴轻声嘟囔了两句,之后才有言道,“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上杉定实是父亲大人,而长尾为景则是父亲大人为千代寻的养父,众人所知便是我长尾景虎的身份”

    杨锐这一次询问,娃子并没有再过多推脱,坦诚的将其身份透露了出来。

    几句话一出,杨锐当即便确定下了娃子的身份,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倭国区奉为军神的上衫兼信,长尾景虎便是后来的上衫兼信无疑!

    而且她是个女子,还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世!

    即便是明确了这位“上杉姐姐”的身份,杨锐也被其与上杉家与长尾家错综复杂的关系弄得很是迷糊,不知道这两家是在搞什么小动作,又有着怎样的目的,这种安排对于将来游戏剧情的发展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不过对于杨锐而言,这一切似乎都已经不是太重要了,如今上衫兼信已经落在了自己手中,杨锐自然是不会轻易放她离开的!

    “让你的部将发七牌啊,我们再来!”

    就在杨锐梳理对方身份信息的时候,上衫兼信已是再次催促了起来,显然她连输两局十分不甘心。

    “不玩了,我想要知道的已经弄清楚,再玩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一次杨锐却是没有依照上衫兼信的提议让高顺再发七牌,正如杨锐坦白所说的,这会儿他已经弄清楚了上衫兼信的真实身份,没有必要再玩下去了。

    以上衫兼信上等的智力水平,再赌下去杨锐也并没有多少优势可言,而且凡是涉及到赌的东西,杨锐一直认为没有永远的赢家。

    杨锐会与上衫兼信对赌,也是在时间允许,又能够将对方自由完全掌握的情况下,即使杨锐因为赌输而真被要求摘掉战争面具,或者是被对方获知了身份信息,也并没有多大影响,杨锐一开始也没有打算将娃子轻易放掉!

    再者,这会儿香川圣在剧情双榜之上正追得凶猛,杨锐一路前往山梨郡石和城的过程当中,对方已是将剧情功勋值和积分值双双反超了杨锐20000多点,因而杨锐也要打算一下到达山梨郡之后的行动。

    “先将上衫兼信带到青岳尼、康岳尼、旭山尼那里去吧,年纪相仿也可以为伴”杨锐起身的同时轻声向高顺吩咐道。

    在天空之城当中,杨锐并不担心上衫兼信会有本事逃出去,因此才会有这样的安排。

    “大人留步!”

    就在杨锐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上衫兼信却是再次出言道。

    “大人,我已经大概可以确定你将我拘束在此处的目的,应该是想要将千代留在身边的吧?

    若是大人确有这种打算的话,千代愿意以此为条件再与大人对赌一局,如果还是大人赢,千代便如大人所愿,满足大人的一切条件,大人以为如何?”

    这时候上衫兼信也是站起了身来,细长小脸一阵紧蹙,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

    其实从一开始上衫兼信也是在寻找脱身的机会,对赌只是个幌子和手段而已,本来她是要慢慢将对赌条件转嫁到脱身方面的,不过娃子却是没有想到会连输两局。

    如今见到杨锐将要离开,娃子心中也是一阵激烈权衡,不去争取等于没有一丝脱身的希望,而对赌若是输了便是彻底没有了脱身希望,最终娃子选择了后者。

    “哦?那若是我输了呢?”

    娃子准备放手一搏的条件对杨锐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倭国区战**神啊,他本来就是要想方设法争取收服的,没想到娃子竟然这么快就主动提了出来,杨锐当即便停下了脚步。

    “若是大人赌输,便放千代离开,同时千代仍将愿意答应大人一个条件,为大人完成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